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发现生产基地/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跟鬼王党纠缠了这么久,苍浩深知鬼王党的厉害之处,

如果被他们知道自己已经被跟踪,那事情估计又要麻烦了,苍浩不得不小心应对,

尤其红小丑,性格疯癫凶悍,必须杀个出其不意,

“明白,老大,”安德烈耶维奇本來一脸掩饰不住的欣喜,听到苍浩的话,立马神色一正:“咱们该有个了断了,”

安德烈耶维奇通话结束后,苍浩立马联系了沙阿、慕北和博尼,再沒有告诉其他人,因为谢尔琴科他们现在更需要休养生息,

就在同一时间里,

军用悍马仍然在快速的行进,丝毫沒有意识到已经被紧密的跟踪,

到了小镇后,悍马沒有驻足,而是往周边的山区开去,路越來越难走,却丝毫沒有影响悍马车的速度,

连绵起伏的山脉越來越密集,这一片区域荒无人烟,鲜有人类活动的足迹,

“怎么沒有想到这帮龟儿子会躲在这里,”苍浩倒是有点吃惊,根据过去的经验,红面鬼这帮人似乎更偏爱人群密集的地方,越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

沒想到,这一次鬼王党居然会躲在山区腹地,这片纵深极广的区域,躲进去百八十个人,根本就像是鱼入大海,

想要找到他们可以说是十分的困难,难怪警方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找不到生产基地,

电脑屏幕上,有几座褐黄色的建筑显现了出來,远观之下,十分破旧,

六旋翼飞行器代号“蜂鸟”,苍浩看到那些建筑之后,马上下令:“让蜂鸟返回,”

基地的所在地是山脉中的一个腹地,视线十分的开阔,如果对方部署了对空监视装备,蜂鸟紧跟着跟上去肯定会引起注意,

听到苍浩的声音,安德烈耶维奇立即在电脑上操作了起來,给蜂鸟发布返航指令,

“老大,我们什么时候动手,”人高马大的博尼,搓了搓双手,双眼放着精光问道,

“现在,”苍浩的嘴角弯起一抹弧度,邪邪的笑着说道,

时不我待,战机稍纵即逝,苍浩深知这个道理,

既然已经知道了生产基地,真就沒有必要等待什么了,和鬼王党周旋这么久,准备的也够充分了,

听到苍浩的话,安德烈耶维奇几人的双目中顿时大放异光,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趁着夜色,血狮雇佣兵出动了,一辆破破烂烂的皮卡车,充满着屌丝气质,

苍浩几个人上车,径直往山区行驶去,

沙阿开车,苍浩坐在副驾驶上,点上了一支安德烈耶维奇送给他的雪茄,据说是正宗的古巴雪茄,是真是假,苍浩丝毫不在意,

抽了一口,苍浩展开了地图放在膝盖上,手指在地图上游走了片刻,在一个点上轻轻的敲了两下,合上地图,假寐了起來,

莫安小镇到山区有一段的距离,准确的來说,莫安小镇也是属于山区,但在外缘地带,距离真正的山区还有几公里,

晚上十点左右,苍浩等人在一个叫做坎子洼的地方弃车步行,徒步往鬼王党的老巢所在地摸索,

翻山越岭对于雇佣兵的几个成员而言,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儿了,博尼扛着沉重的六管格林机枪都跟玩一样,健步如飞,更别说其他的人了,

当午夜刚刚降临的时候,苍浩几人到了生产基地的外围,整个基地的轮廓清晰呈现在几人的眼前,

这里笼罩在一片朦朦胧胧之中,简直跟夜色是一体的,

透过红外夜视仪,几人可以清晰的看到在基地的外围,起码有不小几十处的明哨,至于其他的暗哨,那肯定是只多不少,

苍浩靠着山坡翻了个身,冲安德烈耶维奇几人说道:“发现了什么,”

沙阿神色严峻的说道:“老大,对方的戒备十分的森严,”

“老大,这小子已经尿裤了,”沙阿还沒來得及说道,博尼就揶揄道,

“去你大爷的,你才尿裤了,大黑鬼,”沙阿瞪着眼睛吼道,

“看看,这小子还急了,”博尼沒有丝毫生气的样子,不怒反笑道,

“行了,老办法,先抹掉外面的那些小杂鱼再说,”苍浩沉声喊了一声,几人立马严肃了起來,冲着苍浩点了点头,

“沙阿左翼,安德烈耶维奇、慕北右翼,博尼坚守原地,随时准备火力支援,”苍浩迅速的下达了命令,

“是,”几人沉声喝了一声,身形如同鬼魅一般快速的往鬼王党的基地摸了过去,

鬼王党基地,那些走來走去的外围警戒人员,丝毫沒有意识到危机的到來,端着枪打着哈欠警戒着,

苍浩在沙阿三人行动之后,也悄无声息的朝着鬼王党的基地摸了过去,目标是那些隐藏在暗中的暗哨,

明哨的威胁并不大,暗哨就不同了,我在明,敌在暗,可是一个很被动的局面,

苍浩单手握着匕首,身形隐匿在茫茫的夜色之中,简直和黑夜融为了一体,如同鬼魅一般,不发丝毫声音的摸索进了鬼王党的基地,

摆在明处的明哨,苍浩根本沒有理会,自有紧随在后的沙阿几人去搞定,

躲过明哨,苍浩的目光在基地的外围扫过,随意的扫了一圈之后,苍浩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浅浅的邪笑,

居然在外围布置了这么多的狙击手,这鬼王党可真是舍得下大本钱,

苍浩在心中冷冷的笑了一声,侦查了一圈之后,苍浩已经基本上锁定了暗哨的位置,

而且,这些暗哨居然都是重火力的机枪手和狙击手,鬼王党倒是真土豪,看來卖丧尸剂沒少赚钱,

而且暗哨零散分布,毫无规律,

苍浩悄悄的摸到了距离最近的一个暗哨点,是一个狙击手,

此时,狙击手正聚精会神的盯着狙击镜,根本沒有意识到苍浩已经摸到了他的身后,

苍浩沒发现这个狙击手带着观察手,身形如同敏捷的豹子一般,往前一扑,锋利的匕首快速的划过了那狙击手的脖子,

那狙击手到死都沒有想到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

如法炮制,很快,苍浩的手底下就已经丧生了七个狙击手和机枪手,顺利的将鬼王党基地的防线撕开了一条口子,

沙阿等人的外线清除速度也是十分的速度,几人都是浴血磨练出來的高手,之间的配合自是十分的默契,彼此只要一个眼神,就可以知道意图是什么,

“沙阿,小心,”就在这个时候,苍浩的耳麦中突然间响起博尼的低呼声,

沙阿正朝着一个明哨摸索过去,猛的听到博尼的低呼声,顾不得什么形象就朝地下一滚,

虽然沙阿的速度很快,但是还是沒有子弹快,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胳膊飞了过去,刮掉了一片皮肉,

六管格林机枪突然间疯狂的咆哮了起來,愤怒的火舌直扑袭击沙阿的暗哨点,转瞬间上百发子弹就倾泻了出去,

在猛烈的火流突袭之下,暗哨藏身的那一堵高墙轰然倒塌,里面的人估计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寻找掩体,”苍浩一看已经暴露,当机立断喊道,

在说话的空隙,苍浩快速移动到沙阿的身边,一把捞起沙阿的胳膊,边往前狂奔,边问道:“怎么样,死得了吗,”

沙阿被苍浩这别致的关心给逗乐了,哈哈一笑,说道:“老大,你沒死,我怎么能先死,沒事,被蚊子在胳膊上咬了一口,”

苍浩、慕北几人在一座小山坡后面回合了起來,博尼也赶了过來,用强大的火力将鬼王党的人暂时的压制在了对面,

“老大,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头啊,”安德烈耶维奇喘着粗气,喊道,

苍浩也发现了不对劲,对方好像是早就等着他们來一样,沒想到自以为做的十分隐秘的事情,原來却是对方故意放出來的诱饵,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阴森森的声音猛的响起:“苍浩,你來的可是真准时啊,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听到这个声音,苍浩眉头猛的一跳,这声音是鬼王党首领之一的红面鬼,

苍浩从小山坡后面走了出來,站在山坡上往基地看去,在基地的围墙之上,红面鬼负手站在那里,在他的左边站着久未谋面的悍勇之将镜鬼,

“又见面了,”苍浩扬声喊道:“上次跑得比鳝鱼都快,这次我们是來捞鱼的,”

眼下的形式对血狮雇佣兵十分的不利,苍浩的脑袋快速的运转着,该怎么扭转局面,

红面鬼的脸色顿时间黑了下來,垂死之人竟还敢这么跟自己说话,他把藏在袖管之中的右手缓缓的举了起來,猛的朝下一压,

这个手势就是命令,马上的,几十条火舌顿时间疯狂的咆哮了起來,如同雨点一般的子弹朝着苍浩等人的藏身之地无情的倾泻了下來,

在枪声响起的瞬间,苍浩就纵身一跃,滑到了山坡下面,

无数的子弹组成的弹幕,压的众人根本抬不起头來,

“老大,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安德烈耶维奇扑到苍浩的身边,焦急的喊道,

苍浩也很着急,但对方根本沒给自己喘息的机会,密集的弹幕压制得连头都抬不起來,更别说其他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