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丢人的将军/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查克的手下们也兴奋了起來,这大半天时间等的,战斗太过平淡,简直就跟打蚊子一样索然无味,

宋双上校沉睡几年之后,能够召集回來的人,都是红色高棉的死忠分子,

这些人个个嗜血,热衷于战斗和杀戮,不把别人的生命当回事,同时自己也不怕死,

比丘申克为了避免伤到人质,下令火炮只清扫外围,其实如果直接攻击大楼,把红色高棉埋到废墟里,战斗就会顺利很多,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查克才表现得有恃无恐,早就料定比丘申克有所顾忌,

比丘申克根本不知道,此时哪里还有什么人质,只有满地的尸体,

第三支突击队集结起來,借助装甲车的掩护,快速的往市政府大楼攻了过去,

但是,突击队刚刚靠近大门,就想起了剧烈炸响声,

“团长,有地……雷,”突击队长在对讲机中喊出了这么一句话,就被炸上了天,

瞬间,突击队被吞沒在火海中,看着自己手下不断的送命,比丘申克的心在滴血,

罗清武此时也傻眼了:“这……这……这是什么情况,比丘申克团长,你这部队是什么作战水平,怎么这样子就被摧毁了,”

比丘申克的脸上闪过一丝怒容:“罗将军,您是外宾,还是在一边观战好了,”

罗清武丝毫沒有察觉到比丘申克前后态度的反差,板着脸十分严肃的说道:“比丘申克团长,我來到这里的任务就是帮助你们做好反恐的,帮助你完成这个任务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罗将军,我知道你是好意,目前这个任务靠我们自己可以完成的,”比丘申克扔下一句话,同时给副官暗使了个眼色,他已经受够了这个二B,就算战败责任让自己來背,也不想再看到罗清武,

副官立刻会意,上前就准备将罗清武拉到一边,

罗清武还是个倔脾气,一把甩开副官,沉声喝道:“现在战况这么紧急,你拉我干什么,放开,”

副官无奈只得再次看向了比丘申克,

比丘申克无奈的摆了摆手,让副官放开了罗清武,就在这个时候,比丘申克的电话突然间响了起來,

接起來之后,比丘申克的脸色猛的变了,面色深沉的说道:“隆三龙岛监狱受到一股不明势力的突然袭击,上级命令我们立即抽调人手过去,”

“可是……”副官欲言又止,

副官的意思,比丘申克也明白,现在这边情况这么紧急,还怎么抽调人手,

转念间,看到罗清武一脸肃穆,比丘申克顿时间计上心头,试探着提出:“罗将军,刚刚接到消息,隆三龙岛监狱受到一股不明势力的袭击,我们这边暂时根本脱不开身,不知您……”

比丘申克的话还沒有说完,罗清武就立马说道:“好,这事情就交给我吧,”

“那么我立刻派一个连的战士协助将军您,“比丘申克激动的握住了罗清武的手,使劲的抖了两下:“辛苦您了,作为外宾,还要参加战斗,”

罗清武连连点头:“好说,好说,“

罗清武志得意满,带着一个连的战士就往隆三龙岛监狱赶去,而这边的战事则交给比丘申克,

将罗清武送走,比丘申克是大大的舒了一口气,开始着手重新布置起战术,

隆三龙岛监狱是一所重刑犯监狱,里面关押的犯人沒有一个是手上沒有沾惹鲜血的,抢劫犯,杀人犯,应有皆有,

而罗清武作为访问人员,竟然直接参加战斗,这种事在国际关系中很罕见,

等到罗清武赶到的时候,监狱的大门已经被恐怖分子破开,留下一个漆黑的大洞,

从痕迹上來看,应该是火箭弹或者是炮击跑打出來的,从里面还时不时的传出來稀稀拉拉的枪声,

罗清武从士兵的手里拿过了一把步枪,亲自披挂上阵:“杀啊,”

比丘申克懂中文,但罗清武不懂高棉语,跟部队的交流完全通过翻译进行,这本身就妨碍了军事指挥应有的时效性,

罗清武这么一喊,翻译用高棉语也喊了起來,士兵全傻眼了,

他们还以为罗清武会有什么作战方案,却沒有想到罗清武身先士卒,奔着监狱的大门冲了进去,

在这一刻,士兵们跟比丘申克想到一起去了,觉得罗清武就是个二B,

冲进监狱大门,罗清武猛的愣住了,空旷的地上,只有狱警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着,这个时候枪声也沒有了,

忽然间,一个声音从大楼上传了过來:“兄弟们,又來了一波,赶紧招呼一下,”

紧接着,噼里啪啦的子弹如同雨幕一般,就朝着罗清武等人倾泻了过來,

“卧槽,这里面居然还有个将军,看着像是华夏那边的,”楼顶上那个声音又喊道:“兄弟们小心点,别特么伤了,那可是条大鱼,”

随着这个声音,楼上站起來了一堆七长八短的汉子,里面有很多穿着囚服的罪犯,

罗清武一下子慌了,也根本不去理会他身后的士兵们是个什么情况,慌忙的找起了掩体,

靠在一颗树后,罗清武剧烈的喘着粗气,头皮上火辣辣的疼,伸手摸了一把,一看一手的血,应该是被刚刚的流弹刮到的,罗清武暗骂了一声晦气,

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大楼的方向,罗清武见沒有看到人影,朝身后摆了摆手,示意身后的士兵们上,

但是,他连续招了好几下手,身后沒有丝毫的动静,

“我说你们这些士兵怎么回事,听不懂中文就算了,连基本手语都不懂吗,”罗清武十分气愤的猛的转身:“人呢,”

此时,站在他面前的不是比丘申克派來的士兵,而是一帮穿着各异的武装分子,赫然就是刚刚大楼上的那些人,至于翻译早就不见了人影,

为首一个穿着牛仔,头发长的跟个女人一样,耳朵上带着一个大铁环的汉子,打量着罗清武走了过來:“妈的,这还是个华夏的将军,老子杀了很多人,还从來沒有杀过华夏的将军,”

对方说的是标准的华夏语,这年头,懂华夏语的人越來越多,连监狱里面竟然都开课程了,

罗清武一下子慌了,就连手中拿的是枪还是烧火棍,一时间都分不清楚了,

愣神了许久,罗清武猛的扑通一声跪了下來,放声高喊:“各位好汉,我跟这事情沒有任何的关系,我就是來考察的,却沒想到摊上了这事儿,”

“考察的啊,你考察什么的,”戴着大铁环的汉子冷笑了两声,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弯刀:“考着考着你就考到监狱里來了,”

“大哥,我真的是來考察的,你们不能杀我,我是华夏高官,是将军,”罗清武跟个哈巴狗一样乞怜:“你们不要杀我,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全都答应,”

“看看,还华夏的将军呢,像不像一条癞皮狗,”戴着大铁环的汉子,拿弯刀指着罗清说道,周围的那些汉子顿时哈哈大笑了起來,

随后,耳朵上戴着大铁环的汉子用弯刀抬起罗清武的下巴,问道:“你倒是说说能给我什么条件,”

“我这一次考察,就是磋商反恐事宜,我可以帮你们……你看怎么样,”罗清武真的很害怕,只能抛出最大的本钱來保住这条小命,

“条件倒是不错,不过很可惜的……”对方冷冷的盯着罗清武,说道:“我们不需要要任何人帮助,”

罗清武浑身打了个哆嗦,想不通眼前的这人究竟是谁,怎么会这么的血腥残暴,

这个时候,保命是最要紧的事,罗清武往前爬了两步,匍匐在那汉子的脚下,哀求道:“大哥,我也有钱……这几年,我存了不少,您给我个账户,我立马给您转过去,或者,还不够的话,我可以安排你到我的军中担任个军官,”

“你特么侮辱我是吧,让老子当华夏去当兵,”耳朵上戴着大铁环的汉子猛的暴怒,一脚将罗清武踢的翻了个跟头:“我们是光荣的战士,不给任何人卖命,”

罗清武被摔得七荤八素,还沒等反应过來,那汉子忽然间扑到罗清武的跟前,弯刀猛的扎在了罗清武的手掌上,

随着“啊”一声惨叫,冷汗簌簌的从罗清武的额头滴落下來,原本以为自己可以过來好好的显摆一下,顺便拿着公费度个假,去沒有想到遇到这样的事,

罗清武此时别提有多后悔了,早知道弄成现在这个样子,自己应该躲在宾馆里才是,

从入伍到如今身居高位,罗清武何时遇到过这种情况,靠着能说会道刷笔杆子,还有家里的关系,他一路平云直上,

事实上,当兵几十年,他连枪都沒开过几次,

“居然敢让老子去给你当兵,很有种啊你,”耳朵上戴着大铁环的汉子,把弯刀从罗清武的手掌上抽了出來,动作十分缓慢的揪住了罗清武的耳朵,然后缓缓割了下來,

恐惧,切切实实的恐惧,还有强烈的疼痛,犹如梦魇一般死死的缠住了罗清武,

罗清武连最基本的反抗都沒有,感受着弯刀一点点割着耳朵,眼角竟然哗啦啦的流下泪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