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外宾罗清武/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士兵浑身一颤,吓得不由往后退了两步,

这个时候,又一个士兵喊道:“上尉,听,他们在喊话,”

在比丘申克那边,副官很快安排了一个有点嗓门的士兵,拿着大喇叭朝市政府里面喊了起來:“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你们面对的是西哈努克市第一独立团,奉劝你们立刻释放人质,放下手中的武器从里面走出來,可以争取最大的宽容处理,”

比丘申克冲副官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找的这个士兵倒是很懂行,喊的有模有样的,

只不过,在这一刻,他似乎忽略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題,里面的不是简简单单的恐怖分子,他们是红色高棉,

士兵手里握着喇叭,继续高声喊道:“如果你们敢伤害人质的一根汗毛,我们保证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你们是沒有办法踏出这里一步的,有什么条件,我们可以谈,”

“他妈的,这帮傻叉,当老子是谁了,”查克猛的站起來,带着几个手下就上了顶楼:“我们是伟大的理想主义者,你们特么当成普通罪犯了,”

到了顶楼,查克冲一个狙击手喊道:“枪给我,”

查克的枪法太准了,

“我们现在这就派人把电话给你们送过去,你们不要开枪,” 比丘申克手下士兵的话音刚落,忽然间“砰”的一声,被一颗子弹直接贯穿了脑袋

查克动作娴熟的退弹装弹,将狙击枪扔给了手下:“这帮狗日的终于学会闭嘴了,”

比丘申克再次十分狼狈的躲到了装甲车后面,他的额头上已经开始冒汗,现在对他而言完全是进退两难的局面,

显然对方沒有谈判的意愿,在这种情况下,每拖一分钟,困在市政府里的人质就多一份危险,

于是,思索了良久后,比丘申克下达了命令:“让突击队上,”

强攻是眼下唯一的办法,副官刚刚给部队下达了命令,又带着几个人折返了回來:“团长,罗清武将军來了,”

比丘申克不耐烦的问:“谁特么是罗清武,”

手下立即介绍道:“是华夏那边派过來跟我们进行防务交流的军方要员,”

在副官的身后很快走过來一个身上挂满勋章,身着墨绿色军装的魁梧军官,他就是前來访问的罗清武,

比丘申克有点奇怪,他把那么多勋章挂在身上,难道就不觉得沉,

罗清武伸手和比丘申克握了握手:“我听说这里有恐怖袭击,”

“是,”比丘申克十分艰难的说道:“我相信我们能解决,”

此时,比丘申克心里叫苦不已,眼下跟红色高棉对峙不下,却好巧不巧的來了一个外国军事高官,这不是摆明了的看笑话嘛,

罗清武仰头看了一眼场面狼狈的市政大楼,感慨道:“真是想不到,我昨天还在这里跟市长会谈,今天这里就被恐怖分子攻占了,你们这恐怖防范措施十分的不到位啊,”

比丘申克的脸瞬间就黑了下來,这人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狠狠的瞪了副官一眼,比丘申克说道:“现在的恐怖分子十分的猖獗,竟然敢明目张胆的攻击市政机关,这根本是找死,”

“我这次來贵国就是为了帮助防范恐怖活动而來的,” 罗清武哈哈一笑,说道:“现在倒是刚刚好,纸上谈兵终究只是空口白话,有实际的例子更具有说服力,比丘申克团长,我想你应该不介意我和你一起谈论一下,对付恐怖分子的方案吧,”

“当然,当然,怎么会介意,能得到罗清武将军的指导,对于我们治军以及军队的发展肯定是大有益处的,”比丘申克勉强的扯起一抹笑容,心里却是早就已经开始骂起了娘,

罗清武开口问道:“那就好,比丘申克团长,我想知道现在里面是个什么情况,你们有沒有派代表和恐怖分子谈判,”

“里面是什么情况,目前还不清楚,我的突击队已经上去了,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的,”比丘申克指了指地上的尸体,又说道:“我们已经派人谈判了,派去的是活人,回來的是死人,”

“你的做法很对,第一步就应该这么做,”罗清武对比丘申克就是一通大力赞扬:“虽然对方不接受谈判,但总该尝试一下,这样一來,给敌人造成假象,误以为我们不愿武力解决,然后再派突击队就可以杀个出其不意,”

在两人对话的时候,密集的枪声再次响起,比丘申克的心再次猛的一揪,暗自祈祷突击队能给他带來什么好的消息,

这一次如果再铩羽而归,他在罗清武的面前可就别要面子了,

枪声如之前一样,持续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就停止了,

而这一次比丘申克派出去的突击队,虽然力量几倍于那支侦查队伍,仍然沒有一人回來,

比丘申克此时的脸色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一拳头狠狠的砸在了装甲车上,却把自己的手给砸疼了,

罗清武看了一眼比丘申克,说道:“看來你的作战方法并沒有起到预期的效果,”

比丘申克真的很想骂娘,谁特么刚刚说这办法很好,这变脸也太快了,

勉强的笑了笑,比丘申克沒回应罗清武的话,而是思索起了下一步行动,

“城市作战本就是利守不利攻,要不要听一下我的建议,”罗清武挑了挑眉,胸有成竹的说道:“保证你可以快速的解决战斗,”

比丘申克很想在罗清武的脸上狠狠的來一拳,这个混账根本是一头猪,居然还在自己面前说得条条是道,

不过,罗清武毕竟是外宾,出于面子考虑,比丘申克还是说道:“奥,难道罗将军有什么好的方案,”

罗清武故意买了个关子,清了清嗓子说道:“送你八个字‘集中优势,重点突破,’实施封锁作战,在切断城市外围与城区联系的同时或之后,应乘势攻城,集中航空兵、远程炮兵及精确制导武器,对外围敌重要军事目标实施猛烈、突然、精确打击,地面部队则同时迅速、多路、有重点地攻击,快速突破,应广泛采用机降手段,发挥特种部队优长,配合地面部队作战”

听着罗清武的话,比丘申克心中就跟顿时间有千万只草泥马刷刷的跑过去一样,这说法他也知道,完全照搬教科书,

但这方法只是理论,还必须得考虑目前的实际情况,要是这办法可行早就用了,还需要这狗屁将军在这里废话,

虽然,比丘申克在心里骂个不停,但表面上还是笑着说道:“罗将军,现在的情况是,我们根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在这一片区域里是西哈努克市全部的行政、司法、税务机关,如果我们选择强攻,将这些恐怖分子逼急了杀害人质,那整个西哈努克市恐怕就要瘫痪了,”

自始至终,比丘申克都沒有告诉罗清武,这些恐怖分子就是臭名昭著的红色高棉,

罗清武跟看白痴一样,看了一眼比丘申克,责怪道:“你已经派了两个突击队进去吧,但是有效果吗,”

比丘申克的脸色一暗,罗清武说的是实际,恐怕自己再派更多的突击队进去也是无济于事,

罗清武提高了嗓门,信心十足的说道:“我们应该把他们给逼急了,让他们乱掉方寸,然后用重型武器抵近攻击,”

比丘申克犹豫了一下,朝副官摆了摆手:“按照罗将军说的做,”

不同国家的军队有不同的文化背景,各自情况也不尽相同,不过很多道理是共通的,

比丘申克是基层带兵出身的军官,看人很准,一眼就看出罗清武是什么人,

这个罗清武很会掉书袋子,各种理论各种谋略朗朗上口,那张嘴要是叭叭的的开说,唾沫星子也能把人给淹死,

但罗清武沒有任何实践经验,更重要的是,欠缺政治智慧,

虽然说罗清武的访问,本就是为了增进双方的军事合作,JPZ军队也愿意让罗清武指点教导一下,但这场战斗完全是JPZ国家内部问題,

人家沒开口让罗清武帮忙,罗清武主动过來指点江山,简直就是个二B,完全不顾起码的外交礼仪,

而且罗清武的这些意见,基本都属于废话,如同放屁一样,全都是气体,沒有半点价值,

那么为什么比丘申克还遵从了罗清武的意见,

原因很简单,比丘申克恨透了红色高棉,却也清楚自己不是红色高棉的对手,

让罗清武放开手脚指挥,这场战斗如果失败了,责任就让这个二B來扛,

副官指挥着部队,迅速开动,榴弹炮打头进行火力覆盖,因为考虑到人质的安全,所以只打击外围的红色高棉,

之后,装甲车配合特别突击队行进,朝着市政府大楼的大门开去,

就在炮击开始前,查克已经回到市政府大楼,手下立刻将情况报告了上來,

听着外面隆隆炮声,查克非但沒有受惊,反倒是兴奋的跳了起來:“妈的,这帮胆小鬼终于动手了,立刻让叶克卜动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