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去死吧镜鬼/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的这种感觉纯粹是由对方的实力带來的,面对一个浑身包裹在高强度防御材质之中,就连头部和脸部也一样,而且还沒有任何破绽的变态,苍浩第一次感到了无力,

但是,苍浩毕竟是苍浩,血狮雇佣兵的首领,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认输,

苍浩涣散的目光再一次爆发出了夺目的精光,如同一头盯紧了猎物的猎豹,随时准备着发起最后的进攻,

镜鬼的脚步猛的一顿,双眸透过那面镜片在玩味的看着苍浩,似乎想不通这么一个垂死之人,怎么会有这么凶狠的目光,

但是,很快镜鬼就释然了下來,他知道华夏有个成语叫做“垂死挣扎”,

镜鬼的双手再次握住了巨锤,

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阵“哒哒哒”的枪声响起,镜鬼的身上如同燃放了烟花一般,刹那间火花四溅,

“老大,你怎么样,”沙阿扑到了苍浩的身边,焦急的喊道,

苍浩欣慰的一笑,“沒事,一点小伤,”

是沙阿对镜鬼开火了,直接打光了一个弹夹,暂时压制住了镜鬼,

这个时候,苍浩才发现,鬼王党的那些散兵游勇已经被全部清理完了,

“老大,这混账交给我了,”沙阿的目光中杀气滕腾,凶狠的盯着镜鬼,

苍浩在沙阿这些队员们的心中,是队长,是他们的兄弟,是大哥,是他们崇拜的对象,

在雇佣兵这一行里,苍浩更是神一般的人物,

镜鬼竟然将苍浩打伤了,这口气沒人会咽得下去,

沙阿的拳头紧紧的攥了起來,脚下猛的发力就冲着镜鬼冲了过去,

“别去,”苍浩猛的喊道,可已经晚了,慕北也赶了过來,跟沙阿一起冲过去了,

在血狮雇佣兵当中,他们两个人私交最好,所以当年血狮解散之后,慕北无处可去,就跟着沙阿回了家乡,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两个人配合最密切,

苍浩挣扎着坐了起來,刚一动,浑身气血翻涌,眼前一黑,差点直接晕过去,定了定神才稍微好了点,

苍浩刚刚已经吃了镜鬼的亏,而更强大的红小丑还在暗中窥伺,现在应该保存实力,

镜鬼再怎么强大,也只是一个走卒,而不是BOSS,

果不其然,沙阿和慕北刚刚冲过去,就吃了镜鬼的亏,被三两下就给打飞了出來,看情形比苍浩还要严重,

顾不上自己身上的疼痛,苍浩连忙跑到了沙阿和慕北的身边,问道:“你们两个怎么样,”

“老大,好像不是很好,我胳膊是不是断了,怎么沒知觉了,”沙阿有气无力的说道,脸色惨白,

苍浩连忙检查了一下,胳膊沒断,估计是被大力震的失去了知觉,这让苍浩松了一口气:“胳膊还在……妈的,你的小命在就不错了,”

“那就好,那就好,”沙阿惊魂未定的说道,整个人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

慕北的情况要比沙阿的惨烈了不少,他剧烈的咳嗽了几下,吐出了一口血,咳嗽着说道:“老大,那小子是什么鬼东西,跟个铁块一样,”

苍浩双手放在沙阿和慕北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两下,盯着缓步朝着自己走过來的镜鬼,冷冷的说道:“不管他是什么鬼,惹到血狮,他就必须得下地狱,”

苍浩缓缓的站了起來,闪烁着寒光的匕首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來的,再次出现在了苍浩的手中,

“干你老娘,”苍浩粗俗的暴喝一声,猛地一脚,将地上的一颗石头踢向了镜鬼,巨大的力量让那石头宛如流星一般直扑镜鬼的面门,

苍浩紧随其后,在石头踢出去的瞬间,也跟着暴射了出去,

苍浩沒想着一颗小小的石头能对镜鬼这个变态造成什么伤害,石头只是吸引镜鬼注意的一个幌子,而苍浩自己才是杀招,

但人面对突然袭來的东西,一定会立即躲闪开,这个不受意识的控制,完全是本能反应,

这一颗石子分散了镜鬼的注意力,马上的,苍浩冲到镜鬼的身边,直接欺身而上,整个人攀附在了镜鬼的身上,

苍浩左臂弯曲死死的勒住镜鬼的脖子,扬起匕首,在镜鬼的脖子后面狠狠的插了下去,

“当”的一声脆响响起,苍浩有些傻眼了,脖子后面竟然也有防护,这小子全身上下简直无任何死角,

镜鬼的反应速度十分的快,在苍浩的匕首插下去的瞬间,镜鬼一把抓住了苍浩的衣服,往前猛的一拽,企图将苍浩从自己的身上拽下去,

但镜鬼这个时候却是低估了苍浩,苍浩久经战阵,曾经铸就了一代传奇,怎么可能会让他这么轻易的得手,

如同敏捷的猿猴一般,苍浩的身体在镜鬼的身上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左手如同钢箍一般死死的抓住了镜鬼的胳膊,同时间瞅准机会,匕首猛的朝着镜鬼的腋窝扎了下去,

同时苍浩厉喝了一声:“去死吧镜鬼,”

这一匕首悄无声息,沒有发出任何声音,让苍浩猛的一喜,

果然还是有死角的,就像先前推测的一样,关节的反方向部位不可能有防护,镜鬼的腋窝下就是弱点,

镜鬼沒有发出任何声音,不知道是否感受到了疼痛,但身体却是猛的一颤,差点把苍浩从上面震了下去,

趁他病,要他命,

苍浩跟这家伙缠斗了这么久,逮住这个机会怎么可能放过,身体微移,匕首再次从镜鬼的另一边的腋窝捅了进去,

既然腋窝是死角,那其他的关节,肯定也是一样的,

苍浩手中的那把匕首,简直就像是打了激素一般,从镜鬼的膝关节后部、臂弯处,连刺数下,

镜鬼不住的颤抖着,最后身体轰然倒地,

只要毁掉了关节,就算镜鬼还活着,也无力再战,

苍浩的最后一匕首,从镜鬼的面具下方缝隙插了进去,就这一下子,镜鬼这个变态死的不能再死了,

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苍浩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镜鬼这个变态还真不是一般的难搞,

这个时候,苍浩往四周看了看,猛的发现红面鬼竟然不见了,

红面鬼一直站在墙头观战,双手抱肩,一副高屋建瓴的样子,很是装B,

收拾了镜鬼,苍浩准备直接干掉红面鬼,连红小丑都顾不上了,原因就是这装B的样子太特么讨厌了,

事实上,红面鬼不是逃走,而是去跟红小丑报告了:“师父,血狮攻进來了,”

红小丑一直躲在一个阴暗逼仄的房间里,淡淡的看着外面的激战,不时发出几声怪笑,

一时间,红小丑沒说话,红面鬼恭敬的问了一句:“咱们该怎么办,”

“小事,小事,”红小丑猛的转身,近乎于手舞足蹈的笑着喊道,嘴里发出一连串的“哈哈”,

对于师父这种痴癫摸样,红面鬼早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同时心中还有点腹诽,如果不是红小丑执意要來这里,生产基地也不可能被暴露,

但不管心里怎么想,红面鬼在红小丑的面前,也不敢有丝毫不敬,

“可是,师父,镜鬼已经死了……”红面鬼望着师父欲言又止,一脸焦急之色:“这已经是我们最后的基地了,”

血狮的恐怖,红面鬼早就见识到了,当初苍浩力斩黑面鬼肯利,红面鬼自知不是苍浩的对手,把希望全放在了镜鬼身上,

如今,镜鬼作为鬼王党名义上的头号高手,竟然被杀死了,红面鬼一看情形不对,立马开溜,

红面鬼也是精英战士,这么做似乎有点丢人,但鬼王党如今已经穷途末路,他觉得比起自己生命,任何东西都特么是浮云,

“镜鬼死了,”红小丑满脸笑容的问道,他的表情和马戏团中的小丑一模一样,配合他脸上那层古怪的油彩,倒是看不出丝毫的违和,

“是的,师父,”

“哈哈哈,死的好,死得好,”红小丑突然间大笑了起來,而且竟然连呼镜鬼死得好,

即便红面鬼对红小丑十分了解,听到这话也不由得一愣,

在第二代鬼王党当中,红小丑似乎比较欣赏镜鬼,还主动问起过镜鬼去哪了,

就算红小丑不会为镜鬼感到哀伤,也不应该这么高兴,

红面鬼不敢说什么,只能静静的站在一边,等着师父的回应,

红小丑双手交叉捧在腹上,两个食指交叉环绕着,表情一时像哭,一时像笑,一时又像是在沉思,

许久之后,红小丑才嘻嘻哈哈的笑着说道:“沒事,等着,”

“沒事,等着,”红面鬼愣了许久,等着师父接下來会说什么,

但是红小丑好像压根不准备说什么了一般,竟自顾自的哼唱着,悠悠闲闲的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再说周大宇,在血狮突入进來的时候立即溜走了,他最擅长的就是保命,

尽管他的手下被红小丑差不多杀光,索性还剩下了几个,由他指挥着迅速行动了起來,将一箱箱的丧尸剂装车,

丧尸剂的生产车间在地下,有一条通向外面的轨道,就像煤矿往外拉煤的轨道一样,

一个看似小队长摸样的汉子走到周大宇的跟前:“宇哥,都装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