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女性改变进化/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看,让你多读书,加强学习,你总是不听,”苍浩惋惜的叹了一口气:“多数哺乳类动物,当然是雄性哺乳类动物,杰宝里面都有一根骨头叫阴|茎骨,”

吕嘉琦脸色更红了:“第一次听说,”

“那你就继续听……”苍浩慢悠悠的道:“具体到哺乳类动物里面的灵长类动物,除了人类和蜘蛛猴之外,也有这根骨头,其实,人类本來也是有的,但在进化过程中丢掉了,你说这是为什么,”

吕嘉琦下意识的重复了一遍问題:“为什么,”

“可以想见,有这根骨头似乎是好事,可以让男人更强更|硬,但事实情况不是这样,当男人出现勃|起问題的时候,往往预示身体某些方面可能会出现疾病,比如心肺系统……”顿了一下,苍浩继续说道:“在这种情况下,阴|茎骨就可能会起到一种欺骗效果,而女性往往愿意选择身体更加强健的男性,于是,女性在选择配偶的时候就会青睐那些阴|茎骨不是那么突出的男性,因为这样可以更加直观的感受对方的身体情况,最终,这种选择导致人类把这根骨头进化沒了,所以说女性的选择影响了进化,而我就代表了人类进化的前进方向,”

“我滴妈呀,”吕嘉琦目瞪口呆:“你这都是怎样一番谬论,”

“难道我说错了,”

“这个……好像你的话很有点问題……”吕嘉琦很认真的问道:“你能不能先说说你的生理有什么特征吸引了井总,”

苍浩立即反问:“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要不你來感受一下,”

苍浩说起话來很不要脸,饶是吕嘉琦脸皮有些厚度,也有点受不了,

吕嘉琦脸色更红了:“苍总你真是……太……”

“太什么,口才太好,”苍浩一本正经的道:“也许这就是我吸引井悦然的地方,”

吕嘉琦看着苍浩,突然嘿嘿一笑:“苍总啊,你知不知道,为什么男人跟女人吵架都吵不赢,”

“为什么,”

“过去呢,也是有吵得赢的,但因为找不到女朋友,就灭绝了,”吕嘉琦找到了反击苍浩的办法:“这是根据你的进化论得出的结果,”

“我今天还就是要吵赢你,”苍浩撸胳膊挽袖子:“你看我能不能灭绝,”

苍浩还真有精神头,竟然跟吕嘉琦拌嘴起來,一拌就是半个小时,

公司已经下班了,井悦然去了约好的餐厅,久等苍浩不來,就打了一个电话:“亲爱的你什么时候到,”

苍浩正在兴头上,哪里顾得上这个:“我还有点工作要处理,你再等等我……”

“好吧,”井悦然叹了一口气:“那我先去逛一下商场,买个包包什么的……刷你的卡,”

苍浩立即道:“我马上就來,等我,”

苍浩再不管吕嘉琦,直接赶到餐厅,看到井悦然,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宝……宝……”

“你不会想叫我宝贝吧,”井悦然有点羞赧的道:“你还从來沒这么喊过我呢,”

“不是,我是问你……”运了一下气,苍浩这才问:“包包买了吗,”

“你……”井悦然有点火了:“你是不是糊涂了,你哪里有卡在我这,”

“也对啊,”苍浩这才想起來:“见鬼……我忘了,”

“看把你吓那样子,”井悦然重重哼了一声:“我想买什么,自己有钱,不用花你的,”

“你看这话让你说的,”苍浩嘿嘿一笑,打开钱夹掏出一张卡递给井悦然:“我的薪水都在里面,你拿去随便花,”

井悦然愣了一下:“真的,”

“当然,”苍浩很认真的点点头:“你是我女朋友,我不可能忽悠你,”

“你是不是吃错药了,”井悦然非常惊讶,因为苍浩一直都很抠门,全公司上下都知道,这还是第一次这么大方,

这让井悦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你是不是有麻烦,”

苍浩呵呵笑了笑:“我能有什么麻烦,我一直都很麻烦,这你还不知道吗,”

“不对,”井悦然一个劲的摇头:“我的生活经验告诉我,如果一个人突然做出什么反常的举动,那么一定是有很麻烦的事情了,”

“你误会了,”苍浩一本正经的道:“我就是突然之间想起,咱俩在一起好像有一年了,要是按照认识的时间计算,好像更长,我一直都沒给你买过什么东西,我又不会哄女人,索性给你钱自己选择吧,”

“你真的这么想,”

苍浩用力点点头:“当然,”

“沒想到你还记着,咱们已经认识一年了……”井悦然说到这里,抬起手來打量着自己的纤纤玉指:“你知不知道一年的时间里可以发生很多事,”

“当然,”苍浩有点心惊的问:“你这么说什么意思,你不会是外面有人了吧,”

“你胡说什么啊,”井悦然白了苍浩一眼:“我绝对比你纯洁,”

“好吧,你纯洁……”苍浩听到这话就放心了:“这卡你收起來吧,”

“不要,”井悦然坚持把卡还给苍浩:“我说过,我有钱,不用男人养,”

“不是养你,而是一点心意……”

“你记得咱们两个在一起已经一年了,其实我已经挺高兴了,”井悦然打断了苍浩的话:“我刚才说一年可以发生很多事,你知不知道公关部的小张和小丽认识一年就结婚了,如今他俩的孩子已经两岁了,”

苍浩挠挠头,又数了数手指头:“我怎么算不过來这个账,”

“还有……”井悦然很认真的道:“人力资源部那边的小李和勤勤,同样认识了一年,”

苍浩问了一句:“也结婚了,”

“结了婚之后都离了,”井悦然有点怨艾的道:“可咱俩还在谈恋爱……”

“哦,”苍浩装作沒听出來井悦然是什么意思,只是道:“快点吃吧,然后去看电影,票我都买好了,”

井悦然非常失望的问:“什么片子,”

“复仇者联盟2,”苍浩再不说什么,只是闷头吃饭,

苍浩胃口倒是不错,但井悦然吃的寡滋淡味的,看起來不怎么高兴,

等到出了餐厅,苍浩想哄井悦然开心,主动提出:“我來开车吧,”

“哦,”井悦然把车钥匙扔给苍浩,直接坐到副驾驶位上:“从來都是我开车载你,也该轮到我享受一下了,”

苍浩把车子发动起來,看了看周围,觉得气氛有点不太对劲,

经常的,苍浩和井悦然在工作之余,就会來这家餐厅吃饭,

附近是闹市,熙熙攘攘的,经常有人把车子随便停在路边,

然而,今天这里却是空空荡荡的,沒有一辆乱停的车辆,苍浩刚开始以为是交通部门加强管理了,

可苍浩马上又发觉不是这么回事,路面上见不到一个交警,倒是游荡着许多老头老太太,

这些人最年轻的也有五十多了,老一些的年逾八旬,每当有一辆车驶过,他们就会交头接耳,指指点点,

刚好这个时候,一辆宝马开了过來,看样子准备停下來,

只见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箭步而出,直接躺倒宝马的车头前,然后不住的哎哎呀呀喊着:“撞到我了,疼死我了……你怎么开车的,你可不能不管啊,”

宝马车主下了车,很恼火的道:“你明明是自己撞上來的,”

其他老头老太太一拥而上,十几条胳膊指着车主的鼻子:“你撞人还有理了是不是,”

“让开,”宝马车主不耐烦的推开距离最近的一个老头:“我要报警,”

这个老头立即躺倒在地,不住的喊着:“打人呀,大家看见沒有,他不光是撞人,还打人,”

看到这一幕,苍浩和井悦然都明白了,这是一个碰瓷团伙,

我们都知道,这年头有些该死不死的老年人,或者是为了给自己攒点棺材本,或者是给儿孙多留点财产,游荡街头从事碰瓷事业,也算是发挥余热,

春蚕到死丝方尽,碰到豪车才罢休,

自从当年的彭宇案,乐于助人搀扶老太太的小伙子被讹诈,倒赔了好几万块,这种事情就屡见不鲜,进來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过去这些老年人都是单独行动,如今竟然形成团队作战,一个人主攻,其他人助战,

之前,井悦然把车子停在这里,他们可能是放长线钓大鱼,此时苍浩把车子发动起來,周围十几双眼睛立即把目光贴了上來,

井悦然开的是兰博基尼,显然比宝马更有吸引力,

这些人立即形成阵型,从不同角度靠拢上來,把兰博基尼死死围住,

眼见车子根本沒办法开出去,井悦然急了:“这可怎么办,报警吧,”

苍浩轻松的笑了笑:“这点小事不用麻烦警察同志了,”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六十岁的老太太脱颖而出,猛地推开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又拽开另外一个老太太,一个箭步窜到兰博基尼前面,

紧接着,老太太往地上一躺,还特意往车轮下面挪了一下身体,然后就开始嚷:“你撞到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