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毒王VS红小丑/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地道里装电梯,这事本身就有点让人费解,首先可以肯定,这部电梯是向下行的,

因为地道距离地面并不高,完全沒必要用电梯,

更何况,这条地道很短,总不能刚跳下來,马上又得上去,

苍浩正双手摸索,在墙壁上摸索着寻找电梯开关,忽然间“嘭”的一声,一个庞然大物一下子压在苍浩身上,

苍浩被这巨物压的发出了一声惨叫,整个人差点喘不过來气,脸紧紧的贴在了地面上,

隐隐约约间,苍浩好像听到这巨物在喊话:“老大,你怎么样,沒事吧,”

这个巨物真的是太过于庞大了,就连声音都给阻隔了,而这巨物不是别的什么东西,正是狗日的博尼,

“快点让开……”苍浩的话还沒完全喊出口,“嘭”的一下子,身上的重量猛的增加,

博尼在那喃喃自语:“这地下铺了毯子吗,怎么这么柔软,”

苍浩被挤压的再次痛呼了一声,直感觉自己的整个肺都快被压到体外了,

不等苍浩缓一口气,身上又是接二连三的几下子,到最后压的连吸一口气都十分的困难,

太惨绝人寰了,博尼竟然把自己当成弹簧床,想要感受一下到底有多么柔软,

很快的,慕北的声音响起,看來他也下來了:“咦,老大去哪儿了,这是什么地方,怎么感觉不像是地道的样子,”

“是啊,老大去什么地方了,难不成这里还有其他通道,”安德烈耶维奇也下來了,疑惑的说道:“怎么这还有一部电梯,”

苍浩此时被挤压的连说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口,只得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大声的喊了一嗓子:“救命啊,”

但是,声音透过身上那个庞然大物,竟然变成像是猫的呜咽声,

其他人都沒注意到,倒是毒王忽然间说了一句:“好像有什么声音,”

苍浩此时连杀人的心都有了:“这帮傻B,是老子啊,”

毒王的目光在黑暗中搜寻了一阵,诡异的笑了起來,伸出一只脚,好巧不巧的踩在了苍浩的胳膊上,

苍浩很想骂娘:“我去你大爷的,你踩着老子的胳膊了……”

可惜,苍浩的胸腔被挤压的连发个声音都发不出來,骂人是不奢望了,只能希望这几个小子赶紧发现自己,

这个时候,电梯停止了运行,安德烈耶维奇在周围的墙壁上摸索了一阵,终于找到了电梯控制键,

很快的,随着又一阵“嗡嗡”声,轿厢好像省了上來,

博尼一直坐在地上,因为地道的举架太矮,他这个块头有点行动不开,

同样是这个时候,博尼终于站了起來,众人这才看到,苍浩跟一个被放了气的皮球一样,始终被博尼压在下面,而毒王的脚踩在苍浩唯一放在外面的胳膊上,

“啊,老大,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博尼一脸歉意的连忙起身,冲苍浩说道:“我说这地怎么这么软呢,原來是老大你,老大你怎么喊一声啊,”

苍浩从地上翻起來,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一拳就招呼在了博尼的胸膛上:“谁让你长这么壮实的,从今天开始,给我节食!你吃老子的饭,还特么祸害老子,明明长的这么黑非得当白眼狼,”

“对不起……”博尼歉然的低下了头,嘿笑着揉了揉胸口,嘟囔道:“这不是太黑了,沒看见嘛,”

苍浩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酸麻的失去知觉了:“”

在几人说话的时候,电梯已经停了下來,当轿厢的门打开,几个人走了进去,

就像苍浩猜测的一样,电梯果然是下行的,等到了目的地,轿厢的门再次打开,苍浩等人看到外面的情况,不由得呆住了,

这里简直就像是蚂蚁的巢穴,整个地下四通八达到处都是通道,密布着铁轨,一辆辆的轨道车停在一个空旷的场地上,

四下里静悄悄的,沒有一点声音,更是找不到红小丑和红面鬼的影子,

之前在地面上激战,血狮雇佣兵曾经搜索过一部分地区,除了武器之外,沒发现毒品的踪迹,

看样子,鬼王党的生产车间藏在地下,这些通道必然连着很多出口,很可能延伸出很远,生产好的丧尸剂就通过这些通道运到其他的地方,

虽然这处基地本身藏在深山中,但因为人迹罕至,所以要是有什么动静,反而更容易被发现,

比如说,通过路面运输丧尸剂,必定会车來车往的,引起镇子上的居民或者警方的注意,

沒想到的是,鬼王党直接在地下散货,直接把丧尸剂送到需要的地方去,难怪一直以來警方找到的藏毒窝点都在密集的闹市,

这样一來,这处基地从外面看起來就像被荒废的一样,而广厦周边有很多这样荒废的地方,通常不会被人留意,

看到这四通八达的轨道,苍浩叹了口气:“这个地方过去应该是开过矿,废弃之后不知道被什么人买下來,改造成了度假中心,然后再度荒废,”

安德烈耶维奇点点头:“估计鬼王党也是看上了这一点,才把基地设置在这里,”

博尼沒空分析这个基地是什么样子,只是唉声叹气的道:“得了,沒戏了,红小丑估计早就溜的沒影了,”

沙阿同样很无奈:“这么密集的网络,凭我们几个人,一时半会找不到哪儿去,”

他们两个人沒说错,这里通道太多,鬼才知道鬼王党从哪条通道溜走的,

这么大好的一次机会就这么沒了,下次再想要抓到红小丑就更麻烦了,

毒王也是深感惋惜的摇了摇头,本來以为能了解跟红小丑的恩怨,结果却是擦肩而过,

“走吧,上去,”苍浩朝众人挥了挥手,继续追击已经沒有意义,几人沿原路返回了上去,

在电梯快要到头的时候,苍浩的眉毛猛的拧了起來,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侧耳听去,外面一片杂音,好像有很多人,

“怎么回事,外面好像有很多人,”慕北也听到了外面的声音,疑惑的问道:“鬼王党的杂兵不是已经被我们全部清除了吗,”

“狡兔三窟,”苍浩摇了摇头:“应该是从其他的地方赶过來的,地下那么复杂的轨道网络,据点肯定不止这一个,”

现在几个人身上都有伤,出去有一定的风险,但不出去,又只能从地下离开,谁也不知道哪条通道会通到哪里去,

苍浩正在思考该怎么办,发现毒王带上一丝怪异的笑容,

毒王摇了摇头说道:“我喜欢这种战斗,來吧,我给你们开路,”

苍浩顿时笑了,有毒王开路,自然最好不过了,

几人蹑手蹑脚的钻出了电梯,鬼王党的杂兵暂时还沒有注意到红小丑的房间,估计正在外围搜索着,

苍浩看了看身边的几人,毒王不习惯用热兵器,而自己这边兄弟身上的弹药都所剩无几了,

不过,苍浩并不担心武器的问題,自己沒有,敌人身上有,在血狮雇佣兵的历史上,从來都是把敌人当成运输大队的,

眼下苍浩担心的是,现在外面究竟什么情况,贸然出去肯定会暴露在敌人的射界之内,

听声音这么近,鬼王党的杂兵应该距离不远,

“我先出去看看,”毒王依然满不在乎,说了这么一声,就出了门,

马上的,外面顿时枪声大作,听起來非常杂乱,

苍浩当机立断喊道:“冲出去增援,”

沒等苍浩等人有所动作,毒王如同一阵风一般,已经冲了回來,

毒王一甩手,扔下了一大堆的武器弹药:“能拿多少就拿多少,火力必须加强,外面人不少,”

苍浩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同时也有些佩服,毒王竟然赤手空拳,硬生生从鬼王党那里抢來了这些武器,

“好家伙,”沙阿拿起一把步枪,自言自语道:“鬼王党的装备挺先进吗,如果是警察发现这个地方,只怕是攻不进來,”

“所以必须我们动手,”苍浩从地上随便拿起一把枪,喊道:“來吧,开战,”

外面鬼王党的杂兵确实很多,这场战斗无异于一场小型战争,

也就在苍浩带领兄弟们摩拳擦掌的同时,早就已经溜之大吉的兰组叛徒季兰和蕙兰,却遭遇到了变故,

这两个女人根本沒看自己跑到了什么地方,只是一个劲儿的想要远离是非之地,

却未曾想到,她们刚逃出來沒多远,正撞上了激战中的兰组,

这是一条鲜有车辆驶过的小路,季兰和蕙兰正高速行进着,

如果红面鬼看到这辆车,肯定会感到揪心的痛,这辆车本來应该是他的,

开车的是季兰,蕙兰坐在副驾驶上,季兰对这辆车很满意:“应该谢谢红面鬼,如果不准备一辆好车,只怕我们就要落到血狮雇佣兵的手里了,”

蕙兰伸出细长白嫩的手指,拿出一个梳妆镜,给自己整理了一下妆容:“这一下鬼王党要恨死我们了,”

毕竟是女人,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不忘爱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