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阴魂不散罗清武/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按照红色高棉的习惯,我感觉很有可能会前往北部的山区,”比丘申克的手指在地图狠狠的戳了两下,说道:“他们在那里跟我们打游击战,”

“什么,,红色高棉,”威琼斯忽然间瞪大了眼睛看着比丘申克,

威琼斯的声音将比丘申克惊了一跳,比丘申克沒好气的说道:“怎么了,”

“你说……是红色高棉,,”威琼斯露出惊恐的神色,问道:“占领这里的是宋双上校的人,”

“是啊,难道你不知道,”比丘申克还以为什么事儿呢,俯身继续研究起了地图,

威琼斯的脑袋一下子空白了,红色高棉,是那个传说中的恶魔,他们不是早就覆灭了吗,怎么可能还会出现在这里,

威琼斯带兵赶过來的时候,国防部那边可沒说对手是宋双上校,威琼斯很快认定:“对,一定是有人借用这个名字出來故意唬人的,”

威琼斯脑袋纠结的想了许久,终于想到了一个让自己心安的借口,

看了会儿地图,比丘申克扔下笔,冲威琼斯说道:“不管他们往哪里逃,我们以不变应万变,通知海军,封锁海岸线周围一公里的海域,同时,你我分兵两路,守住北部丛林边缘,你看怎么样,”

威琼斯的脑袋还沒转过弯來,比丘申克的方案听着还行,威琼斯点了点头,

“那好,行动,”比丘申克宣布了一声,部队开始往北部开去,比丘申克也留了个心眼,留下了一个连驻扎,随时注意西哈努克市区的情况,

这一天,西哈努克市陷入了彻底的混乱,红色高棉的消息不胫而走,所有人都知道了红色高棉卷土重來的消息,恐惧像是瘟疫一般,迅速的席卷了整个城市,

一时间,家家门户紧闭,超市更是被洗劫一空,

原本繁华的旅游中心城市,一下子成了一座死城,

海军收到上级的命令,立即出动,柬埔寨仅有的几艘巡逻艇全部出动,对整个西哈努克市海岸线进行了封锁,

等到所有的一切部署完毕,恐怖分子却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沒有了任何的踪迹,

海军在海岸线马不停蹄的搜索了整整的一天,却连一个鬼影都沒有找到,却找到了一个二B,

“团长,海军那边有消息了,”通信兵跑到比丘申克的跟前报告道,

比丘申克猛的一喜,守了整整的一天,可算是有消息了:“说,”

通信兵立即汇报道:“海军在海滩上发现了一位华夏将军,自称是罗清武将军,受到团长您的请求去剿灭攻击隆三龙岛监狱的恐怖分子,被恐怖分子割掉了耳朵,扔到了海里,海军需要团长您的确认,”

比丘申克的脸色猛的暗了下來,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他还特么好意思说是我请求的,不知道给我添多少乱吗……那就特么是个二B,告诉海军,我知道了,”

“是,”通信兵敬了个礼,退了下去,

比丘申克真是气不打一出來,罗清武都被扔到海里了,自己的那一连的士兵肯定已经全挂了,

比丘申克忙的焦头烂额,龙三隆岛那边又不重要,罗清武刚走沒多久,他就完全抛到脑后了,

宋双上校竟然归來了,沒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红色高棉的成员都是疯子,必须在造成更大的破坏和伤亡之前阻止他们,

不过,转念一想,比丘申克又觉得幸亏罗清武活下來了,

毕竟是华夏那边派过來的高官,如果真的死在这边的战场上,华夏那边肯定不答应,搞不好自己要被追究责任,

威琼斯走了过來,他也着急了,不住的嚷嚷着:“比丘申克,这都一天了,红色高棉怎么还沒有任何的踪迹,难不成他们还插了翅膀飞走了,”

比丘申克瞥了一眼威琼斯,暴躁的说道:“我他妈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红色高棉,哪里知道他们怎么想的,你行你上啊,别跟我啰嗦,再废话老子一枪毙了你,”

威琼斯淡淡的说道:“行了,你现在就算把我杀了,也还是沒办法,等着吧,我们这么严密的网,料他们也逃不到哪儿去,”

比丘申克无奈的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子了,”

一转眼,过去了很长时间,但是还是沒有丝毫红色高棉的消息,查克上尉简直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沒有了任何的踪迹,

负责搜索的部队也都倦怠了起來,一方面身心俱疲,另一方面也被恐惧折磨着,

宋双上校实在太有名了,在这个国家不知道他的人很少,所有人都担心这个恶魔会把死亡降临到自己头上,

然而,上级的电话却是一个接着一个,不断的给比丘申克和威琼斯两人施加着压力,

马上的,通信兵又慌慌忙忙的跑进來比丘申克的帐篷,喊道:“团长,团长,孟康连长请求支援!”

此时,比丘申克顶着一个硕大的黑眼圈正和威琼斯对骂着,听到通信兵的话,不耐烦的喊道:“慌什么慌,后面有狗赶你啊,”

通信兵喘了口气,冲比丘申克敬了个礼,说道:“报告团长,孟康连长请求支援,他们发现了恐怖分子的踪迹,双方正在激战当中,”

比丘申克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來,大声的吼道:“命令部队,立刻开拔,”

“这帮狗日的,居然真的又折返回去了,”比丘申克一边大步往外走,一边恨恨的骂道,

威琼斯连忙跟上,也命令自己的部队迅速开拔,

比丘申克带主力抓捕红色高棉,留在市区一个机动连队,孟康是连长,

西哈努克市,一处繁华的城市,

自从市政府行政中心被摧毁,红色高棉卷土重來的消息在民间传开,这里的居民开始向外涌出逃难,

只有少数不信邪的留了下來,这邪还就偏偏的往他们的脑袋上掉,

一股武装精良的恐怖分子在一个耳朵上带着大铁环的汉子的带领下,冲进了街区,二话不说冲着市中心建筑一通扫射,

还沒有被杀死的,则被他们直接拉出來砍掉脑袋,尸体扔在了当街,

当孟康得到消息带着人赶到的时候,恐怖分子已经用民众的尸体筑起了防御工事,甚至还插上了红色高棉的旗帜,正好整以暇的等着他们,

这极其血腥的一幕,让很多根本沒有经历过战斗的士兵一下子吐了,更有人手脚发软,连枪都拿不稳,

同时这也是一出连环计,查克上尉炸毁政府大楼后,整个西哈努克市完全陷入混乱,在沒有任何人管理,

然后,查克上尉撤走,吸引守卫西哈努克市的主力去追赶,也就是比丘申克和威琼斯,

但这不意味着宋双上校放弃了这座城市,

龙三隆岛监狱关押着很多红色高棉成员和穷凶极恶的罪犯,查克上尉能分兵进攻那里不是沒有原因的,目的就是把这些囚犯放出來,然后组织起來杀个回马枪,

比丘申克觉得龙三隆岛监狱不是什么重要的地方,只让罗清武那个二B带着一个连去增援,结果完全中了人家的圈套,

战斗一开始,就成了单方面的虐打,孟康的一个连被那不足三十人的恐怖分子吃的死死的,只能一边抵抗,一边向大部队请求支援,

比丘申克疲于奔命,还沒找到查克上尉的影子,又不得不带着人赶回西哈努克市,

也就是比丘申克回來的时候,孟康的整整一个连,只剩下了不多一些人,正在依托着建筑物时不时的反击,

看到比丘申克到來,孟康激动的连忙跑了过來:“团长,你可算是來了,”

比丘申克看了一眼胳膊上,脸上都挂彩的孟康,问道:“要不要紧,”

“沒事,”一不小心触碰到伤口,孟康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但还是强忍着,

“现在什么情况,”比丘申克接过副官递过來的望眼镜,看向了街区里面,

“恐怖分子利用民众的尸体,构筑了防御工事,正在节节抵抗,对方的火力很猛,我们一不小心吃了暗亏,”孟康说着不由得低下了头,一个连对抗三十人左右的恐怖分子,还被人家打的跟狗一样,这话说出口,孟康自己都感到脸红,

比丘申克瞥了一眼孟康并沒有说什么,将望远镜交给副官,直接下令:“用炮轰死这帮狗日的,”

“是,”比丘申克的霸气让副官也激动了起來,敬了个礼,就迅速的跑下去,给部队下达命令,

“团长,罗清武将军來了,”就在这个时候,两个军医抬着罗清武走了过來,

听到这个消息,比丘申克差点一跟头摔在地上,不由得头疼了起來,这二B怎么就阴魂不散呢,

“比丘申克团长,我辜负了你的期望,一个连的战士……沒了,”罗清武抓着比丘申克的胳膊,一脸悲痛欲绝的摸样:“我的耳朵也沒了……”

比丘申克强忍着一脚踩死罗清武的冲动,安抚道:“沒事,不是我的战士太愚蠢,是敌人太狡猾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