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做人要讲义气/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很认真的道:“宋双上校这种人,威胁到的不只是他自己的国家,也会威胁到我们,甚至全世界,”

罗清武点点头:“我就是这么想,”

“所以,未雨绸缪是对的,在他还沒有把矛头对准我们的时候,及时做好应对措施,”顿了一下,苍浩又道:“我愿意为此多做些工作,”

罗清武笑了:“谢谢,”

“这是应该的,”苍浩耸耸肩膀:“如果我们自己不想下地狱,就必须把宋双上校送进地狱,”

“很高兴你这么说,”罗清武拿出一张标签,在上面写了一个号码,递给了苍浩:“这是我的私人电话,欢迎随时來电,”

“谢谢,”苍浩收起便签就告辞了:“那我去找女朋友了,”

罗清武点了点头:“再见,”

苍浩下车之后,罗清武就带着手下离开了,自己的车子直接向前开走,后面那辆红旗轿车倒退着离开小巷,再一次碾压过那个老太太,

罗清武根本不管老太太死活,车子开出一段距离后,他拨了一个电话给刘双胜:“我刚跟苍浩谈完,”

刘双胜急忙问:“怎么样,”

“这小子挺不配合,”罗清武一个劲摇头:“他应该就是这种性格吧,跟谁都这样,”

“能不能争取过來,”

“还不好说,”罗清武回想起自己跟苍浩交谈的经过,若有所思的道:“看起來,他倒是不愿意得罪我,但是不是愿意给咱们办事,还有待观察,”

“苍浩这个人很有用,如果能争取过來,对我们帮助很大,”顿了一下,刘双胜若有所思的道:“不过我一点不喜欢这个人,”

“我也不喜欢,如果有可能,我都想枪毙他,”罗清武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但这个人能量实在太大了,回过头來想想,他几乎是直接影响了全球政局,如果我们一开始就把这个人争取过來,如今在很多事上就有了主动权,也不用忌惮孟阳龙了,”

“只要能搞定孟阳龙,你我前途无限光明,”刘双胜冷声一笑:“孟阳龙在这么和总要的位子上坐了这么久也该换换人了,”

“是啊,”罗清武意味深长的道:“这一次去柬埔寨,还是我好不容易争取來的,如果我能干出点成绩,成功解决宋双上校,以后对付孟阳龙就多了一份资本,”

就在罗清武和刘双胜通话的同时,苍浩已经回到兰博基尼上,很关心的问:“你沒事吧,”

“能有什么事,”井悦然满不在意的道:“那几个人就在车下,也不说话,跟木头似的,他们要是敢上车,老子就掏枪了,”

苍浩点了点头:“他们应该不会威胁你的,”

“他们是什么人,”沒等苍浩回答,井悦然已经找到了答案:“來自国家特殊部门吧,”

“你真聪明,”苍浩笑了笑:“咱们去看电影吧,”

苍浩和井悦然去了电影院,也沒管地上那个老太太,干脆丢到脑后,

等到从电影院出來,苍浩把井悦然送回家,自己回了翠峰村,

在血狮雇佣兵众人当中,谢尔琴科是最有政治智慧的,所以苍浩把谢尔琴科叫了过來,大致说了一下跟罗清武见面的经过,

谢尔琴科听罢,沉声不语,过了好久,才说了一句:“看來暴风雨将至,”

“说说你的观点,”

“很简单……”谢尔琴科叹了一口气:“孟阳龙常年把持大权,在要害岗位上工作,刘双胜和罗清武军衔跟孟阳龙一样,肯定不服气,想取而代之,”

苍浩点点头:“我早就看出來了,”

“之前,双方的矛盾冲突,刘双胜和罗清武落到下风,但他们沒有放弃……”谢尔琴科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这一次宋双上校的出现,让他们找到了一个好机会,他们这是准备转变策略,不再直接跟孟阳龙争权,而是打算自己干出点成绩來,彰显出孟阳龙的昏庸无能,”

“沒错,”苍浩若有所思的分析道:“我很奇怪,布鲁塞尔袭击之后,孟阳龙肯定第一时间得到情报,却始终沒什么动静,我等着他找我來要请报,可他一直沒來,不知道怎么回事,很有可能,正因为孟阳龙反应迟钝,让罗清武和刘双胜觉得这是个机会,很可能他们主动跟高层争取,出访柬埔寨,针对宋双上校主动采取行动,如果他们这次干得出彩了,就彰显了孟阳龙的无能,以后争权也就容易了,”

“不管怎么说,无论孟阳龙还是他们两个这一边,肯定都要争取你的支持,因为你最有能力,也最了解情况……”顿了一下,谢尔琴科试探着说道:“如果你支持刘双胜和罗清武,肯定能获得最大的利益,”

“话虽如此……”苍浩沉重的点了一下头:“但干我们雇佣兵这一行的,不能只看利益,还要讲义气,”

谢尔琴科非常赞同:“说得好,”

“如果沒有孟阳龙的鼎力相助,我也不可能有今天的能力,”叹了一口气,苍浩很感慨的道:“我知道,这么长时间以來,孟阳龙一直在帮我擦屁股,我做过的一些事,不用说更高层面,就算警察这边要是找麻烦都让我应付不了,虽然我也在给孟阳龙帮忙,但如果这一次倒向罗清武和刘双胜,那实在是太沒义气了,”

“还有一点……”谢尔琴科急忙道:“我觉得罗清武和刘双胜也不会喜欢叛将的,”

“是这个道理,”苍浩冷冷一笑:“罗清武和刘双胜在孟阳龙面前落到下风,我也是功不可沒,最直接一点,有两次如果不是我在场,孟阳龙已经被武装分子给杀了,这样一來他们两个就省去很多麻烦,如果我帮助他们击败孟阳龙,他们两个肯定会回想起这些旧怨,那样我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更重要的是,到时我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沒有,因为已经沒有力量可以跟他们抗衡,”

“所以你决定留在孟阳龙这一边,”

“当然,”苍浩掏出一根烟扔给谢尔琴科,自己也点上一根:“记住,我要是能背叛孟阳龙,也就能背叛罗清武和刘双胜,他们两个自己也能预料到这一点,推而广之的说,凡是叛徒都不能要,一次背叛就意味着可以有两次,”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不太明白……”谢尔琴科抽了一口烟,有点费解的道:“现在你跟罗清武提出任何条件,估计他都可以答应,为什么不让他派人帮我们剿灭鬼王党,”

苍浩直接回答道:“我希望亲手了结跟鬼王党的恩怨,”

谢尔琴科怔了一下,随后点了一下头:“我明白了,”

“从钻石联盟出现在我面前,到处摆弄是非,到我发现鬼王党头目原來是我曾经的战友,这场战斗就变成了血狮雇佣兵自己的恩怨,”顿了一下,苍浩很郑重的道:“个人恩怨还需要让别人來解决,血狮雇佣兵什么时候变这么无能了,,”

“那么兰组呢,”

“如果蕙兰和季兰不是兰组的叛徒,我也不会让高雪轩來帮忙的,”

“明白,”谢尔琴科又抽了一口烟:“接下來,我们只需要耐心等待,一举歼灭鬼王党,”

从揣摩到罗清武的用意开始,苍浩就已经做出这样的选择,但眼下沒有得罪罗清武的必要,所以苍浩把话说的还算客气,

本來,苍浩想给孟阳龙打个电话,说明一下这件事,可刚把电话拿起來却又放下了,

暂时还是不说什么了,等孟阳龙主动來找自己,苍浩眼下要集中精力应对鬼王党,

跟宋双上校的那次遭遇战之后,安德烈耶维奇一直暗中监控,对鬼王党的行踪了若指掌,

换句话说,苍浩一直都知道这几天鬼王党躲在什么地方,看起來应该是他们的一个地下据点,但也仅只是据点而已,

苍浩沒有着急动手,是因为要等着鬼王党暴露出的生产基地,因为这个据点明显不可能生产什么东西,

如果不能掐断毒品源头,就算这一战全歼了红小丑、红面鬼和周大宇,搞不好鬼王党还有其他残渣,继续生产害人的丧尸剂,

当初,徐建军推翻洪妙雪,接着又被黑面鬼推翻,市面上的丧尸剂仍然源源不绝,说明他们的生产一直沒受到影响,那么就不能让历史重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