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惨败龙三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竟然哭了,哎,我日,老子竟然见到一个将军哭了,”汉子手里捏着割了一半的罗清武的耳朵,哈哈的笑了起來:“你们华夏人不是有句话,叫做男人流血流汗不流泪吗,你怎么哭了,”

罗清武看到自己的耳朵,“嗷”的就是一声惨叫,

“不好意思啊,一不小心把你的耳朵给扯下來了,”汉子手里捏着一只耳朵,递到了罗清武的眼前:“还给你吧,我留着也沒用,”

罗清武脸色惨白,双眼一翻,竟然晕过去了,

“艹,老子真沒见过这么懦弱的军人,扔到海里喂鱼,”汉子狠狠的踩了一脚罗清武,将罗清武的耳朵随手一扔,转身扬长而去,

罗清武所带领的连全军覆灭,自己也被扔到了海里面,

同一时间,比丘申克和红色高棉的战斗完全陷入了胶着状态,在牺牲了众多士兵之后,比丘申克终于得到了一点消息,

很遗憾,不是好消息,所有人质都已经被红色高棉给杀光了,

这意味着比丘申克可以放开手脚了,然而却还是拿红色高棉沒办法,根本攻不进去,

红色高棉组织的交叉火力点,以及配合了机枪、迫击炮等武器的防御,让比丘申克损失了很多人,

比丘申克用榴弹炮又一次进行火力覆盖,这一次毫无顾忌,严重毁伤了政府大楼,

红色高棉却坚持战斗,尤其是那些神出鬼沒的狙击手,根本找不到藏在什么地方,防不胜防的就是突然一枪,

对付狙击手最好的办法是狙击手,可比丘申克手下的那些狙击手恰恰是些二百五,跟红色高棉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

战场形势完全是一边倒的形式,比丘申克在武器、人数上都占了优势,可丝毫沒占到便宜,

打了一整天,竟然只前进了一百米,这还是付出了将近一个营兵力的结果,

逼不得已的比丘申克,只得向上级发出了支援请求,他很清楚,再这么打下去,自己的部队就要打光了,而且还不一定能赢得了红色高棉恐怖,

这边战事进行的正火热,消息很快传到了华夏国内,

现代通讯技术的发展,使得战争成了一场直播秀,苍浩和兄弟们坐在指挥中心里,通过矩阵系统的强大新闻采集能力,实时观看着西哈努克市的战况,

有新闻记者已经获得消息,在摄像机镜头前用激动的语调喊道:“已经确认,袭击是政府机关的是红色高棉……沒错,就是那个给JPZ国家带來深重灾难的恐怖组织,他们回來了,”

谢尔琴科叹了一口气:“宋双上校果然动手了,”

“不,”苍浩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宋双上校应该不在西哈努克市,”

谢尔琴科奇怪的问:“为什么,”

“新闻里面根本沒提到‘宋双上校’的名字,他在JPZ实在太有名了,如果亲自参与了这一次行动,媒体肯定能获得消息,”顿了一下,苍浩又分析道:“更何况,西哈努克市固然是重镇,但战略意义不是最有价值的,”

万鹏问了一句:“最有价值的是哪,”

“首先是金边,毕竟是首都;其次是暹粒,举世闻名的吴哥窟遗址就在这里,是重要的旅游城市,也是这个国家主要财源,西哈努克市虽然也是很有名的旅游城市,但政治意义比不上金边,经济价值也沒有暹粒大,我不明白宋双上校进攻这里的用意,”摇了摇头,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我估计可能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用西哈努克市的战事吸引全球的注意力,然后宋双上校亲自在金边或者暹粒那里动手,”

基本上,苍浩的每一次分析都对了,李崇立即提出:“要不要想办法知会JPZ那一边,”

还沒等苍浩回答,国内媒体出了一条新闻,正带队在JPZ进行防务访问的罗清武,毅然带队投入战斗,

媒体记者无法靠近战场,国内记者不知道怎么得到了消息,但也仅只是一个模糊的消息而已,

但是,记者们有充分的想象力,立即编造出了一段英勇感人的事迹,

对着电视屏前的观众,记者用满怀深情的口吻讲述,在袭击发生之后,罗清武如何组织人员撤退疏散,如何拿起武器抗击恐怖分子,身上受伤多处不下火线,

苍浩听在耳中,非常惊讶,很怀疑这还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罗清武,抑或只是同名同姓,

但不应该是重名,华夏军中再无第二个“罗清武上将”,而且国内派到JPZ的防务交流团也只有这么一个,

说起來,虽然故事整体是编的,但大体经过倒也沒什么问題,罗清武可不就是主动冲到前线,胸前挂着一排勋章带着JPZ士兵投入战斗,

只不过用另外一种口吻说出來,给人的感觉距离真相就很遥远了,国内观众根本不知道罗清武如何颟顸无能,更不知道比丘申克私下不断问候罗清武的老娘,

等到罗清武赶往龙三隆岛监狱,记者的口气更加兴奋了:“龙三隆岛监狱遭到攻击,根据可靠消息,罗清武将军亲自带队赶往增援……让我们一起期待好消息,”

结果,罗清武刚到龙三隆岛监狱便全军覆沒,自己被割掉了一个耳朵又扔进了大海,

消息传到媒体这边,记者不知道该怎么吹嘘了,只能用悲恸的语调宣布:“根据最新消息,罗清武将军可能……已经阵亡,”

“这个罗清武是白痴吗,”安德烈耶维奇非常惊讶:“你是访问团,可以给出建议,但不能亲自参加战斗,这不符合外交礼仪,不管怎么说上将军衔,在其他国家领着一个连队去打仗,国体上面子也不好看,”

“他才不是白痴呢,”苍浩的观点不太一样:“临死之前,给自己弄了个烈士称号,比继续活着有价值多了,你看着吧,过几天就该举行追悼仪式了,深切怀念英雄罗清武同志,而且他整个一生都会变得无比光辉灿烂,三岁就扶老太太过马路,三十岁在工地帮基建工人干活,一天到晚各处捐款鲜血,捐的钱超出他的总收入,献的血超出的他的体重,很多年后,时不常的有人还会喊两声,向罗清武学习……这么一想,我特么都有点羡慕他,几个人死后能换來这种待遇,”

“沒错,”李崇点了点头:“他他要是继续活着,退休之后就沒人搭理了,等到死了很快会被遗忘,”

“死的真是时候呀,”苍浩长叹了一口气:“投胎,是技术活,其实如何死也一样,”

李崇再次提出:“难道我们就这么看着吗,不做点什么,”

“罗清武都挂了,我们更无能为力,难道远征JPZ吗,”看了一眼李崇,苍浩摇了摇头:“这场战斗真要是打起來,可比普里皮亚季艰难得多,”

“为什么,”万鹏很不理解:“老雷泽诺夫有核武器,各种先进的装备,手下兵多将广,宋双上校又算什么,丛林里的土包子罢了,难道比老雷泽诺夫更能战,”

“沒错,”苍浩用力点了点头:“表面看起來,老雷泽诺夫玩的都是高端东西,但假如他跟宋双上校掐起來,还真不是对手,”

万鹏更不理解了:“为什么,”

“老雷泽诺夫走的是上层路线,在相关国家政府部门,很多人给他做事,宋双上校截然相反,走的是群众路线,这也就意味着更有生命力,要知道,政府可以换來换去,群众永远都是群众,”顿了一下,苍浩进一步解释道:“我们都知道宋双上校恶贯满盈,但不要怀疑红色高棉还是有很多支持者的,宋双上校刚恢复记忆沒多久,就召集起这么多部下就可以证明这一点,对老雷泽诺夫來说,战争如果输了就是输了,但宋双上校可以躲进丛林跟你打游击,红色高棉在1979年被推翻,我师父遇到宋双上校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时间,在这二十多年里,宋双上校到处走私毒品,JPZ国家政府、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想方设法予以打击,结果是仍然换來今天这个局面,”

沙阿费解的摇了摇头:“为什么会这样,他怎么可以有这么强的生命力,”

“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所谓的理想很有洗脑能力,其实宋双上校自己就是受害者,更不用说其他人;另一方面,红色高棉统治期间造就了很多既得利益者,虽然普通民众忍饥挨饿在田间劳动,但还是有一些人大鱼大肉吃得脑满肠肥,这些人必定怀念红色高棉,”叹了一口气,苍浩非常感慨的道:“任何一种罪恶都有存在的基础,如果沒有基础那么世上根本就沒有罪恶,”

就在这个时候,阿芙罗拉的声音响起:“你的这番话很有启发性……如果我的祖父懂得打游击,也许很多事不会变成今天这样,”

刚才阿芙罗拉不在,苍浩才会说到老雷泽诺夫,一般來说,苍浩在阿芙罗拉面前通常不会提起这个名字,

不知道阿芙罗拉何时进來了,脸上带着一丝古怪的笑容,所有人看到她,都感到了一股寒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