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从来不会认输/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手雷倾泻下來无数颗钢珠,庞劲东急忙就地卧倒,然后滚到装甲车下,

饶是反应速度够快,庞劲东还是中了十几颗钢珠,身上传來一阵阵剧痛,

就在手雷爆炸的同时,宋双上校从容给抢换了一个弹夹,随后把手往下一伸,冲着装甲车地盘下方开火了,他似乎料到了庞劲东会躲藏在那里,

庞劲东也开火了,但宋双上校只露出了一个手腕,沒被子弹射中,

庞劲东自己身上却中了三枪,鲜血马上喷涌出來,浸湿了身下的地面,

“我的记忆好像还缺失一点……”接下來,宋双上校只是把枪对着装甲车底盘下方,沒有再开火:“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庞劲东,帮我一个忙,告诉全世界,,宋双上校归來了,”

话音刚落,宋双上校感到头顶恶风不善,苍浩从另一侧爬上了装甲车,随后向宋双上校这边跳落下來,

苍浩的手肘重重击打在宋双上校的肩膀上,随后苍浩落到地上,另一拳自下而上捣在宋双上校的下巴上,紧接着又一脚射向宋双上校的小腹,

宋双上校整个人倒着飞了出去,落在了三米开外,苍浩抽出黄金手枪,连连扣动扳机,

宋双上校还沒等站起來,胸口已经中了三发子弹,索性就地一滚,跟苍浩拉开了一段距离,

“对不起,我刚才说错了……”苍浩耸耸肩膀:“我沒输,你也沒赢,我特么从來不会认输,”

话音刚落,头顶突然传來一阵螺旋桨的声音,一架直升机从远处飞了过來,

在舱门旁有一个狙击手,对准苍浩扣动了扳机,

苍浩就地卧倒,滚到装甲车底盘下面,子弹在苍浩身后激起一连串火星,

直升机沒继续开火,而是抛下一条绳索,宋双上校迅速抓住这条绳索上,直升机悬吊着宋双上校飞走了,

苍浩试图拦截,但刚一露头,直升机上面的狙击手就对苍浩开枪,结果苍浩只能老老实实待在装甲车下面,

等到直升机飞走了,四周到处都是警笛声,廖家珺带着大批特警赶过來增援,

廖家珺看到现场到处都是尸体,登时惊呆了,沒想到战斗竟然这样激烈,

猎狐车队损失惨重,一半以上的警察殉职,然而带队警官仍然坚持战斗,

幸运的是,他们负责押送的毒品原料沒有一点损失,红小丑和红面鬼的突袭完全失败了,

沙阿和慕北是后备队,这时也赶了过來,

万鹏、谢尔琴科、黄彬焕和死神射手都不同程度受了伤,被沙阿和慕北带回了翠峰村,

苍浩从行动刚一开始,就不断呼叫刘忠良和果敢突击队,然而始终沒有得到半点回应,

苍浩有种不祥的预感,果不其然,警方在主战场不远处发现了果敢突击队的尸体,

刘忠良的双臂被全部斩断,浑身大失血,但还沒有咽气,

廖家珺要把刘忠良送到医院去,但苍浩考虑到刘忠良毕竟身份特殊,所以还是送回了翠峰村,

翠峰村的医疗条件也不差,如果有必要,还可以从外面聘请一些医护人员,

苍浩和庞劲东身上也有伤,但沒有马上离开,师徒两个人坐到地上,面对面的闷闷抽烟,

廖家珺走过來,非常感动的道:“谢谢你了……”

“别客气,”苍浩呵呵一笑:“电影电视里的警察,往往是等事情差不多结束了,开着警车过來收拾残局,艺术源于生活,你也是这样,”

“我是真沒办法……”廖家珺苦笑两声:“真的沒什么人手……”

“我理解,”苍浩点点头:“接下來麻烦你回避一下,”

廖家珺知道苍浩有话要跟庞劲东说,点了点头,就去忙了,

苍浩看着廖家珺离开的背影,长呼了一口气:“你当年战友的女儿,如今出落得亭亭玉立,让你有什么感觉,”

“你们这些后辈都已经独当一面,说明我老了……”庞劲东苦笑着摇了摇头:“今天刚见到宋双上校,我就发觉自己老了,”

苍浩翻了翻白眼:“知道自己老了就好,”

“这个世界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师父已经做不了太多事,以后还要靠你,”顿了一下,庞劲东补充道:“我知道你接下來想说什么,是不是让我赶快立遗嘱,明确给你留下多少财产,”

苍浩干笑两声:“师父你留那么多钱也沒用,”

“虽然我老了,不过再活上几十年还是沒问題的,再说了,我还有女儿,财产不可能留给外人,”

苍浩急忙道:“徒弟等于儿子,”

“那我有两个儿子,”庞劲东伸出两根手指晃了晃:“除了你还有东野不笑,”

苍浩觉得师父的这个动作有点2,不屑的笑了笑:“那个白痴,”

“我知道你看不上他,不过我能收他当徒弟,自然是有原因的,”庞劲东深深的道:“你这个师弟很有來头,”

苍浩张嘴來了一句:“难不成还是豪门继承人,”

庞劲东很认真的点点头:“还真是,”

“啊,”苍浩吓了一大跳:“豪门继承人如果变成白痴,该怎么办,”

庞劲东不明白:“什么白痴,”

“沒什么,我就是觉得,东野不笑好像脑子有病……”苍浩断然不敢说,自己胡乱用药把师弟变成了白痴,急忙岔开话題道:“还是说说宋双上校吧,”

“确实是他,”庞劲东苦笑两声:“他确实沒有死,钻石联盟救了他,利用他执行各种任务,”

“但他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子弹损伤了大脑部分组织,很明显,他失忆了,”苍浩若有所思的道:“他想不起來自己是谁,忘记了曾经发生过什么……问題是他现在正渐渐恢复记忆,”

“恢复与否又能怎么样,”庞劲东摇了摇头:“这种人别说失忆,就算是重新投胎,依然是个恶魔,”

“你沒明白我在想什么,”苍浩意味深长的道:“宋双上校有着自己坚定的信仰,为什么会甘心给钻石联盟效力,很显然施瓦茨利用了他的失忆,如果我们能早一点遇到他的话,也许同样可以利用他的这种失忆反戈一击,很可惜我们还是晚了一步,”

“接触到曾经熟悉的人和事,必然会帮助他恢复记忆,”庞劲东抽了一口烟,冷冷一笑:“施瓦茨估计会后悔吧,”

“他一定会后悔,”苍浩立即道:“当年那个宋双上校归來,第一个倒霉的一定是钻石联盟,”

“哦,”庞劲东饶有兴趣地问:“为什么,”

“钻石联盟利用他,把他当成炮灰,换做是谁都不能忍,更重要的是,钻石联盟还是宋双上校最痛恨的那种人……”顿了顿,苍浩继续说道:“钻石联盟是什么,一个资本家的联盟,通过各种商业手段炒作一种不怎么值钱的小石子,在宋双上校的世界观里,这简直就是剥削阶级的典型,”

庞劲东点点头:“有道理,”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钻石联盟足够有钱,”苍浩掐灭了烟蒂,重新给自己点了一根:“宋双上校的安卡组织应该还有很多余孽,不难重新组织起來,甚至进一步扩充,但宋双上校想要完成所谓的那个理想,最大的问題是钱,招兵买马添置装备,方方面面都离不开财力支持,如果宋双上校可以击垮钻石联盟,那么钻石联盟的资财必定成为战利品,他想要做什么都很容易了,”

“沒错,”庞劲东沉重的点了点头:“对我來说最悲哀的是,当年宋双上校自杀的时候,我以为虽然他死了却毕竟知道自己错了,但刚才的那一番交谈让我发现,他并沒有真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相反还进一步完善了那些歪理邪说,”

“是这样的,”苍浩也很无奈:“过去,困扰着宋双上校最大的痛苦是,他认为自己是在造福人类,却偏偏那么多人反对他,我担心,如今他会变得更加简单粗暴,你只要反对他,那就直接去死好了,”

“太麻烦了……”庞劲东不住的摇头:“既然明知道他会对钻石联盟下手,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

“我倒是想,但不可能,”苍浩跟着摇起头來:“虽然龙德布洛克的反叛,我们基本知道钻石联盟是怎么回事了,但内部的一些细节,龙德布洛克不可能说,我们也无从知道,宋双上校想要下手是有机会的,但我们沒有这个机会,”

“无论如何,必须阻止宋双上校夺取钻石联盟,如果有必要就给施瓦茨提个醒,”

“也只能这样了,”苍浩拿出对讲,呼叫沙阿:“毒王怎么样,”

沙阿立即回复:“一切正常,”

红小丑和红面鬼倒是聪明,早早的跑路了,毒王却沒这么幸运,

现场所有受伤的人,凡是警察都被送去医院,血狮雇佣兵和果敢突击队被送回翠峰村,却沒有人理会毒王,

于是,苍浩让沙阿把毒王一并送回翠峰村,廖家珺不知道毒王是什么人,也沒有过问什么,就任由苍浩安排了,

“我们也该回去了,”苍浩指了指庞劲东身上的枪伤:“至少包扎一下吗,”

“沒事,就是贯穿伤……”庞劲东满不在乎的笑了笑:“虽然我老了,这点伤还不算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