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我是苍总的狗/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笑了笑:“这不是翟专家吗,怎么着,找到新工作了,來我这里炫耀,”

“不是,也不敢,”翟国文急忙道:“我是來道歉的,”

“道歉,”苍浩呵呵笑了:“你做错什么了吗,”

“错了,当然错了,一切都错了,”翟国文的声音有点哽咽:“我当时辞职是喝多了……”

苍浩打断了翟国文的话:“你上班时候喝酒,”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我猪油蒙心了,”翟国文急忙改变了说法:“对,我当时就是糊涂了,才提出來的辞职,”

“是吗,”

翟国文小心翼翼的提出:“苍总啊,我现在能不能收回辞职书,咱们就当什么事都沒发生过,”

“恐怕不行,”苍浩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我已经签字同意了,人力资源那边也做了你的离职手续,另外,也上报给曹总了,”

翟国文急忙问:“曹总知道了,他怎么说,”

“什么都沒说,”

翟国文傻住了:“怎么会这样……”

“怎么就不会这样,,”苍浩惋惜的叹了一口气:“你现在跟曹氏金融沒有任何关系了,”

“那……我该怎么办,”

“去找新工作呗,”苍浩呵呵笑了笑:“祝你升官发财,”

“难道你不要我了,”

“不是我不要你,而是我沒法要你,我要是让你回來工作岂不是违反了工作制度,”

“苍总你帮帮我吧,我就是苍总的狗,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翟国文差一点哭了出來:“你就让我回公司吧,”

“不是我不让你回來,而是制度不允许,”苍浩还真沒兴趣给这条狗当主人,只有敷衍道:“你想回公司,就只有重新应聘,像你当初來公司一样,”

“那苍总你会要我吗,”

“当初也不是我请你來的,”苍浩呵呵笑道:“谁请你來的,你就去找他吧,”

“我明白了,”翟国文恍若醍醐灌顶:“我得找曹总,”

“这才对嘛,”

“话说……苍总你不生气了吧,”翟国文小心翼翼的道:“你就当我当时放了个屁,我不应该顶撞你,也不应该辞职……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不要跟我一般见识了,好不好嘛,”

最后这几个字有点嗲,听得苍浩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怎么会呢,哥毕竟是当总裁的男人,不可能那么心胸狭隘,”

“那就好,”翟国文放心了:“我马上给曹总打电话,”

苍浩实在懒得跟这条狗废话,索性把皮球踢给曹志鸿,既然这个专家当初是曹志鸿请來的,也就应该让曹志鸿负责到底,

接下來,苍浩还要继续关注海天娱乐那边,既然决定开拍新剧,就要马上着手,

车海军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工作能力是有的,准备工作很快就位,

很快的,媒体上铺天盖地都是各种宣传,大意是说海天即将开拍新剧,面向全社会海选女主角,

海选条件很宽松,不需要有演艺经验,也不需要受过相应培训,基本上只要是个女人就可以报名,哪怕就算是变性人也无所谓,

这年头,选秀活动很流行,对个人來说,想要出名这是最便捷的方法,对企业來说,也很容易吸引眼球,

结果,这次海选活动获得可广泛关注,事实上等于是给《黑暗行者》做足了广告,

无数怀揣明星梦想的女孩蜂拥而至,打扮得花枝招展,希望获得评委的青睐,

这年头,男屌丝都有逆袭梦想,其实女屌丝也一样,

只是女屌丝拥有更多的途径,只要找准了合适的机会,两腿一劈,名车手表,屁股一撅,要啥都有,

所以,这个世界对男屌丝是不公平的,在评选现场的外面,有无数男人來回徘徊,希望至少能找到演龙套的机会,

具体到海选本身,倒也沒什么特殊之处,程序跟类似的节目大同小异,

先看一下颜值,再比拼一下才艺,然后通过各种PK环节由评委打分,

至于评委的组成,大抵都是海天娱乐的管理人员,文小海当然也被请來了,端着脸坐在正中央,不苟言笑,

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反正牢记苍浩的嘱托,怎么装B怎么來,

由于全程在电视上直播,所以苍浩不需要亲临,也能看到现场的情况,

说起來,这还是苍浩第一次看娱乐节目,很是有点大开眼界的感觉,

才艺表演,有个女孩拿來一堆呼啦圈,然后在评委面前疯狂的摇呼啦圈,

这是她唯一的才艺,苍浩看得一个劲眼晕,不明白这种才艺到底有什么用,

更要命的是,这要是上了床,她这么一个劲的摇晃,男人的命|根子不断才怪,

选秀这种娱乐节目,倒是让苍浩大开眼界,也就沒怎么顾上其他事,

就在同一时间,两僧一道回了多林寺,重新开张营业了,

大家沒看错,就是“营业”,

血狮雇佣兵集体搬到翠峰村之后,就很少回多林寺了,毕竟这里空间更大,做各种事情也方便,

两僧一道跟着也來了,一直住在翠峰村,他们已经习惯了血狮雇佣兵的生活,遇到任何事情都不会感到惊讶,

有的时候,血狮雇佣兵会回多林寺看一下,两僧一道却从來不动弹,因为担心遇到袭击,

平日里,他们就像空气一样,经常的,苍浩甚至忘记了他们的存在,

只要爆发战斗,他们就会躲起來,让任何人都找不到,

一段时间下來,他们三个竟然全胖了,可见日子过得清闲,

最近这些日子,各方面都很太平,看起來沒什么危险,不信禅师有点想念多林寺的清幽了,于是带着格桑和封禅子回去了,

事实上,他们是缺钱了,虽然说多林寺平常也沒什么香客,但作为一个行骗基地还是很不错的,

格桑把自己那帮女信徒重新召集起來,在多林寺白天讲经说法,晚上开无|遮大会,

“活佛”的名头显然比“禅师”高出许多,所以多林寺的主力变成了格桑,不信负责打下手,

至于封禅子,因为是道门中人,反倒跟格桑平起平坐,

他在多林寺门前摆了一个摊,专门抽签算命看风水,格桑和不信不忙的时候也会过來帮忙,两个教派倒是相处融洽,

说起來,不信禅师更擅长忽悠,所以渐渐成了这个卦摊的台柱,跟封禅子一唱一和,

多林寺附近少有行人,因为不信禅师忽悠出了名气,渐渐地竟也有些人慕名而來,

这一天,不信禅师刚刚出摊,坐下來掏出一根烟,还沒等抽上一口,突然感到天好像阴了,

似乎有一团乌云飘了过來,不信禅师张嘴就骂:“天气预报说沒有语,妈的,气象局怎么跟地震局一个鸟样……”

点上烟,抽了一口,不信禅师一抬头,倏地吓了一大跳,

哪里是阴天了,分明是走过來一个人,他的体型太过魁梧,投下的阴影完全罩住不信禅师,

这个人穿着牛仔裤,上身是休闲西装,里面沒有衬衣或T恤,从西装张开的领口可以看到胸口有着健壮的肌肉,

他剃着光头,沒有任何表情,面部长得很有棱角,不像是华夏人,不过也看不出來自哪国,

不信禅师有点意外:“你是哪位,”

“你是做什么的,”这个人瓮声瓮气的问道:“为什么剃着光头,穿这么怪异的衣服,”

不信禅师双手合十:“贫僧法号不信,”

“原來你是出家人,”这个人点点头:“过去只听说过有一种生物叫和尚,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位施主怎么说话呢,”不信禅师对这个人的措辞有些羞恼,但这个人的身材实在太具有压迫感,他就只有忍着:“虽然你羞辱了我,但佛祖教导我们忍辱,所以我不与你一般见识,”

“哦,”这个人侧头看着不信禅师:“你不生气,”

“当然不,”不信禅师是根本就不敢生气:“我是得道高僧,依六波罗蜜修行,”

“何谓六波罗蜜,”

“用通俗的话解释就是六种菩萨的行为,依这六种行为处事,可以摆脱生死苦海的沉浮,斩断烦恼,渡到彼岸,”

这个人对这些话似乎很有兴趣:“那么什么又是六波罗蜜,”

“持戒、忍辱、布施、禅定、精进、般若,”不信禅师一本正经的说道:“你羞辱我,我不恼怒,此谓之忍辱,”

“哦,”这个人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很早之前,我听说过,东方有一种古老的教义,可以东西宇宙和人生最终极的奥秘,学习这种教义,可以让人不再有疑惑、不再有苦恼,获得无上的智慧,”

“正是我们佛家,”不信禅师急忙道:“难道你打算皈依,”

“皈依,”这个人很认真的道:“那么要看你能带给我什么,”

这个人对佛家的向往倒是真实的,只可惜不信禅师是个骗子和尚,刚才那番话已经是他全部佛学积淀,

要是继续谈下去,不信禅师就要露怯了,于是不信禅师急忙拿出一张纸片交给对方:“欢迎你皈依我佛,要说我能带给你什么,你先回去看看这个,然后就明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