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到底谁出卖了谁/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就是我刚才说过的,如果我们不再为别人的权利而奋斗,也就沒有人给我们伸张正义,”苍浩看着毒王,郑重的道:“钻石联盟确实很可恨,他们兜售血钻,谋取不义之财,更可恨的是一直跟我过不去,但他们仅只是一帮奸商,宋双上校则是恐怖分子,比起安卡干的那些事,这些犹太奸商简直就是天使,”

毒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似乎有点道理,”

“宋双上校想要毁灭钻石联盟,一个最根本的因素是钱,”苍浩一字一顿的道:“如果宋双上校能够把钻石联盟的财产据为己有,后果你很清楚,”

毒王这一次沒有犹豫,而是直接拨通了电话,等到龙德布洛克那边接起來,直接就说了一句:“苍浩要跟你说话,”

苍浩接过手机,很客气的打了一个招呼:“你好,龙德布洛克先生,有些日子沒见了,”

“苍浩,”龙德布洛克一惊:“你怎么让毒王把电话打给我的,”

“因为我口才好,”

“见鬼,”龙德布洛克不耐烦的道:“看起來毒王沒能把你杀了,”

苍浩不解的问:“你为什么要让毒王杀我,”

“你应该很清楚,” 龙德布洛克气呼呼的道:“你把我们之间的谈话录音公布到媒体,让我蒙受了很大的压力,难道你不该死,”

“我已经不止一次澄清过这事,现在再对你说一次,那录音跟我沒有半毛钱关系,”

龙德布洛克冷冷一笑:“那么录音是怎么來的,”

“中央情报局,”

“什么,”龙德布洛克哈哈一笑:“你这个谎言太拙劣了,”

“你凭什么说我在说谎,”

“听着,钻石联盟百年來在全世界各地攫取财富,不是沒被人盯上,很多国家情报机关都在调查我们……” 龙德布洛克自信满满的道:“我跟情报机关打交道有一套,他们想跟踪我,沒那么容易,我是确定绝对安全之后,才跟你见面的,你让我怎么相信你的话,”

“别自作真多情了,你以为中央情报局的那段录音,真的是针对你,”

龙德布洛克一愣:“难道不是,”

“他们是在盯着我,”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他们在翠峰村附近监视我,你只是碰巧出现了,他们把我们的对话录了下來,如果是其他人來,也会是这个待遇,当然那就跟你们钻石联盟沒关系了,”

龙德布洛克还是不太信:“你到底干了什么事情得罪了中央情报局,”

“不是得罪了他们,他们自称是想要帮我,但我觉得也是在向我展示力量……”苍浩的语气有点不耐烦起來:“算了,不说这个了,这帮情报人员说话真真假假,恐怕连他们自己都搞不清楚哪句话才是真的,”

龙德布洛克轻叱一声:“我还是不相信你,”

“那么你换一个角度考虑……”苍浩深吸了一口气,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那段录音刚刚公布,所有媒体立即热炒起來,难道你就沒发觉这是有人在推动,”

龙德布洛克无奈的点了点头:“这……好像是,”

“我沒有能力操纵M国媒体,我连华夏本国媒体都沒打过交道,你认为我有这样的本事吗,”沒等龙德布洛克回答,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中央情报局才有这样的本事,”

“好吧……”龙德布洛克思忖片刻,最后点了点头:“我姑且相信你,”

“别说姑且,还特么姑父呢,你要是再让毒王那个傻大哥來杀我,我就找到你老巢去宰了你们所有人,”

龙德布洛克重重哼了一声:“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我是在帮你,”顿了一下,苍浩告诉龙德布洛克:“我给你打这个电话是有原因的,难道你不想听听,”

龙德布洛克点了点头:“你说,”

“我跟宋双上校交过手,他好像开始恢复记忆了,你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见鬼,”龙德布洛克重重的捶了一下桌子:“我就知道会这样,施瓦茨那个老女人疯了,把恶魔放了出來,”

“钻石联盟的那个代表格罗斯,一天到晚跟个野鬼似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哪,我现在想要找他,却偏偏找不到,过去的几个电话全都打不通,”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苍浩又对龙德布洛克说道:“所以,你现在必须给施瓦茨预警,防止宋双上校反戈一击,”

“你的意思是宋双上校会对钻石联盟不利,”

“沒错,”

“我就知道会这样,” 龙德布洛克又捶了一下桌子:“我们这种人是宋双上校最为憎恨的,他一定会对我们下手,但施瓦茨不听我的,”

“你再这么说下去,就会让我怀疑是不是暗恋施瓦茨,”苍浩摇了摇头,讥讽道:“那么你现在更应该给施瓦茨提个醒,沒准她对你感恩戴德,就以身相许了呢,”

“我才不喜欢她,”龙德布洛克急忙澄清起來:“一直以來,她都指手画脚,应该怎么做,应该那么做,却从來不在意我的意见,时间终会证明谁才是对的,”

“你到底给不给她打电话,”

“可以打,但我有个问題……” 龙德布洛克拖着长音问道:“难道你不希望钻石联盟垮台吗,”

“当然希望,但不能垮在宋双上校的手里,否则我们所有人都要面临前所未有的麻烦,”

“好吧,我会告诉她的……”叹了一口气,龙德布洛克问道:“毒王怎么样了,”

“他很好,”

“不许伤害他,”

“沒问題,”苍浩点点头:“知道你很关心他,”

“我暂时沒有办法安顿他,就让他先住在你那里吧,” 龙德布洛克挑衅似的道:“如果你敢的话,”

“我沒什么不敢的,”苍浩有些不耐烦了:“你赶紧打电话吧,”

龙德布洛克挂断了电话,苍浩把手机扔给毒王,马上却又拿了回來:“差点忘了,这是我的手机,”

毒王闷闷的问:“龙德布洛克怎么说,”

“他让你暂时住在我这里,”

“我关心的不是这个,他会告诉施瓦茨吗,”

“会的,”苍浩撇了撇嘴:“但我不抱任何希望,”

毒王有些费解:“为什么,”

“我从來沒见过施瓦茨,还是从别人嘴里听到这个老女人,也就是通过别人讲出的一些话我能感觉到她为人刚愎自用,”苍浩掏出一根烟,还沒等点上,又道:“如果她能尊重别人的意见,根本就不会释放宋双上校,更应该一开始就直接处死,既然她认为自己可以控制宋双上校,就算龙德布洛克去提醒她,她也不会听,”

毒王点了一下头:“有道理,”

“所以,我明知道宋双上校的目的,但一直都不急于做什么,”苍浩苦笑两声:“因为我也根本做不了什么,总不能直接找到施瓦茨,告诉她宋双上校会杀了她,带走钻石联盟的全部财产,如果龙德布洛克的话她都不听,我的话就更不听了,”

毒王又点了点头:“所以你只有顺其自然,”

“我们华夏人有一句话,,不见棺材不掉泪,施瓦茨就是这种人,”苍浩撇了撇嘴:“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告诉龙德布洛克,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接下來的就听天由命吧,”

一切都被苍浩猜中了,

龙德布洛克挂断电话之后,立即给施瓦茨打了过去,施瓦茨的语气非常不耐烦:“你有什么事,”

“我有非常重要的事……”

“够了,”施瓦茨打断了龙德布洛克的话:“我现在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比你要说的事情更加重要,因为我要弥补联盟因为分裂而造成的损失,”

龙德布洛克冷笑一声:“你更需要做的是关心联盟是否能继续生存下去,”

“怎么你要进一步拆分联盟,”

龙德布洛克摇了摇头:“当然不是,”

“难不成你要带领澳洲钻石回归联盟,”施瓦茨哈哈大笑起來:“龙德布洛克,你终于想通了,沒有了联盟,你和澳洲钻石什么都不是,只可惜,就算你现在回來也沒什么用了,而且我也不准备重新接纳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