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处处皆战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最近成立了一家演艺经纪公司……”陈顺章打量着车海军,一字一顿的道:“我知道你们有一部年度大戏要开拍了,想给我旗下的艺人谋个角色,不知道车总是不是肯给面子,”

“你旗下的艺人,”直到这个时候,车海军才看了一眼荀海璐,随后对陈顺章说道:“看來陈公子也要玩票,准备进入演艺圈了,”

“这不是玩票,”陈顺章很郑重的告诉车海军:“我是认真经营这家公司的,”

“好吧,”车海军笑了笑:“不知道贵公司旗下都有哪些艺人,”

“只有一个,” 陈顺章竖起一根手指:“荀海璐,”

“哦,”车海军说着,又乜斜了一眼荀海璐:“荀海璐的专属演艺经纪公司,不错,也只有我们海天前任一姐才能有这样的待遇,我也是很高兴的,”

车海军特意强调了“前任”这两个字,语气古怪,陈顺章立即问道:“过去璐璐是你们旗下的艺人,现在投归我的公司,可以转变一下,以合作分身份拍这部戏,就是看车总是不是给面子,”

“面子当然要给,过去跟璐璐合作,我们也是很愉快的,”车海军呵呵笑了两声,随后又道:“只不过吗……现在角色已经满额了,女一和女二都定下來了,我实在沒办法安排呀,”

荀海璐立即道:“女三也行,”

“确实有一个女三号,”车海军终于正面对荀海璐说话了:“可惜,这个女三号非常苦,按照剧本设定,她是特警,需要随时增援卧底警察,这也就意味着打戏特别多,而且有一定危险和难度,”

“沒问題,”荀海璐立即道:“我可以演打戏,”

车海军又是呵呵笑了笑:“为了保证画面的真实性,我们可能不会动用替身,”

“我也沒说用替身,”荀海璐很认真的道:“我身体还是很不错的,所有镜头全部亲自拍,一定让你满意,”

“那好,”车海军向陈顺章伸过手來:“合作愉快,”

“这个吗……”车海军本來想给荀海璐争取一个更好的角色,却沒想到弄來了一个打打杀杀的女三号,但荀海璐既然已经答应了,陈顺章也就沒再说什么,跟车海军握了握手:“以后还要车总多多关照,”

“好说,好说,”车海军又是呵呵笑了笑:“陈公子既然决定投身演艺圈,以后大家合作机会多的是,关照都是彼此的,也希望陈公子多多提携我们,”

又说了几句客套话,陈顺章和荀海璐就告辞了,双方从头至尾都沒提起网上的绯闻,也沒提起车海军如何踢走了荀海璐,

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事情心知肚明就好,沒必要说破,表面上还是要维持和气的,

等到离开海天娱乐,陈顺章叹了一口气,问荀海璐:“你怎么可以答应这个角色,”

“为什么不答应,”荀海璐笑着摇了摇头:“车海军能给我一个女三号,就已经是让了很大一步了,我还能奢求什么,,”

“但车海军给你的角色,肯定是费力不讨好,”

“那又怎么样,”荀海璐满不在乎的笑了:“哪里跌倒,哪里爬起來,我能回海天娱乐继续拍戏,就已经迈出了胜利的第一步,”

对荀海璐來说,海天娱乐是战场,对苍浩來说,到处都是战场,

不过,至少在同一时间,最激烈的战场还是西哈努克市,

在比丘申克的请求下,第二独立团很快就开进,在装备和人员上,二团比一团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二团团长威琼斯嘲弄的笑着走到了比丘申克的身边:“啧啧,你可真是让我十分的佩服呐,一个小小的城市反恐,竟然损失了将近一个营的兵力,”

比丘申克气的鼻子里都快冒烟了,冷哼了一声,说道:“如果我有威琼斯阁下这样精良的装备,谁输谁赢还是两码事,”

“比丘申克你就不要给自己再找借口了,无能就是无能,难道你认为,给瞎子一把枪,他会打死人吗,”威琼斯和比丘申克一直不对头,两个人基本上一见面都是针锋相对,

“你……”比丘申克被气的胸膛一起一伏的,狠狠的甩了甩手:“哼,咱们走着瞧,”

威琼斯带着得意的笑容,开始部署部队,一开始他将就自己手下所有的重型武器全部都派了出去,企图用重型武器直接碾压恐怖分子,

只是,威琼斯和比丘申克都不知道,此时在政府大楼周边连一个恐怖分子的影子都沒有,只有到处闪烁着的遥控炸弹的红灯,

威琼斯的部队长驱直进,根本沒有遭遇到任何的抵抗,就一路杀到了中心地带,

“看看,这帮恐怖分子看到我來了,都已经准备好投降了,吓的连枪都不敢开了,”威琼斯得意的冲比丘申克的说道:“他们也不过如此,”

威琼斯是傻B,但是并不代表比丘申克也是,毕竟比丘申克曾经经历过红色高棉的统治,

看到这个情况,比丘申克的第一反应就是有埋伏,立即大声的冲威琼斯的喊道:“不好,赶紧把部队撤出來,”

威琼斯双手插在腰上,目光看向战场那边看去,似乎已经看到了军功勋章正在等着他,

对于比丘申克的喊叫,威琼斯只是伸出食指轻轻的摆了摆,“不是我故意要抢你的功劳的,要怪只能怪你太蠢了,”

“混账,立刻把部队撤出來,有埋伏,”比丘申克急了,此时,战场那边太安静了,安静的让人心里有些发毛,

“奥,忘了告诉你,国防部已经下令,现在我是指挥官,现场全权由我负责,你只需要在一边好好看看就行了,然后回去将我的经典战法整理成教材,教给你的士兵就可以了 ,”威琼斯把比丘申克的话当做了耳旁风,在他看來一个将小小的城市反恐都能打的这么惨的指挥官,也就比猪强那么一点点,如果自己信了他的话,那自己也不成了猪,

比丘申克被气的不行,但是威琼斯不听他的话,他也沒有任何办法,毕竟这不是自己的部队,他的命令根本不管用,

同时,在阴暗潮湿的下水道里面,一行人快速的在里面穿梭着,边走边在四周的墙壁上贴上炸弹,

“上尉,鱼上钩了,”一个手下匆匆的从后面跑了上來,冲查克喊道,

查克顿住脚步,狭长的三角眼中冒出一阵渗人的兴奋光芒,“接下來是欢庆时刻,”

等到离开了下水道,查克抬手在炸弹的遥控器上按了下去,手舞足蹈的叫道:“轰,轰,轰轰轰,”

查克的手下都是一些亡命之徒,也一个个兴奋的叫了起來,

一切都在宋双上校预料之中,宋双上校要求查克尽可能杀伤军队,等到增援赶到之后就撤走,

查克刚刚攻占政府大楼,就埋放了数枚炸弹,

此时随着“轰,轰,”的爆炸声,到处不断上升起蘑菇云,

威琼斯傻眼了:“怎么会这样……我的兄弟们啊,我的装备啊,”

比丘申克摸了一把脸,气急败坏的叫道:“早他妈告诉你了,有埋伏,”

“闭嘴,”威琼斯此时正处在悲恸之中,听到比丘申克的声音,心里更是恼火,

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响起,片刻间,原本庄严肃穆的政府大楼就陷入了一片火海,

“团长,那些恐怖分子都溜了,里面连个鬼影子都沒有,”有侥幸逃出來的士兵,将这一情况报告了威琼斯,

威琼斯脸色十分的难看和比丘申克四目相对,迟疑了片刻,终究还是开口问道:“你怎么看,”

“不好,”比丘申克猛的一拍大腿,叫了起來,

“怎么了,”威琼斯一惊,忙问道,现在这个时候,他也沒有什么心情继续和比丘申克继续掰來掰去了,要是搞不定这帮恐怖分子,他和比丘申克都吃不了兜着走,

“我命令封锁了全市所有的交通,但是忘记了地下系统,他们肯定是借着地下系统逃走的,”比丘申克边说着,边打开了地图,

.

“你他妈傻啊,怎么能把这个给疏忽掉,”威琼斯愤怒的叫道,

“别他妈废话,”比丘申克吼了一句,开始研究起了地图,

一个城市的地下水道何其的复杂,恐怖分子一旦钻进了地下,除非对整个城市进行地毯式的搜索,否则很难抓住他们,

而且,这还不是普通的恐怖分子,让他们随便钻到城市的任何一个地方,那所造成的损失就难以估计了,

“你觉得他们现在最有可能去什么地方,”比丘申克将地图展开,询问威琼斯道,他现在也只能和威琼斯摒弃前嫌,共同面对,

这事情要是处理不好,他们两个极有可能都会被送上军事法庭,

西哈努克市北面靠山,是大片的原始丛林,两面环水,地形十分的开阔,

“地下系统都是直通大海的,如果让他们从海里钻出去,那我们恐怕像要抓住他们就是大海捞针了,”威琼斯看着地图,皱起了眉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