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再一次迎战毒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能做什么,”苍浩满不在乎的耸耸肩膀:“愿意來就來,想走就走,我绝对不留,毒王跟我们不是一种人,”

苍浩这边话音刚落,毒王沉闷的声音立即响起:“说得对,”

苍浩望了毒王一眼:“我还以为你逃走了,”

“我不知道什么是逃跑,”毒王一字一顿的道:“而且我也不能走,因为有人让我杀了你,”

苍浩很好奇:“谁,”

毒王沒有正面回答:“我曾经对你说过,当我完成对你的特训之后,下一次见面就可能杀掉你,”

苍浩点点头:“我记得这话,”

“那么你现在做好准备了吗,”毒王捏了捏拳头:“再见,”

毒王话音刚落,苍浩抢先发动进攻,急速向毒王冲了过去,

毒王挥起一拳轰向苍浩,接下來,让毒王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苍浩抓住毒王的手腕,向上一跳,跟着身体一转,竟然骑在了毒王的肩头上,

随后,苍浩把毒王的胳膊用力一转,再又向反方向一转,

这是宋双上校最擅长的锁臂技,而苍浩也会,高大魁梧的毒王根本不知道如何反制,

毒王闷哼了一声,刚刚对接上的胳膊,转眼又脱臼了,

苍浩不停手,抬起胳膊,用手肘捣向毒王的面门,紧接着又是一下,

随着“砰砰”的闷响,毒王的脸上一连挨了十几下,毒王索性身子向侧面倒去,要把苍浩压倒身下,

苍浩急忙跳开,躲过了毒王这座肉山,随后掏出黄金手枪,对准了毒王的太阳穴,

以毒王强壮的肌肉,挨上几枪是死不了的,甚至可能会继续战斗,

但太阳穴是要害,这一发子弹要是穿过去,必定命丧当场,

毒王只能不动了:“你赢了……”

“我确实赢了,”苍浩耸耸肩膀:“如果你再动一下,我就给你做个开颅手术,重则命丧当场,轻则像宋双上校那样,记不起自己是谁做过什么,”

“我身上有伤,否则我不会输……”毒王无奈的摇了摇头:“开枪吧,”

苍浩却把枪收了起來:“放你一马,”

毒王困惑的看着苍浩:“为什么,”

“看在你曾经对我进行的特训的面子上,”

“你别误会……”毒王站起身,冷冷一笑:“我只是一时兴起,想看看你变得强大之后会是什么样子,但不意味着我真的想要帮助你,”

“我知道,”苍浩点了点头:“但无论如何,你确实帮了我,所以我很感谢你,”

“你现在放过我,我还会再杀你的……”毒王正说着话,突然胸膛剧烈起伏起來,呼吸变得非常急促,

离开了呼吸器的帮助,毒王的肺部经常要忍受巨大的折磨,很快的,他的面色变得苍白起來,一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

苍浩很清楚,尽管特训提高了战斗力,但自己仍然不是毒王的对手,

可以说,这一次交手,苍浩是占了便宜的,

“我现在杀了你,是胜之不武,因为你确实有伤在身,”苍浩淡淡然的道:“等到你伤养好了,欢迎再战,”

毒王坐到地上,怆然一笑:“你会后悔的,”

“是不是后悔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你回答我一个问題,谁让你來杀我的,”沒等毒王回答,苍浩自己给出了答案:“龙德布洛克对吗,”

“你已经知道了,沒必要问我,”

“他为什么要你杀我,”

毒王丢过來一句:“这你要问他,”

“好,”苍浩点点头,扔过一部手机给毒王:“给他打电话,我要跟他唠唠,”

“不行,”毒王一字一顿的道:“我不会出卖他,”

“仅只是一个电话,”

“通过电话可以查出很多事,”毒王反驳道:“我管你要任何一个朋友的电话,相信你也不会随便给我的,”

“我有点奇怪……”苍浩双手抱肩,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毒王:“我感觉你是一个沒有感情的人,很奇怪,你为什么服从龙德布洛克的命令,甚至还这么维护他,”

“原因很简单,他很关心我,”

苍浩听到这个答案就是一愣:“关心你,”

“从小到大,沒有人在乎我的感受,”毒王一边说着,一边不住的摇头:“小时候,别人都欺负我,长大以后,别人都怕我……几乎从沒有谁把我当成一个平等的个体看待,只有龙德布洛克,他会关心我是不是受伤,最近心情怎么样,他给了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点温暖,”

“原來是这样,”苍浩点了点头,旋即质疑:“可那又怎么样,你不是照样跟初代鬼王党一起,被放入生命维持装置沉睡,”

“龙德布洛克本來是想留下我的,但其他人反对,认为我很危险,那时龙德布洛克还不是议长,沒有权力说‘不’……”毒王又是摇了摇头:“你还有问題吗,”

“我想我能理解到你的世界观,”苍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的成长经历使得你遵循着丛林法则,不是灭掉别人,就是被别人灭掉,因为丛林法则你才变得这么强大,但我需要告诉你的是,人类社会不只有丛林法则,”

毒王讥讽的一笑:“还有什么,”

“公义,”苍浩坐了下來,看着毒王,很认真的道:“这个世界还是很小的,我沒想到初代鬼王党最可怕的人,竟然是我师父一生最强大的对手宋双上校,那么问題來了,我师父是华夏北方人,宋双上校是柬埔寨人,隔着上万公里他们为什么成了对手,”

“继续说,”

“原因很简单,宋双上校杀了太多的人,而且贩卖毒品残害了更多的人,如果放任下去的话,他还会继续荼毒其他人,”苍浩毫不犹豫的道:“必须阻止他,这就是公义,”

毒王不屑的笑了:“我对付宋双上校,仅仅是因为命令,至于他杀了多少人,我并不在乎,”

苍浩讥讽了一句:“因为你也杀过很多人,”

“不止如此,”毒王的语气很平淡:“宋双上校杀人一定有他的理由,你们为了阻止他杀人而要去杀了他,挽救了那些本该被他杀死的人,但是,这些人你就敢保证一定都是好人吗,或许其中有比宋双上校更加危险的人物也说不定,”

苍浩从一早就发现,毒王不止有发达的肌肉,头脑也很了得,至少这一番话说的并不是全无道理,

苍浩叹了一口气:“被宋双上校杀掉的人,是不是有更加可恨的,我不知道,但我相信多数是无辜的,不能因为可能杀掉几个坏人,而就牺牲了所有无辜者,”

毒王又提出:“还有就是,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宋双上校这样的人,难道你能全部杀掉吗,”

苍浩毫不犹豫的道:“见一个杀一个,”

“好吧,你很高尚,挽救了众生,那又怎么样,”毒王机械的笑了几声,又道:“他们不会感谢你的,有可能根本不知道你做过什么,甚至有可能反过來咬你一口,相信我,我对人性的认知,比你更加透彻,”

“我也知道人性是怎么回事,我更知道有一些人是什么揍性,但是……”停顿了一下,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我坚信一个道理,但我们不再为别人的权利而奋斗的时候,那么也就不会有人为我们自己伸张正义,”

毒王犹豫了一下,语气有些缓和了:“你找龙德布洛克到底什么事,”

“宋双上校要对钻石联盟下手,”苍浩立即告诉毒王:“我联系不到施瓦茨那一边,但龙德布洛克可以,必须马上給施瓦茨预警,”

毒王摇了摇头:“如果钻石联盟被宋双上校摧毁,应该让你很高兴不是吗,你为什么要帮助施瓦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