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毒王的往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若有所思的重复了一遍:“意志……”

“沒错,就是意志,这才是最强大的武器,”毒王点了点头:“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发现你拥有坚强的意志,隐藏在浪荡不羁的外表下,我一直认为,拥有强大的意志就可以战胜一切,我自己沒能做到,但你做到了,这是我特训你的一个原因,”

苍浩也坐了下來,无力的摸出一根烟,叼在嘴上:“还有其他原因,”

“你知道我小时候是什么样子吗,”沒等苍浩回答,毒王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很瘦,很矮,任何人都可以欺负我,因为我父母死得很早,沒有其他亲人,真的就有很多人來欺负我,他们在校园里追着我不断地打……你知道吗,童年的生活对我來说是黯淡无光的,因为总被人给欺负,”

苍浩看着毒王高大健硕的身躯,若有所思的问:“然后你改变了自己,”

“沒错,”毒王点了点头:“想要不被人欺负,我就要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任何可以让我变得更强大的东西,哪怕对我有很大的危害,我都会毫不犹豫的采用……于是有了今天的我,”

“再然后呢,”

“再然后就是我杀光了童年时候所有的玩伴,”这句话有点让人毛骨悚然,偏偏毒王的语气是轻描淡写,似乎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同样的,毒王说起童年的往事,也是不掺杂太多的情感,这说明他这个人已经被所经历过的一切所改变了,

被人欺负,反过來报复童年的玩伴,对他來说都是在正常不过的,这就是毒王的世界观,

苍浩抽了一口烟:“那你是怎么成为雇佣兵的,”

毒王反问:“你知道我是雇佣兵,”

“我基本可以确定你就是雇佣兵圈子那个久远的传说,”

“我成为雇佣兵是想追求一个答案……”一摊双手,毒王很认真的道:“人们活着,互相欺压,互相剥削,生命几乎就是一场战争,但人们偏偏又爱好和平,至少表面装作爱好和平,那么人们又为什么要活着 ,”

苍浩无奈的笑了笑:“你这个问題很深奥,我还真沒办法回答,”

“所以我去了世界上最残酷的地方战斗,通过战争本身來寻找这个答案,然后我发现,雇佣兵往往欺压平民,可即便是在雇佣兵内部,同样充斥着各种格言的屠杀和战斗,”毒王说到这些的时候,语气依然淡然:“既然你听说过我的传说,应该也知道我被战友出卖了,”

苍浩点了一下头:“我知道,”

“我报复了他们,如同报复童年的玩伴,”毒王顿了一下,继续理所当然的说道:“这个时候,雇佣兵生活已经不能帮助我,于是我接受钻石联盟的邀请,成为第一代鬼王党,”

“初代鬼王党还有谁,都是些什么人,”

“我不了解他们,”毒王摇了摇头:“或许他们各有各的故事,不过我沒有兴趣去了解,”

毒王似乎不想多谈初代鬼王党,苍浩也就不问了:“无论如何也要谢谢你对我说这么多,”

“我是第一次把我的故事告诉别人,”毒王一字一顿的道:“希望你能帮我保守秘密,”

“沒问題,”苍浩试探着问了一句:“接下來你打算做什么,”

“杀掉红小丑,”

“再接下來呢,”

“我不知道,”毒王满不在乎的道:“或许是杀人,又或许是被人杀掉,谁知道呢,这个世界本來就是杀來杀去,”

“那我们呢,”

“如果再见面,我就不会手下留情了,而是会直接杀了你,当然也有可能,我们再沒机会见面……”说罢,毒王站起身向外面走去,他似乎从來不会跟人道别,只要他觉得话題已经结束,就直接走人,

特训就这样结束了,他沒跟苍浩再约时间,也沒说是不是还会再见苍浩,

当苍浩走出这间屋子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发觉伤口不是那么疼,而且自己似乎充满了力量,

这个时候,毒王已经走远了,他个子高,迈步也大,

黄彬焕急忙过來问:“老大你沒事吧,”

“我很好,”苍浩活动了一下肩膀,微微一笑:“前所未有的好,”

“三天后还來吗,”

“不用來了,”苍浩看着毒王的背影,若有所思的道:“刚才,他跟我说了很多,原來他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

谢尔琴科对毒王的故事不感兴趣,只是觉得毒王的威胁太大了:“我们要不要跟上去,看他藏身什么地方,”

“沒这个必要,”苍浩直接否定了这个提议:“他的警惕性太高,恐怕很难跟踪,就算能跟上去又怎么样,他对我们拥有压倒性优势,”

“也对,”谢尔琴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更何况还要帮他对付红小丑,”

黄彬焕有些费解的道:“我搞不清楚,这个人对我们來说,到底是敌是友,”

“非敌非友,既是敌,又是友,”苍浩呵呵一笑:“敌人的敌人未必是朋友,敌人的朋友未必是敌人,”

“有道理,”黄彬焕一直胆战心惊的,担心苍浩会遭遇不测,此时终于松了一口气:“咱们回翠峰村吧,”

“时间还早,”苍浩看了一下手表,提出:“去一趟多林寺吧,”

黄彬焕不解:“去那干吗,”

“廖家珺提到的那个案子挺古怪,不像是普通凶杀,至少,拥有这样力量的凶手,绝对不是普通人……”苍浩困惑的摇了摇头:“我们很长时间沒回去过了,但有很多人知道多林寺是我们的据点,如果有人要找我们的麻烦,很可能会去多林寺,”

黄彬焕一惊:“难不成这起凶杀案跟咱们有关,”

“沒有证据表明这一点,但也不能排除存在可能性,”苍浩无奈的耸耸肩膀:“有些势力盯上我们,然后找去了多林寺,再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杀了人……这个可能是存在的,”

“那就回去看看,”黄彬焕嘻嘻一笑:“我估计那两个秃驴正在开无遮大会吧,”

黄彬焕还真说错了,虽然不信禅师和格桑对双|修非常感兴趣,但对钱同样感兴趣,

格桑跟自己的女信徒讲经说法去了,当然主要目的是骗点香火钱,

封禅子把卦摊交给不信禅师,自己回厢房去码网路小说,骗点稿费花花,

不信禅师一个人坐在卦摊那里,喝两口茶,抽一根烟,今天整天沒半点生意,一分钱收入都沒有,

如今,不信禅师经验丰富,摇动唇舌很是能忽悠一批人,奈何多林寺的位置实在太偏僻了,以至于香客寥寥,

其实,不信禅师只要多走几步,挪到海山寺广场上去,立马就能财源广进,

但不信禅师不敢这么做,因为海山寺广场有一样非常可怕的存在,,城管,这可是远超一切的强大力量,

不信禅师正在百无聊赖,从不远处走过來一个人,身形瘦小,相貌平凡,

不信禅师刚一开始沒当回事,因为这个人一看就是沒钱,

可转念一想,苍蝇腿小也是肉,今天总的开个张才是,于是不信禅师打了一个招呼:“这位施主请留步,”

这个人停下脚步,看向不信禅师,用略有点怪异的口音问了一句:“你有什么事,”

不信禅师刚接触到这个人的目光,倏地打了一个哆嗦,心头涌起一股惧意,连话都说不完整了:“我……我观施主印堂发紫……那个,天庭饱满……只怕近期有血光之灾,”

“算命是吗,”这个人不屑的笑了笑:“我是无神论者,信仰唯物主义,”

“哦,”不信禅师傻傻的点点头:“打扰了……你该干嘛干嘛吧……”

这个人的相貌确实很普通,但不知道为什么,身上带着一股独特的气场,

不信禅师说不清为什么,感觉对方似乎随时都可以杀人,也可以说已经杀过很多人,

气场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看不到,却能感受到,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往往从气场上就能感受出來,

不信禅师此时只想快点把这个瘟神打发走,熟料这个人走出沒几步,转回头看向了不信禅师:“这里是多林寺,”

“对,”不信禅师急忙点点头:“你有什么事,上香,还是募捐,”

“都不是,”这个人缓缓摇了摇头,又问:“你们这里有几个人,”

“三个人,我,一位活佛,还有一位道士,”

“沒了,”

不信禅师点了一下头:“再沒其他人了,”

这个人仔细打量着不信禅师,片刻之后,满意的点点头:“你沒说谎,”

“我干嘛要说谎,我们这里真的就只有三个人……”不信禅师紧张的站起身來:“我警告你啊,这是化外清静之地,你不要胡作非为……”

此时此刻,不信禅师非常懊悔,自己不应该跟这个人打招呼,

可这个人又好像是专门冲着多林寺來的,自己是不是打招呼都不会影响结果,不知道为什么,近期多林寺附近总是出现怪人,

这让不信禅师后悔回來,还不如老老实实留在翠峰村,有吃有喝的,不用提心吊胆,

有那么一度,不信禅师甚至希望那个叫毒王的人赶紧來,虽然他看起來同样很怪异,但至少对自己沒有恶意,或许还能保护自己,

对方似乎觉察到了不信禅师的惧意,冷冷一笑:“放心,我沒有恶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