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我们需要情报/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里坐着的人比孟阳龙年轻一点,穿着一身白色军装,看來是海军将领,

肩章是上将,胸前挂着好几行资历牌,从这两点就能看出來此人颇有來头,

更重要的是,苍浩跟此人曾有一面之缘,

罗清武,海军上将,当初在西山会议上,伙同刘双胜围攻孟阳龙,气得孟阳龙一怒之下挂冠而去,

后來,孟阳龙找地方躲清净,却不料遇到武装匪徒的袭击,幸亏苍浩当时也在,否则老命难保,

也就是那次袭击之后,国家二号人物出面斡旋,缓和了孟阳龙跟罗清武和刘双胜的关系,孟阳龙回到军委去继续任职,

正是通过那次斡旋,苍浩认识了罗罗清武,而罗清武早就知道苍浩是谁,

“你好,”罗清武微微一笑:“自我介绍一下……”

“我知道你是谁,”苍浩打断了罗清武的话:“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非得有事才能找你吗,”罗清武笑呵呵的道:“别忘了你现在也算是国家工作人员了,”

“可我直接接受孟阳龙指挥,”

罗清武立即道:“你接受国家领导,而不是具体某个人,”

苍浩似笑非笑的看着罗清武:“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罗清武沒有回答,而是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老太太:“你刚才的行为涉嫌谋杀,”

“不是涉嫌,”苍浩很认真的纠正道:“根本就是谋杀,”

“这么说你知道自己触犯了法律,”

“有的时候法律解决不了的问題,就只能用法律之外的手段解决,”

罗清武一字一顿的道:“但你会面临法律的惩处,”

“那么你就來惩处我吧,”苍浩耸耸肩膀:“欢迎之至,”

罗清武冷笑一声:“你这是挑衅我吗,”

“当然不是,”苍浩摇摇头:“你是军人,这事儿归警察管,”

“好吧,我就当这是一个玩笑……”罗清武换了一个话題:“你知道我为什么來找你吗,”

苍浩摇了摇头:“不知道,”

“我要知道你最近掌握了什么情报,”

苍浩一脸无辜:“沒什么情报呀,”

“布鲁塞尔的恐怖袭击,已经确定是安卡首领宋双上校所为……”罗清武一字一顿的道:“调查显示,当年宋双上校可能沒死,这些年來被钻石联盟收留,不知道什么原因,宋双上校反戈一击,而且很可能掳走了钻石联盟积存的财富,你跟钻石联盟有过数次交手,难道就不知道一点什么,”

苍浩略有点惊讶:“咱们国家的情报部门效率挺高嘛,”

“那当然,”罗清武一字一顿的道:“别说你什么都不知道,这可不应该,”

“确实不应该,但应该不等于必然,”苍浩耸耸肩膀:“我确实什么都不知道,我要是知道了的话,为什么不去布鲁塞尔阻击宋双上校,至少从他手里抢走点钻石,”

“我觉得你应该端正态度,”罗清武板起脸來:“我能理解,你长时间接受孟阳龙的领导,不习惯向别人汇报工作,”

苍浩笑了笑,沒出声,

“但是,这个国家不是只有孟阳龙一个将军,所有工作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负责,”罗清武说到这里,拍了拍苍浩的肩膀:“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我不明白,”苍浩摇了摇头:“你有话可以直说,”

“论年龄,我是你的长辈,论级别,我是你的上司,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那就是维护国家安全,你能跟孟阳龙合作,也就可以跟别人合作,” 罗清武语重心长的道:“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听罗清武这话的意思,像是要拉拢苍浩,不过苍浩不领情:“既然过去一直都是孟阳龙负责,为什么现在我要对你汇报,”

罗清武敷衍道:“跟谁汇报都一样,”

“如果孟阳龙被免职了,至少也应该告诉我一声吧,”

“那倒沒有,”罗清武急忙摇摇头:“好吧,既然你问到这了,我可以告诉你……我曾经搞过长时间的战略研究,主要方向就是中南半岛,包括柬埔寨,我现在就职南海舰队,针对地区同样包括中南半岛,说到这你应该明白了,如果柬埔寨有事,就是我的职责范围,”

罗清武的这个解释是站得住脚的,苍浩点了点头:“原來如此,”

“那么你可以告诉我了吗,”

“可以,”

罗清武眼睛一脸:“快说,”

“我什么都不知道,”

罗清武有点火了:“你在这逗闷子呢,”

“当然不是,”苍浩耸耸肩膀:“我都说过了,我要是能知道点什么,干吗不去布鲁塞尔打打秋风,”

苍浩的这个解释同样站得住脚,罗清武的语气缓和了:“据我所知,当年宋双上校最大的对手就是庞劲东,你对这个人有多少了解,”

“庞劲东跟宋双上校战斗的时候,我还是个小屁孩,对这个人的了解全部來自庞劲东,再加上我自己读了一些资料,”顿了一下,苍浩继续说道:“我知道这个人干过一些什么事情,也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过这些全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他接下來会干什么,沒谁能猜到,”

“你太让我失望了,”

“你失望我也沒办法,”苍浩满不在乎的道:“钻石联盟养活了宋双上校这么多年,不是同样不了解,否则会被用炸弹给端了吗,”

罗清武点了点头:“也对,”

“要是你沒其他事,我就下去了,”苍浩淡淡的道:“我女朋友还等着我呢,”

“我们现在谈国家大事,可你好像很不上心,”罗清武再次不满起來:“你跟孟阳龙说话也是这个态度,”

“对啊,”苍浩很诚实的点点头:“我对你已经很客气了,因为我跟你不熟悉,”

罗清武哼了一声:“真不知道孟阳龙怎么受得了你,”

“那你要去问他了,”苍浩看了看表:“你到底有沒有事了,”

“听着,我明天要启程去柬埔寨,所以今天才來见你,”

“你去干吗,”苍浩有点好奇:“不会是因为宋双上校这事吧,”

“就是因为这事,”罗清武告诉苍浩:“你要是了解历史就知道,安卡统治柬埔寨其间,该国亲王一直在我国流亡,”

“当然知道,一天到晚混吃混喝,到处游山玩水,安卡倒台之后,我们还帮他重新建立国家……”苍浩嘿嘿一笑:“就当养了个天价宠物吧,”

罗清武权当沒听到苍浩后面那句话:“这也就是说,我们与该国有着非常特殊的关系,不管宋双上校接下來具体做些什么,一定会威胁到该国的国家安全,该国政府现在提出请求,希望加强双方合作,主要是我国对他们的国家安全提供技术和装备支持……”

苍浩打断了罗清武的话:“也就是继续伸手要钱呗,”

罗清武皱起眉头:“怎么听起來你好像很不满,”

“确实不满,”

“援外,是一个大国必不可少的外交功课,表面上我们是花了很多钱,但能换回來更多的利益,”

“换回來什么利益,我还真不知道,我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只从老百姓角度看问題,”顿了顿,苍浩似笑非笑的道:“我们公司很多人去那个国家旅游过,该国海关看到我们华夏人的护照就伸手要小费,听好了,只管华夏游客要,欧美护照和东瀛护照全都免小费,甚至连我们一直看不起的南高丽都不给,而且你给人家人民币都不行,人家只要DOLLAR,美元,我们在这个国家砸了那么多钱,最后就给我们国民争取來这样的待遇,”

“这个吗……”罗清武听到这些,脸色红一阵,白一阵,他城府颇深,平日喜怒不幸于色,但听到这一番话还是感到非常尴尬:“这是外交部门的责任,具体情况我不了解,”

“如果你能见到外交部门的人,帮我问候他们的母亲,”

“还是继续说正事吧,”罗清武急忙岔开话題:“这也是我今天來找你的原因,以后在面对宋双上校的时候,你我……应该加强合作,”

罗清武本來想说让苍浩服从命令,但考虑到苍浩这种桀骜不驯的性格,于是临时改成了很客气的措辞“合作”,

但苍浩还是从罗清武的话中,听出了其他一些东西,

不管怎么说,罗清武毕竟是海军将领,而孟阳龙是负责全面工作的,

纵然柬埔寨是个小国,考虑到各自的分工问題,这一次出访也应该是孟阳龙去,

有那么一度,苍浩怀疑罗清武是不是自私出访,要跟孟阳龙争功,

不过,这个可能性马上就可以排除,毕竟是很重要的问題,沒人敢自私做主,

更何况,罗清武身份特殊,不是说走就能走的,

那么,就剩下另外一种可能性,罗清武要跟孟阳龙争权,

不管是上层授意这么做,亦或是罗清武自己主动争取,都说明孟阳龙现在面对挑战,

而罗清武來见苍浩,倒也不是摆官威,他知道苍浩是一个很有用的人,这是打算争取到己方阵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