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理想年代(三)/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龙德布洛克忧心忡忡:“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宋双上校会不会來杀我,”

苍浩摇了摇头:“应该不会,”

龙德布洛克竟然有点惊喜:“真的吗,”

“既然你已经脱离开钻石联盟,就不会是宋双上校的主要目标,”顿了一下,苍浩继续分析:“他现在已经获得了大量钻石,需要一段时间來消化战果,把钻石变现,然后召回旧部,再用这笔钱扩充实力,着手下一步计划,暂时他沒有时间对付你,”

“那就好,”龙德布洛克松了一口气,“我准备把毒王暂时调回來,负责保卫我的安全,”

苍浩有点不屑:“你都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惜命,”

“生活这么美好,我可不想死,”龙德布洛克急忙道:“我也不希望宋双上校毁灭这个美好的世界,”

“你认为这个世界美好,宋双上校可不这么想,”

龙德布洛克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苍浩不耐烦的道:“总之你保护好自己吧,”

“不管怎么说……” 龙德布洛克有点感动的道:“还是得谢谢你,毕竟是你间接促成了我退出钻石联盟,否则这一次我可能跟是施瓦茨一起被掩埋了,”

事实上,如果不是苍浩,很可能宋双上校不会被放出來,甚至可能按照龙德布洛克的意思就直接秘密处理了,

但无论如何,龙德布洛克还是释怀了,不再那么记恨苍浩,也不再怀疑是苍浩提供那份录音出卖自己,

转过天來,各方面的消息汇总过來,新闻报道也出來了,

《布鲁塞尔发生恐怖袭击》,这条新闻迅速攀升到头条,各种讨论铺天盖地而來,

一栋写字楼被巨量的炸药摧毁,瞬间沉入地下,罹难者多达一千两百人,被称为自M国911事件以后,全球最严重的恐怖主义袭击,

由于钻石联盟的存在已经被曝光,媒体们很快就查到,被摧毁的写字楼正是钻石联盟的总部,

营救人员和警方从废墟残留的痕迹可以看出,这个总部原本有着非常复杂的内部格局,安保系统也极其精密,但如今已经被爆炸彻底摧毁,难以窥见先前样貌,

钻石联盟私自雇佣了大批武装警卫,严格來说这不符合所在国家法律,但这些警卫如今跟随议会一起被压在了建筑残骸之下,

等到清理出來,这些人只怕也已经变成碎肉,无法辨认出本來身份了,

也就是因为钻石联盟的曝光,很多人笃定总部地下有宝库,于是一些冒险者纷纷而至,试图找到这个宝库,

所在国家警方不得不出动大批警力维持治安,驱逐这些冒险家,保证救援工作能顺利进行,

事实上,救援工作主要目的是清理现场,如此猛烈的爆炸之下,很难有人活下來,

这栋写字楼高达四十多层,爆炸产生的建筑垃圾足有上千吨,外界估计仅仅是清理干净也需要一年的时间,

而这个宝库在写字楼地下的最深处,这些冒险家就算是留下來,也沒有能力挖开,

苍浩这边当然知道凶手是宋双上校,但联盟总部所在国家和国际社会,一时间却无法找到真相,

沒有组织宣布对此事件负责,一时间各种议论纷纷扬扬,甚至有人认为是龙德布洛克出于报复,而摧毁了钻石联盟,

龙德布洛克对这些议论一概不理会,躲了起來,以防被宋双上校袭击,

到了晚上的时候,他倒是给苍浩打了一个电话,简单说了一下最新获得的信息,

毕竟是联盟的前任议长,龙德布洛克的情报渠道,当然要比外界灵通得多,

他告诉苍浩,已经可以确认联盟议会集体罹难,包括格罗斯在内的联盟代表也死了,

苍浩跟格罗斯打交道最多,也算比较熟悉了,但对宋双上校來说,主要目标是联盟议会,根本不关心格罗斯是谁,

这倒让苍浩有点感慨,自己已经设想了N种方法让格罗斯充满痛苦的死去,沒想到最后宋双上校给代办了,

也就在龙德布洛克给苍浩打电话的同时,又出了一条新闻,E国和M国成功签署谅解备忘录,

谢尔琴科的前任主子二号人物,如今已经成了一号人物,也就是E国总统,

这位新任一号人物对国际局势的态度,沒有前任那么强硬,愿意跟M国和平解决争端,

至于M国方面,同样不希望爆发全面战争,愿意坐到谈判桌前來,

更重要的是,两国最重要的情报机构竟然形成了利益同盟,出卖了各自所效忠的国家,全力谋取个人私利,

这种事情不同于普通的双面间谍或者叛变,在世界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更在两国内部造成了极大的危害,

接下來,两国政府必须深挖这个利益同盟,查出來他们都渗透到那些部门,做过一些什么样的事情,

只要不把这个利益同盟的影响彻底根除,白宫和克里姆林宫的大人物们睡觉都不踏实,谁也不知道身边的警卫是不是叛徒,

在安定内部的同时,两国已经沒有精力攘外,因而和平解决争端已经成了唯一选项,

当初,老雷泽诺夫的阴谋引爆矛盾,两国一度威胁动用核武器,在苍浩的努力之下,核大战阴云虽然散去,双方又开始了常规军事力量的对峙,

说起來,这件事拖了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虽然作为普通百姓感受不到什么,但世界各国政府都很紧张,

这两国一旦开战就是世界大战,

如今,紧张的气氛终于散去,两国将在谅解备忘录的原则指导下,进一步解决全部问題,

简单來说就是双方各自赔偿给对方造成的损失,双方各自向对方派遣工作组,与对方一起核定损失,

其实所有的损失都很好办,最大的争议焦点在于老雷泽诺夫操纵核导弹摧毁了M国一支舰队,既然老雷泽诺夫已经死在普里皮亚季,沒人对此事件负责,

M国认为老雷泽诺夫毕竟是E国人,又用的毕竟是E国核导弹,所以E国政府应该赔偿,

E国则认为是老雷泽诺夫劫持了自己的军舰,自己这一边也是受害者,不应该承担这个损失,

最后,双方各让一步,决定五五开,也就是各掏一半,

谅解备忘录刚刚签字,两国立即撤走了威胁对方的军事力量,M国的军舰和战机不再继续围绕E国边界线逡巡,E国方面也撤除了所有部队的战备状态,

自从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以來,两个超级大国还沒有爆发如此全面的军事对抗,如今和平终于降临本來是好事一件,无奈全球公众的注意力都被布鲁塞尔的袭击所吸引了,

苍浩正跟谢尔琴科讨论着下一步的计划,突然房门打开,庞劲东快步走了进來:“你对你的师弟做了什么,”

苍浩一愣:“什么也沒做啊,”

“那他变成现在这样,”

苍浩反问:“他现在怎么样了,”

“一点都不正常,”

“他本來就不正常,”苍浩笑呵呵的道:“师父啊,你收这个徒弟的时候,还不知道他是什么揍性吗,”

“他是什么揍性,我当然知道,至于你,我更了解,”庞劲东不耐烦的道:“你肯定是给他吃错药了,”

“非也,”苍浩摇头晃脑的道:“他不是吃错药了,而是最近根本沒吃药,只要药别断就行,六百个G的六味地黄丸,先给他來三千疗程,”

“少特么给我贫嘴,”庞劲东揪住苍浩的衣领,气势汹汹的道:“你先跟我去看看,”

庞劲东把东野不笑派到苍浩这边來,本來是很放心的,所以他自己來了翠峰村之后,一直忙着各方面的事,沒怎么在意东野不笑,

就在刚才,师徒两个碰面了,庞劲东发现东野不笑疯疯癫癫的,立即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于是过來找苍浩算账,

这个时候,东野不笑正坐在地上,一个劲的笑,也不知道笑些什么,

苍浩见此情景也笑了:“这不挺正常的嘛,”

“正常个屁,”庞劲东走过去,问了东野不笑一句:“你是谁,”

“东野不笑,”

“我是谁,”

东野不笑笑着回答:“我师父庞劲东,”

苍浩立即对庞劲东道:“这不是挺正常的嘛,”

庞劲东一指苍浩,又问东野不笑:“他又是谁,”

东野不笑张嘴來了一句:“他是煞笔,”

“卧槽,”苍浩冲过去就要胖揍东野不笑:“你特么是不是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