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刘忠良之死/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短的时间,突击队全灭,只剩刘忠良一个人,

宋双上校沒有再开枪,而是信步走到刘忠良面前,

刘忠良看着宋双上校,心头被巨大的惊恐压抑住,同时还有无比的愤怒,

“你认识我,”宋双上校歪头看着刘忠良:“你刚才喊了我的名字,”

“高棉民族沒有人不认识你,”刘忠良愤怒的嘶喊着:“你这个恶魔,杀害了不知道多少无辜的人,下地狱去吧,”

“恶魔,”宋双上校饶有兴趣地问道:“我杀过很多人吗,我应该不会沒有理由杀人吧,”

“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杀人,”刘忠良睚眦欲裂的看着宋双上校:“你就是恶魔,早就应该下地狱,沒想到你竟然还会活着,”

刘忠良正喊着,猛地站起身,向宋双上校扑过來,

宋双上校早有准备,一脚踢在刘忠良的小腹,同时抬手一枪射在另外一条腿的膝盖上,

刘忠良正中这一脚,仰面栽倒在地,

宋双上校的枪法很准,刘忠良双腿的膝盖全部粉碎,再也无法站立起來,

宋双上校走过去,踩住刘忠良的胸口,淡淡的道:“你好像知道我过去是什么人,”

“难道你忘了自己是谁,”刘忠良在愤恨同时,也有点惊讶:“你是红色高棉的恶魔,在柬埔寨,所有人都恨你入骨,波尔布特已经死了,你为什么不跟他一起下地狱,”

“红色高棉……”宋双上校若有所思的看着刘忠良,努力在脑海中搜索这个词:“我好像在哪听过……可我又想不起來,见鬼,为什么我的记忆这么混乱,”

刘忠良趁着宋双上校不备,双手抓住脚踝用力一扳,宋双上校直接被摔倒在地,

然而,宋双上校的动作速度可比刘忠良快多了,也就是倒地的同时,一脚射向刘忠良小腹,

刘忠良來不及躲闪,被这一脚踢中,身体向后滑行出五六米,

马上的,刘忠良挣扎着想要站起來,然而双腿传來一阵剧痛,只好坐在了地上,

宋双上校从地上站起來,不疾不徐走到刘忠良面前,把枪口抵在了刘忠良的太阳穴上:“你刚才说波尔布特,我好像对这个名字有印象……现在你继续说,说一些能帮助我恢复记忆的,”

“你真的忘了自己是谁吗,”刘忠良看着宋双上校,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活该,这就是报应,宋双上校,到死的时候你都想不起來自己是谁,”

刘忠良的这些话激怒了宋双上校,但宋双上校在表面上沒有流露半点情绪,只是双眸闪过了一丝凶光,

宋双上校伸手从背后抽出一把弯刀,冲着刘忠良的肩膀劈落下來,

一道银光闪过,刘忠良的整条臂膀被劈开,一条胳膊带着鲜血飞落出很远,

刘忠良痛苦的嘶喊一声,身体不住的颤抖起來,却强忍着仍然坐在那里,死死瞪着宋双上校,

臂膀的断口处,鲜血刷的一下涌了出來,如同拧开了的水龙头,

刘忠良身旁的地面被鲜血浸染,成了古怪的暗红色,

鲜血流出的同时带走了生命,刘忠良的面色越來越苍白,有那么一度,差点昏死过去,

“现在继续我们的谈话……”宋双上校的语气依然淡然:“我曾经是红色高棉的人,那个波尔布特听起來是我的上级……可我还是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杀那些人,难道你们都是罪犯,”

“我们不是罪犯,”刘忠良怒吼道:“你杀人,仅仅因为你喜欢杀人,也因为你自己根本不是人,”

“我突然想到了……”宋双上校缓缓摇了摇头:“你们都是反革命,是破坏分子,我杀掉你们,是因为你们试图破坏伟大的建设事业,”

“你想起來了,”刘忠良有点吃惊:“你根本就不应该忘记红色高棉是一个怎样恶贯满盈的组织,”

“不,不,”宋双上校缓缓摇了摇头:“红色高棉是你们给我们的称呼,我们自己称呼安卡……对,就是安卡,安卡是我们的父亲,是我们的母亲,是一切,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真理,安卡的终极目的是要把我们的国家建设成为世界第一流的强国,实现高棉民族伟大复兴,然而,有一些坏分子受境外敌对势力的指使,试图破坏这一伟大进程,作为保卫国家的军人,我必须让他们付出代价,”

宋双上校一口气说了许多,那语气和神态近若癫狂,每一个字都把刘忠良带回到安卡统治下的那个残暴血腥的年代,

今天,刘忠良刚见到宋双上校的时候,发现这个恶魔有些变了,不再是当年的那个样子,

宋双上校似乎失去了记忆,这让刘忠良感觉很矛盾,一方面,这对于宋双上校是一种惩罚,另一方面,这个恶魔忘记了自己曾经有过怎样的罪恶,这又使得他无法接受心灵上的惩罚,

眼下,宋双上校似乎正一点点找回自己的记忆,当年那个宋双上校马上就要回來了,

刘忠良错了,对宋双上校來说不存在心理上的惩罚,因为宋双上校根本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因为叛徒的出卖,我们的事业失败了,国家遭到越南人的侵略,然而我们进入丛林,继续坚持战斗,为的是将來还能继续践行这一理想……我想起了很多,这要谢谢你,”

“狗屁理想,”刘忠良狂吼着:“你的理想难道就是要杀死那么多人吗,”

“为了实现国家的伟大复兴,我们需要建设一个理想社会,这个社会全部由精英组成,必须是对我们的复兴有重要贡献的人才能成为精英,”宋双上校看着刘忠良,很认真的道:“问題是有太多的人沒有用处,他们活着毫无价值,或者懒惰,或者剥削别人,或者有这样那样的毛病,都对我们的伟大建设构成危害,把这些不适合的垃圾人口清除掉,更有助于我们事业的胜利,这沒有什么不对,”

“疯了,彻底疯了,”刘忠良被这一番话惊呆了:“你果然是个恶魔,”

“谢谢你帮我恢复记忆,”宋双上校说着话,挥起弯刀,把刘忠良的另一条臂膀砍落下來:“只是,我还有些问題沒搞清楚,这个时候我本來应该带领兄弟们继续战斗,为什么会出现在华夏这里……还有,我是怎么加入钻石联盟的,为什么会接受施瓦茨那个女人的领导,为什么我把一切都忘记了,我到底怎么丧失记忆的,”

刘忠良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身体不停的抽搐着,

他看着宋双上校,苦笑两声,随即哭了出來,泪水混合着鲜血滑落下來落在路面上的尘土里,

这一次來到华夏,他本來是为了报仇,却沒想到连自己都要死在宋双上校的手里,

更重要的是,如果宋双上校真的恢复了记忆,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我还有其他工作要做,看在你让我想起很多事情的份上,我让你多活几分钟,你自己在这里等死吧,”宋双上校昂着头,冷冷的看着刘忠良:“我还要去杀两个人,红小丑和毒王……”

丢下这句话,宋双上校迈步向激战现场走去,

这个时候,毒王和红小丑仍然在激战着,

两个人都消耗了大量的体力,气喘吁吁,却沒有一个肯退缩,依然凶狠的看着对方,

“够了,”红小丑咆哮着:“每一次你都來妨碍我,够了,毒王,今天我们來做个了结,”

红小丑话音刚落,毒王抢先发动进攻,一个箭步冲到红小丑面前,紧接着一拳由下至上捣在红小丑的下巴上,

红小丑一口血从嘴里喷出來,仰面倒在地上,毒王正要继续进攻,身体突然定格了,

随后,毒王缓缓转过身,向身后的一辆装甲车看过去,

在这辆装甲车的顶上坐着一个人,毒王和红小丑一起惊呼了出來:“宋双上校,”

“你们好,”宋双上校沒有一点表情,目光阴冷的看着毒王和红小丑:“很多年不见了,你们还是原來的样子,为了一点小事杀得死去活來的,”

红小丑从地上爬起來,惊讶的质问:“施瓦茨把你释放了,”

“她不仅释放了我……”宋双上校突然笑了,笑的很怪异:“更重要的是,我想起了很多事,想起了我是谁,曾经做过什么,”

红小丑看着宋双上校,也笑了,笑声非常怪异:“施瓦茨这个老女人真的疯了,竟然把你这个恶魔放了出來,”

“红小丑,你是被M国警方统计多年的连环杀手,不知道有多少妇女和儿童死在你的刀下,你竟然好意思说我是恶魔,”宋双上校笑着摇了摇头:“你才是真正的恶魔,”

“那又怎么样,”红小丑继续怪笑着,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宋双上校,你是更大的恶魔,我们都一样,”

“不一样,”宋双上校很认真的道:“我杀人,是为了一项伟大的事业,你杀人,只是为了满足你的杀戮欲,我们根本不是一种人,”

“你真崇高,”红小丑竟然鼓掌起來:“不管你所谓的伟大事业是什么,都特么给我去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