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大家一起死/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尔琴科犹豫了一下,随后指了指战术背心:“看看这个,”

听到这话,毒王才注意到,谢尔琴科的战术背心前面挂着一样东西,

是定向雷,

虽然这东西是定向爆破,可毕竟挂在谢尔琴科身上,如果在这里引爆,谢尔琴科也会受到重伤,

当然,最惨的还会是毒王,会被轰成筛子,

安德烈耶维奇身上也有,不过阿芙罗拉沒有,看來这个女人不喜欢同归于尽的战术,

“真沒想到,”毒王满脸不在乎:“本來以为故事已经结束了,沒想到还有续集,”

“快点放开他,”谢尔琴科一字一顿的道:“别以为我们不敢跟你一起去死,”

“好吧,”说着话,毒王把苍浩放了下來,轻轻的拍了拍手:“这一轮你们赢了,”

苍浩浑身脱力,差一点摔倒在地,强撑着才站住脚步:“你竟然认输了,倒让我有点惊讶,”

“别误会,我不在意跟你们同归于尽,但红小丑还沒有死,我不能在他的前面下地狱,”顿了一下,毒王继续说道:“更重要的是,你们的勇气让我欣赏,敢于跟对手一起去死的人还是很少的,”

“我就当你是在夸我,”苍浩呵呵一笑:“希望下次交手,我能多撑几个回合,”

“我也这么想,”毒王昂着头,傲慢的看着苍浩:“无论如何,你太弱了,就算我不杀你,遇到强悍的对手,你也必死无疑,”

苍浩苦笑着摇摇头:“我只是一个雇佣兵……”

毒王犹豫了一下,说了一句:“我可以让你变得更加强大,”

苍浩眼睛一亮:“怎么做,”

“三天后,來这里等我,”毒王说着话,转身向外面走去:“我并不讨厌你,所以愿意帮你一下,”

谢尔琴科挡在了毒王身前:“站住,”

毒王冷冷的说了一句:“让开,我要是想离开,你拦不住我,”

苍浩冲着谢尔琴科摆摆手:“让他走吧,”

谢尔琴科不太情愿的让到一旁,毒王迈步走到屋子外面,抬头看着天空,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记住,三天后的这个时间,如果你沒有出现,我就当你放弃了变得更加强大的机会,”

毒王就这样离开了,谢尔琴科有些懊恼的道:“真不该就这么放走他……”

“我也不想这么放过他,”苍浩叹了一口气:“但是,首先,需要他一起对付红小丑;其次,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苍浩正说着话,一翻白眼,昏倒在地,

谢尔琴科等人急忙上來搀扶起苍浩,带回翠峰村疗养,沒有谁能想到毒王去了哪,

事实上,毒王去了多林寺,好在这里暂时还沒有血狮雇佣兵,否则不知又会是怎样的场面,

不信禅师在摆摊,因为沒有客人,正跟封禅子闲聊着,

突然,两个人感到头顶罩來一朵乌云,不信禅师沉声道:“來了,”

封禅子不明白:“什么來了,”

“那个人,”不信禅师抬起头看了一眼,微然一笑:“你好,毒王,”

“你好,”毒王坐到了不信禅师的对面,望了一眼封禅子,

封禅子刚接触到毒王的目光,就打了一个寒颤,讷讷的不敢说话,

不信禅师双手合十,非常装B的问:“不知道贫僧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我今天遇到了一件事……”毒王缓缓说道:“有一个人,本來我想杀了他,但我发现他拥有跟我一样的勇气,那就是对死亡的藐视,于是我放了他,甚至还希望让他变得更加强大,不要那么轻易就被我摧毁……”

听到“杀”这个字,封禅子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差一点拔脚就跑,

但他马上又想到,自己跟着血狮雇佣兵混的这些日子,基本上各种场面都见识到了,沒什么可怕的,于是又冷静下來,

相比之下,不信禅师就冷静了许多:“你既然來找我,说明你对这件事有所纠结,”

“嗯,”毒王点了点头:“我不知道放过他是不是对的,”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面对这么高深的话題,不信禅师哪里应付得了:“我佛呵护世间一切有情众生,能少造杀孽,终归是善举,”

毒王若有所思的盯着不信禅师:“善与恶是相对的,那么你认为我是善人,或者恶人,”

不信禅师担心毒王杀了自己,张嘴來了一句:“有善举,便是善人,有恶行,就是恶人……施主至少今天是善人,”

“哦,”毒王对这个回答似乎很满意,但马上又提出:“其实,善与恶都无所谓,对这个世界并无意义,不是吗,”

不信禅师很好奇:“那你认为什么有意义,”

“一切都无意义,”

“恭喜,”不信禅师伸过手來:“你即将开悟了,”

毒王一愣:“开悟,”

不信禅师很认真的问:“你是否为一切沒有意义而感到苦恼,”

毒王点了一下头:“是的,”

“佛祖就是认为,人生毫无意义,为此感到苦恼,才于菩提之下悟道,进一步,佛祖总结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离别、五蕴炽盛和求不得,人一生下來到死就只有受苦,而佛祖的悟道就是帮助人们离苦得乐,”不信禅师深吸了一口气:“我观施主很有佛缘,”

毒王跟不信禅师握了握手:“无论如何,谢谢你这么说,”

不信禅师蹭一下跳起來:“疼,疼……你快放手啊,”

只是不经意的握手,不信禅师也受不了,毒王只好松开手:“那么回到我们刚才的问題,,善与恶到底有什么意义,”

不信禅师觉得,如果毒王能拿出百八十万的香火钱,那就是善人,如果只是跟自己这么干唠,那就是恶人,

但不信禅师不敢这么说,只能道:“善,就是帮助人们离苦得乐,恶,就是让人们深陷苦海,”

“如果生命是沒有意义的,我杀掉他们,岂不是帮助了他们,”

“不能这么说,”不信禅师一个劲的摇头:“你要学会尊重别人的意愿,如果别人想要去死,你杀掉他是帮了他,但如果人家想要活下去,你又杀了人家,这就是作恶,因为你违背了别人的意愿,”

“尊重别人的意愿……”毒王若有所思的问:“如果别人的意愿是要杀掉我呢,也要尊重,”

“当然不,”不信禅师又是不住的摇头:“一个理想的社会,是每一个人的意愿都能得到充分的尊重,但前提是这个人的意愿不能违背法律和道德,不能破坏他人的意愿,比如说,我想赚钱,可以通过合法劳动,一个真正合理的社会应该给我这个机会,但如果我是通过偷拐抢骗,那就是违背了别人的意愿,这种行为应该得到法律的惩处,”

“佛祖好像不喜欢杀生,”

“我不这么认为,”不信禅师冷哼一声:“有人要杀你,你反过來杀了他,以直报怨,这才是正理,是这个人的业报,”

封禅子听在耳中,低声对不信禅师说了一句:“你说这话好像不合适吧,”

“怎么不合适,”不信禅师洋洋得意:“对佛经的理解,每个人本就不同,”

“我的意思是说,你自己就偷拐抢骗的……”

“给我闭嘴,”不信禅师恶狠狠瞪了一眼封禅子:“沒听到我在讨论很重要的哲学问題吗,”

封禅子对所谓的哲学问題沒有半点兴趣,觉得毒王和不信禅师的谈话枯燥乏味,还不如对着电脑屏幕撸一发,

偏偏的,毒王却谈得津津有味,时不常点点头,

封禅子是知道的,不信禅师这个骗子沒什么佛学知识,顶多是看了几本闲书,有些一知半解,

可这些一知半解的东西,竟然形成了玄妙的逻辑,最后连不信禅师自己都信以为真了:“如果你愿意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他人实现自己的意愿,那么你或许就会发现生命的意义,”

“有道理,”毒王缓缓站起身來:“我很多年前就应该遇到你,”

“那时我们缘分不到,”不信禅师双手合十:“现在相遇,为时未晚,”

“但愿,”毒王转过身去,就像之前那样,慢悠悠的离开了,

离开多林寺,在海山寺广场附近的一个角落里,毒王偶然瞥见了这么一幕,

一个男孩跪在女孩面前,哭哭啼啼的嚷着:“求求你,不要分手啊……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你竟然睡我闺蜜,”女孩气的直跳:“你知不知道她有多胖,这你都能看得下去,”

“我错了,”男孩不住的抽自己的耳光:“我死给你看好不好,”

毒王听到这话,想起不信禅师的话,箭步走到男孩身前:“你不想活了是吧,”

男孩惊恐的看着毒王:“你要干什么,”

“满足你的意愿,”毒王双手扳住男孩的头颅,只是轻轻一用力,颈椎就折断了,

这样不会让人马上就死,于是毒王又把头颅扳回來,紧接着又扳过去,

如此往复几次,这个男孩的脑袋差一点被拧掉,毒王这才把尸体扔到地上,

女孩看了看男孩的尸体,又看了看毒王,发出一声尖叫:“救命呀,”

在极度恐惧和悲伤之下,女孩张嘴來了一句:“他死了,我也不活了……”

“满足你的意愿,”毒王点点头,就像对那个男孩一样,拧断了女孩的颈椎,

当毒王离开的时候,地上留下了两具逐渐冰凉的尸体,因为这个角落很偏僻,所以沒有人看到这一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