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神秘的怪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恐怕不再有鬼王党了,”季兰微微一笑,说道:“这一次,苍浩准确发现了鬼王党最后的基地,不给炸个底朝天才怪,”

“我倒不希望鬼王党全军覆沒,”蕙兰有点上火的道:“虽然这帮人讨厌,但也不是一无是处,只要有他们在,我们就多了一层保护,”

“这倒是,”季兰变得垂头丧气:“沒了鬼王党,兰组对付我们更容易了……接下來我们该怎么办,”

“要不我们去迪拜潇洒两天再说,”蕙兰一时间有了主意,她跟季兰全然沒有注意到,自己在错误的时间去了错误的地方,更沒意识到即将到來的危险,

顿了一下,蕙兰又说了一句:“我觉得马尔代夫也不错,”

“不管去哪,都得先找个地方避一避,然后再想办法,”季兰思忖了片刻说道,她并沒有跟蕙兰一样突然间头脑发热,想要出去潇洒,

季兰考虑得比较周全,现在在她们背后的可是鬼王党、血狮雇佣兵还有兰组,这三个强大势力,

本來鬼王党是盟友,但姐妹两个为了跑路,打伤了红面鬼,这仇算是结下了,

而这些力量中的任何一个,都不是凭借她们两个人的力量可以摆脱的,

“姐,你想的太多了,我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化妆出境啊,”蕙兰合上化妆盒,十分天真的说道:“保证沒有人可以发现我们的踪迹,”

“神不知鬼不觉,小惠,你当鬼王党和血狮雇佣兵都是白痴啊,”季兰沒好气的说道,对这样一个胸大无脑的姐妹她真的是无语了,却恰好她们两个现在还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蕙兰赌气的噘了噘嘴:“哪有那么容易可以找到,你总是想太多,很多时候事情沒那么复杂,”

跟蕙兰怎么也说不通,这丫头倒是心大得很,季兰索性不出声了,脑子里思索着接下來该怎么办,

汽车在连绵起伏的山脉间快速的穿梭着,季兰根本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去了,看了看四周还是荒无人烟,季兰只能加快速度,希望尽快找到一个城镇,

车子刚刚转过一个弯,蕙兰突然间惊叫了起來,“季姐,快看,那边好像有几个人,”

“可能是过路的吧,”季兰无所谓的说道,驾驶着车子继续快速的前进,

然而,那几个人不是过路的,看着很眼熟,

更重要的是,周围不时传來枪声,

季兰仔细看了一眼那几个人,目光猛的一紧,同时迅速的踩了一脚刹车,

由于速度太快,刹车踩了之后,车子还是慢悠悠的滑行了一段距离,好巧不巧的在那几个人的不远处停了下來,

前面的那几个人,季兰不但认识,而且还十分的熟悉,她们曾经是姐妹,而现在是敌人,

那几个人正是兰组的组长高雪轩和舞兰、墨兰、蝶兰,除了她们几个之外,还有一个头发散乱的怪人,

这个怪人赤着膀子,身上套着一件防弹衣,上面挂满匕首,

高雪轩几人跟那个怪人打得不可开交,季兰的嘴角冷冷的勾了起來,兰组不会平白无故出现在这里,只能是为了阻击她们两个,

也不知道这个怪人是什么來头,又在半路上阻击了兰组,所以高雪轩沒及时赶到鬼王党基地,

看着高雪轩,季兰深压在心中的积年仇恨,一瞬间全部爆发了出來,

当年就因为那么一点点的事情,高雪轩丝毫不顾及姐妹之情,不但侮辱了自己,还将自己逐出兰组,

如今遇到高雪轩,季兰恨得牙根都痒痒的,这样的一个机会不可能放过,

季兰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打开车门冲了下去,蕙兰立即紧紧跟上,

高雪轩正和怪人缠斗在一起,早就注意到了突然出现的这辆车,只是对方这个怪人的手段过于凌厉,高雪轩无暇他顾,

但是,当看到从车上走下來的季兰和蕙兰的时候,高雪轩的神情还是猛的一震,

高雪轩本來有些懊恼,自己被拖住,不能赶去给苍浩助战,

车子半路上遭到枪击,高雪轩带着姐妹们刚刚击退枪手,又突然杀出这么一个怪人來,结果兰组始终留在原地动弹不得,

高雪轩却沒想到,偏偏在这里碰见了蕙兰和季兰,

按理说,血狮雇佣兵攻击鬼王党基地,季兰和蕙兰应该正在抵抗,难道她们两个逃出來了,

“真沒有想到……”舞兰后退了一步,离开那个怪人一段距离,目光阴冷的瞅了一眼季兰和蕙兰:“你们两个居然还有脸出现在这里,”

“这地方又不是你家的,我们凭什么不能出现这里,”蕙兰双臂横抱在胸前,大咧咧的说道,一幅准备看好戏的样子:“不过,沒事,你们继续,我和季姐只是过來围观一下,保证不插手,”

舞兰被气的够呛,刚好怪人投掷过來一把飞刀,舞兰差点就被伤到,

“舞兰,专心对敌,”高雪轩沉声喝了一声,跳出站圈,对向了季兰和蕙兰,

季兰死死的盯着高雪轩,仇恨让她一时间失去了理智,把剑就冲进了战团,直逼高雪轩,

怪人一看又冲进來一个人,以为是给高雪轩三人帮忙的,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记飞刀甩了出去,

自从打斗开始,怪人就一直闷不吭声,手中的飞刀却是十分的有灵性,好像无形之中有什么力量控制着一般,

飞刀直直的冲着季兰的脖子飞了过去,季兰闪身刚刚躲了过去,另一把匕首却又从后面飞來直奔后心,每一刀都是一招毙敌的杀招,

季兰只得暂时的放弃了对付高雪轩,慌忙应付起了怪人的飞刀,

蕙兰一看季兰应付吃紧,也挺身加入了进來,

原本是两方的战斗,由于季兰和蕙兰的加入,变成了三方的混战,

季兰和蕙兰不发一言便开打,勾起了高雪轩的火气,怎么说也要教训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叛徒,

高雪轩抽出一把匕首,转手间一道密不透风的剑网,冲着季兰的周身压了下去,

高雪轩在兰组中的实力是最为强悍的,若论单打独斗,季兰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这一招下去,季兰根本无处应对,只得身形急退,暂时避其锋芒,

蕙兰侧头看向高雪轩和季兰二人,心神略分,手中立时便出现破绽,

神秘怪人表情虽然木讷,应敌却是机灵无比,左手一挥,一柄飞刀势挟劲风,向蕙兰当胸射到,眼见便要穿胸而过,

蕙兰见飞刀來势惊人,此时应对已经來不及了,不由得慌了手脚,急叫:“季姐,救我,”

季兰此时自顾不暇,猛一看飞刀马上就要刺到蕙兰的身上,顾不得狼狈不狼狈,慌忙合身扑倒,单手抓住蕙兰的脚踝,猛的往后一拉,两个人齐齐摔倒在地上,

趁着季兰和蕙兰慌乱,神秘怪人双手狂甩,四支飞刀从四个不同的角度直奔高雪轩三人,

沒有了季兰和蕙兰的从中捣乱,高雪轩就从容了许多,盯着飞奔而來的飞刀,扬起匕首一扫,

飞刀被匕首扫到,竟是断为两段,刚好向季兰和蕙兰分射了回去,

怪人射出飞刀的时候,似乎算准了角度,就算是飞刀被击中会飞向哪里,他也是成竹在胸,

季兰立即仰躺在地,举剑砸开射來的飞刀,随着“当”的一声,金铁相交,只震得季兰右臂发麻,

不等飞刀落地,季兰左手一抄,已然抓住在手,转向就朝着高雪轩甩了出去,

但是,季兰毕竟不是玩飞刀的高手,飞刀扔出來之后,高雪轩只是用匕首轻轻一扫,就将那半截飞刀打在地,

一支飞刀在三个人重复利用,使得这场混战更加激烈,

尤其是高雪轩无形中展露的一手,让季兰、蕙兰乃至神秘怪人都不由得一震,

神秘怪人更加认真了,全力应对高雪轩,手中的飞刀变幻莫测,

蕙兰逃过了飞刀穿胸之险,定了一定神,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了起來,再次冲着高雪轩奔了过去,

蕙兰的招数大开大阖,气派宏伟,每一招都有石破天惊、风雨大至之势,招招直奔高雪轩的要害,

这套招数,高雪轩并不陌生,正是自己教给蕙兰的,是高雪轩为快速实现暗杀目标自创的

可悲的是,这个自己亲手教出來的“徒弟”,却要用自己教的功夫來杀自己,

神秘怪人此时却有些尴尬,成了夹在风箱中的老鼠他不动则已,一动就遭到两方的夹击,

如此反复往來,神秘怪人飞刀的速度下降不少,渐渐感到难以抵挡,

高雪轩、墨兰、舞兰三人长期配合,攻守兼备,三人出招却好像是一个人一般,又有蝶兰不时用火力支援,基本上沒什么破绽,

至于季兰和蕙兰,吃了一通暗亏之后,也是聪明了许多,两人互相配合了起來,表现要比刚才好出不少,

兰组之间的恩怨仇恨对决,已然成了主战场,而神秘怪人却成了配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