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季兰被羞辱/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小丑打量着周大宇,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算你的说法还过得去,”

红小丑情绪变化非常快,喜怒无常,周大宇倒是也习惯了,暗暗松了一口气,

红小丑松开了周大宇的衣领:“不过……”

周大宇刚刚松了一口气,猛的听到“不过”二字,心一下子又揪了起來,

“不过,看來你对鬼王党是真心付出的,老子需要的就是像你这样的人才,”红小丑在周大宇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两下,说道:“以后就跟着哥混吧,”

周大宇十分勉强的笑着,心里却好像是一下子经历了冰火两重天一般,这一冷一热的差点尿裤子,

周大宇哪敢忘记,红小丑刚苏醒沒多久,就指使鬼王党杂兵清洗了自己所有手下,

红小丑的巴掌一下下的落在周大宇的肩膀上,周大宇的心脏也跟着一颤一颤的,

红面鬼自始至终只是冷眼看着,沒有发一言,但在促狭的目光里,似乎蕴含着某些别有意味的东西,

这个时候,一个杂兵走进來,说道:“季兰回來了,”

在杂兵的身后,身形憔悴的季兰走了进來,

也就是看到季兰,红小丑脸上顿时间绽放了笑容,走过去给季兰就是一个熊抱:“你可算是活着回來了,真是想死我了,”

季兰被红小丑这突如其來的举动搞的猛的一惊,兀自纳闷,红小丑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关心了,

红面鬼却是冷冷一笑:“你怎么好意思回來,”

“我……”季兰非常尴尬,自己和蕙兰抢走了红面鬼的逃生工具,按说真不应该再回來,

但事情发展出乎意料,蕙兰已经死了,季兰无处可去,原计划全部作废,

眼下,季兰孤身飘在外面更加危险,随时可能被兰组追杀,想來想去,鬼王党反而是安全的港湾,

所以季兰只能厚着脸皮回來:“我当时一时糊涂……都是蕙兰教唆我的,我知道错了,”

“红小丑,我和蕙兰遭到了兰组的截杀,我逃回來了,但是蕙兰……”季兰说着就有些说不下去了,想起蕙兰的死,复仇的焰火汹涌的在她的胸腔中就燃烧了起來:“我要为她报仇,”

红小丑十分惊讶的问道:“蕙兰怎么了,死了,”

季兰点了点头,看向红小丑咬牙切齿的,近乎于咆哮的喊道:“红小丑,你一定要为蕙兰妹妹报仇,杀光兰组的人,还有血狮雇佣兵,全杀了他们,”

“放心,我一定会杀了他们的,”红小丑脸颊上的肌肉抖动了一下,状若癫狂,目光中闪过一抹血腥的残忍,片刻后,红小丑神色又是一变,十分高兴的说道:“不过,能看到你活着回來,真的是太好了,”

“师父……”红面鬼见红小丑对季兰这么亲热,一时间怒火中烧,指了指自己头上的伤口:“这是她们干的,”

红小丑装作沒看到,继续对季兰道:“虽然死了不少人,但我们团结一起,一定可以全歼血狮雇佣兵……当然还有宋双上校,”

得到红小丑这么重视,季兰还真有些不敢相信,弱弱的说道:“幸不辱命,”

“哈哈,好啊,”红小丑哈哈的笑着,脸色忽然间变了,猛的一巴掌抽在了季兰的脸上,

季兰被红小丑一巴掌打倒在地,脸上赫然出现了一道清晰的手印,嘴角更是沁出了一缕鲜血,

“红小丑,你干嘛,,”季兰被打了个莫名其妙,刚刚还不是说的好好的嘛,怎么说动手就动手,

红小丑猛扑到季兰的身边,甩手一巴掌接着一巴掌抽在了季兰的脸上,“干嘛,居然敢背叛老子,当叛徒的滋味是不是很爽,我看你是当叛徒当上瘾了,现实背叛兰组,现在又背叛老子……放心,兰组和血狮雇佣兵老子会全杀了的,但是,你也得死,而且是被我活活的折磨死,”

转瞬间,季兰的那一张秀脸就被红小丑打的面目全非,肿的跟个馒头一样,青一块红一块的,估计就是他妈见了也认不出來这就是她的女儿,

在红小丑的面前,季兰根本沒有丝毫反抗的力气,片刻间就被打的只有出的气沒有进气,

红小丑的手停了下來,冲站在门外的杂兵招了招手,

“把她的衣服给我扒了,”红小丑冲两个杂兵说道,而自己则十分悠闲的坐在了椅子上,一幅看好戏的样子:“看看这娘们身材怎么样,”

两个杂兵当即动手,拔女人的衣服这事情他们很乐意干,如果要是可以上那就更好了,

“你们干嘛,给我滚开,滚开,”季兰用尽了自己最后的一丝力气嘶吼道,但是这样的嘶吼根本起不到任何的用处,

在这里沒有任何人可以帮她,而她自己也根本沒有力量反抗,

只是扭动着身体抗拒两个杂兵的大手,但是这幅姿态看在别人的眼里,却像是tiaoqing时的欲拒还迎,

“啧啧,看着样子,可真的是够骚,够贱,红面鬼,”红小丑砸吧着嘴巴,饶有趣味的说道:“要是兰组都能过來陪陪老子就好了,红面鬼,你说呢,”

“是啊,”红面鬼正看得兴奋,猛听到红小丑叫他,忙应了一声:“这女人真不错,”

“你想不想上她,我看她很适合你,”红小丑盯着红面鬼邪笑着问道,

红面鬼立马摇了摇头,这女人现在跟个猪头一样,只有倒胃口的份,就别提上不上的了,

“周大宇你想不想上,”见红面鬼摇头,红小丑又问周大宇道,

“你还是别折腾我了,看看戏倒是可以,要是让我上……我还是更喜欢热情奔放的洋妞,”周大宇连忙说道,其实他是怕死,而不是不想,

红小丑虐季兰跟玩一样,但季兰要是想杀他周大宇,还是轻松得很,

“你们一个个的真是不识货,不过老子也不想上,”红小丑砸吧了下嘴巴说道,

转瞬间,季兰就被那两个杂兵给拨成了一条白羊,长期练功夫的女人,身材倒是保持的十分匀称,

肌肤如雪,前凸后翘,此时如果不看她那让人反胃的面孔,只看身材绝对会让很多男性牲口前仆后继,

“既然你们都沒有兴趣,我也沒有兴趣,那就赶出去得了,”红小丑伸手挠了挠鼻子,说道:“我也看够了,”

两个杂兵伸长了耳朵听着红小丑的话,听到前半句话他们心中还猛的激动了起來,以为红小丑会把这个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杀手赏赐给他们,

却沒想到后一句话,直接将他们的念头给拍死了,

红小丑竟然要把季兰给赶出去,这可真是暴遣天物,不过这是红小丑的决定,他们违抗不得,只得遵从,

“就这个样子走出这里,老子就饶你一命,”红小丑慢悠悠的说道:“够宽大吧,”

季兰的心此时就像是被人乱七八糟的划了开來,然后还笑着在上面各种配料,然后缝合起來,再告诉他,老子救了你一命,

恨,

滔天的恨意从季兰的心中燃烧了起來,她恨所有的人,

在这一刻,她发誓,她一定要杀了所有的人,所有她看不顺眼的人,

再说苍浩这一边,一直不安等待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而且发生的还十分的快,

就在晚上,一则消息简直如同炸弹一般,传到苍浩这边:“不明武装分子对柬埔寨政府机构发动了突然袭击,战斗依旧在继续当中,”

很显然,所谓不明武装分子,只可能是受宋双上校指使的,

只是,眼下还沒有足够的证据,所以官方表态需要谨慎,

罗清武应该已经抵达柬埔寨,然而却像是石沉大海一般,沒有传回丝毫的消息,

苍浩点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气:“战斗终于开始了,”

“老大,我们要不要支援一下,”安德烈耶维奇开口问道:“不能让宋双上校得手,”

“暂时不用,”苍浩眉头紧锁,说道:“这件事,现在不仅仅是我们的事情,更是两国之间的事情,如果不经过对方的允许,私自将武装力量开到对方的领土上,极有可能会引发国际纷争,这件事跟老雷泽诺夫不一样,就算是增援柬埔寨,也应该国家力量出手,”

“难道就这么等着,”

“密切关注事情的发展,”苍浩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沒别的办法了,”

“是,”安德烈耶维奇应了一声,快步出了苍浩的房间,

同一时间,就在柬埔寨王国,

下午的时候,一支精良的武装部队突然间袭击了柬埔寨国防军,然后闯入了西哈努克市的市区,随后分散成几股,分别攻击各个政府机关,

西哈努克市是旅游城市,这个时间是人们刚刚开始夜生活,却未料到他们还沒开始享受欢乐,就看到了无数黑洞洞的枪口,

随着枪声响起的一刻,所有人都无法再继续从前的生活,只能躲在旅馆或者家里,胆战心惊看着事态的发展,

这支武装部队进展速度很快,等到人们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所有政府机关都被攻陷,

包括所有官员在内,全部被枪杀,场面极其血腥残忍,

人们连最基本的反应时间都沒有,一切就已经落下了帷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