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鬼王党宋双/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毒王來说,杀人是很平常的事,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杀人的感觉非常好,

毒王轻轻拍了拍手,脸上甚至挂上了一丝微笑:“我满足了别人的意愿,这很好,”

同一时间,在布鲁塞尔,

格罗斯这段时间沒出现,局面演变成今天这个地步,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于是回了布鲁塞尔,天天无所事事到处晃荡,

今天,施瓦茨把格罗斯叫进自己的办公室,阴着一张脸说道:“事情经过,你已经清楚了,我就不再赘述了,”

“真沒想到……”格罗斯一个劲的摇头:“龙德布洛克竟然退出联盟,而且在媒体面前承认有人操纵钻石价格,他这是要破釜沉舟跟我们同归于尽,”

“不,不,这条老狐狸很精明,他这是在自保,事情发展至此,联盟已经渐渐曝光,很难继续保密下去,龙德布洛克这是以退为进,索性公开承认联盟,然后划清界限……”顿了一下,施瓦茨恨恨不已的道:“他这一招很成功,就在他召开新闻发布会之后沒多久,世界各主要国家纷纷通过决议,加强执行《金伯利协定》,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知道,”格罗斯垂头丧气的道:“各国一旦加强监管,血腥钻石就很难流入市场,这对我们的利润构成严重冲击,”

“不止如此,”施瓦茨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呼了出來:“很多国家表态,加强对宝石贸易的监管,虽然沒有明白针对钻石联盟,但联盟很多成员企业都被列入重点监管对象,可恨的龙德布洛克反倒逃过一劫,澳洲钻石继续在世界各地做生意,不在严格监管之列,”

毫无疑问,各国政府发现存在着这样一个贸易组织,通过操纵某些商品的价格从本国牟取暴利,显然不会坐视不理,必定采取行动,

从商业层面來说,钻石联盟的各种做法还是合法的,巧妙的钻了各国政府法律漏洞,

所以,尽管各国都有反垄断法,但在钻石联盟面前无效,

现在情况不同了,各国开始修补漏洞,这些政府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把原本被钻石联盟攫取的利润留在本国,

于是,钻石联盟现在成了众矢之的,甚至还有一些国家的公众,发起运动抵制购买钻戒,

龙德布洛克及早划清界限,并把钻石联盟一些具体操作手法公之于世,不可谓之不聪明,

既然他所代表的澳洲钻石公司如今与钻石联盟再无关系,自然也不会成为被打击的对象,

换言之,澳洲钻石现在是一家普通公司,只要正常做生意就可以了,如果经营策略得当,仍然会有可观的收益,

当然,澳洲钻石的利润毫无疑问还是受到影响的,与钻石联盟的团结时期不可同日而语,

格罗斯私下认为,龙德布洛克也是万般无奈才决定出走,施瓦茨想要坐上议长的位子太迫切了,结果逼急了龙德布洛克,

当然,格罗斯也只能想一想,绝对不敢公开说出來,毕竟施瓦茨是自己的恩主,

“该死的龙德布洛克,”施瓦茨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如果不是我,你怎么可能成为议长,你不为我办事也就算了,怎么可以背叛我,,”

格罗斯胆战心惊的问:“那么我们……该怎么办,”

“武力斗争是商业斗争的延续,”施瓦茨不住的喘着粗气,说道:“既然联盟破裂,我们在商业层面受到严重打击,那么现在是时候用武力做个彻底了断,”

“好像不太乐观……”格罗斯不住的摇头:“有充分证据表明初代鬼王党复活了,鬼王党释放了红小丑,龙德布洛克那边可能释放了毒王,”

“初代鬼王党是钻石联盟的财产,”施瓦茨冷冷的道:“鬼王党有红小丑,龙德布洛克有毒王,我们也有……”

格罗斯急忙问:“谁,”

“跟我來,”施瓦茨沒有回答,而是带着格罗斯到了地下仓库,

钻石联盟在布鲁塞尔的这座总部,有着非常庞大的地下设施,一方面作为仓库使用,另一方面,重要会议也在这里举行,

地下分为好几层,格罗斯还只下去过两层,那里储藏着各种各样的钻石,都是钻石联盟从世界各地搜罗來的,

这些钻石完全是天价,其中有很多极为夺目,只要出现在市场上就能引起轰动,但多年來却只能沉睡在这座地下仓库,

只有把这些钻石全部藏起來,钻石联盟才能继续哄抬价格,

当然,钻石联盟如果需要用钱,或者一定程度上打压价格,也会抛售其中一部分钻石,

如今,这座宝藏有些空荡,柜子里的钻石沒了许多,因为龙德布洛克把澳洲钻石的那一份带走了,

施瓦茨本來不想还给龙德布洛克,但这样一來双方就难免武力相向,结果必定是两败俱伤,

更重要的是,钻石联盟的存在既然已经被公开,施瓦茨如果赖账不还,会让自己更加被动,

于是,施瓦茨很不情愿的同意了,跟龙德布洛克把账算得清清楚楚,然后和平分家,

这一次,施瓦茨带着格罗斯來到总部最下层,格罗斯发现这里有点像医院,摆放着很多不明用途的设备,

在其中一个房间,格罗斯看到了一个棺材样的东西,里面睡着一个人,

这是一个中年男人,个子不高,两鬓白白,皮肤黝黑,有着东南亚人特有的相貌,

可以说,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东南亚人,看不出來有任何特殊,

比起红小丑的怪异,毒王的强悍,这个人实在太寻常不过了,

如果说有什么特殊之处,是他右边的太阳穴上有一个很大的疤痕,看起來好像有什么东西射进去过,

一时之间,格罗斯有点怀疑施瓦茨是不是搞错了,这个人怎么可能拥有强大的力量,更不可能跟毒王和红小丑抗衡,

施瓦茨看出格罗斯的疑虑,淡淡的道:“他是宋双上校,柬埔寨人,”

格罗斯颇有些不屑:“來自东南亚的那个小国,”

“不要小看他,”施瓦茨意味深长的道:“他是红色高棉的一代悍将,”

“什么,”格罗斯有些惊讶:“红色高棉是犯罪组织,难道……他是战犯,”

“沒错,他就是战犯,”施瓦茨笑了笑:“说起來,宋双上校跟苍浩的师父庞劲东,还有些渊源……”

“他们认识,”格罗斯更加惊讶了:“世界真是太小了,”

“有些时候,世界就是这么小,”格罗斯缓缓说道:“宋双上校曾经是庞劲东的终极对手,直到决战的最后一刻,庞劲东也沒能战胜宋双上校,”

(楚辞按:宋双上校与庞劲东的恩怨,请看本书前传《特战兵王》,宋双上校是前传的终极BOSS,)

格罗斯不仅惊讶,更有些好奇:“然后呢,”

“然后宋双上校死了,”

“庞劲东沒能战胜他,那么他又是怎么死的,难道自杀,”

“正是自杀,”施瓦茨把手比划成枪的样子,抵在自己的太阳穴上:“跟庞劲东的那一次决战,宋双上校完全占据上风,差一点就要杀死庞劲东了,”

格罗斯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接下來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宋双上校自杀了,”

“这件事情有些诡异……”施瓦茨不住的摇头:“庞劲东当时跟宋双上校说了些什么,然后宋双上校愣住了,有人听到,许久之后宋双上校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就对自己的太阳穴开枪了,”

“什么,”格罗斯完全傻住了:“庞劲东……把一个人给活活说死了,这也太神奇了吧,难道庞劲东的嘴能杀人,”

“我推测,庞劲东可能是说中了宋双上校的一些心事,一时之间,宋双上校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才有了这样的结局,”顿了一下,施瓦茨继续说道:“但他太强大了,让他这么死去未免可惜,于是我们把他救了下來,成为了第一代鬼王党,”

“庞劲东知道吗,”

“当然不知道,”施瓦茨笑着摇了摇头:“庞劲东,还有全世界,都以为宋双上校已经死了,为了这件事,在柬埔寨很多地方,还有人连续庆祝了三天,”

“宋双上校很有名,”

“当然,”施瓦茨说到这里,表情有些怪异:“他是红色高棉赫赫有名的杀人魔王,不知道出现在多少人的梦魇之中……那么,你应该明白了,初代鬼王党都是一些这样的人,这也是我们最后决定让他们全部沉睡的原因,”

“他们为什么杀人,”

“说不清,”施瓦茨长叹了一口气,又道:“宋双上校是幸运的,他开枪自杀之后,子弹沒有完全破坏脑组织,而是从另外一侧飞了出去,可尽管如此,我们为了挽救他的生命也费了很大力气,如果把他看做一样投资,只能说我们的成本实在太高了,还有就是,子弹伤害了部分脑组织,使得他的记忆受到了影响,很多记忆都消失了,他经常忘记自己是谁,忘记了曾经发生过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自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