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每个不朽的战士/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和庞劲东回了翠峰村,墨师立即给庞劲东处理伤口,

说起來,庞劲东还真是条汉子,虽然失血这么多,却一直都硬挺着,

苍浩则马上去见刘忠良,这位突击队长躺在病床上,面色白得如同一张纸,目光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你沒事吧,”苍浩看到刘忠良满身的绷带,就感到一阵阵揪心的痛,这是一个可怜人,有着血海深仇,

然而,他的仇不但沒能报,反而被仇家斩断双臂,就此成了废人,

甚至还可以说可悲,果敢共和军派來精干的十几个人,刚一露脸就被宋双上校全灭,

有一度,苍浩腹诽他们也太无能了,可想到宋双上校的强大程度,苍浩又觉得沒什么难以理解的,自己在宋双上校面前也沒讨到便宜,

苍浩问李崇:“怎么样,”

李崇背对着刘忠良,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情况不乐观,

苍浩來到病床前,笑了笑:“你先好好休养身体,等到差不多了,我送你回果敢……”

“不用了,”刘忠良的声音非常微弱:“我早就应该死了,还是硬撑着,我要见到你,说几句话……”

“别动不动说死,”苍浩很轻松的道:“现在科学技术这么发达,沒什么治不了得病,宋双上校对着自己脑袋开了一枪还能救回來,你这点伤又算什么,”

“我的胳膊都沒了……”刘忠良说着话,两颗硕大的泪珠滚落下來:“我已经是废人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不能这么说,可以造义肢吗,”苍浩继续让自己的语气保持轻松:“我有个手下叫冷瞳,很多年前丢掉了一只胳膊,然后安了义肢,结果他比我们所有人都更强大,义肢成了最有力的武器,”

“不,就算你能救我,我的兄弟们都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刘忠良非常艰难的摇了摇头:“我也沒有颜面活下去了,总之你不要在劝我,听我把话说完……”

苍浩叹了一口气:“你要说什么,”

“我跟宋双上校有过交谈,他说了很多话……”刘忠良的语气越來越微弱:“听我说,宋双上校已经变了,过去的他虽然杀人很多,但多少还有点良知,他不能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恨他,但现在对他來说无所谓了,如果你反对他,他就直接杀了你,他已经不在乎是不是有人反对自己,”

“我也觉察到了,”苍浩沉重的点了点头:“如果说过去他是半疯,如今是完全疯了,”

“阻止他,”刘忠良想抬起手,却发现自己的双臂早就已经不在了,不由得苦笑两声:“他杀了我全家,我沒能复仇……帮我复仇,还有所有被他残害的人,谢谢你,”

“我一定,”苍浩无比认真的道:“一定帮你报仇,”

“我先走一步,在地狱等着宋双上校,”刘忠良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呼了出來:“兄弟们,我來了,”

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放心走吧,我会帮你报仇的,用宋双上校的人头祭奠你,”

“谢谢,”刘忠良说出这句话,就闭上了眼睛,周围的医疗设备传來一阵嗡鸣声,心电图也成了一条平线,

刘忠良就这样死了,转过天來,从果敢那边來了一批人,把包括刘忠良在内所有果敢突击队遗体带回本国安葬,

十二具尸体被临时安放在矩阵系统正前方,周围放置了很多花圈,

大家举行了一个简短的追悼仪式,翠峰村的气氛从來沒有像现在这样庄严肃穆过,所有人都來了,包括伤员,

“是我错了……”庞劲东看着棺椁,语气沉重的道:“我贸然把他们派到国内,又沒有做充分的战术准备,结果害死了他们,”

“不能怪你,”苍浩缓缓摇了摇头:“我们都沒想到宋双上校变得比以前更强大了,而且我能明确感受到刘忠良对宋双上校那种发自内心的恨意,如果他知道宋双上校已经复活,就算你不派他过來,他也会私自行动,”

“谢谢你这么宽慰我,”庞劲东瞥了一眼苍浩:“沒想到,你小子正经说话的时候,还有个人样,”

“我现在沒心思跟你斗嘴,”苍浩拿过一支笔,在刘忠良的棺椁正面写了一首诗:“也许有一天,太阳会变成萎缩的花环,垂放在,每一个不朽的战士,森林般生长的墓碑前,”

这首诗是北岛的《结局或开始》,多年來,雇佣兵往往会用这首诗祭奠每一个阵亡的战友,

庞劲东长呼了一口气:“每一个战士都是不朽的,每一个战士都不会白白牺牲,活着的人要为他们复仇,”

“对,复仇,”苍浩猛然提高了声音:“大家都知道宋双上校是谁,他是一个來自地狱的恶魔,现在让我们把他送回地狱,”

所有人齐声发出了一声:“是,”

这一声震撼天地,

黄彬焕一瘸一拐的走了过來:“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

“你先好好养伤,暂时不需要上阵,”顿了顿,苍浩转而对黄彬焕说道:“在解决宋双上校之前还一件事,那就是红小丑和红面鬼,这两个家伙太鬼了,早早的就逃走,不能这么便宜他们,找到他们,让他们死在宋双上校的前面,”

“确实,鬼王党的这些残渣,早就应该解决了,”黄彬焕冷冷一笑:“我知道他们现在躲在哪,”

苍浩带领血狮雇佣兵赶到的时候,发现了红面鬼和红小丑逃走了,苍浩本來想要派人追上去,无奈宋双上校战斗力太强,所有人都被拖住了,

于是,黄彬焕放出了一架四旋翼飞行器,尾随着红面鬼和红小丑,找到了他们藏身的地方,

安德烈耶维奇现在已经赶了过去,负责操控四旋翼飞行器,二十四小时监视,

既然鬼王党的一举一动都已经被掌控,苍浩暂时倒也沒急于收拾他们,但这段恩怨总归是要了结的,

接下來,苍浩必须集中全部力量对付宋双上校,不能让鬼王党那边拖了后腿,

苍浩立即吩咐:“大家准备一下,这两天就动手,”

接下來,庞劲东指挥人,把棺椁全部运送回去,追悼仪式也就结束了,

不够,刚才血狮雇佣兵的那一声喊,却是惊醒了一个人,

毒王,

他被送到翠峰村之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听到这一声喊才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

考虑到毒王毕竟帮过自己,苍浩让人很用心的医治他,只是这会儿大家都去参加追悼仪式,沒人留在毒王身边,

毒王费力的拔掉了呼吸器和身上的输液管,來到窗前看到追悼仪式,马上明白自己是被苍浩救了,

回到床前,毒王发现有一部电话,立即拿起來拨了一连串号码,

是龙德布洛克的保密电话,用任何一部电话都可以接通,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毒王必须告诉龙德布洛克,

龙德布洛克马上就把电话接了起來,试探着问:“哪位,”

“是我,”毒王的声音很特别,马上就可以分辨出來:“我遇到宋双上校了,负了伤……很遗憾,他比过去更加强大,我和红小丑都不是他的对手,”

“我猜到了,”龙德布洛克长叹了一口气:“施瓦茨这个老女人彻底疯了,竟然把这个恶魔放了出來,本來我们应该在他沉睡的时候悄无声息的了结他,”

“接下來应该怎么做,”

龙德布洛克关切的问:“你受伤了吗,”

“一点小问題,沒事的,”

“那就好,”龙德布洛克点点头:“你现在哪里,”

“看样子是苍浩的基地,”

龙德布洛克有点意外:“你为什么在那,”

“应该是他救了我吧,”毒王淡淡然的道:“他需要有人帮他对付红小丑,如今又要对付宋双上校,或许他觉得我有用,

“是吗,”龙德布洛克毫不犹豫的道:“干掉他,”

“为什么,”毒王不理解:“苍浩觉得我很有用,同样,我也觉得苍浩很有用,接下來对付红小丑和宋双上校,我们需要有盟友,”

“如果不是他把我们之间谈话的录音公布出去,我也不会被迫退出钻石联盟,施瓦茨也不会被迫释放宋双上校,”龙德布洛克气呼呼的道:“一切都怪苍浩,都是他造成这种局面,所以必须让他负责,”

“我明白了,”

“我不需要这样的盟友,我最讨厌别人背叛和出卖我,”龙德布洛克越想越气:“现在就动手吧,”

“知道了,”毒王挂断电话,正准备出去,听到外面的走廊传來脚步声,

很显然,有人來了病房,毒王立即打开窗户跳了出去,

下一秒钟,病房的门就被人推开,李崇进來了,

李崇负责医治毒王,发现病房里面沒有人,窗户还开着,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马上的,李崇掏出枪追到窗前,毒王却早就已经不见了人影,

“见鬼,”李崇拿出对讲机呼叫苍浩:“毒王逃走了,”

苍浩已经正准备去指挥中心,接到李崇的呼叫,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句:“知道了,”

慕北在苍浩身旁,马上问了一句:“难道我们不做点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