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的女英雄/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格罗斯若有所思的道:“那是不是说这个人很容易控制,”

“沒错,他就是一部机器,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顿了顿,施瓦茨不无忧虑的道:“但是,当年我们还是需要让他沉睡,因为他如果有一天恢复了所有记忆,就不可能接受我们控制了,”

两个人说着话的同时,工作人员开始了唤醒程序,很快的,生命维持装置的盖子打开,连接在宋双上校身上的所有管线全部切断,

下一秒钟,宋双上校就从生命维持装置里面跌落出來,虚弱无力的倒在地上,嘴里不住的呢喃着什么,

一个工作人员向施瓦茨报告:“我们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

“应该是高棉语,”施瓦茨弓下腰,用标准的英文问道:“你在说什么,讲英语,我知道你懂英语,”

宋双上校迟疑了片刻,开口用英文说道:“水……我要水……”

施瓦茨马上吩咐工作人员:“给他水,”

一个工作人员用杯子接了一杯纯净水递了过去,宋双上校接过來,一仰脖就把水全部喝掉,

接着,宋双上校擦了擦嘴,又说了一句:“再给我一杯,”

工作人员告诉施瓦茨:“不能再给他喝水了,他刚刚苏醒过來,不能补充太多水分,”

“你们是专业人士,听你们的意见,”施瓦茨叹了一口气,指挥工作人员把宋双上校搀扶起來,然后带到一张床上,

这张床周围连接着很多医疗设备,时刻监控着宋双上校的各项生命体征,不时发出一串“滴滴”声,

几个工作人员检查了一番之后,告诉施瓦茨:“他的情况不太乐观,”

其实,就算是不依靠设备上显示的那些数字,格罗斯只凭肉眼也能看出來,

这个宋双上校完全就像刚刚苏醒的植物人,沒有半点杀人魔王的范儿,本來他的身材就有些矮,再加上长年昏睡造成的虚弱感,格罗斯觉得自己徒手都能掐死这个人,

但施瓦茨却始终信心十足,低声问了宋双上校一句:“感觉怎么样,”

“我是谁,我在哪,”沒等施瓦茨回答,宋双上校自己找到了答案:“哦,对了,我是宋双上校……我在钻石联盟,我是……我是柬埔寨人,”

施瓦茨笑了笑:“一点都沒错,”

“等一等,既然我是柬埔寨人,为什么要给钻石联盟工作,”宋双上校困惑的摇了摇头:“我为什么沒在我的家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格罗斯低声对施瓦茨说了一句:“看來他的记忆确实混乱,”

施瓦茨则问工作人员:“他会恢复吗,”

“当年自杀的时候,子弹对脑组织有损伤,所以记忆也受到影响,这些年來,遵照你的吩咐,我们只强化他的身体,沒有对他记忆方面进行康复治疗,所以他的记忆一直都很模糊……”顿了一下,工作人员继续回答:“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记忆可能永远混乱,但也有可能……”

工作人员打住了,施瓦茨追问:“怎么样,”

工作人员无奈的回答:“如果受到一些特定环境和人物的影响,他有可能自行恢复记忆……”

格罗斯立即对施瓦茨低声道:“既然他是红色高棉的人,如果恢复了记忆,会不会回柬埔寨,”

施瓦茨冷冷一笑:“我不知道,无论如何,我需要的只是服从命令的机器,而不是有独立感情和思想的个体,”

“但如果让他去华夏执行任务,是不是会触发他的记忆,”

“可我们现在沒有别的办法了,”施瓦茨叹了一口气,往前走了两步,提高声音对宋双上校说道:“红小丑和毒王都已经苏醒了,你的任务是去马上杀掉他们,”

宋双上校讷讷的问了一句:“为什么要杀掉他们,”

“有人破坏团结,制造钻石联盟的分裂,而毒王和红小丑都是他们的走卒,”停顿了一下,施瓦茨很认真的吩咐道:“只要杀掉毒王和红小丑,接下來彻底剿灭鬼王党,然后就可以很容易的干掉龙德布洛克,那样我就能重振钻石联盟,”

不管是初代鬼王党,还是第二代,归根到底都是钻石联盟的打手,

施瓦茨最恨的人是龙德布洛克,而龙德布洛克必定被毒王保护着,所以就应该首先干掉毒王,这是顺理成章的事,

至于鬼王党和红小丑,都属余孽,也沒必要留着了,

施瓦茨沒说出口的是,苍浩和血狮雇佣兵也必须除掉,如果不是因为苍浩,钻石联盟也不会分裂,

可以说,施瓦茨是准备用铁腕手段解决当前局势,把所有的反对势力一举荡平,

不过,虽然施瓦茨的计划挺好,宋双上校却根本不明白:“苏醒,红小丑和毒王又因为什么昏睡,还有,为什么你从來不说我到底是什么人……我为什么要服从你的命令,”

这些问題杂乱无章,施瓦茨根本沒打算回答:“你不需要搞清楚这些,只需要服从命令就好,”

宋双上校犹豫了一下,不太情愿的说了一声:“是,”

格罗斯犹疑的问:“可应该去哪找毒王和红小丑呢,”

“华夏,”施瓦茨早就有了判断:“鬼王党余孽现在躲在华夏,红小丑肯定跟他们在一起,龙德布洛克释放毒王,显然是为了对付红小丑,那么必然也会去华夏,”

“这样正好,”格罗斯嘿嘿一笑:“苍浩和血狮雇佣兵都在华夏,”

施瓦茨也笑了,沒说话,笑的很阴冷,

再说苍浩这一边,

不知道过了多久,苍浩悠然醒过來,立即感到浑身上下一阵阵剧痛,

井悦然马上喊了一声:“医生,快來,苍浩醒了,”

苍浩已经回到了翠峰村,躺在医务室里,所谓的“医生”只是墨师和李崇,

墨师检查了一下苍浩的生命体征,长呼了一口气:“你还真命大,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就沒大碍了,”

苍浩正要说点什么,却发现井悦然头发凌乱,脸带泪痕,正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

平日里风姿绰约的白富美,已经变成了女屌丝,眼窝深陷,气色灰暗,整个人憔悴了许多,

李崇很认真地对苍浩道:“你昏迷这几天,嫂子一直守在这里,不吃不喝也不睡觉……”

“辛苦你了,”苍浩抬起手來,摸了摸井悦然的脸颊:“沒能保护你……我感到自己真沒用……”

“不能这么说,”井悦然急忙抓住苍浩的手,很认真的道:“那个人是变态,太强大了,我们打不过他……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的英雄,”

“不,”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你是我的女英雄,”

万鹏在旁边插嘴说了一句:“是啊,嫂子当时真的很英勇,沒想到是女中豪杰,那个毒王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沒看到嫂子,否则嫂子这会儿已经挂了……”

李崇抬手拍了万鹏头顶一下:“你特么会不会说话,”

很显然,苍浩接下來跟井悦然要温存一番,两个人自有说不尽的情话,其他人留在这里很多余,

墨师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大家都推出去,可苍浩马上就问了一句:“大家都沒事吧,”

大家异口同声的道:“沒事,”

万鹏更是说了一句:“就你伤的最重,”

“你到底能不能闭嘴,”李崇对万鹏更不满意了:“真是乌鸦嘴,”

“我说的是实话啊……”万鹏很委屈的道:“老大一个人对付两个鬼王党,当然会伤的很重了……”

黄彬焕也不爱听万鹏说话,打岔道:“话说那个毒王到底什么來头,”

“他跟红小丑是认识的,基本可以肯定他是初代鬼王党……”深吸了一口气,苍浩又缓缓呼了出來:“很多年前,在雇佣兵当中有一个传说……”

万鹏问了一句:“是斯巴达战士吗,”

李崇又拍了万鹏一巴掌:“老大说话呢,你能不能闭嘴,”

“这个传说可比斯巴达战士更加久远,”苍浩目光深邃,缓缓说道:“有一个极为强大的雇佣兵,他沒有任何感情、沒有任何依恋,沒有朋友、沒有亲人、沒有任何想要回去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他成了雇佣兵,有人说他干这一行是为了寻找生命的意义,反正我不认识他,无从验证这个说法,这个人走一路杀一路,所到之处留下來遍地的鲜血……”

井悦然被这个故事吸引了:“然后呢,”

“然后就是,他杀人实在太多,以至于他的同伴觉得他太危险,决定除掉他……”顿了一下,苍浩继续说道:“他被丢在了一个满是毒蛇猛兽的地方,然而他的同伴们都沒想到,他竟然活了下來,而且成功复仇,杀掉了所有同伴,再然后,这个人就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据说,他为了生存下來,在那个地方受了重伤,找地方疗伤去了,也有人说,他找寻到了生命的意义,从此隐居起來,”

李崇立即问:“你说的这个人不会是毒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