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兰组去了哪/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鬼,”安德烈耶维奇趴在苍浩身旁,念叨了一句:“手雷要是能黏在上面就好了,”

装甲车辆的防御,不仅体现在无法直接击穿,经常还会让弹头或者炸弹弹跳开,

所以,如果有什么爆炸装置能够附着在装甲上,确实可以增加破坏力,

事实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还真出现过类似的武器,英国人研发了一种粘性手雷,可以粘在坦克或装甲车的外装甲上,

然而这并沒什么卵用,因为战场上的坦克和装甲车实在太脏,不像阅兵式上那么干净整洁,这种手雷根本粘不上去,

于是,英国人改变了战术,让士兵找机会靠近上去,然后手动粘在坦克上,

临爆时间是五秒,士兵可以用这五秒时间跑路,前提是手雷沒粘到衣服上,否则就会变成黄继光,

无论如何,这种战术多少有些启发性,安德烈耶维奇手雷手里拿着两枚手雷,躬身向装甲车冲了过去,

装甲车马上注意到了安德烈耶维奇,上面似乎安装了夜视仪,马上的,两道火流向安德烈耶维奇扫了过來,

安德里耶维奇马上躲到了一棵树后面,两道火流在这里汇聚,瞬间把整棵树削去了一半,

安德烈耶维奇紧紧把身体靠在树上,操纵着一架雷霆无人机降低高度,近乎是紧贴着地皮,向装甲车冲了过去,

从空中攻击不易,但贴地攻击难度更大,因为地势高低起伏,又有灌木丛遮挡,对雷霆无人机的性能有更大挑战,

安德烈耶维奇在对方火力猛射之下,灵活地操纵着雷霆无人机抵近了装甲车,然而还是沒能成功,雷霆无人机一头扎进灌木丛中出不來了,安德里耶维奇只能直接引爆,

这一次爆炸惊动了装甲车那一边,他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马上把火力向雷霆无人机爆炸的地方集中过去,

这样一來也就给了安德烈耶维奇机会,他躬身迅速冲到装甲车近前,然后就地卧倒,把两颗手雷拉开,扔到了装甲车的下方,

所有坦克和装甲车的底盘都是弱点,这种简易改装的装甲车也一样,

只是,这车的防弹钢板安装非常低,距离地面只有一条不宽的缝隙,从远处很难精确的把手雷扔到下面,

马上的,“砰砰”两声爆炸响起,简易装甲车的车身猛地震颤了两下,射击随之停止了下來,

借着这个机会,苍浩也冲了过去,拉开三颗手雷,顺着射击孔丢了进去,

又是三声爆炸,这一下彻底让简易装甲车报废了,车身冒起滚滚黑烟,从射击孔还迸溅出來不少血迹,

“妈的……”安德烈耶维奇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反抗还挺顽强,”

沙阿说了一句:“兰组怎么还沒到,”

苍浩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苍浩原本希望兰组能跟自己配合,一起进攻这处基地,但激战了这么久,却始终不见高雪轩的人影,

高雪轩很讲信用,绝对不会临阵脱逃,搞不好是出了状况,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苍浩在出发之前,把时间地点告知了高雪轩,高雪轩带领舞兰、墨兰柏朗和蝶兰直接赶了过去,所以孟阳龙等人去盛世荷园的时候沒碰见兰组,

兰组乘坐一辆越野车,沒有开车灯,在夜色中向鬼王党基地飞快驶去,

车子是墨兰柏朗在开,高雪轩坐在副驾驶位上,微闭双眸,一言不发,

就在快要靠近鬼王党基地的时候,舞兰突然说了一句:“高姐,这一次……不要再手下留情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高雪轩依然微闭美眸:“季兰和蕙兰的反叛,给我们造成很大损失,念在大家是姐妹的情分上,我一直不忍痛下杀手,但如果她们两个打算一错到底……”

高雪轩沒把话说下去,舞兰也不明白高雪轩是怎么个意思,无奈的看了蝶兰一眼,

蝶兰撇了撇嘴,表情也是无奈,

兰组是杀手组织,高雪轩是杀手出身,但和其他杀手不同的是,高雪轩做人做事有情有义,

正因为如此,兰组平白无故多了很多麻烦,始终沒能解决这几个叛徒,

但同样因为如此,兰组的姐妹们对高雪轩忠心耿耿,

其他杀手组织若是解散,真的就是树倒猢狲散,兰组却不一样,

尽管高雪轩当年决定解散,但高雪轩只要有事喊上一声,这帮姐妹就会立即赶过來,

车上沒有人再说话,突然,车子猛地震动了一下,高雪轩立即睁开眼:“怎么回事,”

“不知道……”墨兰柏朗正说着,车子又震动了一下,

紧接着,周围发出“咚咚”一阵乱响,车身跟着不住的震颤起來,

“有人向我们开火,”墨兰柏朗立即把车子停下來,随后打开车门跳下去,躲到了车子底盘下面,

高雪轩带着蝶兰和舞兰也下來了,依靠车体作掩护,警惕的观察着周围,

车身经过防弹加固,暂时可以保证安全,

向周围看去,只见到处黑漆漆的一片,根本找不到敌人在哪,

间或的,几道火流从远处射过來,在车身上迸溅出一连串火化,随后火流又消失无踪,

过了一会,火流又从其他地方出现,重复先前的过程,

墨兰柏朗拿出夜视仪戴在头上,马上看到在远处的草丛中,有两个人影飞快的穿梭着,

这两个人跑出一段距离就停下來,向车子这边开火,然后再迅速转移阵地,

墨兰柏朗举起枪,稳稳的瞄准着两个人,随即送上了两个短点射,

墨兰柏朗的枪法非常准,“哒哒”的几声枪响,两个人翻倒在草丛中,

然而,从其他方向又射來了火流,这一次是蝶兰迎击了上去,

巴特雷发出沉闷的吼叫,对方一个人的头部被直接炸烂,另一个人则被拦腰射断,

在夜视仪里,可以清楚看到他们的鲜血和内脏迸溅的到处都是,沾染到了周围的草木,

舞兰低声问了一句:“对方是什么人,”

“难道是鬼王党,”高雪轩摇了摇头:“但不应该呀,”

兰组与鬼王党沒有爆发过大规模正面冲突,尤其是红面鬼统领鬼王党之后,跟兰组基本沒有过接触,

可以说,双方基本沒太大私怨, 纵然季兰和蕙兰现在鬼王党这一边,红面鬼却也沒有必要给自己树敌太多,

对方能在半路上拦截,肯定是已经掌握了兰组的动向,可鬼王党现在忙于对付苍浩,根本无力顾忌兰组这一边,

除了鬼王党,似乎也沒谁还有嫌疑,高雪轩甚至有一度怀疑是红魔集团,

不过,这个可能更小,红魔集团不去对付鬼王党,在这拦截兰组完全是毫无必要,

战斗在继续,时常会响起枪声,

对方似乎不着急杀伤兰组这一边,只是用火力拖住,不让兰组离开,

“不知道苍浩那边怎么样……”高雪轩叹了一口气:“希望他别怪我,我不是不想去帮他,”

再说鬼王党基地这一边,红面鬼终于清醒了过來,迷迷糊糊的揉了揉发酸的脖子,

强忍着剧烈的头疼,红面鬼睁开了眼睛,乍一看周围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再次猛的一看,他的眼睛瞬间瞪大了,

在他的头顶赫然顶着四管黑洞洞的枪口,更加离谱的是还有一个六管格林机枪,

是血狮雇佣兵,

红面鬼猛的要翻身起來,但是翻到中途却闷哼了一声,继续躺在了地上哀叫着,一幅身受重伤的样子,

“不要装死了,起來,”苍浩在红面鬼的腿上踢了两脚,喊道:“咱们谈谈,”

红面鬼十分吃力的翻身,席地坐在了地上,苦笑着说道:“原來是你们……血狮雇佣兵,我们又见面了,”

沙阿冷笑了一声:“哎呦,见到我们一点也不意外啊,”

“怎么会意外呢,我这是在等着你们呢,”红面鬼说着,举起了双手:“我决定投降,”

“老大,这小子脑后有反骨,我看还是直接毙了來的畅快,” 博尼看了几天的《三国演义》,就在红面鬼的身上活学活用了起來:“他就是吕洞宾,”

苍浩叹了一口气:“三国里那是吕布,不是吕洞宾,”

“少废话,”安德烈耶维奇冷声喝道:“红小丑在哪里,”

红面鬼语调怪异的说了一句:“我可以带你们去找他……”

“真的,”苍浩玩味的笑了一下,这场战斗自始至终,红小丑根本就沒现身,连影子都沒有见到,谁知道红小丑躲在什么地方准备致命一击,

慕北也不相信红面鬼的话:“你要出卖红小丑,”

“鬼王党已经内讧了,我们一直都在内讧……”红面鬼怪笑了两声:“周大宇不见踪影,还有兰组的那两个叛徒,季兰和蕙兰也反水了……”

“行了,别废话了,带我去找红小丑,”苍浩说着,给沙阿和慕北使了个眼色,

沙阿和慕北会意,两把枪架在红面鬼的身后,将红面鬼推了起來,压着往前走去,

在这种阵势下,红面鬼就是想干点什么,他稍微的一动,肯定会立马被打成筛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