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红小丑VS毒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人穿着西装和牛仔裤,脸上戴着一个怪异的面具,上面连接着一些管线,

苍浩不认识这个人,但红小丑知道他是谁:“毒王,你竟然也醒了,”

“醒过來的不是只有你,”毒王闷声笑了笑:“在睡过去前的那一秒,我以为大家今生无缘再见,沒想到还能再碰到一起,”

“那就让我亲手杀了你吧,”红小丑说着,箭步冲向毒王,一把匕首直刺毒王的小腹,

毒王稳稳的站在那里,一掌斜劈过去,劈落了红小丑的匕首,

紧接着,毒王一脚射向红小丑的胸口,红小丑就像苍浩一样倒着飞了出去,撞在身后一堵墙上,

红小丑从墙上滑落下來,还沒等站稳,毒王已经冲到近前,一拳捣向红小丑的面门,

红小丑侧头让过,这一拳落在了墙上,竟然直接捣出了一个窟窿,

这堵墙只是单层砖的间壁墙,但尽管如此,毒王的力量也足够惊人了,这种破坏力是常人难以企及的,

红小丑怪叫一声,一拳轰向毒王胸口,毒王硬生生挨下了这一拳,双手扼住了红小丑的脖颈,

红小丑用力挣扎起來,不住的喊着:“毒王,你这个蠢货……”

毒王则厉喝一声:“去死吧红小丑,”

红小丑双手抓着毒王的胳膊,索性借此作为支点,整个身体悬空起來,双腿踹向毒王的腹部,

毒王不得不松开手,踉跄着后退开來,

“毒王应该是你去死,”非常诡异的是,红小丑明明充满了愤怒,脸上却依然挂着笑容:“如果不是你一再搅局,我早就推翻了钻石联盟,初代鬼王党更不会被一网成擒,”

“你这个疯子如果获得了钻石联盟的财富会变得更加疯狂,”

“那又怎么样,难道你不是疯子吗,”红小丑说着话,一个劲的跺脚,肢体动作非常夸张:“钻石联盟利用了,推翻了全部初代鬼王党,可是那又怎么样,你自己得到了什么,你还不是像我们一样,被注入镇静剂永远的沉睡过去,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明白自己是个蠢货,”

“我并不认为钻石联盟的存在有任何意义,事实上,这个世界本身都沒有意义,但你红小丑是你最不应该存在的,”毒王活动了一下肩膀,又捏了捏拳头,一步步向红小丑走过去:“下地狱去吧,”

红小丑怪笑了几声,纵身向毒王迎了上去,

两个魁梧的壮汉刚一照面,就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声响,激烈的斗在一处,

他们两个沒有任何复杂的招数,基本都是很简单的刺拳或者鞭腿,完全是在比拼力量和耐力,

仅仅是呼呼风声,还有那种刚劲感,都让人心生畏惧,

苍浩挣扎着站起,來到井悦然身前,发现井悦然已经昏迷过去,

苍浩自知根本不是这两个人的对手,趁着毒王拖住红小丑,抱起井悦然向小巷另一头跑去,

刚跑了沒几步,苍浩感到胸口一阵剧痛,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來,

苍浩无力再跑了,回头望了一眼,发现那两个怪物还在继续搏斗,沒注意到自己这一边,

于是,苍浩一脚踹开旁边一扇门,抱着井悦然躲了进去,

这是一个尘封已久的小屋,不知道过去干什么用的,满地都是垃圾,看來经常有流浪人员躲在这里,

苍浩把井悦然放到地上,重新关上门,用一张木桌堵住,然后转回身按住井悦然的人中,

过了一会,井悦然悠然醒來,茫然看着苍浩,

又过了一会,瞳孔渐渐聚焦,井悦然突然抬起双手在苍浩的脸上不住的抚摸着:“苍浩,你沒事吧……谢天谢地,我好担心你……”

“我沒事,”苍浩正说着话,发现井悦然连衣裙的侧面沾着一块血迹,是自己刚才吐血粘上去的,

苍浩脱下外套,盖在井悦然的身上,趁着井悦然不注意,用自己的外衣擦掉了那块血迹,

井悦然不放心的问:“那两个怪物呢,”

“在外面,”苍浩指了指门外:“抱歉……我恐怕跑不了太远,”

“不行,不能在这里等死,我们要想办法逃出去,”井悦然立即坐起身,观察了一下周围,

这里的面积非常小,除了那张堵门的桌子之外,再沒有其他任何家具,

在入口那扇门的对面,还有一扇更小的门,

整个房间散发着一股古怪的臭味,放到平常时候,这种地方让井悦然多看一眼都不可能,肮脏的垃圾只会弄脏井悦然的香奈儿连衣裙和克里斯提?鲁布托高跟鞋,

但现在为了逃命,井悦然已经顾不上其他了,强忍着浑身的疼痛站起來,走到那扇小门前想要打开,

这扇门仍然封着,井悦然用手拉起连衣裙的裙裾,抬脚向门踹去,

雪白的大腿露在外面,在双腿开合间,隐隐还能看见黑色的小底|裤,

突然之间,苍浩感觉伤口不疼了,

井悦然还真的挺有力气,竟然踹开了那扇小门,然而,她马上就发出一声哀叹:“见鬼,”

门后是一个小院,堆满了桌椅板凳,根本出不去,

“老子拼了,”井悦然一挽袖子,开始拽那些桌椅板凳,想要堆到屋子里面來,然后跟苍浩逃出去,

苍浩却是按住了井悦然的胳膊:“算了,”

“你怎么了,”井悦然回头看着苍浩,很认真的道:“你不会是想要死在这里吧,”

“当然不是,”苍浩笑着摇了摇头:“我的意思是让我來,”

苍浩轻轻把井悦然推到一旁,抽出外面的桌子和板凳,堆放在房间里面,

小小的房间很快被塞满了,外面的院子也能进去人了,苍浩走出去四下里望望,发现周围仍然是桌椅板凳,

也不知道是哪个饭店破产了,把所有东西送到这里來,越过这些桌椅板凳可以看到围墙,不知道翻过去之后是什么地方,

苍浩回到房间里,上下打量了一下井悦然,抬手扯掉了井悦然的裙子,

“你干什么,”井悦然吓了一大跳:“这都是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这种事情,,”

苍浩翻了翻白眼:“有B不上王八蛋,”

“你胡说八道什么,”井悦然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咱们能不能逃走再说这个,”

“所以你要好好活下去,”苍浩微然一笑:“等着老子临幸你,”

井悦然傻傻的看着苍浩,眼圈红了:“那你呢,”

“不用管我,”苍浩又上下打量了一番井悦然:“把高跟鞋脱了,”

井悦然听到这话才发现,苍浩不是完全扯掉了自己的裙子,而是把臀部以下的裙裾全部撕去,

原本井悦然穿的是长裙,结果被苍浩改造成了短裙,这样一來倒是方便活动了,

井悦然擦了擦眼睛,笑了笑:“你知不知道我这条裙子多少钱……”

“你是白富美,有的是钱,”苍浩蹲下來,亲自脱掉了井悦然的高跟鞋,然后抱着井悦然來到院子里:“踩着这些桌子,看到那堵墙了吗,翻过去,”

“那你呢,”

苍浩毫不犹豫的道:“我留下來拖住他们,”

“不行,”井悦然立即道:“要走就一起走,”

“咱们两个不可能一起走的,”苍浩笑着摇了摇头:“有你拖累我,他们很容易就会追上來……”

“那就我留下來,”这话刚一出口,井悦然感觉自己是在太蠢了,连苍浩都不是那两个怪物的对手,自己恐怕连被秒杀的资格都沒有,

但井悦然仍然不愿意就这样离开:“我留下來和你一起,要死就一起死,”

“沒这个必要,”苍浩斩钉截铁的道:“当我们面临一场必输无疑的战斗,最需要做的不是一起去死,而是尽可能保存有生力量……”

“别跟我讲那套东西,”井悦然打断了苍浩的话:“我不是你的战友,我是你的女友……女朋友,懂吗,要死就一起死,我不会独自偷生的,”

苍浩叹了一口气:“可你在这里会拖累我的,”

“我也可以给你鼓气,”

“听着,你必须马上走……”苍浩硬是把井悦然放到了一张桌子上:“我不只是让你逃命,你马上去翠峰村,找到我的兄弟们,让他们來增援我,”

“翠峰村,”井悦然怔了一下:“你能撑到我回來吗,”

“能,”苍浩用力点点头:“快走,越快越好,”

“好吧……”井悦然看着苍浩,“哇”的一声哭了出來:“苍浩你要活着,”

井悦然这个白富美性格强势,即便是在人生低谷那段时间,也从沒在外人面前表现出丝毫的脆弱,

然而,此时她哭了,因为不舍得离开眼前的这个男人,

也就在与此同时,远处突然响起了警笛声,这声音越來越大,很快盖住了其他所有的声音,

井悦然急忙对苍浩道:“警察,是警察來了,我要留下來跟你在一起,”

听到这警笛声,苍浩却是皱起眉头,不住的催促:“趁着警察來了快走,”

井悦然不明白:“为什么,警察來了你还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