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最忠实的走卒/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武装分子仍嫌不过瘾,把所有被杀的人倒吊双脚,挂在了路灯上面,

市内几条主要街路,一眼望去到处悬挂着尸体,一滴滴鲜血落下來汇聚成一滩,把路面染成了暗红色,

西哈努克市是柬埔寨十分重要的城市,也是军事重地,用奉辛比克党创始人西哈努克亲王的名字命名,驻扎有高棉王家军三个独立团,

恐怖分子进入西哈努克市之后,第一和第二独立团立即出动,封锁了市政机关周围的交通要道之后,和恐怖分子打起了阵地战,

对于恐怖分子究竟有多少人,配备了什么样的武器,第一独立团团长比丘申克一无所知,

恐怖分子攻占了市政机关,比丘申克连里面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也根本不清楚,

“圣泽,”比丘申克叉着腰大声的喊了一嗓子,

军队中立刻有一个个子矮小,皮肤黝黑的中尉军官小跑了过來:“团长什么吩咐,”

“带你的人给我摸清楚里面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比丘申克此时有些上火,连敌人的基本情况都不知道还打个鸡毛,干脆不如直接回家玩蛋,

“是,”个子矮小的圣泽冲着比丘申克敬了个礼,快步跑回來了自己的连队,冲着自己的手下招呼了一声,十几个士兵跟着圣泽呈尖刀队形往市政府那边悄悄摸了过去,

西哈努克市的市政机关集中在一起,很多时候根本分不清走进去的究竟是哪一个机关,不过在这个时候究竟是哪个机关已经不是那么的重要了,

圣泽的侦察连是第一独立团最为强悍的队伍,最擅长的就是巷战,

但圣泽的人刚进去不久,里面立刻就响起了杂乱的枪声,由于枪声太过于密集,根本听不清枪声哪一方,

“见鬼,”比丘申克愤怒的一把摘下帽子摔在了地上,圣泽应该秘密行动,这么快就爆发了战斗,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在听到枪声的一刻,他已经不奢望圣泽能带來什么消息,只盼着这一个侦察连能平安回來,

枪声很快沉寂下去,來的快去的也快,只维持了短短的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就沒了声音,

而圣泽的侦察连却沒有一个人走出來,比丘申克暴躁的在原地踱着步子,

过了一会,身边的士兵突然间激动的喊了起來:“团长,团长,圣泽连长出來了,出來了,”

比丘申克连忙转头看去,果然看到圣泽步履踉跄的从里面跑了出來,身体摇摇欲坠,随着他的脚步,地面上留下了一条鲜血铺成的痕迹,

“团……团长,”圣泽的嘴里冒着血沫子,扑到比丘申克的面前艰难的说道:“是……是,红……色……高……”

突然间:“噗”一声响,圣泽的脑袋上爆开了一朵灿烂的血花,一颗子弹从圣泽的脑袋中穿了出來,

“狙击手,”比丘申克大喝了一声,原本伸向圣泽的手慌忙缩了回來,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蜷缩着身子躲在了装甲车后面,

“红色高,”比丘申克咀嚼着圣泽最后的话,这是什么鬼,圣泽究竟说的是什么东西,

忽然间,比丘申克的眼睛猛的睁大,露出了惊恐的神色,一个噩梦般的名字忽然间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红色高棉,”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那帮恶魔已经灭绝了,怎么可能会再出现在这里,”比丘申克感觉自己好像一下子坠入了深渊,浑身冰冷,双手禁不住颤抖着:“那些恶魔怎么会回來,,”

红色高棉给他留下的烙印太深太深了,

和比丘申克这个年纪的人,很多人都经历过那一段惨痛的过去,

再次听到红色高棉这个名字,曾经的那一幕幕的记忆就如同电影一般,再次在比丘申克的脑海中闪过,

那年他才七岁,正是红色高棉猖獗的时候,

躲在草垛里面的比丘申克,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被那些人一刀砍下了脑袋,鲜血就如同喷泉一般从胸腔中喷了出來,染红了一大片的土地,

比丘申克咬破了嘴唇,将鲜血和泪水混合着咽到了肚子里,硬是强忍着沒有发出声音,

他曾经发誓,在有生之年,一定要亲手了结这些恶棍,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比丘申克发现自己根本沒有能力面对这些恶魔,而红色高棉最后土崩瓦解,他的仇恨就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淡了下來,

比丘申克双拳紧握,眼里噙着泪水,猛的站了起來,大声的吼道:“给我开炮,炸死这帮畜生,”

“团长,不能开炮啊,”副官连忙跑了过來,劝道:“现在里面是什么情况,我们根本不清楚,万一误伤了自己人可就麻烦了,”

“那怎么办,你告诉我现在怎么办,”比丘申克瞪着血红的眼睛大声的冲副官吼道,

副官为难的低下了头,伸手挠了挠头,一时语塞,

“我最精锐的侦察连都全死了,你告诉我现在怎么办,”比丘申克暴躁的大声吼道,仇恨冲昏了他的头脑,

“要不,我们试着和他们谈判一下,”副官犹豫不决的说道,

比丘申克直接道:“我不跟恶魔谈判,”

副官提出:“但我们可以借着谈判的机会伏击他们,”

“这倒是个办法……好吧,去安排吧,”比丘申克长呼了一口气,像是一个刚刚跑完马拉松的运动员一般,神色疲惫的双手扶住了装甲车,

“是,”副官应了一声,快步跑下去安排去了,

此时,在政府机关的里面,大楼上、高墙上都爬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虎视眈眈的盯着外面的部队,

这些人全都穿着黑色制服,头上缠着一条黑带,黑带正中有一个近似于十字架的标志,而这正是红色高棉的标志,

而在市政大楼的台阶上,几个人坐在一堆尸体之中,正聊得尽兴,

“真是沒想到,宋双上校竟然还活着,老子等这一天肠子都快拧成结石了,可他娘的算是來了,”一个脑袋上布满横七竖八的疤痕,眼角斜拉向上的四十岁左右的汉子,开口喊道,

“查克上尉,见到你还活着,我们大家也很兴奋,”一个士兵兴奋的叫道,

这个脑袋上布满伤痕的汉子,正是红色高棉最为臭名昭著的查克上尉,或许说起他的名字很多人不知道,但是如果说起S-21集中营,恐怕沒有人不知道,

S-21的全称是第21号保安监狱,是当时最为恐怖的地方,

在红色高棉统治下,那里的犯人主要是过去的官员以及教师、医生和僧人等,

事实上,这些犯人大部分无罪,红色高棉给他们打上的标签是叛徒,然后用酷刑逼迫他们认罪,不认罪就得死,认罪同样得死,区别是认罪后死的能痛快点,

到了后期,红色高棉垮台之后,该集中营就成了关押自己人的监狱,因为红色高棉对内部不断进行大清洗,

柬埔寨和平进程开始后,这个监狱的负责人都受到惩处,不过还是有几个逃过了,

查克就是其中之一,他曾是宋双上校最忠实的走卒之一,

查克嘴角抖动了一下,一巴掌抽在了那士兵的脸上:“艹,你不盼着老子活着,难道盼着老子死啊,”

被抽了一巴掌的士兵,捂着脸颊无声的垂下了脑袋,敢怒不敢言,

“查克上尉,那些资本家的军队现在将这里团团的围困了起來,我们怎么办,”另一个士兵,开口问道,

查克看到了士兵口袋里露出的烟盒,一把抽出來,先给自己点了一支,然后将烟盒塞到了自己的口袋里,眉头一挑,安然说道:“那些胆小鬼是不敢攻进來的,”

那个士兵担忧的再次问道:“但他们毕竟占有绝对优势,万一真的攻进來怎么办,”

“你他妈几个意思,是不相信老子还是怎么着,”查克猛的暴起,一脚踢在了那士兵的胸膛上,将那士兵踢的如同滚地葫芦一般直接从台阶上滚了下去,

这些原红色高棉的残余势力,在其他地方也是杀人放火,为害一方的主儿,每个人的手里都带着好几条人命,

但他们在查克的面前,却根本沒有丝毫反抗力气,因为查克比他们更加凶恶,

查克在深层网络上看到宋双上校的呼唤,立即把这些人从全球各地召集起來,而这些人二话沒说就服从了命令,

“开玩笑,我会打沒有任何准备的仗吗,你们这帮龟儿子懂个屁,老子这叫杀点打援,我们现在只需要在这里坐着,坐等那些资本家的走狗前來送死,來一个我们杀一个,來一双我们就杀一双,”查克大咧咧的叉开腿在台阶上重新坐了下來:“宋双上校的计划万无一失,我们必须对他有足够的信心,才能保证我们事业的成功,”

“是我们太笨了,沒有查克上尉您想的这么周全,”一个士兵谄媚的笑着说道:“在宋双上校和你的带领下,我们将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滚你妈的,老子最烦像你这种拍马屁的了,”查克眼睛一瞪,骂道:“要不是老子现在手里人手短缺,我他妈现在就可以毙了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