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红色高棉战犯/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尴尬,好像不算是我师父赢了……”苍浩摇了摇头:“我师父的家族跟毒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当年师父铁腕禁毒,很自然的就跟宋双上校成了对手,我的师父曾经评价,这些年他一路走來遇到过数不清的对手,宋双上校是其中最强大的,”

黄彬焕有些警惕地问:“战斗力强,”

“不止如此,更重要的是,他有坚定不移的信念,”苍浩一字一顿的告诉黄彬焕:“所有人都知道,红色高棉的统治是一场灾难,但他自己不这么看,他坚定不移的认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红色高棉,或者说安卡,是一个伟大的理想,为了把自己的祖国建设成为世界强国,”

黄彬焕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以那么多无辜者的鲜血作为代价,”

“沒错,”苍浩点点头:“那些人的死是必须的,是成就一个伟大理想必须付出的代价,这也是我师父跟他的本质分歧,”

“可你还沒说你师父跟宋双上校的对决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两个的决战,宋双上校完全占据了上风,差一点就要杀掉我师父了……”苍浩的烟已经抽沒了,又抽出了來了一根:“然后宋双上校自杀了,”

“明明赢了还自杀,”黄彬焕非常不解:“难道他疯了,”

“不是疯了,而是崩溃了,”苍浩摇了摇头:“宋双上校告诉我的父亲,他沒有存款、沒有房子、沒有车子、沒有任何属于自己的东西,每天在丛林中不停的战斗,为的只是一个理想社会,他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反对自己,”

黄彬焕急忙问:“然后呢,”

“然后,我师父告诉他,所有人都反对他的原因,是他所追求的那个理想,和他所建立起來的那个组织,根本就是两码事……”撇了撇嘴,苍浩有点讥讽的道:“再然后,宋双上校说了声‘谢谢’,就对自己太阳穴开了一枪,”

谢尔琴科点点头:“这么说起來,多年來在宋双上校的心里,其实存在着一个困惑,而你的师父解答了这个困惑,所以生命对他來说已经毫无意义了,”

“这种恶魔死了活该……”黄彬焕仍然有些费解:“可他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可能复活,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听着,头部受伤完全是可以救回來的,我不知道宋双上校的尸体后來是怎么处理的,完全有可能被人偷偷带走了……”顿了一下,苍浩又道:“更重要的是,我注意到他的太阳穴上有一处疤痕,就像是子弹留下來的,那个疤痕的位置和大小,跟我师父描述宋双上校自杀时的情景,完全相同,”

黄彬焕觉得自己有些难以接受:“什么人把他救了下來,为什么让他复活,”

苍浩已经找到了答案:“钻石联盟,”

“沒错,”谢尔琴科点了点头:“龙德布洛克不是说过吗,初代鬼王党都是一些恶贯满盈的混蛋,宋双上校完全符合这样的标准,被他们吸收加入鬼王党也是情理之中的,”

黄彬焕又问:“宋双上校又为什么会出现在多林寺,”

“钻石联盟事实上分裂成了三股势力,施瓦茨、龙德布洛克和第二代鬼王党……”抽了一口烟,苍浩继续分析道:“红面鬼释放了红小丑,毒王显然是为了对方红小丑也被放出來了,我觉得龙德布洛克的可能最大,那么宋双上校自然就属于施瓦茨那一边,那个老娘们的目的是干掉所有对手,重整钻石联盟,”

黄彬焕讷讷的问了一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必须跟我师父取得联系,”苍浩不无忧虑的道:“宋双上校出现了,这跟鬼王党、红小丑什么的完全不一样……我听说,红色高棉散落在世界各地还有不少残渣余孽,宋双上校完全可能把这些人重新组织起來,那时我们就不得不面对一个新的恐怖组织,”

黄彬焕无奈的长呼了一口气:“就像契卡,”

“或许比契卡更可怕,”苍浩说着话,狠狠地掐灭了烟蒂:“契卡和老雷泽诺夫那伙人,玩的都是高科技,搞点核战争什么的,红色高棉沒这样的本事,他们只有用最原始的办法解决一切问題,那就是杀,杀,杀!”

说罢,苍浩再次给庞劲东打过去电话,然而庞劲东那边还是关机,

同一时间,

廖家珺办过案子,已经下班了,把井悦然约出來吃饭,

说起來,廖家珺和井悦然这两个女人,性格、爱好和脾气秉性,乃至世界观和人生观完全不同,

如果换做其他身份,两个人绝对不可能成为朋友,

可也就是因为身份的关系,两个人都觉得对方可以成为朋友,竟然还经常见面吃饭,

自从被红小丑袭击之后,井悦然警惕了许多,黄金手枪上了子弹放在包包里,随时都可以逃出來,

此外,她还准备了防狼喷雾和甩棍,凭着她学过搏击的经验,对付三两个普通人还是沒什么问題的,

井悦然当然不知道,苍浩已经派了今野晴和阿芙罗拉暗中保护,始终保持着戒备,

也就是在紧张之余,井悦然竟然隐隐感到有些兴奋,过去那些只能在电影电视里看到的激战场面,竟然真实的发生在了自己身上,自己成了一个女英雄,

有那么一度的,井悦然甚至想跟廖家珺提出,干脆让自己配合警方办案,

可这个也只有想一想,要是被廖家珺发现井悦然私藏枪支,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廖家珺平常虽然大大咧咧,但干久了刑侦工作,还是很善于识人的,一眼就看出井悦然似乎有心事:“你不开心,”

“沒什么,”井悦然撇了撇嘴:“公司那些事呗,”

“工作上的事情从來不会难倒你,”廖家珺若有所思的笑了笑:“别忘了,我是警察,有什么事你最好直接告诉我,”

“告诉你也解决不了,”

“也许我能帮忙呢,”

“你帮不了……”井悦然长叹了一口气:“跟苍浩有关,”

提到了“苍浩”,廖家珺反而更有兴趣:“说说看,”

“其实也简单……”井悦然略去最重要的细节,只是大略的说了一下经过:“前几天,我被人袭击,苍浩救了我,带我回翠峰村住了几天,然后我发现,他在翠峰村藏了一个女人……见鬼,他到底要干什么,”

廖家珺听到这话,一时间竟然也是怒不可遏:“苍浩竟然学会金屋藏娇了,”

“是啊,”井悦然轻哼了一声:“都说男人有钱就学坏,本來我还不相信,现在看來还真是……如今苍浩事业有成,也想学着那些成功人士,包个二乃什么的了,”

“这太过分了,”廖家珺一个劲摇头:“谈恋爱倒正常,包养就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題了,”

“可不是吗,”井悦然又哼了一声:“我就知道,应该然他离姚军辉那帮人远点,跟着那位著名干爹学不出來什么好,”

“虽然是你们两个之间的私事……”廖家珺试探着道:“我也觉得苍浩这一次确实做得过分了,”

“可不是吗,”井悦然轻轻拍了一下桌子,气呼呼的道:“姚军辉认干女儿,至少找的还都是华夏人,苍浩可倒好,一下子玩到国外去了,”

廖家珺更惊讶了:“国外,”

“是个白种人,大高个、金头发、蓝眼睛……”井悦然回想起塔娜的身材,心中就是醋意翻滚:“不用化妆都能上《PLAYBOY》当模特!”

“等等……”廖家珺突然想起了什么:“你好像有点误会,”

“什么误会,难道你也要帮着苍浩说话,”井悦然非常不满:“我问过很多次,那个女人是谁,哪來的,可不管苍浩自己,还是他那帮所谓的兄弟,全都说不出來所以然,他们肯定是有见不得人的事情,否则为什么不肯说清楚,当我是傻的吗,”

“其实,很多时候偏偏就是真话,还难以说出口,”廖家珺笑了笑:“因为说出來会引发误会,”

“如果不说的话,误会不是更大吗,”井悦然打量着廖家珺,冷冷一笑:“廖警官,我可是拿你当闺蜜的,按说我们恋爱上那点是不该告诉你的,可我还是说出來了,你不站在我这一边,怎么还反过來帮苍浩了呢,这要是让别人听到,不得以为你对苍浩有意思,”

井悦然说着话的时候沒多想,偏偏还歪打正着,廖家珺对苍浩可不就那么点意思吗,

听到这话,廖家珺的脸一下子红起來:“你别胡说八道……我跟苍浩就是朋友关系,怎么可能有什么意思……”

井悦然若有所思的问:“那你脸红什么,”

“我……我怎么知道……”廖家珺拿过酒杯,咕咚咚喝了几口红酒,这才又道:“我只是希望你们两个不要发生误会,你可别以为我要抢你男朋友,这么下作的事情我不会干的……”

“其实你就算抢了,也沒什么……”井悦然咯咯一笑:“优秀的男人,多几个女人是很正常的,如果苍浩真能把你追到手里,我应该感到荣幸才是,因为说明我男朋友足够优秀,毕竟你也是个优秀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