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毒王的特训/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苍浩呲着牙,非常难看的笑了:“你刚睡了这么一会,我能出去干什么,,”

“你是不是溜出去又跟人打架了,”

“当然沒有,就算我想,也沒人跟我打不是,”苍浩一本正经的道:“架这个东西,又不是炮,想打随时都可以有,”

井悦然冷冷一笑:“你的意思是说,只要你想打|炮,随时都可以有,”

“当然不是,我随口一说……”苍浩觉得自己实在沒办法敷衍了,索性岔开话題:“我突然发现一件事……”

井悦然的语气冷冰冰的:“什么,”

“你不化妆依然好看,”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有些女人,只要卸了妆,不管走到哪都是安全的,你是不管化妆卸妆,总能让人想入非非,”

“讨厌,”井悦然的脸刷一下红了,暂时忘记了苍浩身上的新伤:“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沒正经……”

万鹏插嘴说了一句:“老大说的太对了,嫂子就算不化妆,也能让男人生不如死,”

李崇差点被气哭了:“哪特么有你这么夸人的,”

苍浩告诉井悦然:“我真的沒事,你先回家吧,公司还有很多工作等着你呢,”

井悦然斩钉截铁的道:“我决定留下來,”

苍浩一惊:“为什么,”

“我要照顾你呀,”

“不用了,我这么多兄弟呢,再说了,这里绝大多数都是男人,你留下來实在不方便,”苍浩很无奈的提出:“还有,我这几天不能上班,公司的工作耽误了怎么办,”

井悦然不愧是女强人,心里总是惦记着工作,马上点点头:“也对,”

“那你就赶紧回去吧,”

井悦然仍有顾虑:“可是……我担心我的安全,那个吓人的小丑再出现该怎么办,”

“我会派人保护你的,”苍浩决定了,暂时让今野晴和阿芙罗拉负责井悦然的安全,让井悦然继续独來独往,自己确实不放心,

说起來,如果井悦然住在翠峰村是最好的,方方面面都很容易照应,

但苍浩要继续接受毒王的特训,不想被井悦然看穿,就只有把井悦然打发走,

正在这个时候,塔娜进來了,手上端着一个托盘:“吃饭了,”

塔娜作为厨师,特意给苍浩准备了病号饭,远远地就能闻到一股香味,

井悦然过去沒见过塔娜,也不知道塔娜是谁,今天这么一见,感觉很不是滋味:“我知道你为什么要把我打发走了,”

苍浩一时沒反应过來:“什么为什么,”

“因为你金屋藏娇了呗,”井悦然轻哼一声,似笑非笑的问塔娜:“我是井悦然,苍浩的女朋友,请问你是哪位,”

“哦,你好……”塔娜赶忙腾出一只手,跟井悦然握了握:“我是塔娜,我是……”

塔娜说不清自己算是苍浩的什么人,沒办法做自我介绍,

井悦然阴阴的问了一句:“不会是干女儿吧,”

“什么干女儿,”塔娜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苍浩看起來有那么老吗,我也沒那么小吧,”

“是啊,还真不小……”井悦然看着塔娜的胸脯,心生嫉恨,这规模实在太大了,

更重要的是,这塔娜的腿也太长了,而且又是那么的笔直,这让井悦然有点自惭形秽,

当然,井悦然的相貌和身材也是百里挑一的,只可惜,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井悦然跟塔娜站在一起,觉得这个白种女人的身材似乎比自己更好,

其实在男人们的眼中,井悦然有一个长处胜过塔娜,那就是臀型要更漂亮,

不过,井悦然此时沒考虑这些,心头满满的全是醋意,说话也带着一股酸味:“你一直在照顾苍浩的生活吧,”

塔娜很认真的点点头:“是啊,”

“可你还沒说出自己到底是什么人,”

苍浩张嘴來了一句:“她是……她是护士……”

井悦然笑颜如花:“长得这么漂亮的护士,身材又是这么好,你得给人家多少薪水呀,”

这话明明就是挖苦,不过塔娜沒听出來,竟当真了:“谢谢夸奖,”

“好吧,你就当我是在夸你……”井悦然怨艾叹了一口气:“难怪苍浩要打发我走,”

苍浩试图解释:“不是,你误会了……”

“沒误会什么,”井悦然面色突然变得冰冷:“你好好休息吧,我要回去忙工作了,”

“你还是留下來住几天吧,”

“不用了,”井悦然迈步向外面走去:“祝你玩得开心,”

井悦然就这么走了,苍浩很是不放心,急忙把今野晴和阿芙罗拉喊了过來:“麻烦你们这几天帮我保护井悦然,”

今野晴倒是马上答应了,阿芙罗拉却说了一句:“为什么要让我保护你的女朋友,”

今野晴很认真的对阿芙罗拉说道:“你也是血狮雇佣兵的成员,毕竟苍浩领导着血狮雇佣兵,”

“是吗,”阿芙罗拉撇了撇嘴:“不过,我跟其他人不一样,有不接受命令的自由,”

常言说:按下葫芦浮起瓢,苍浩眼下却是还沒把葫芦按下去,瓢就已经飘起來了,

沒等把井悦然哄好,阿芙罗拉又闹情绪,女人之间就是这么麻烦,

因为塔娜的到來,阿芙罗拉本就不爽,再加上阿芙罗拉跟苍浩关系特殊,现在让阿芙罗拉去保护苍浩的女朋友,似乎是那么一点欠妥,

可苍浩又实在沒有其他办法了:“大姐,怎么才能让你答应,你说,我做,”

“是吗,”阿芙罗拉眼珠转了转,提出:“那就不要再去见毒王,”

“除了这件事,其他都可以,”

“你是不是疯了,”阿芙罗拉的声音猛然提高了:“你会死的,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

“那你还要去,”

苍浩反问:“你为什么不让我去,”

“会因为我不想让你送死,”

“原來你很关心我,”苍浩会心一笑:“好吧,如果我去见毒王,确实可能会死,但我不去又怎么样,难道毒王这个人就消失了吗,”

听到这话,阿芙罗拉不出声了,表情有些怪异,

“有个叫仓央嘉措的情种曾经说过,,不管我去或不去,毒王就在那里,”

阿芙罗拉愣了一下:“这话是仓央嘉措说的,”

“反正意思差不多,”苍浩耸耸肩膀:“毒王太强大了,但如果我不去面对他,难道他就沒有威胁了吗,”

阿芙罗拉无奈的点点头:“是这个道理,”

“与其被动等着别人找上门來,还不如主动迎击上去,”苍浩很轻松的笑了笑:“何况我觉得从毒王身上确实学到了很多东西,”

阿芙罗拉一个劲摇头:“可是,这算什么特训,他根本就是虐着你玩,”

墨师说了一句:“我相信毒王手下留情了,如果他想要杀掉苍浩,那么苍浩也不可能回來,”

阿芙罗拉质问墨师:“你的意思是让苍浩继续去特训,”

墨师很诚实的点点头:“虽然过程痛苦一些,但我觉得不是坏事,”

阿芙罗拉火冒三丈:“为什么你自己不去,”

“好了,别吵了……”苍浩无力的摆摆手:“我的事你就不要管了,你现在应该做的,是保护好井悦然,”

“好,我去保护井悦然,”阿芙罗拉指着苍浩的鼻子,呵斥道:“你特么最好不要变成一具尸体回來见我,”

丢下这句话,阿芙罗拉甩门而去,房间里的气氛变得非常尴尬,

苍浩拿过塔娜端着的饭菜,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见鬼,三天沒吃饭了,饿死我了……妈的,毒王可倒是吃饱了,我特么能打过他才怪,”

沒有人能阻止苍浩去见毒王,

休息了三天,苍浩准时去了原处赴约,而毒王已经等在那里了,

毒王看着苍浩满意的点点头:“这一次你很准时,”

“上一次我是刚刚睡醒,连饭都沒吃……”苍浩捏了捏拳头:“你不用手下留情,”

毒王跟苍浩进了那个房间,黄彬焕和谢尔琴科等在门外,

过了半个小时,房门打开,毒王慢悠悠走出來:“去吧你们老大接走吧,”

谢尔琴科和黄彬焕进了房间,发现苍浩和上次一样,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黄彬焕哀叹一声:“老大,你……这特么算什么特训,”

“我觉得很有用……”苍浩艰难的笑了笑:“这一次我坚持了半个小时,”

“沒错,”毒王淡淡然的告诉苍浩:“我用的力气和上次完全一样,但是你撑了更长的时间,说明你的进步很大,”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苍浩看着毒王,深深的一笑:“三天后,还是这个时间,还是这里,”

“沒错,”毒王点点头:“希望下一次你撑的时间更长,”

苍浩回到翠峰村,休息了三天,

所有人都对苍浩的决定感到无奈,不过有件事倒是有些神奇,这一次苍浩的康复速度非常快,

虽然看起來比上次受伤更严重,却基本跟沒什么大碍,在床上躺了一会,苍浩就能下地活动了,

依然是三天后,苍浩再次赴约,毒王二话不说把苍浩带进了房间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