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不信遇到毒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一张名片,印着不信禅师的法号和联系方式,背面则是四四方方一个图案,密密麻麻的也看不出什么名堂來,

这个人点点头,接过纸片,转身就走,再不说什么,

“天啊……”不信禅师看着这片阴云飘走,擦了一把冷汗:“这个人长得也太吓人了,”

格桑走过來,惊疑的问:“刚才那个人是谁啊,”

“不知道,”不信禅师一个劲摇头:“突然间就來了,走路一点声都沒有,妈蛋,吓死爷爷了,”

“不会是來找茬的吧,”

“看起來,他沒什么敌意,倒是对佛学很感兴趣,”不信禅师长呼了一口气:“他被我的佛学知识深深的折服了,”

“你可拉几把倒吧,”格桑非常不屑的道:“你懂鸡毛佛学,大家一起出來混的,谁不知道谁是几斤几两,”

“我跟你可不一样,你是骗,我是在骗得过程中领会到了人生的真谛,”不信禅师说着,向那个人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也不知道他还不会不会再來,”

转过天來,到了傍晚,不信禅师正准备收摊,那个人还真回來了,

他手上拿着不信禅师的名片,指了指背面图案,很认真的道:“这是一个迷宫,对吧,我用了一晚和一天的时间,都沒能找到出口,你是不是想告诉我,如果过度关注某些事物,不会得到任何结果,只会迷失方向,放下才是自在,”

“不是啊……”不信禅师傻傻的道:“我是想让你扫我的二维码……”

这个人一愣:“什么二维码,”

“就是加好友,”不信禅师拿出手机,调出微信,演示给这个人看:“你不知道,”

不信禅师的本意,是让这个人加个微信好友,因为他经常在朋友圈里发些心灵鸡汤和各种段子,有些是他自己编的,更多则是抄來的,

如果有谁要來探讨佛学,不信禅师就让他看朋友圈,这一招其实还是挺管用的,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沒出过问題,凡是喜欢刷朋友圈的基本都能被心灵鸡汤灌晕,

“不知道,”这个人很认真的摇摇头:“这是手机吗……沒想到,才几年的时间,手机变得这么先进,”

不信禅师胆战心惊的问道:“你……不会是刚坐牢出來吧,”

“当然不是,”顿了一下,这个人补充道:“不过,那几年的生活也差不多像坐牢,沒有自由、沒有意识、沒有一切,”

“你因为什么坐牢的,”

这个人一字一顿的回答:“被坏人陷害,”

“哦,”不信禅师点点头,姑且相信这是真的,

“多林寺,”这个人看着山门上高悬的那块匾额,若有所思的问:“这里有几个人,”

“目前是三个,两个和尚,一个道士,”

这个人有些意外:“道士,”

“释道合一吗,”不信禅师急忙道:“我们经常在一起探讨如何造福世人,”

“原來只有三个人,”这个人似乎不关心释道的关系问題,语气有些怪异的道:“我以为有很多人,”

“过去有很多人,不过他们都搬走了,”不信禅师长叹了一口气:“世上熙熙,世上攘攘,其实大家皆是过客,”

“说的有道理,很高兴认识你,你的这些话给了我不少启发,或许我过去对某些事情太过执着了,”这个人说着,把名片放到桌子上,转身离开,

这个人似乎沒有交谈下去的意思,不信禅师倒是对他产生了兴趣:“我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这个人头也不回的答道:“毒王,”

“这是什么名字,”不信禅师一愣:“真名还是外号,”

“这不重要,你这样称呼我就可以,”这个人摇摇头,低语补充了一句:“看來苍浩不在这里,”

不信禅师沒听清:“你说什么,”

毒王不回头,越走越远:“沒什么,”

不信禅师对这个的兴趣越來越浓厚:“你还会再來吗,”

“或许,”毒王轻轻摆了摆手:“看缘分吧,”

同一时间里,在曹氏金融,刚好下班,初晴和井悦然一起离开公司大楼,

“我去上课,”初晴看了一下时间,试探着问:“井总去哪里,”

菁华大学距离曹氏金融太远了,初晴希望井悦然能送一下,不用直接去学校,哪怕只是到直达的公交车站也行,

初晴不好意思直接说出來,只能这么委婉,可惜她失望了,

井悦然心不在焉的道:“还不知道,今晚跟苍浩出去,也不知道她有什么节目,”

“哦,”初晴略有点失望的笑了笑:“你们两个都忙于工作,应该很少有时间约会吧,”

“是啊,”井悦然无奈的长呼了一口气:“很多时候,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想帮忙都帮不上,”

距离两个人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型广场,似乎有什么活动,

到处飘着彩色气球,一个小丑正在表演节目,引发周围一阵阵哄笑,

附近有很多商业企业,搞点宣传促销活动倒也正常,不过这个小丑似乎有点特别,

初晴无意间望了一眼,立即蹙起眉头:“那个小丑看着怎么这么奇怪,”

井悦然看了一眼,点点头:“是啊……”

这个小丑穿着常见的那种小丑服,不同的是,他的体型实在太魁梧了,带有巨大的压迫感,

他化的妆也有点特别,那油彩不像是涂上去的,而是跟他的皮肤融为一体,

普通小丑努力搞笑,这个小丑的表演有些拙劣,更重要的是,他的表情非常狰狞,

初晴说了一句:“这个小丑看着像是要吃人一样,”

也不知道小丑是不是听到了这句话,抬头看了井悦然和初晴一眼,竟然抬步走了过來,

初晴有点警惕的后退了一步:“你要干什么,”

小丑沒有说话,而是深深鞠了一躬,右手按在胸口,样子非常恭敬,

等到他直起身來,手上多了一朵鲜花,微笑着递给了初晴,

初晴松了一口气,接过了鲜花:“谢谢,”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初晴完全看清了这个小丑,脸上覆盖着白色的油彩,嘴唇通红有点像电影里的吸血鬼,而这些都像是纹身上去的,

普通的小丑往往带着蓬松的发套,而这个小丑也不一样,头发是暗红色,梳成整齐的背头,不像是假发,

总的來说,这幅形象有点另类,初晴倒也沒放在心上:“也不知道是哪家公司请來的,”

“你快点去上课吧,”井悦然看了一下时间,对初晴道:“我在这里等苍浩,”

“好的,”初晴点了点头:“井总,再见,”

初晴离开了,井悦然留在原地,而那个小丑站在井悦然对面,那样子像是要跟井悦然一起等人,

井悦然有点不高兴:“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小丑还是沒说话,又是深深的鞠了一躬,就像刚才一样,手上多了一朵鲜花,

“好吧,我知道你工作也不容易,谢谢你了,”井悦然叹了一口气,伸手就要接过鲜花,

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井悦然发现小丑的另一只手闪过一丝寒光,

这个小丑有问題,井悦然沒多想,出于本能的后退了两步,躲让开了小丑,

几乎也就在与此同时,小丑的另一只手赫然亮出一把匕首,飞快的划过,

如果井悦然站在原地接下这朵花,此时就要被割开喉管了,

井悦然吓了一大跳:“你要干什么,”

小丑看着井悦然,突然无声地大笑起來,笑得很狰狞,

井悦然來不及多加思索,从包包里抽出黄金手枪,对准小丑就开火了,

随着“啪啪”两声枪响,子弹正中小丑胸口,衣服爆裂开來,却不见有鲜血,

小丑摇晃着身体后退了两步,脸上依然是狰狞的笑容,

井悦然立即抬高枪口:“你要干什么,”

小丑双手抓住胸口的衣服用力一撕,随着“撕拉”一声响,整件小丑服完全被撕碎,

井悦然这才看到,原來他在里面还穿了衣服,身下是迷彩裤,上身赤果穿着马甲式的东西,

井悦然知道,这是防弹背心,那两发子弹全被挡住了,

井悦然毫不犹豫的再次扣动扳机,小丑立即转过身去,把后背留给井悦然,

井悦然的枪法尚可,但不是特别精准,在这种情况下射击,必然下意识的瞄准最容易瞄准的部位,也就是背部,

结果小丑的防弹衣再次挡住了子弹,

井悦然打光了子弹,片刻沒有迟疑,掉头就跑,

小丑转过身來,看着井悦然的背影,发出“咯咯”一阵怪笑,

紧接着,小丑一跺脚,向井悦然追了过來,

他的身形太过庞大,每跑一步,似乎地面都跟着晃动,

繁华的街市突然出现枪声,行人立即乱成一片,到处逃窜,

人们只是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却根本不知道枪声來自哪里,是谁开的枪,

人们向不同方向逃窜,井悦然很灵巧的穿过人群,尽管穿着高跟鞋,动作却是一点不慢,而且依然那么优雅,

一边跑着,井悦然一边喊:“快报警,有凶犯杀人了,”

就在井悦然身后,逃向相反方向的两帮人直接冲撞在一起,结果形成了踩踏,

小丑直接冲入人群,就像横冲直撞的公牛一样,魁梧的身体带來了巨大的冲击力,有几个行人直接被撞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