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出笼的恶魔/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年纪已经大了,按说应该退役了,但我听说宋双上校竟然还活着,主动向庞劲东将军请命……”刘忠良摇了摇头,苦笑两声:“这将会是我人生最后一战,”

苍浩看着对方,回敬了一个军礼:“我相信你能行,”

“我一定要把宋双上校绳之以法,”刘忠良说着话,眼中含上泪水:“让宋双上校这种人继续活下去,是人类文明的耻辱,”

苍浩给这支突击队安排了住的地方,接下來的几天时间里,突击队每天自行操练、休息和就寝,

除了一起吃饭之外,突击队基本不跟血狮雇佣兵接触,

而且,他们的生活非常有规律,每天都是枕戈待旦,倒显得血狮雇佣兵有些懒散了,

刘忠良始终沒提过庞劲东什么时候來华夏,估计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而苍浩也从來沒问过他,

既然不能派人跟踪,那么如何找到宋双上校就是个问題,不能总让突击队闲在这里无所事事,

看起來,庞劲东有自己的计划,苍浩需要做的是耐心等待,

对宋双上校的复活感到忧虑的,不只有苍浩这一边,还有龙德布洛克,

尽管澳洲钻石已经跟钻石联盟分裂,但两者在漫长的岁月里一直紧密联系在一起,有大量资源是重叠的,

这就导致这样一种局面,澳洲钻石很多方面在钻石联盟面前是透明的,反之亦然,

龙德布洛克得知施瓦茨释放了宋双上校,第一时间就把电话打了过去,愤怒的质问:“你是不是疯了,”

“龙德布洛克先生,本來我以为我们已经沒有关系了,不知道你为什么还会联系我呢,”施瓦茨呵呵一笑:“我在你眼里一直都是疯子,”

“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你在我眼里也一样,”施瓦茨轻哼一声:“同时你还是一个叛徒,你忘记了谁帮你坐上议长的位子,”

龙德布洛克听到这话有些尴尬:“我不是要跟你说这些……你是不是释放了宋双上校,”

“是又怎么样,”施瓦茨的语气是那么的理所当然:“鬼王党抢走了红小丑,你又释放了毒王,我为什么不能释放宋双上校,”

“可你知不知道宋双上校是什么人,” 龙德布洛克气呼呼的斥责道:“他跟红小丑和毒王完全不一样,他是一个恶魔,而你把恶魔从牢笼里放出來了,”

“那又怎么样,”施瓦茨依然满不在乎:“红小丑和毒王难道就是好人了吗,哪一个不是双手沾满鲜血,”

“当然不一样,”龙德布洛克一字一顿的道:“同样是罪犯,红小丑和毒王属于个体犯罪,宋双上校则是集团犯罪,他的背后有一个组织叫红色高棉,我们都知道这个组织犯下怎样的罪行,但不能否认的是它仍然有很多支持者,”

“那又怎么样……”施瓦茨的声音开始变得有些不自然:“红色高棉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听说柬埔寨那边还在对战犯进行审判……”

“既然柬埔寨仍然在审判,说明这段历史距离我们并不遥远,这个组织还有很多残党,其实宋双上校本身就是余孽,”龙德布洛克打断了施瓦茨的话:“宋双上校跟庞劲东决战后自杀,我们李代桃僵用其他尸体把宋双上校弄到手里,加以治疗,宋双上校指挥的势力就此蒸发,沒有人知道去了哪里,而我们从來沒有关注过这些,国际社会和果敢共和军倒进行过几次扫荡,一直沒找到踪迹,有理由怀疑这股势力生存了下來,”

施瓦茨听到这些,倏地打了一个寒颤:“你到底想说什么,”

“宋双上校被救活之后,我们能够顺利操纵他,是因为他失忆了,”顿了顿,龙德布洛克继续说道:“当年,利用红小丑和毒王的矛盾,我们把初代鬼王党一网成擒,曾经考虑留下宋双上校,但正是因为担心他恢复记忆,才让他跟着一起沉睡过去,如果联盟沒有分裂,下一步我打算直接在沉睡中处死他,现在你让他醒过來,如果他跟自己当年的势力取得联系,你认为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帮助钻石联盟作战……”

“那不可能,”龙德布洛克再次打断了施瓦茨的话:“我们这些犹太资本家多年來剥削着各国劳动者的血汗,我们是宋双上校最为痛恨的一种人,他会第一个干掉我们,以后我们不只要对付苍浩和鬼王党,还多出來一个红色高棉,明白了吗,”

施瓦茨有些冒冷汗了,只是口头依然强硬:“你是不是害怕,”

“我当然害怕,怕你遭遇不测,”龙德布洛克更加不满了:“听着,我们之间的矛盾可以通过商业手段解决,但有一些事情是不能做的,这是底线,你把这个恶魔从牢笼里释放出來,不仅危害到了我们自己,还有很多其他无辜的人,”

当龙德布洛克说了这些时候,施瓦茨发觉自己对这件事确实考虑欠妥,但她依然不肯承认:“所有这些,全都基于假设,先是假设宋双上校恢复记忆,然后假设宋双上校当年的势力仍然存在,事实上,更大的可能是宋双上校永远都只是一部服从命令的机器,而他当年指挥过的那个组织经过这么多年之后已经自行解散,”

“你和我的不同之处在于,我总是考虑到事情最坏的可能性,而你总是一厢情愿的向好的方面设想,”摇了摇头,龙德布洛克讥讽道:“我现在有点担心,有一天你认识到自己错了,已经太晚了,”

“这不正是你所乐见的吗,”

“虽然我们现在是竞争对手,但至少曾经是朋友,也是盟友,”龙德布洛克有点惋惜的道:“其实我一直都很佩服你,作为一个女人,你有着超常的智慧,但你也有着超常的野心,使得你往往不知道什么事情可以做而什么事情不能做,你最后一定会被这种野心毁灭,”

“这就不牢你操心了,”施瓦茨的态度照旧强硬:“你现在最需要担心的是,既然你已经把联盟的存在曝光,我们遭到世界各国的制裁,以后大家日子会很难过,你们澳洲钻石是不是能独善其身,”

“我们以后会老老实实做生意,各国就算是不支持,也不会跟我们过不去,”龙德布洛克很是不在乎的说道:“你还是想好怎么收拾宋双上校这个烂摊子吧,”

说罢,龙德布洛克就挂断了电话,

施瓦茨通话的时候,格罗斯一直在旁边,

格罗斯见施瓦茨似乎有些焦虑,急忙问了一句:“出了什么事,”

“龙德布洛克说得对,我不应该把宋双上校放出來……”施瓦茨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宋双上校跟其他人不一样,他是一个恶魔,而且还指挥着一群恶魔,如果他真的恢复了记忆,并且跟原來的组织取得联系,对我们來说可能是一场灾难,”

“那我们该怎么办,”

“速战速决,尽快了结这一切,”施瓦茨毫不犹豫的道:“把所有人都杀光,然后我会设法让宋双上校沉睡,一切就像从沒有发生过一样,”

格罗斯点点头:“我相信你会重振钻石联盟,”

施瓦茨拿过平板电脑,在上面传送了两张照片给宋双上校,分别苍浩和龙德布洛克,

之前,施瓦茨把宋双上校派到华夏,第一任务是干掉红小丑和毒王,然后杀掉鬼王党,

施瓦茨暂时沒提其他人,只是说多林寺的血狮雇佣兵也是敌人,所以宋双上校碰见苍浩的时候并沒认出來,

现在施瓦茨决定快刀斩乱麻,直接吩咐宋双上校:“全部杀光,一个不留,”

“宋双上校一个人能行吗,”格罗斯有些不放心:“虽然他战斗力强大,但看着呆呆傻傻的,恐怕连这些人在哪都不知道,”

“他们互相多少有些了解,想要找到踪迹不难,”

“先从谁开始,”

“红小丑是个疯子,一定会做点什么,只要红小丑出现,毒王就一定会出现,然后苍浩也会出现,”施瓦茨若有所思的道:“就让宋双上校先从红小丑开始,”

一切都让施瓦茨说中了,

第二天中午,在广厦市郊的一条公路上,飞快通过一个车队,

前后分别是一辆警车,正中是三辆轻型装甲车,有点像是银行押运的那种,

突然,路面发出“碰”的一声响,正在高速行驶的第一辆警车平地飞起三米多高,最后重重摔了下來,

里面的两个警察打开车门,踉跄着从上面下來,浑身上下都是血迹,

车队迅速挺了下的來,然后开始倒车,

也就在这个时候,后方也是一声巨响,最后的那辆警车也被掀翻在地,

“路面上有地雷,”第一辆装甲车上的带队警官马上反应过來:“立即呼叫增援,”

话音刚落,不远处传來一阵“哒哒”声,侥幸从爆炸中活下來的两个警察,身上暴起一朵朵血花,倒在了尘土里,

这条公路非常窄,两辆警车彻底报废,一前一后挡住了公路,

带队警官把驾驶员拉开,亲自坐到驾驶位上操纵方向盘,猛地一踩油门,向前方的警车撞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