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宋双上校归来/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小丑说着,突然冲向装甲车那里,还沒等他靠前,宋双上校突然高高跳起,

“你去死吧,”红小丑狂笑着,一拳捣向半空中的宋双上校,然而这一拳落空,宋双上校突然不见了,

“怎么回事,”红小丑急忙到处张望:“人呢,那个死矮子去哪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在红小丑身前响起:“我在这,”

不知道什么时候,宋双上校來到了红小丑近前,他的个子太矮,而红小丑又太高,所以红小丑不低头根本看不到他,

宋双上校目光冰冷,红小丑刚接触到他的目光,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你这个该死的矮子,”

宋双上校一挥手,弯刀斜劈向红小丑胸口,紧接着手腕一翻,弯刀又反劈了回來,

还沒等红小丑做出反应,宋双上校已经一连劈了十几刀,但红小丑的衣服里面有凯夫拉防弹板,沒有一刀劈进身体里,

“你去死吧,”红小丑挨了这么多刀,竟然依然狂笑,一拳从上至下轰向宋双上校的天灵盖,

宋双上校只是一侧身就让过这一拳,同时手腕一翻,把弯刀刺向红小丑的咽喉,

偏偏在脖颈上,红小丑沒有任何防护,只能急忙侧头让开,结果弯刀锋刃紧擦着皮肤掠过,划开一条不深不浅的口子,

红小丑身上的衣服被劈开,里面露出了防弹板,宋双上校淡淡然的道:“升级了吗,竟然穿上防弹衣了,”

也就在宋双上校跟红小丑激战的同时,毒王冲了过來,要对宋双上校出手,

毒王和红小丑这对死对头,破天荒的站到了统一战线,面对共同的威胁,

宋双上校觉察到了毒王的动作,一拳至下而上,轰在红小丑的胯|下,

尽管红小丑的疼痛神经被改造过,这一招却也让他吃尽了苦头,

他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眼睛瞪得溜圆,差一点从眼眶中脱落而出:“疼……真疼,你这个该死的矮子,”

“作为一个连环杀手,你唯一需要做的只是杀人,我不明白你还留着命根子有什么用,”宋双上校说着话,一只手抓住红小丑的衣领,另一只手抓住腰带,竟然硬生生举起红小丑,

宋双上校身材如此矮小,红小丑身材如此强壮,宋双上校就这样把红小丑举了起來,

紧接着,宋双上校用力往地上一掼,红小丑登时就是一声惨叫,

与此同时,毒王已经冲了过來,挥起一拳捣向宋双上校,

这一次,宋双上校沒有让开,而是先顺着这一拳攻來的方向把身体往后一仰,先卸去了毒王的力道,

随后,宋双上校双手抓住毒王的手腕,自己跳了起來,身体跟着一转,竟然骑在毒王的胳膊上,

这是锁臂技,

毒王登时竟出了一身冷汗,另一只手攥紧拳头,就要捣向宋双上校,

宋双上校骑在毒王的胳膊上,双手抓住手腕向关节向反方向一掰,毒王立即发出一声惨叫,另一只手再沒有半点力气,

跟着,宋双上校把手肘往后一捣,正捣在了毒王的面门上,

宋双上校并不停手,紧接着又是一下,再然后是第三下,

毒王被打得头晕脑胀,身体摇晃了几下,坐到地上,

宋双上校跳下來,右腿一击鞭腿,扫向毒王的太阳穴,

随着“碰”的一声闷响,毒王一翻白眼,倒在地上,

“废物,”宋双上校不屑的道:“这么多年了,你们一点变化沒有,还是那副样子,”

宋双上校正说着话,发现红小丑不见了,这家伙不是要偷袭宋双上校,而是跑了,

沒错,就是跑了,一边跑,红小丑回过头來喊道:“宋双上校,毒王交给你了,谢谢你帮我杀了他,”

红面鬼已经从地上站起來,急忙喊了一声:“师父带上我,”

“一起跑啊,”红小丑不耐烦的道:“留下來等死吗,”

红面鬼强忍着剧痛,跟在了红小丑的身后,也就在这个时候,红面鬼觉得周围气氛好像有点不对劲:“怎么听不到枪声了,”

就在宋双上校全灭果敢突击队的同时,苍浩带领血狮雇佣兵已经赶到现场,按照原定计划开始剿灭鬼王党,

那些杂兵只能在进攻装甲车,突然从身后射过來一排排子弹,还沒等他们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已经纷纷倒在地上,

苍浩知道他们身上有防弹衣,一边射击压制住他们,一边冲上前來,在每一个杂兵的脑袋上补了一枪,

与此同时,廖家珺呼叫猎狐车队带队警官:“有人來增援你们了,停止射击,避免误伤,”

猎狐车队这边认不出來苍浩,而苍浩的进攻方向是鬼王党杂兵的背面,也就正迎着猎狐车队,

如果廖家珺不及时呼叫,血狮雇佣兵就会正撞上猎狐车队的火力,

苍浩的进攻非常迅猛,瞬间瓦解了鬼王党的阵线,逐个击毙这些杂兵用去了一些时间,等到红小丑带着红面鬼逃走的时候,苍浩刚好冲到车队近前,

看到眼前的场面,苍浩就是一惊,宋双上校果然出现了,而强大的毒王竟然被打得毫无反抗之力,

“是你,”宋双上校也看到了苍浩:“我们见过面,在那个寺庙外,不过那时候我不知道你是谁,”

苍浩举着枪缓缓靠近:“现在知道了,”

“对,”宋双上校点了一下头:“有人下达了命令,必须让你死,”

“还是你先死吧,”苍浩说着话就扣动了扳机,然而宋双上校几个窜蹦跳跃,就不见了影子,

身材矮小在战场上有个优势,那就是目标太小,不容易被瞄准,

一道火流扫过宋双上校刚才站立的地方,苍浩再找不到宋双上校去了哪里,

突然,苍浩感到头顶飘來了什么,抬头一看,发现宋双上校自上落下,膝盖正砸在苍浩的肩膀上,

一时间,苍浩感到肩膀失去了知觉,好像整条臂膀脱落下來,差一点就摔倒在地,

谢尔琴科刚好赶了过來,不敢开枪,因为怕伤到苍浩,挥起枪托砸向宋双上校,

宋双上校躲过这一击,伸手一抓,竟然抓住了枪托,

随后,宋双上校冲着谢尔琴科小腹就是一脚,谢尔琴科不想丢掉枪,死死抓着,硬生生挨了这一脚,

宋双上校马上就是一脚,然后再一脚,这样一來,谢尔琴科成了肉靶子,一转眼挨了十几脚,

宋双上校动作太快,谢尔琴科就算想躲闪也沒有办法,最后,宋双上校一抖手,轻松把枪抢了过來,

谢尔琴科想把枪夺回來,已经根本沒有力气了,

苍浩从后面要进攻宋双上校,只见宋双上校头也不回,抬脚向后撩起,正中苍浩小腹,

随即,宋双上校一肘向后捣去,又打中苍浩的面门,苍浩仰面栽倒在地,

就在进攻苍浩的同时,宋双上校另一只手飞快把枪掉了个,把枪管搭在谢尔琴科的肩膀上开火了,

万鹏正要过來增援谢尔琴科,宋双上校一个短点射送过去,射在万鹏的腿上,

万鹏的腿上迸溅起三朵血花,立即卧倒在地,随后往旁边一滚,躲在一处土坎后,

宋双上校沒再射击万鹏,而是调转枪口,对准黄彬焕开火了,

黄彬焕急忙卧倒在地,却也不敢还击,因为谢尔琴科挡在宋双上校身前,

谢尔琴科当然不愿当盾牌,一拳捣向宋双上校,

宋双上校也不躲闪,一只手持枪,另一只手迎了上去,硬是跟谢尔琴科对轰了一拳,

两只拳头撞在一起,宋双上校云淡风轻,谢尔琴科却感到一阵剧痛,

随后,宋双上校冲着谢尔琴科咽喉就是一拳,冷冷的说了一句:“老实点,”

这一拳打过來,谢尔琴科差点背过气去,眼睛不住的翻白,

看到宋双上校对付谢尔琴科,黄彬焕以为找到了机会,箭步就要冲过來,

却不防宋双上校早有预料,又给了谢尔琴科一拳之后,再次取出弯刀,扬手向黄彬焕劈了过來,

弯刀高速旋转着劈了过來,黄彬焕还沒等反应过來,已经被弯刀劈在肩膀上,

这把弯刀劈落的角度非常刁钻,从防弹板连接的缝隙之间劈入,深深嵌入黄彬焕的肩膀,

鲜血立即喷涌出來,黄彬焕倒在地上,强忍着痛苦的把弯刀从拔了出來,却马上传來了一阵更猛烈的痛苦,

一张嘴,黄彬焕吐出一口鲜血,再也沒有力气站起來了,

与此同时,宋双上校调转枪口,对准了苍浩:“苍浩,一代兵王,血狮雇佣兵,原來也不过如此,”

苍浩不住的喘着粗气:“你赢了,”

“我当然赢了,” 宋双上校站在苍浩和谢尔琴科之间,一只手抓住谢尔琴科的衣领,另一只手持枪胁迫住苍浩:“我从來就沒有输过,”

“不,”苍浩苦笑着摇摇头:“你曾经输过,输给了庞劲东,”

“庞劲东,”宋双上校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为什么这个名字听起來这么熟悉……我认识这个人,”

“你当然认识他,”苍浩讥讽道:“因为他把你打败了,不,更准确的说,他让你自杀了,”

(第九卷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