第一百零五章 买了个女厨师/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芙罗拉反问:“可哪好呢,”

“你们俄国人不了解我们华夏的国情……”苍浩非常感慨的叹了一口气:“这年头,华夏的女孩长得漂亮的不下厨房,下厨房的不能赚钱完全要男人來养,能赚钱的放在外面又不放心,能放心的女人那长相基本就沒办法看了……塔娜是维密天使,赚得钱不少吧,身材好长得漂亮,又能做饭料理家务,留下來有什么不好的,”

“这种女人应该在富豪的别墅里,或者游艇上,或者私人飞机上,你觉得留在这里合适吗,”

“对啊,”苍浩点点头:“有资格出现在富豪别墅里、游艇或者私人飞机上的美女,竟然能在这里给大家做饭,这是莫大的荣耀啊,”

“精神病,”阿芙罗拉说不下去了,拍了一下桌子,也不吃饭,只是气呼呼地看着苍浩,

阿芙罗拉这一下,把大家吓了一跳,一起往这边看过來,

苍浩叹了一口气:“有件事你沒想通,”

阿芙罗拉气呼呼的问:“什么沒想通,”

“塔娜本就不是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但那次游艇上的人口贩卖把她改变了……”顿了一下,苍浩继续说道:“她缺乏安全感,不知道家乡的黑手党什么时候回來复仇,而留在这里我们可以保护她,同时,她帮我们料理后勤,这是互利互惠的,我就当买了个女厨师了,”

阿芙罗拉有些消气了:“你要是这么说还差不多,”

塔娜已经忙过了,端着一份饭走过來,脸上带着阳光般的笑容:“你们聊什么呢,”

阿芙罗拉见塔娜过來,起身就要离开,场面有点尴尬,

刚好这个时候,苍浩的手机响起,苍浩接起來后,里面是一个陌生女孩的声音:“那个LV棕色包包,能不能再给让点价,”

“什么LV,”苍浩很是莫名其妙:“你打错电话了吧,”

“你不是罗先生吗,”

苍浩很不耐烦:“你才罗先生呢,”

“不对啊,我沒拨错……”女孩念了一遍电话,正是苍浩的号码:“你不就是罗霸道先生吗,”

“我是……”苍浩怔住了:“等等,你从哪弄來我的号,”

“6|9同城,”

苍浩根本不明白:“什么玩意儿是6|9同城,”

“这是一个C2C的资讯和交易平台,专门提供各种免费的生活类常用信息,帮助解决人们生活中遇到的难題……”

“别说沒用的,”苍浩打断了对方的话:“那上面有我什么信息,”

“是这样的,有人正在上面甩卖大明星荀海璐用过的各种东西,有包包、服装、鞋帽……留的联系方式就是你的,说你是她的经纪人罗霸道,”这个女孩倒是很好脾气,笑了笑道:“如果你不是,我估计可能是有人搞恶作剧,”

“就是恶作剧,不要再打电话了,”苍浩挂断了电话,还沒等把手机收起來,铃声再度响起,

苍浩不耐烦的道:“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不卖LV包包,”

“我不买LV,”这一次是个男人:“我看上了一套维多利亚的秘密,打算买下來……那丁字裤可真性感,”

“你特么有病吧,”苍浩很是火大:“你一大男人买女士内衣干什么,送女朋友,”

对方很认真的反问:“我沒女朋友,要不你给我介绍个,”

“我自己还想要呢,”

“那就别说沒用的了,赶紧说个价格吧,”

苍浩很费解:“你买來到底干什么,”

“那是大明星荀海璐穿过的,跟她身上最私密的部位接触过……”这个男人的声音听起來很是猥琐:“晚上睡觉抱在怀里就等于是抱着荀海璐,”

“变|态,”苍浩觉得这个人比自己还恶心,懒得多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然而,马上的,第三个电话又打了进來,这一次是个岁数有点大的女人,看上了荀海璐穿过的一双Christian Louboutin,

苍浩根本沒听过这个单词:“你说的是什么玩意儿,”

“年轻人你太OUT了,克里斯提?鲁布托,这是一个法国高跟鞋品牌,特点是鞋底是红色的……”

“大妈你多大年纪了,”苍浩打断了对方的话:“高跟鞋穿多了会让**错位的你知不知道,当然你这个年纪也不用再生育了,但买鞋也不能买二手的,你知道荀海璐有沒有脚气,”

不等对方反驳自己,苍浩挂断了电话,这一次干脆关机了,

苍浩吵嚷声音很大,整个餐厅都听到了,

黄彬焕打开平板电脑,进入6|9同城网站,果然找到了一系列信息,

荀海璐在上面都快刷屏了,出售各种各样的东西,而且留下的联系方式果然是苍浩的,

李崇看在眼里非常惊讶:“这个荀海璐是不是穷疯了,连穿过的裤衩都卖,”

“她不是穷疯了,是摊上一个极品老爸,”苍浩很是恼火:“她怎么可以留我的手机号,”

黄彬焕笑嘻嘻的道:“自己懒得麻烦,让你代理了呗,”

“我又不是她的经纪人,”苍浩拿起手机,重重摔了一下:“这样一來,我还敢开机吗,话说耽误了事情怎么办,”

李崇提出:“装个防火墙呗,”

“治标不治本,”黄彬焕一个劲摇头:“不过处理这事也简单,用矩阵系统黑进这个网站,删除所有关于你的信息,悄无声息,不留痕迹,这不就得了,”

“那就这么办,”苍浩叹了一口气,有些费解的道:“这个过气儿的小明星是怎么知道号码的,我这个可是私人手机,很少告诉别人,”

李崇摇头晃脑的道:“她怎么知道你的手机号,我不知道,我就是觉得她还是挺有号召力的,竟然有这么多人愿意买她的东西,”

苍浩冷笑一声:“沾点星气呗……话说,这次她给我造成这么大麻烦,不付出点什么可不行,”

李崇立即提出:“能不能把她穿过的那套维多利亚的秘密要來,”

苍浩反问:“是不是最好沒洗过,”

李崇一个劲点头:“对,”

“对你个头,”苍浩用力拍了一下李崇的后脖颈:“老实吃你的饭,少说些沒用的,”

就在苍浩对荀海璐感到头疼的同时,发生了一件事情,关乎到翟国文和车海军,

翟国文从曹氏金融离职之后,一直在家待着,偶尔跟朋友应酬一下,

他有了苍浩的照片,本來想立即拿给车海军看,不过车海军出差了,

车海军还是希望翟国文能帮自己点什么,所以回到广厦之后就告诉了翟国文,而翟国文立即跑去了车海军的办公室,

“车总,你看……”翟国文讨好的拿出手机,调出上面苍浩的照片给车海军看,这些照片正是他在办公室门口偷|拍的,当时吕嘉琦正给苍浩八卦那个失足妇女在公司一个月赚了四万二的励志故事,

沒错,苍浩当时听到的几声“咔嚓”,正是翟国文拍照发出的,

车海军看到这些照片就是一愣:“这就是苍浩,”

“对,沒错,”翟国文一个劲点头:“长得也不咋样,真不知道曹志鸿看上他哪了,给他当干爹……”

车海军有些心惊,无力地靠在沙发靠背上,额头冒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

车海军记性很好,记得文小海第一次來海天开会,带着一个随从,正是照片上的苍浩,

一时间,车海军全明白了,就像先前推测的一样,文小海來当总裁就是个幌子,真正掌控大局的还是苍浩,

苍浩冒充成文小海的随员,当时表现得那么低调,以至于海天上上下下都沒注意到,

毫无疑问,苍浩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暗中观察海天的这些人,这让车海军觉得苍浩这个人果然心思深沉,

于是,车海军拼命回忆起那天开会的全部经过,包括每一个细节,确定自己沒有什么失口说错什么,这才多少有些放心下來,

车海军坐在那里寻思着,翟国文见车海军不说话,试探着问了一句:“车总你怎么了,”

“啊,哦,沒什么……”车海军回过神來,忙道:“我对苍总一直很感兴趣,今天才算有机会见到庐山真面目,”

翟国文急忙道:“我为这些照片可是费了很大力气,”

车海军不屑的笑了:“这还算费力气,”

“当然了,我……”

“要说费力气呢,你偷偷弄几张苍浩的床|照,或者其他什么不雅的东西,这才像话吗,”车海军满不在乎的一笑:“这么几张照片沒什么难度,”

“你的意思是让我弄点苍浩的不雅照,”

车海军狡黠的反问:“你说呢,”

翟国文尴尬的笑了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车海军悠然道:“如果有什么对苍浩不利的东西,我相信对海天的未來发展更好,”

“这个吗……恐怕沒什么机会了……”翟国文非常尴尬的道:“我已经从曹氏金融辞职了,”

“是吗,”车海军的反应很淡然:“看來翟先生另有高就了,”

“我高就……车总不是说过吗,让我來海天做副总裁,”

车海军很惊讶:“你要來海天,”

翟国文更惊讶:“这不是你说的吗,”

“我说过这话吗,”车海军拍了拍额头:“不好意思,好像是说过……只不过嘛,翟先生,此一时彼一时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