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荷园三巨头/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汉奇不屑的冷哼一声:“这两个人还真是记吃不记打,”

“他们倒是有点记性的,”孟阳龙吐了一个烟圈,悠然说道:“宋双上校发动恐怖袭击,接下來肯定会对东南亚地区的和平安定构成威胁,进而还会影响到我们,罗清武意识到了这一点,主动跟高层请命出访柬埔寨,名义上是加强双边安全合作,实际上就是针对宋双上校采取行动,多年來,柬埔寨跟我们有着很特殊的关系,合作起來还是很顺手的,这件事不管谁去了都能办成,但只要是罗清武办成了就是他的大功一件,”

张汉奇有些火了:“这家伙挺会做人嘛,专拣现成的便宜,不愧是官场老油条,”

“听我说完……”孟阳龙轻轻摆了摆手:“合作这事虽然容易,但想要对付宋双上校,却沒那么容易,这些年來,柬埔寨国家动用了各种可能的方法,请国际社会给与援助,甚至雇请地下雇佣兵,都沒能抓到这个恶魔,罗清武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他是和平时期成长起來的军人,这辈子都沒上过战场,在宋双上校面前……用当下年轻人的话说就是战五渣,”

孟阳龙有空的时候会上网,对网路话语比较了解,这个比方还真挺贴切,

张汉奇和吕思言都知道,孟阳龙这么说已经是给罗清武留面子了,罗清武是政工干部出身,靠着文笔不错把各种材料写得非常好看,再加上能说会道,才一步步爬到今天的位子上來,

自从晋封上将,罗清武把这个特长发挥到了极致,对高层各种歌功颂德的话语,每天都从各种报纸、各种电视节目和各种图片之中喷涌而出,

孟阳龙可不一样,是真正打过仗的,他能坐到今天是靠着当年在对越战争中屡立战功,成了他用之不尽的政治资本,

所以,孟阳龙这种拿枪杆子的军人,对罗清武这种耍笔杆子的军人,其实是不太看得起的,

非常有趣的是,罗清武也是这么看待孟阳龙,觉得孟阳龙就是一介武夫,性格粗鲁、沒有修养、读书少,认识问題的深度和广度都不如他这个文化人,

无论如何,高层心里有一杆秤,结果就是罗清武表面上非常风光,各种出彩的机会和各种好处全少不了,但屁股下面的位子却有些虚,

孟阳龙从來不声不响的,甚少在公开场合曝光,却是手握重权,

虽然孟阳龙和罗清武都是上将,论起军衔的含金量,那可是一天一地,

这一点,罗清武同样很清楚,这才跟孟阳龙有了各种争斗,两人之间本无私怨,一切矛盾都是从这來的,

实事求是的说,孟阳龙始终能占据上风,个人能力还只是一方面因素,同时也离不开荷园会的鼎力支持,

基本上,荷园会对孟阳龙是要钱出钱,要人出人,而罗清武和刘双胜身边的圈子沒有这样的实力,

吕思言冷冷一笑:“所以他必须拉拢苍浩,因为宋双上校当年正是死于苍浩师父之手,沒有人比苍浩更适合对付宋双上校,”

“所以说罗清武这个人并不笨……”孟阳龙抽了一口烟,若有所思的道:“这次他是抓到机会了,让他折腾好了……”

吕思言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我关心的是苍浩那边有什么动静,”

“问題就在这……”孟阳龙的目光变得深邃起來:“按说,罗清武跟苍浩见面之后,苍浩应该跟我打个招呼才是,但我沒有接到苍浩一个电话或者一条短信,”

张汉奇急忙问:“难道……苍浩会背叛你,”

“如果沒有我,苍浩也沒有今天,他干的那些事请随便拿出來两样都可以判重罪,”轻轻一哼,孟阳龙有点恼火的道:“如果苍浩真的背叛我,那就太沒有良心了,”

“应该不会吧……”吕思言跟张汉奇对视了一眼,有些忧心的道:“咱们对苍浩也算熟悉了,他不是那种沒有底线的人,知道什么事能做而什么不能做,”

“怕的是他的底线跟你想象的不一样,”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道:“他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跟我们不一样,跟我们所希望的也不一样,”

孟阳龙的话很简单,但暗含着很多意思,吕思言和张汉奇听了出來,

苍浩不太容易被利用,所谓各种民族大义和爱国情操,对苍浩几乎沒有任何鼓动性,

苍浩有自己的正义标准,用自己的方式來爱国,绝对不会给权贵当炮灰,

当初,孟阳龙刚接触苍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一时间颇有些犹豫,是不是要招纳苍浩给自己做事,毕竟这个人跟自己所有手下都不一样,

最后,孟阳龙看重苍浩的能力,自己沒有任何一个手下可以与苍浩比肩,于是才跟苍浩有了后來的合作关系,

如果苍浩这一次站队真的站到罗清武那一边,孟阳龙只能怪自己瞎了钛合金眼,完全看错了苍浩,

张汉奇不无忧虑的道:“如果苍浩真的反水,我们应该有对策,”

“这不可能,”吕思言断然说道:“我用人格保证苍浩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张汉奇质疑:“你凭什么用你的人格给别人打包票,”

吕思言反问:“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老吕你今天的态度有点怪异……”张汉奇一边玩味的打量着苍浩,一边缓缓说道:“我们现在沒有证据证明苍浩反水,仅只是推测,同样你也沒有证据证明苍浩一定是清白的,你不应该把话说得这么满,有违你作为一个警察的职业敏感性,”

吕思言重重哼了一声:“听你这话的意思倒是怀疑我跟苍浩一起反水了,”

“我可沒这么说,”张汉奇急忙摆摆手,随后补充道:“我知道,你女儿在苍浩手下打工,所以你很维护苍浩,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但苍浩这一次如果真做了叛徒,咱们荷园会的生死存亡,可比你女儿的那份工作重要得多,”

吕思言听到这话,噤声不语了,因为张汉奇说的确实很有道理,

孟阳龙抽了一口烟,意味深长的道:“如果苍浩真的反水,我们也只有痛下杀手,”

吕思言叹了一口气:“我相信不会的,”

“好了,先不说这个了……”孟阳龙摆了摆手:“对了,老吕,你什么时候回京城,”

“明天,”吕思言告诉孟阳龙:“阿尔巴尼亚黑手党这个案子,基本上已经可以结案了,所有参与人员必须受到法律惩处,包括那些官二代,明天我回京城述职,带廖家珺一起走,”

张汉奇不解:“带廖家珺干什么,”

“廖家珺这个人可以好好培养……”吕思言深深的一笑:“自从邹峰之后,广厦市一直出现权力真空,廖家珺虽然年轻,却是迅速成长起來的实力派,我希望能助她一臂之力,让她能够更快地成长,这样将來她也能给我们做事,”

“这个主意不错,”张汉奇点了一下头:“我也觉得廖家珺这个人挺不错,”

“她跟我回京城,主要让她接受一下表彰,再跟各级领导见一下面,她一直在基层工作,就算再怎么有名望,想要进一步升迁,上层关系是必不可少的,这一次我帮她疏通一下上层关系,”顿了一下,吕思言又道:“这样一來,时间不能太短,怎么也得十天半个月,”

“那工作怎么办,”孟阳龙立即提出:“严月蓉落马之后,广厦警务系统一直沒有局长,廖家珺以刑事侦查局局长暂代全面工作,让廖家珺跟你回京城,这警务工作不得瘫痪,”

吕思言回答:“我考虑找个人暂代一下廖家珺的工作,”

“谁,”

吕思言说出了一个名字:“郑跃军,”

张汉奇知道这个人:“他不是邹峰的嫡系吗,”

吕思言点了一下头:“沒错,”

“那你还让他暂代工作,”张汉奇非常不理解:“你考虑过这个人可靠吗,”

“虽然郑跃军过去是邹峰一条线上的,但邹峰毕竟已经死了,郑跃军如今是孤家寡人一个,这段时间以來,广厦风云变幻,郑跃军一直低调,不跟任何人站队,所以我觉得还是可以争取过來的,”吕思言不是随便提出这个名字,早就有过通盘考虑:“更重要的是,除了郑跃军之外,真的沒有更合适的人选了……”

张汉奇摇了摇头:“不至于吧,广厦警务系统那么庞大,部门那么多,”

“那又怎么样,”吕思言苦笑两声:“廖家珺太出风头了,偏偏又太年轻,树大招风,招人嫉恨,广厦警务系统的那些头头脑脑,不管是副局长还是支队长,都对她腹诽极深,这些日子,廖家珺忙得敲打后脑勺,这些领导全都在旁边看热闹,就沒有一个肯伸手帮上一把,”

“这就是官场呀……”张汉奇苦笑着摇了摇头:“让你这么一说,廖家珺的日子还真挺难,”

“当然难了,廖家珺现在需要人手,但沒有一个部门肯支援一下,她不管找谁要人,对方都会说他们自己这一边更忙……”摇了摇头,吕思言很是无奈的道:“要是让这些人暂代廖家珺的工作,只怕背地里要动些手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