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毒王的邀约/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我不能肯定,不过毒王的很多特征,都让我联系到这个传说,”

李崇满不在乎的道:“既然这个传说很久远,想來这个毒王也是老家伙了,咱们年轻,怕什么,”

“不,沒这么简单,”沒等苍浩开口,墨师缓缓摇了摇头,告诉众人:“在这个时代,科技已经发展到了难以想象的境地,只是多数普通人日常接触不到,据说,初代鬼王党接受过身体改造,我还不知道改造是用什么技术,但他们完全有可能因此变得比年轻的时候更加强大,”

“先不说这个了,”苍浩随口问了一句:“我昏迷了多久,”

这个问題是井悦然回答的:“整整三天三夜,”

“哦,”苍浩淡然道:“躺了这么久,浑身不舒服,我要下來走走,”

井悦然提出:“我扶着你,”

“不用,”苍浩摆摆手:“你熬了三天,也很累了,快点去休息吧,”

井悦然一直苦等着苍浩醒來,现在苍浩真的醒了,她的精神也就放松下來,感到非常的疲惫:“好吧……”

苍浩安排今野晴带井悦然去休息,然后换了一身衣服,活动了一下筋骨,

墨师立即问:“你要去哪,”

“我要去见毒王,”苍浩淡淡的道:“他告诉过我,三天后原处见面,他会让我变得更加强大,”

李崇和万鹏立即过來阻拦:“老大你不能去,”

“为什么不,”苍浩很轻松的一笑:“他说我能变得更强大,我一直想要这样的机会,”

李崇一个劲的摇头:“也许这是一个圈套,毒王是要设计杀了你,”

“如果他想杀我,当天就可以,不用多此一举,”苍浩笑着道:“我相信毒王这个人说话算话,”

李崇很认真的道:“可我不相信,”

“我才是老大,”苍浩意味深长的道:“我选择相信他,”

李崇不敢说什么了,看了一眼黄彬焕,后者马上提出:“可你伤刚刚好,三天沒吃东西沒喝水了,再休息一下不行吗,”

“不行,”苍浩摇了摇头:“我沒有那么多时间,必须在约定的时间见到毒王,这家伙不会等我的,”

万鹏哀叹一声:“可你现在这个状态去了就是送死,”

“我受够了你的乌鸦嘴,”苍浩一指万鹏:“也许死的是毒王,”

墨师看了出來,苍浩心意已决,拦是拦不住的,于是说了一句:“早去早回,”

万鹏火了:“墨师你怎么让我老大去送死,”

墨师耐人寻味的说了一句:“如果不让他去,他会比死了更难受,”

“沒错,”苍浩笑着拍了拍墨师的肩膀:“还是你最了解我,”

李崇让步了:“好吧,你可以去……但要大家一起跟着才行,”

苍浩考虑到,有几个人跟着自己照应一下倒也不错,但去的人又不能太多,否则不知道毒王会作何反应,

于是,苍浩让谢尔琴科和黄彬焕同去,其他人留在翠峰村准备增援,

谢尔琴科做事稳重,心思缜密,不像其他人那么毛躁,

黄彬焕则是电子战专家,必要的时候可以操纵雷霆无人机进行攻击,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

出发前,苍浩一字一顿的叮嘱:“听着,不许告诉井悦然我去了哪,随便你们编点什么谎话,也不能说出毒王的事,”

墨师笑了笑:“你从一开始就决定去了,故意哄骗井悦然去休息,免得为你担心,”

“有首歌怎么唱的來着,,好男人不要让深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苍浩一甩头发:“老子就特么是个好男人,”

苍浩苏醒过來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多,來到那个巷子口的时候,已经快六点了,

黄彬焕低声对谢尔琴科说了一句:“我希望毒王沒來,”

然而,黄彬焕失望了,远远的可以看到,毒王已经到了,

他坐在那间屋子的门前,闷闷的看着头顶的天空,一动不动,壮硕的身躯浑如雕像,

苍浩走了过去,毒王看都不看的就说了一句:“你总算到了,我还以为你不敢來呢,”

“既然你都來了,我又怕什么,”苍浩满不在乎的笑了:“我胆子比你大,”

“是吗,那很好,”毒王指了指黄彬焕和谢尔琴科:“但是,我说过只对你特训,难道你还要带帮手吗,”

苍浩撇了撇嘴:“当然不是,”

“那他们來干什么,”

“你放心,他们只负责围观,不会参与你我的事情,”苍浩似笑非笑的道:“如果我受伤了,或者挂了,他们负责把我抬回去,如果你死了,也得有人负责埋了你,”

“这个安排不错,”毒王转过头看着苍浩,很认真的道:“知道我为什么要训练你吗,因为我在你身上看到我年轻的时候的影子……”

“我和你好像不一样吧,”苍浩看着毒王浑身上下结实的肌肉,挠了挠头道:“我可比你帅多了,”

毒王对这个玩笑无动于衷,只是道:“我喜欢你的执着和坚强,”

“谢谢,”苍浩耸耸肩膀:“但愿你只喜欢这两样,”

毒王冲着房间里面摆了摆头:“进來吧,”

苍浩大踏步跟了进去,黄彬焕不放心的招呼了一声:“老大,沒事吧……”

苍浩回头看着黄彬焕,无所谓的一笑:“能有什么事,”

苍浩进了房间之后,毒王就把门关上了,紧接着,房间里面传來一阵乱响,

黄彬焕焦急的來回不停走着:“怎么办,怎么办……”

谢尔琴科叹了一口气:“你安静一会吧,”

“我怎么安静,”黄彬焕提出:“不如,咱们现在冲进去,也许能趁机干脆干掉这个毒王,”

“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好主意,”谢尔琴科若有所思的道:“就算是突袭,我们三个加在一起,仍然不是毒王的对手,既然老大都这么放心,我们还不如等待一下,也许真有奇迹说不定……”

谢尔琴科也说不清楚,自己想要等待什么样的“奇迹”,反正直到最后,也沒发生任何奇迹,

过了不到十分钟,房门打开,毒王大步走了出來,对谢尔琴科和黄彬焕说了一句:“可以带你们老大回去了,”

谢尔琴科和黄彬焕急忙冲进去,赫然发现苍浩满身血迹躺在地上,几乎已经奄奄一息了,

黄彬焕差点哭了出來:“老大你沒事吧,”

“沒事……”苍浩睁开肿胀的眼睛,很艰难的笑了:“这不好活着吗,”

毒王站在门外,冷冷的问:“你还想继续接受我的特训吗,”

苍浩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

“好,三天后,还是这个时间,”丢下这句话,毒王向远处走去,

黄彬焕非常不满:“他都伤成这样了,三天怎么恢复得过來,”

毒王轻描淡写的丢过來一句:“爱來不來,”

黄彬焕和谢尔琴科手忙脚乱的把苍浩搀扶起來,急急的送回了翠峰村,喊來墨师和李崇治疗,

李崇检查了一遍,惊问:“怎么又伤成这样,”

苍浩叹了一口气:“技不如人呗,”

万鹏问了一句:“这到底算什么特训……老大,你不会是被他给爆菊了吧,”

所有人都恶狠狠向万鹏投过去一瞥,万鹏立即不敢出声了,把头低了下去,

苍浩对万鹏的乌鸦嘴已经习惯了,权当沒听到:“特训……其实也很简单,就是让我跟他对打,”

李崇讷讷的问:“然后呢,”

苍浩冲着自己身上的伤努了努嘴:“然后就这样了,”

毒王要对苍浩特训,众人有过各种猜测,李崇觉得可能是某种搏击技法,沙阿认为可能使用药物进行身体强化,还有其他各种猜测,

所有人都沒想到,毒王的所谓特训竟然如此简单粗暴直白,根本就是把苍浩当成了人|肉沙包,

就在这个时候,井悦然走了进來,手捂在嘴上打了一个哈欠,

苍浩立即对众人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不要说漏了,

井悦然刚才睡了一会,这才刚醒过來,关切的问:“你怎么样,”

苍浩勉强的笑了笑:“很好啊,”

“你怎么又躺到床上了……”井悦然微微皱起眉头:“怎么好像你又受伤了,”

“沒有啊,你看错了吧,”苍浩急忙道:“刚才有点不舒服,所以躺下來休息一会,”

“不对,”井悦然摇摇头,指着苍浩胳膊上的一块淤青:“我记得很清楚,这里沒有受伤的,”

苍浩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望了李崇一眼,李崇则看向墨师,

墨师咳嗽两声,很不自在的解释:“是这样的……有一些伤,不会表露在受伤当时,而是会事后显现出來,”

“是吗,”井悦然轻哼一声:“他都昏迷三天了,为什么沒显现出來,偏在这个时候,”

“因为……是这样的,昏迷状态下,人的身体活动有限,但等到醒过來,活动量加大,一些皮下出血的部位就会浮现在表皮上,”墨师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索性顺口胡诌:“你看着吧,过两天,他身上还会有新伤的,”

井悦然非常吃惊:“要不要这么吓人呀,”

墨师故作轻松的道:“只是视觉上吓人,只要好好休息,很快就会沒事的,”

井悦然仍然不肯相信:“我怎么觉得你们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