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永远是叛徒/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博尼的性格很闷,平常不怎么说话,安德烈耶维奇又是后來加入血狮雇佣兵,跟博尼沒怎么接触过,

所以,博尼突然出言挖苦自己,让安德烈耶维奇有些恼火,

也就在安德烈耶维奇骂博尼的时候,苍浩已经快速将子弹取了出來,

博尼跟苍浩拍了下掌,哈哈的笑了起來,

这一招百试不爽,别人受伤的时候,只要转移一下注意力,疼痛就会减轻许多,

刚刚给安德烈耶维奇包扎好伤口,外面一个刺耳的声音就响了起來,“还真是沒有想到啊,所向披靡的血狮雇佣兵,怎么跟老鼠一样躲起來了,”

这是红面鬼的声音,在红小丑苏醒之后,这货说话态度和方式跟从前也不一样了:“血狮雇佣兵,今天我就让你们变成死猫,想当死老鼠都不行,”

红面鬼的话音刚落,轰轰炮身就响了起來,苍浩等人藏身的地方被震得左摇右晃,像是发生了一场地震,

红面鬼在这个地方准备有极其强大的火力,看了一眼众人身上挂着的手雷,苍浩顿时计上心头,

苍浩先是冲慕北喊道“观察对方的情况,”

“是,”慕北听到苍浩的命令,匍匐在地,利用望远镜观察起了外面的情况,随后开始汇报:“目标三点钟方向,距离七十米,七个人左右,使用RPG轮流发射,”

苍浩冷冷一笑:“好,把手雷集中起來,给向三点钟方向狠砸,”

慕北、沙阿几人摘下随身携带的手雷,一起向三点钟方向砸了过去,

“轰轰”的响声此起彼伏,但却沒对鬼王党造成伤害,苍浩等人还是处于下风,

原因很简单,手雷更适合做防御武器,而不是进攻武器,

七十米这个人距离,实在是有点太远了,能把手雷投掷到这个距离就不是普通军人能做到的,

华夏军队对军人经常考核投掷手榴弹,距离和准度都是考核内容,其实这沒什么用,

因为手雷毕竟飞行缓慢,超出了一定距离之后,对方就很容易闪躲了,

红面鬼那边看到密密麻麻的手雷飞过來,立即闪躲到附近的掩体里面,手雷基本上全都炸空了,

但苍浩本來也沒指望这些手雷排上什么用场,

也就在红面鬼躲进掩体之后,突然传來几声更加猛烈的爆炸,平地生气了几条火柱,吞沒了红面鬼安装在隐蔽处的自动机枪,随即也吞沒了红面鬼自己藏身的掩体,

是雷霆无人机,血狮雇佣兵出动的同时,也发射了一批雷霆无人机,一直就在那辆破烂的皮卡上空飞行,

到了生产基地之后,雷霆无人机一直盘旋在上空,不过苍浩沒轻易动用,

这是要留到最后时候的杀手锏,苍浩的目的是用手雷把鬼王党驱赶到掩体里,然后再用雷霆无人机一举轰杀,

如果红面鬼等人留在原來的地方,很容易看到正上方袭來的雷霆无人机,但只要进了掩体之后,他们就看不到了,

七架雷霆无人机轰了下來,片刻之后,爆炸声停了,

苍浩往外看了一眼,一切都被浓密的烟尘吞沒,看不到红面鬼那边的情况,

苍浩当机立断喊道:“冲,”

此时已经是夜晚,趁着夜色和雷霆无人机爆炸掀起的烟尘,这是进攻的最好机会,

安德列维奇跟博尼一组,冲到那些自动机枪前面,原本狂妄的射着火舌的枪管此时都偃旗息鼓了下來,

安德烈耶维奇发现,这些机枪都是通过电路控制的,跟黄彬焕制造的防卫者并不一样,因为防卫者是自主射击,这些机枪需要有人操纵,

苍浩直接冲到已经变成废墟的掩体前,只见满地都是尸体和RPG发射器,而狡猾的红面鬼却不见了踪迹,不知道去了哪里,

“好吧,战斗才刚刚开始……”苍浩邪邪的笑着,问了一句:“哥几个,准备好了吗,”

“杀,”几人同时间低吼了一声,在夜色之下,开始在这个生产基地扫荡了起來,

红面鬼沒有死,他本來已经占尽上风,沒想到死神从天而降,

幸运的是,他被埋到一堆砖头下面,虽然受了伤,性命却无虞,

在苍浩冲上來之前,红面鬼挣扎着爬出來,从另一个方向逃走了,

他一手捂着胳膊,脚步踉跄的往车库走去,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缝滴答滴答的滴落了下來,

马上的,红面鬼找到一辆车,也是这里最后一辆能开动的车,他喘着粗气坐上车,双手颤抖着将钥匙插了进去,

冷不防,一个声音忽然在红面鬼的身后响了起來:“别动,再动一枪打爆你的脑袋,”

马上的,两个窈窕的身影绕过來,将钥匙拔了出來,

红面鬼看到这两个人就是一愣:“季兰,蕙兰……你们要干什么,”

季兰冷冷一笑:“你说呢,”

从血狮雇佣兵突击开始,到镜鬼身亡,再到红面鬼负伤,季兰和蕙兰一直都沒出现,

红面鬼也早就把她俩给忘了,本來沒指望能做什么,熟料这两个女人这时竟然出现了,

很显然,她俩要逃走,红面鬼面部的肌肉抽搐了两下:“妈的,打仗的时候看不到你们,逃跑的时候比谁都快……”

“哼,红小丑不是挺能打吗,根本不需要我们,”季兰冷冷的说道,言语间满带嘲讽:“我觉得,你还是应该陪着你那恶棍师父比较好,我们姐妹这是在帮你,”

“叛徒永远都是叛徒,”红面鬼冷笑了两声:“你们既然能背叛兰组,当然也能背叛别人,你们永远是叛徒,”

季兰满不在乎的一笑:“或许吧,”

“一起走吧,”红面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留下來就是等死,”

血狮已经攻进來了,现在的局势完全是一边倒,鬼王党已经沒有什么可用的人手了,谁会傻B的留下來送死,

红面鬼可以带着季兰和蕙兰一起逃走,但季兰和蕙兰却不是这样想,这两个女人原本只是打算抢先一步,此时却被红面鬼的叛徒言论激怒了,

季兰把枪口往前一顶,打开了枪的保险,

红面鬼讪讪的笑着:“季兰妹妹,有话好好说,先把枪放下,”

“我习惯拿着枪好好说话,”季兰根本不吃红面鬼的那一套,冷冷的说道:“因为我是叛徒吗,”

“季兰,苍浩已经攻进來了,如果我们继续拖延下去,谁也走不了,”红面鬼着急的喊道:“快点让我发动车子,”

“是啊,攻进來,我们可就谁也走不了了,”季兰阴阴的说道,一枪托砸在了红面鬼的脖颈上:“但是让我们带着你,我们也走不了,”

红面鬼眼前一黑,从车上栽了下來,

他万万沒想到,自己竟然最终栽在了这两个臭女人手里,昏过去前的那一刻,虽然他十分的不甘,却沒任何办法,

季兰和蕙兰上车,开车从基地的后面趁着夜色溜了出去,红面鬼说的一点都沒错,她们两个本來就是叛徒,大不了再反水一次,

沒有谁会傻到在树倒猢狲散的时候还拼命,就连红面鬼都准备抛弃师父逃跑了,何况她们本就是不相干的人,

这一场混战,兰组的叛徒坐山观虎斗,但兰组却也一直沒出现,

苍浩以为高雪轩改了主意,不愿來助战,或许是不想亲手了结曾经的姐妹,所以苍浩倒也沒往心里去,

但事实上,兰组已经出动了,孟阳龙去了盛世荷园,发现一个人都沒有,

过了一会,吕思言和张汉奇來了,先后跟孟阳龙打了一个招呼,

“张兴昱临时有事,刚刚飞出国,來不了,”张汉奇坐下來,看了看周围:“高雪轩呢,”

“不知道,”孟阳龙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來了之后也沒见到她,可能也是有事出去了吧,她不是什么事都跟我们说,”

“她好像把兰组的人都带走了,”吕思言若有所思的道:“不是一般的事,而是大事,很可能是有什么行动,”

“既然她不想说,我们也不要问了,”孟阳龙拿出烟盒,抽出一根点上,然后把烟盒扔给张汉奇:“她跟苍浩关系特殊,既然她不在,正好我有些事要说,”

张汉奇急忙问:“有什么事需要背着高女士,”

荷园会是一个很团结的组织,成员内部很少会有什么事藏着掖着,所以孟阳龙这句话显得有些怪异,连吕思言都有些费解:“难道高女士做了什么不利于我们的事,”

“那倒沒有,”孟阳龙摇了摇头:“如果有,也是苍浩干的,只是还不知道高女士会在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吕思言立即问:“苍浩干了什么,”

“我要是沒说错,之前不久,罗清武跟苍浩见了一面……”呵呵一笑,孟阳龙缓缓说道:“罗清武想要拉拢苍浩,”

张汉奇有些火了:“怎么着,罗清武不服气,还想搞事,”

“他一直都不服气,他和刘双胜都觉得,自己比我更有资格做到这个位子上來,”顿了一下,孟阳龙继续说道:“上一次我一怒之下隐退,让他们两个消停了一阵儿,最劲风平浪静,大家把那档子事快忘了,他俩又活跃起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