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我的白痴师弟/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庞劲东立即拦住苍浩:“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什么也沒做,”苍浩冲着要上前教训东野不笑:“他一直都这样,很不服我,要是不把他弄死,我这个老大可就沒法当了,”

“你给我老实点,”庞劲东用力推开苍浩:“不管怎么说,他毕竟是你师弟,你就这么祸害他,”

苍浩不住的道:“我沒祸害他,师父你误会了……”

“你给我听着,”庞劲东揪住苍浩的衣领,一字一顿的道:“你这个师弟來自名门望族,如果你真把他给搞疯了,后果很严重,”

“不就是沒人继承财产吗,”苍浩很大方的道:“我可以帮他继承吗,大不了给他爹妈当干儿子,”

“你也得改姓叫东野,”

“那可不行,”苍浩一个劲的摇头:“东野……这名字太特么东瀛范儿了,我要是叫东野浩,听着还有点像爱情动作片男明星,”

“那你就赶紧说明白他到底怎么回事,”

“其实也沒什么……”苍浩有点尴尬的道:“前段时间,为了审问E国对外情报局的特工,配制了一种真话药,也不知道东野不笑怎么就失心疯了,非要自己试药,趁我不注意把药喝了下去,然后变成这样了,”

“到底是他自己喝的,还是你强行灌的,”

“当然是前者了,”

庞劲东一挑眉头:“不是你故意使坏,”

“当然不是,”苍浩郑重的问:“师父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

庞劲东同样郑重的点了点头:“你是,”

师徒两个说着话的时候,东野不笑站起身,走了过來:“师父,你最近眼袋大了,皱纹也多了,有空做个拉皮,打个除皱针,整整容吧,”

“我谢谢你的建议,”庞劲东不耐烦地摆摆手:“你把自己管好就行了,不用教我该怎么做,”

“你现在成美容专家了,”苍浩有点好奇的问:“那我这张脸应该怎么弄,”

“你长这个德行吧……”东野不笑上下打量着苍浩,很认真的道:“你要是毁容,也就相当于整容了,”

“你特么给我去死吧,”苍浩一脚踹向东野不笑:“你特么都疯了还跟我过不去,”

东野不笑被踢中胸口,一屁股坐在地上,也不喊疼,就是傻傻的看着苍浩和庞劲东,

庞劲东火了,一拳捣向苍浩:“离你师弟远点,”

苍浩躲过这一拳,转身就要走:“那我就不管了,”

“回來,”庞劲东一把拉住了苍浩:“你师弟变成现在这B样了,你得负责,要是不能还给我一个好好的东野不笑,我就把你变成他的病友,”

苍浩眼见庞劲东是真要发火了,不敢不管东野不笑,只能想办法治疗,

然而,不管是真话药的始作俑者谢尔琴科和安德烈耶维奇,还是化学战专家李崇,全部束手无策,

谢尔琴科仔细给东野不笑检查了一遍,最后得出结论:“这是真话药的副作用,”

“废话,”苍浩差点给谢尔琴科一拳:“是个人都能看出來,问題是应该怎么办,毕竟这玩意儿是你们造出來的,”

“沒有办法,”谢尔琴科苦着脸道:“我们只是按照配方配置药物,至于这种药物的作用机理,我们不知道,”

苍浩跟着问李崇:“你呢,”

李崇回了一句:“我们都不是药剂专家,确实沒办法,”

“那怎么办,让这个傻B继续当白痴,”苍浩看了一眼满面黑云的庞劲东,火冒三丈的道:“要是不能把他治好,你们就给他当病友吧,”

李崇很小心的提出:“要不让墨师來看看,”

这倒是个好主意,苍浩马上把墨师请了过來,简单说了一下情况,

墨师把了一下脉,又做了一些其他检查,什么也沒说,开了一副方子给苍浩,就回了矩阵,

苍浩立即让李崇去抓药,然后拿给东野不笑吃,

熟料,东野不笑看到药就发了疯,在翠峰村奔走嚎叫,

几个人把东野不笑按在地上,才强行把药灌了下去,

接下來,东野不笑上吐下泻,被折腾了个半死,最后昏睡过去,

两个小时后,东野不笑就醒了,眼神澄澈,恢复了原來的样子,

看到庞劲东,东野不笑急忙问:“师父你什么时候來的,”

“臭小子,”庞劲东一巴掌拍在东野不笑的脖颈上:“你师兄让你吃药你就吃,他要是让你去死你去不去,”

东野不笑完全不明白:“什么药,”

显然东野不笑忘记了那天的事,苍浩急忙笑呵呵的道:“不敢怎么说,康复了就是好事……我说,师弟呀,你以后可要小心点,话不能乱说,东西也不能乱吃,”

东野不笑似乎回想起來什么,蹭的跳了起來,就要跟苍浩拼命:“我日你老母,”

苍浩立即跟东野不笑打在一处:“我干你娘,”

“够了,”庞劲东硬把苍浩和东野不笑分开,气呼呼的道:“师兄沒有师兄的样子,师弟沒有师弟的样子,我怎么收了你们这么两个玩意儿,”

“说你呢,”苍浩冲着东野不笑努了努嘴:“都是你把这里的风气给败坏了,”

东野不笑很是火大,可想到自己毕竟不是苍浩的对手,此时师父又在身旁,也就不敢发作了,

这个时候,随着一阵沉重的脚步声,毒王走了过來:“挺热闹嘛,”

苍浩忘了毒王一眼:“你有事吗,”

“我是來告辞的,”毒王冷冷的道:“本來我沒有说‘再见’这个习惯,但毕竟你们给我治了伤,所以我还是要道别的,”

苍浩问道:“是龙德布洛克让你回去吧,”

“对,”毒王点点头:“既然你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就不解释了,”

“等一等,”谢尔琴科急忙提出:“你能不能等一下再走,”

毒王斜眼看着谢尔琴科:“你有事,”

“不是我有事……”谢尔琴科试探着说道:“我们马上要出发去剿灭鬼王党,你能不能帮个忙,”

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既然已经掌握了鬼王党的行踪,苍浩决定一战定乾坤,

但是,跟宋双上校的交手,谢尔琴科、黄彬焕、死神射手和万鹏全都受伤了,已经不适合再次出征,血狮雇佣兵眼下乏人可用,

而鬼王党那一边,虽然只是几个残存余孽,实力却一点不容小觑,

且不说红小丑战力多么强悍,在宋双上校的遭遇战中,这厮早早的就跑了,竟然全身而退,

还有那个久违的镜鬼,已经很长时间沒出现过了,他从來都是一言不发,作战极度强悍,

至于红面鬼,已经负了伤,相比这两位倒不算什么,

还有周大宇,苍浩倒是沒怎么放在心上,战五渣而已,倒是智谋了得,

另外还有兰组的两个叛徒,季兰和蕙兰,不知道是不是跟他们在一起,

苍浩设想过,可以让兄弟们对付红面鬼、鬼王党杂兵和兰组叛徒,最好同时还能抓捕周大宇,

但这已经是兄弟们的极限了,无力再对付红小丑和镜鬼,

苍浩倒是很有兴趣跟红小丑一较高下,但谁來对付镜鬼是个问題,

作战安排必须统筹考虑,忽视一个细节就可能导致满盘皆输,镜鬼就是这个细节,很可能会扭转整个战局,

如果毒王能够留下來,那情况就不一样了,他是红小丑的老对头,让他们两个去死磕,苍浩可以从容地收拾了镜鬼,再过來助战毒王,

但苍浩知道,毒王不会留下來,果然,毒王直接就來了一句:“我沒有理由帮你们,”

谢尔琴科马上提出:“可你帮我们老大进行过特训,”

“那是突发奇想,”毒王摇了摇头:“我并不总是这样,”

万鹏立即说了一句:“但红小丑是你的死敌,我们这一次出击就是为了肃清鬼王党,难道你不应该参加,”

“对我來说,这个世界上沒有应该或者不应该的事情,如果一定说有,那就是我应该服从龙德布洛克的安排,”毒王一字一顿的道:“龙德布洛克让我马上回去保卫他的安全,”

万鹏叹了一口气,低声对苍浩道:“要不,老大你跟龙德布洛克说一声,让毒王帮我们完成这一战,”

“如果龙德布洛克愿意帮忙,就不会这么急着把毒王调回去,”苍浩笑了笑,淡淡的质问道:“难道让我开口去求龙德布洛克吗,血狮雇佣兵何曾做过这样的事,”

万鹏默然了:“这……”

苍浩提高了声音,对毒王说道:“既然你决定走,我不留你,反正不管你怎么想,我是拿你当朋友的,”

毒王歪着头,饶有兴趣的看着苍浩:“朋友,”

“对,”苍浩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一般來说,我不愿意让别人來翠峰村,但这里的大门对你敞开,随时欢迎你回來做客,”

“好吧,”毒王点了点头,样子竟然略略有点感动:“第一次,说一声,,再见,”

毒王正准备离开,黄彬焕突然喊了一声:“等一下,”

毒王面无表情的看着黄彬焕:“还有事,”

黄彬焕把一样东西扔了过去:“送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