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第四次特训/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毒王的所谓“特训”非常简单,基本上就是两个人以命相搏,可以使用任何招数,任何可以找到的武器,沒有任何规则限制,

苍浩无法对毒王构成致命威胁,不过毒王每当即将杀死苍浩的时候,都会手下留情放过苍浩,

这一次,毒王用了足足一个小时才取胜,当他最终打倒苍浩的时候,自己竟然也有些气喘吁吁,

“下一次……”毒王拿出面具戴在脸上,深吸了一口气,这才道:“还是三天之后,老样子,”

苍浩本來以为毒王的面具是鬼王党的传统,此时才明白原來是帮助呼吸的:“你的肺部有伤,”

“红小丑干的好事,”毒王淡淡然的道:“所以我要杀了他,”

“还是我來吧,”

“不,”毒王斩钉截铁的道:“红小丑必须死在我手里,”

“那你为什么要训练我,”

“以后告诉你,”毒王转身向外面走去:“记住,三天后,”

这一次,苍浩不是被抬出來的,而是跟在毒王后面走出來的,搞得谢尔琴科和黄彬焕都很惊讶,

看着毒王的背影,苍浩淡淡说了一句:“我们回去吧,”

这一次,苍浩恢复得更快,休息了几个小时,基本就沒有大碍了,

再次到了第三天,苍浩早早就起床,舒展一下筋骨,准备继续接受赌王的特训,

这个时候,廖家珺來了,她本來到附近办案,后來想起苍浩在附近有基地,就打算过來探望一下,

廖家珺自视为苍浩的红颜知己,对苍浩的情况基本都掌握,很多事情就算苍浩自己不说,她也能知道,

刚好万鹏迎面走过來,本來廖家珺还想自我介绍一下,沒想到万鹏竟然认识她,直接打了个招呼:“廖警官怎么來了,”

“我來看一下苍浩,”廖家珺看了一下手表,说道:“我时间不太多,能带我去见他吗,”

“行,”万鹏漫不经心的点点头:“他在养伤,”

“养伤,”廖家珺微微蹙起眉头:“他又怎么受伤了,”

“遇到一个怪物,”万鹏的嘴沒有把门的,嘚吧嘚把毒王的事全说了出來,还告诉廖家珺:“我们老大竟然还要去接受特训,廖警官你得劝劝他,活得好好的别去送死,”

“你是说,出现一个叫红小丑的人,是鬼王党的前辈,还有一个叫毒王的人,是红小丑的对手……”因为万鹏说话往往沒什么条理,廖警官理顺了一下逻辑顺序,这才道:“而这个毒王也是鬼王党的人,”

“廖警官你不会想抓他吧,”万鹏急忙道:“要对付鬼王党,还得靠这个毒王呢,你得学会以毒攻毒,”

换做过去,廖家珺肯定要把毒王查个底掉,但如今的她不会这么做,她知道最好的办法还是让苍浩來处理,苍浩肯定有自己的计划,

万鹏很好奇的问:“对了,你來找我们老大有什么事,说说看呗,”

“也沒什么事,”廖家珺无奈的道:“就是几天沒见了來看看他,最近出了一个古怪的案子,顺便问问他有沒有什么线索,”

万鹏更好奇了:“什么样的案子,”

“在海山寺广场的一个角落出了一起凶案,受害者是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根据我们调查是情侣关系,”顿了顿,廖家珺继续说道:“有迹象显示,他们当时应该在争吵,随后就死了,死因是颈椎变得粉碎,刺穿了颈部动脉,造成大出血,”

万鹏懒洋洋的道:“杀人常用手段就是拧断颈椎,”

“这我知道,不过……”廖家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们的颈椎碎得太彻底了,而且他们当时一点反抗的痕迹都沒有,如果是被人徒手杀掉的,只能说这个人的力量太可怕了,”

“不是人杀的,难道是机器,”

“找不到其他解释了,”廖家珺又是叹了一口气:“多林寺就在海山寺广场附近,我知道多林寺是你们的一个基地,所以我想问问有沒有线索,”

“沒有,”万鹏一个劲的摇头:“我们已经很久沒回多林寺了,”

“那你都知道什么,”

“我什么也不知道,”万鹏嘿嘿一笑:“话说,廖警官啊, 你对我们了解得还真清楚,”

“是吗,”廖家珺点了一下头,告诉万鹏:“快带我去见苍浩吧,”

考虑到廖家珺跟苍浩很熟,所以万鹏事先也沒告诉一声,直接就把廖家珺带到苍浩的病房,

苍浩正躺在床上刷微博,看到廖家珺就是一惊:“你怎么來了,”

“看你的样子伤的很重吗……”廖家珺苦笑两声:“本來,我还想宽慰一下,但我发现好像对你受伤这种事已经习以为常了,”

苍浩撇了撇嘴:“这话听着真让人揪心,”

万鹏把廖家珺送进來之后,转身就出去了,房间里只有苍浩和廖家珺两个人,

廖家珺直接就问:“那个毒王到底什么來头,”

“你已经知道毒王了,”苍浩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万鹏那个大嘴巴说出去的:“这个该死的乌鸦嘴,等我有空好好教训他一下,”

“我们毕竟是朋友吗,他也是关心你……”廖家珺坐到苍浩旁边,问道:“你准备利用毒王对付鬼王党,”

“这个可以有,但也不完全靠谱,”顿了顿,苍浩缓缓说道:“这个毒王根我所见过的其他人都不一样,”

“哪不一样,”

“他……不像是一个人,更像是一部机器,不管说话还是做事都不掺杂一丝感情,对这个世界,对周围的所有人,他都很无所谓,”摇了摇头,苍浩困惑的道:“我也找不到更合适的词來形容他,”

廖家珺非常关心一件事:“他有沒有干什么坏事,”

“目前还沒有发现他在境内从事违法犯罪活动,过去在境外什么样,就不好说了,”看着廖家珺一脸认真的表情,苍浩无奈的笑了:“不管他做过什么,你都对付不了他,”

“你确定,”

“我都被打成这个样子了,你说呢,”

“这……”看着苍浩满身伤痕,廖家珺确实沒什么信心:“就算他沒干什么违法的事,可这样危险的人物,总不能放纵不理不是,”

“那也要等到鬼王党覆灭之后,至少鬼王党只要存在,他对警方就是有用的,”

“你还要去接受他的特训,”

“对,”苍浩用力点了点头:“我知道你对这个人很感兴趣,如果你打算悄悄跟踪我,然后看看毒王到底什么样,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

廖家珺笑了笑:“或许我可以帮你呢,”

“我不需要,”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我有我的计划,我有我的想法,不希望被人破坏,”

“就好,”廖家珺深深的一笑:“放心好了,”

又跟苍浩聊了几句海山寺的案子,廖家珺就起身告辞了,

苍浩本來想把万鹏叫过來,撕烂那张乌鸦嘴,但跟毒王约定的时间差不多到了,只能出门上路,

这是第四次特训,苍浩依然带着谢尔琴科和黄彬焕,在路上的时候,苍浩故意多兜了几个圈子,观察一下有沒有人跟踪,

苍浩有点多虑了,廖家珺确实离开了,沒悄悄跟上來,

到了那条巷子,见到毒王,两个人二话不说,直接开战,

跟上一次一样,两个人交手用去一个小时,但毒王这一次沒能打倒苍浩,

苍浩体力已经耗尽,浑身都是伤,却硬撑着沒有倒下去,

毒王也不好受,气喘吁吁,不时用面具帮助呼吸,

无论如何,毒王还是赢了,尽管苍浩仍然站着,只要毒王冲过去再给上一拳,苍浩就得到下,

但是,毒王从苍浩的眼神中读到了倔强,就算这一次击倒了苍浩,下一次苍浩还会跟自己继续战斗,这样的男人只有彻底杀掉,

突然之间,毒王被这种倔强感动了,摆了摆手,坐了下來:“我已经赢了,”

“我知道……”苍浩苦笑两声,嘴角涌出血沫:“你不发动最后一击吗,”

“沒这个必要,”毒王摆摆手:“如果是过去,我会杀掉每一个跟我交手的人,但我觉得现在沒有这个必要,既然我已经赢了,就沒这个必要了,”

“那就等到下一次特训再说,”

“沒有下一次了,”毒王淡淡的说了一句:“我沒有那么多时间奉陪,跟你特训了四次,已经是从未有过的事,”

苍浩有些失望:“是吗,”

“你的进步速度超乎我想象,”毒王颇为欣赏的道:“我以为,至少要经过十次训练,你才能跟我坚持一个小时,实际上你只用了四次,就已经能在我的攻击下站住脚,如果再來几次的话,你就可以跟我势均力敌了,”

“你是害怕我比你更强大,”苍浩说着话,胸口一阵发闷,张嘴吐了一摊鲜血在地上,

“如果你能比我更强大,反过來杀了我,倒也不见得是坏事,生命对我來说本就毫无疑义,”毒王冷漠的看着鲜血,沒有任何表情:“你的进步速度确实惊人,我能达到今天的地步,是依靠了大量的药物和生物技术,而你只是依靠意志就做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