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果敢突击队/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忠良提出:“可我根本不知道红小丑是谁,”

“你会知道的,”苍浩呵呵一笑:“他长得非常特别,而且喜欢站在醒目的地方,一眼就能认出來,”

刘忠良立即点点头:“那沒问題了,”

“行动,”苍浩拍了拍手,给大家鼓劲:“这是决定性一战,”

就在苍浩分兵布阵的同时,猎狐车队那边的战斗更加激烈了,带队警官坚决不肯放弃抵抗,

红小丑气的哇哇乱叫,在装甲车上跳來跳去,似乎想把装甲车踩塌,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壮硕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射了过來,直取红面鬼,

“谁,”还沒等红面鬼反应过來,已经被这个人双手抓住腰带,高高举起,随后用力扔了出去,

红面鬼身体撞到装甲车上,随即滑落下來,挣扎了几下沒能站起來,结果用力过猛,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來人正是毒王,他一瞬间解决了红面鬼后就不再理会,而是看向车顶上的红小丑:“又见面了,”

“毒王,”红小丑看到毒王先是一愣,随后狂吼起來:“又是你, 你又來了,每一次你都要妨碍我,”

毒王缓缓道:“我们的恩怨该有个了断了,”

“那我就送你下地狱,”红小丑高高跳起,直接向毒王头顶落下來,

毒王连忙后退两步,红小丑落到地上,在巨大的身体惯性之下,双脚竟然在地上踩出两个坑,

随后,红小丑一弓腰,冲着毒王冲了过來,肩膀抵在毒王的小腹上,一直推着毒王向另一辆装甲车冲过去,

装甲车上的警察看到这个场面就是一愣:“他们怎么自己打起來了,”

毒王刚好暴露在这个警察的射界里,但这个警察很机智的停止了射击,

马上的,毒王的背部沉重的撞在装甲车上,红小丑一拳捣向毒王的小腹,

“你去死,去死吧,”红小丑嘴里不住的嚷着,又是一拳轰向毒王,

毒王抬起胳膊,手肘砸到红小丑的肩膀上,这一击力量非常大,红小丑一下子趴到地上,

毒王一脚射向红小丑,踢在胸口上,红小丑硕大的身躯竟然飞了起來,随即重重摔在地上,

但红小丑竟然好像沒受伤,俯身又向毒王冲了过來,

毒王一拳捣向红小丑的面门,而红小丑也是一拳迎了上來,

拳头碰撞在一起,两个人都感到胳膊一震,随后身体传來阵阵酥痛,

红小丑足够凶悍,狂叫着,另一只手插向毒王的双眼,

红小丑和毒王的交手,沒有任何复杂的招数和动作,全都是最简单粗暴的攻击,比拼力量和耐力,

他们两个是鬼王党的死对头,身材相仿,攻击方式也一样,不过也有不同的地方,

毒王如果不带呼吸器,至少外表看着还算正常一点,

红小丑则完全是个怪物,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样把自己弄成这个德行的,

就在两个人交手的同时,果敢共和军突击队已经赶到了,

刘忠良求战心切,根本不管苍浩那边的行进速度,一路狂飙赶到交战现场,也不跟苍浩协调行动,

他们分乘两辆面包车,听到枪声之后立即停车,所有人员下车徒步,弓腰靠拢过去,

以车辆为单位,突击队分成两组,每组六人,刘忠良亲自带领一组在最前面,

等到冲出一段距离后,刘忠良再想起來兼顾后面的那一组,回头看了一眼,登时一愣,

那组人只剩下四个,紧紧跟在自己这一组后面,刘忠良马上问:“你们的人呢,”

“人,”这一组听到这句话,互相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少了两个人,

“你们怎么回事,”刘忠良火了:“人去哪了都不知道,”

这一组互相掩护着,跟在刘忠良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负责断后的两个人不见了,

刘忠良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立即指挥所有人赶回下车地点,

等到了之后,刘忠良发现地上躺着两具尸体,赫然是沒跟上來的两个人,

两具尸体一前一后,相隔十米左右,身体前扑,还保持着前进的姿势,

很显然,有人突然出手杀掉了最后面的那个,然后又杀掉前面那一个,

出手迅猛,悄无声息,以至于所有人都沒觉察到,连死者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有狙击手,”刘忠良额头冒冷汗了,也正是这个时候,发现自己这一组也少了两个人,很显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干掉了,

刘忠良立即下令:“所有人卧倒,”

十二人的突击队,一转眼只剩下八个人,这简直太恐怖了,

所有人立即卧倒在地,警惕观察周围,

有一个突击队员距离面包车很近,猛然感到有人抓住了脚踝,紧接着一用力,把自己拖到了车子底下,

这个人发出一声高喊:“救命,”

他还沒來得及调转枪口开火,就被对方了结了生命,

自己这边无声无息损失了四个人,刘忠良第一反应是有人狙击,事实上却不是,对方尾随跟在突击队左右,趁着不备就干掉一个,

“开火,”刘忠良立即指挥突击队对着车子下面射击,他已经被突如其來的袭击惊呆了,根本顾不上会伤到自己人,

每个突击队员的枪口都喷射出火焰,在面包车的下方汇聚到一起,瞬间打爆了先前那个突击队的尸体,然而却不见袭击者的影子,

很多子弹射到了车身上,“咚咚”的打出密密麻麻的枪孔,如同马蜂窝一般,

等到刘忠良换弹夹,感到头顶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抬头一看,发现一个瘦削的身影站在车顶上,

袭击者在车子下面结果了那个突击队员之后,迅速攀到车顶上,稳稳的站在那里,看着突击队员对自己的脚下开火,

这个人正是宋双上校,

刘忠良对宋双上校记忆太深了,他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就见过宋双上校,

多年來,宋双上校那张脸曾经无数次出现在他的噩梦中,每一次含着泪水从睡梦中醒來,刘忠良都发誓一定要手刃宋双上校,

这么多年过去,宋双上校老了,两鬓添了许多白发,唯一不变的是他的那双眼睛依然阴鸷凶狠,几乎不掺在一点人类的情感,

还沒等刘忠良反应过來,宋双上校一样扬手,把一样东西扔了过來,

是手雷,刚刚触地,还沒等突击队躲闪,立即爆炸,

两个突击队员被炸起两米多高,等到摔在地上,身体已经被手雷炸出的钢珠射成筛子,

刘忠良正要开火,宋双上校身形一晃,已经不见了,

一个突击队员感到身侧恶风不善,侧头一看,发现宋双上校來到自己身旁,

紧接着,宋双上校一掌劈在他的脖颈上,另一只手顺势夺过枪,

宋双上校动作迅猛,甚至称得上潇洒,调转枪口对准这个突击队员就开火了,

一阵沉闷的枪声,子弹从胸**入,带着血肉从后背透体而出,抛洒向空中,

一个弹夹打空,宋双上校直接把枪扔到地上,另一只手从突击队员身上掏出了手枪,

突击队员都携带两支枪,主枪械之外,在脚踝处还有自卫手枪,宋双上校根本不用瞄准,扬手就是一枪,

一个突击队员正从侧面包抄过來,准备对付宋双上下,直接被这一枪爆头,

宋双上校从出现开始,不过才几分钟的时间,包括刘忠良本人在内,整个突击队只剩下三个人,

刘忠良火了,狂吼着向宋双上下冲去,手上的抢不住的射击着,

另外两个突击队员在刘忠良后面,试图从两侧包抄过去,

宋双上校抓住突击队员的尸体,让尸体站立在那里成了盾牌,整个人隐藏在后面,他身形太瘦小了,根本沒办法瞄准,

直到刘忠良冲到近前,宋双上校也沒开火,也就在这个时候,尸体突然倒了下來,

刘忠良以为宋双上校一直藏在尸体后面,事实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宋双上校已经离开了,

刘忠良立即转过头來,赫然发现宋双上校已经摸到一个突击队员的身后,而这个突击队员浑然不觉,

刘忠良立即喊了一声:“当心,”

话音刚落,宋双上校把枪口抵在这个突击队员的后脑勺,扣动了扳机,

一发子弹从后脑射入,带着**和鲜血从前额射出,炸开一个拳头大小的洞,

从刘忠良这个角度,几乎可以通过这个血呼呼的洞,看到手下兄弟脑袋里的样子,

也就在开枪的同时,宋双上校从这个突击队员身上抽出一把匕首,冲着另外一个突击队员一投,

另外一个突击队员正准备从另一个方向包抄,发现宋双上校杀掉自己的同伴之后,正准备干过來增援,结果这把匕首直接插在她的额头上,

金庸笔下描写过老顽童周伯通,有左右手互博的本事,

宋双上校很有老顽童的风范,经常同时向不同方向发起攻击,只是比起老顽童的人畜无害,杀人对宋双上校來说就好像游戏一样,

“宋双上校,”刘忠良举起枪就要开火:“我一定要杀了你,”

宋双上校一扬手就是一枪,子弹正射在刘忠良的手掌上,

刘忠良惨叫了一声,枪械脱手而飞,宋双上校又是一枪,射在膝盖上,刘忠良不由自主的半跪了下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