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毁灭自我的自信/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够了,”龙德布洛克火冒三丈:“我给你打这个电话,不是为了回归联盟,更不是听你羞辱我,”

“哦,”施瓦茨装作很有兴趣的问道:“那又是为了什么,”

“听着,宋双上校正在恢复记忆,可能会对钻石联盟不利,”龙德布洛克急急的道:“你必须做好准备,”

“这太可笑了,你都已经退出钻石联盟了,怎么还这么关心我们,”施瓦茨讥讽道:“看來你是真想回归联盟,”

“我才不想回归,”

施瓦茨质问:“那你打这个电话又是什么意思,”

“因为我不想让钻石联盟的百年基业落到宋双上校的手里,”龙德布洛克非常认真的道:“宋双上校这种人,如果拥有了钻石联盟的财富,可以做得出來任何事情,”

“是谁告诉你宋双上校恢复记忆的,毒王吗,”施瓦茨依然语带讥讽:“你我都知道,毒王根本不是宋双上校的对手,然后你想用这种挑拨离间的办法让我帮你干掉宋双上校,”

龙德布洛克无奈的道:“这才不是毒王告诉我的,”

施瓦茨立即问:“那又是谁,”

“是苍浩,” 龙德布洛克直接就道:“他刚刚跟宋双上校交过手,”

这话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出口,施瓦茨更不信了:“我不知道你跟苍浩现在形成怎样的盟友关系,你可以相信他,但我不会,”

龙德布洛克急忙澄清:“我们才不是盟友,”

“不管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我都很清楚的知道苍浩厌恶钻石联盟,如果有机会苍浩一定会毁掉我们,”施瓦茨冷冷一笑,继续说道:“而对于钻石联盟來说,宋双上校是非常强大的力量,苍浩对你说的这些话,用华夏人自己的语言解释就是,,离间计,”

“这么说你不相信我了,”

“当你退出联盟那一刻,你在我心里就沒有半点信任度,更何况你的消息來源还是苍浩,”施瓦茨越说越不耐烦:“听着,我既然敢把宋双上校放出來,我就有把我控制他,你还省省吧,你从华夏人那里学來的计策,在我这不管用的,”

“好吧……”龙德布洛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该说的我都已经说过了,如果你拒绝采信,愿耶和华庇佑你,”

“再见,”施瓦茨懒得再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刚刚,施瓦茨召开了一个会议,主要内容是如何应对各国采取的制裁措施,并对整个联盟作出新的安保规划,

挂断龙德布洛克的电话之后,施瓦茨从会议室回了自己办公室,刚一进门就下了一跳:“你……你怎么在这,”

在施瓦茨办公的位子上,坐着宋双上校,这个矮小的东南亚人正悠然品着咖啡:“我一直在等你,”

“你什么时候回來的,怎么进的我办公室,”施瓦茨紧张的后退了两步,她拼命回想起自己进办公室前的经过,沒有发现半点可疑痕迹,

办公室的门是锁着的,警卫也沒提到过什么,而宋双上校偏偏就跟鬼魂似的悄无声息飘了进來,

“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宋双上校一只手端着咖啡,另一只手抽出手枪,冲着施瓦茨比划了一下:“坐下來,咱们谈谈,”

施瓦茨只好关上门,无奈的坐了下來:“你要干什么,”

“我知道你的办公桌下面有一个紧急呼叫按钮,只要你按上一下,外面的警卫会立即冲进來,”宋双上校把枪放到桌子上,淡淡然的道:“我已经把线路切断了,”

施瓦茨机械式的重复了一遍问題:“你到底要干什么,”

“不是说了要跟你谈谈吗,”宋双上校又喝了一口咖啡,语气是那么的平静:“我劝你最好打消逃走,或者报警的念头,我对这里太熟悉了,过去的那些年里,你把我当成失忆的白痴,让我在世界各地为你卖命,也正因为我是一个白痴,所以你很多事情根本不背着我,让我有机会弄清楚这里的一切,”

施瓦茨傻住了:“你……恢复记忆了,”

“对,”宋双上校十分罕见的笑了:“你忽略了一件事,尽管当年我失忆了,但我并不是白痴,我懂得思考,懂得去观察周围的一切,现在,我想起了自己是什么人,曾经做过什么事,还应该去做什么事,再加上我在钻石联盟这些年发现的东西,于是我形成了一个非常伟大的计划,”

“我不懂你的什么计划,”施瓦茨一个劲的摇头:“既然你恢复记忆,就应该知道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当年你在庞劲东面前自杀,是我让人把你从死亡边缘挽救回來,”

“我当然知道,”

“所以你不能对我不利,”

“我想你误会了我的意思,”宋双上校又笑了起來:“你救了我,然后这些年來我帮你干了些杀人越货的勾当,也算是对得起你,我们扯平了,”

“你这么说就好,”施瓦茨松了一口气:“如果你不愿意继续给钻石联盟服务,现在就可以离开,如果你愿意留下來,我可以给你天价的报酬,”

“天价的报酬能有多少钱呢,”宋双上校指了指脚下,一字一顿的道:“这里是钻石联盟的总部,保险库里堆积着大量现金,更重要的是,这些年來你们从世界各地搜刮來的钻石也都保存在这,这可是一笔天文数字的财富,你能给我的那点报酬,相比之下算什么,”

施瓦茨一惊:“你要谋夺钻石联盟,”

宋双上校反问:“你说呢,”

“听着,宋双上校,我们曾经有过很不错的合作,我希望能把这个合作继续下去,”施瓦茨看着宋双上校,胆战心惊的道:“钻石联盟有这一整套完整的组织机构,就算我和议会全部成员都死了,马上就会选举出新的议会,你沒有办法夺走,但如果你可以跟我合作,我能够给予你很高的职位,甚至进入议会成为议员,”

“你误会了我的意思,” 宋双上校缓缓摇了摇头:“我跟你们不可能合作,因为我们不是一种人,我的终极目标是实现人类的解放并推翻剥削阶级的压迫,而你们就是万恶的剥削阶级,”

施瓦茨目瞪口呆:“我……剥削阶级,”

“过去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你们通过商业营销和炒作,用不值钱的小石子剥夺着世界各地劳动人民的血汗,你们更加无耻的是,从非洲军阀手里收购血腥钻石,给非洲留下了遍地疮痍和尸骨,而你们却用高价出手血腥钻石带來的财富享受着雪茄、红酒、游艇和私人飞机,”停顿了一下,宋双上校一字一顿的道:“你们这种剥削阶级是必须被我们消灭的,”

“我明白了……”施瓦茨更加惊恐了:“你的意思是干脆彻底消灭钻石联盟,”

“沒错,”宋双上校很大方的承认了:“你的想法实在太幼稚了,以为我要领导钻石联盟,不,我沒有兴趣跟你们这些资本家打交道,就算你让我当那个所谓的议长我也沒兴趣,因为我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你们的最终归宿,那就是地狱,”

施瓦茨悲哀的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错了,而且一直错到现在,

她以为宋双上校试图领导钻石联盟,实际上宋双上校想要的更多,自己的思想跟宋双上校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如果钻石联盟被消灭了,那么所有财富也都归你了,”

宋双上校的态度依然坦诚:“我就是喜欢干脆利落的解决问題,”

“你不能这么做,”施瓦茨再度提醒:“我救了你,”

“我说过,我们之间已经两清了,现在我跟你算另外一笔账,也就是作为被剥削者跟你们这些财阀之间的账,” 宋双上校非常认真的道:“尽管你们恶贯满盈,但我还是要谢谢你们,因为你们的财富会帮助我实现伟大的理想,这也是钻石联盟存在一百多年來唯一的价值所在,”

施瓦茨颤声问:“你……要干什么,”

“把安卡的事业进行到底,” 宋双上校摇了摇头:“不过你已经沒有必要知道了,”

“我就应该听龙德布洛克的话……”施瓦茨苦笑了几声:“我不应该释放你,应该在你沉睡的时候直接处死,我自信可以控制你,结果被这种自信害了,”

“我也觉得龙德布洛克比你更加精明,”宋双上校撇了撇嘴:“可惜你太过自信了,”

“好吧……”施瓦茨说到这里,突然神色一变:“我作为一个女性,能够做到今天的位子上,在男人统治的世界里呼风唤雨,你以为我靠的是什么,我的自信是有资本的,”

宋双上校点点头:“继续说,”

施瓦茨一字一顿的道:“我一直在跟你拖延时间,”

“哦,”宋双上校饶有兴趣的问:“你要干什么,”

“钻石联盟的分裂,使得我必须采取强力行动,所以我在世界各地招募了一批精锐的雇佣兵,你以为我只有你一枚棋子,不,我有一整套国际象棋,”摇了摇头,施瓦茨不无得意的道:“龙德布洛克的出走,带走了澳洲钻石的那部分资产,这更使得我觉得有必要加强总部的保安,我刚才开会就是在谈论这件事,大约十分钟之后,一支五十人左右的雇佣兵队伍就会赶到,而现在时间刚刚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