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宋双上校的计策/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比丘申克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越想却越不是滋味:“他妈的,害死了老子一个连的战士,反过头來还要老子安慰你个狗屁将军,”

“比丘申克团长不要这么说,你越是这样说,我这心里越难受,”罗清武掩面而泣,说的就跟真的一样,猛的抽泣了两声,罗清武用袖子擦了两把眼泪,冲军医说道:“扶我起來,”

柬埔寨这个国家有很多的华人,恰好两个军医中就有一个是华裔,懂一些汉语,

他明白了罗清武的意思,忙伸手按住企图翻起來的罗清武,说道:“将军,您还是躺着好一点,”

“扶我起來,”罗清武火了,大声的吼道,

军医有些为难的说道:“可是,将军您的身体……眼下需要休养,”

罗清武额头上青筋暴露,大声的吼道:“扶我起來,我说话你沒有听到吗,”

“让他起來吧,”比丘申克冲军医摆了摆手,示意将罗清武扶起來:“注意点,动作慢点,”

“我纵横沙场一辈子,还沒遭遇过这样的失败,这在我的军旅生涯中是不被允许的,我也绝对不能允许自己犯这么低级的错误,那可是一个连的鲜活生命啊,”罗清武悲痛欲绝的吼着,从副官的手中一把夺过了望远镜,在两个军医的搀扶下观察起了战况,

罗清武说的情真意切,连他自己都当真了,其实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真正上战场,

“团长,部队准备完毕,请求十分开炮,”这个时候,卫兵跑过來冲比丘申克请示道,

比丘申克的目光中划过一丝阴冷:“开炮,我倒要看看,这一次这帮狗日的还有什么办法,”

罗清武猛的叫道:“等等,”

比丘申克竖起手掌,示意卫兵稍微等一下,冲罗清武问道:“罗将军怎么了,”

“这是袭击隆三龙岛监狱的恐怖分子,就是这些人,里面还有穿囚服的囚犯,”罗清武断然说道:“对方的力量已经更换了,”

比丘申克从罗清武的手中夺过望远镜就朝里面看去,果然在那些人中看到很多人穿着囚服,

刚开始,比丘申克还不明白,恐怖分子怎么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

现在明白了,这根本不是原來那帮人,自己中了宋双上校的连环计,终日疲于奔命瞎忙活,

“里面那个耳朵上戴着大铁环的是领头的,就是他把我的耳朵给割下來的,”罗清武咬牙切齿的说道:“给我报仇,”

比丘申克不由得在心里追问,原來攻击政府大楼的那些人到底去了哪里,很可能在其他地方继续制造事端,

就在这时,街区里面那些人挥舞着红色高棉的旗帜,高声呐喊着:“安卡万岁,”

比丘申克看了一眼,不由感到震惊,能将一帮丧心病狂的囚犯在这么短时间里,就灌输了自己的那套思想进行奴化,恐怕也就只有宋双上校有这本事了,

比丘申克当机立断,下达了攻击命令:“开炮,”

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搞定了这些人再说,

炮火轰轰而起,很快商业街就陷入了一片火海,尸块被炸得漫天乱飞,

在优势火力覆盖之下,隆三龙岛监狱的囚犯很快被了结,高呼着口号被炸成一块块碎尸,

但是,他们沒有全部死光,而是潜伏了起來,先前的恐怖分子更是依旧沒有踪迹,

命令部队处理战场,比丘申克皱着眉头,坐在车里陷入了沉思,

搞定了这些恐怖分子,威琼斯显得十分的高兴:“哈哈,关键时刻,你还得依仗老子精良的装备,”

说着,威琼斯走过來,在比丘申克的肩膀拍了两下:“你小子记着,你他妈今天命令了老子一回,欠老子一个人情,待会必须请老子喝酒,”

比丘申克正在想着事儿,根本沒有注意到威琼斯在说些什么,只是胡乱的应了一声:“嗯……”

“事情都解决了,你还皱着眉头干嘛,虽然说这代价有点惨重,但不得不说,咱们大高棉民族的士兵还是很强悍的,”威琼斯显得十分的兴奋,他并不知道,恐怖分子并不只有一批,

“事情远远还沒有结束,这些人隆三龙岛监狱的囚犯……”比丘申克从沉思中脱身出來,叹了口气说道:“宋双上校是故意的,消耗着我们的耐心和时间,我们这样來回折腾对士气都有很大影响,”

威琼斯神情一滞,眉毛挑了挑,手指在虚空中摆弄着,难以置信的说道:“你说什么,我耳朵沒有听错吧,”

“你沒听错,”比丘申克神色沉重的望了一眼威琼斯:“战斗才刚刚开始,”

“见鬼,”威琼斯猛的跳下车,大叫道:“这边咬一口,又在那边咬一口,红色高棉这帮畜生从來不敢光明正大的决战,”

比丘申克的眼睛猛的一亮,威琼斯说的沒错,红色高棉的战术就这边咬一口,那边咬一口,那么他们的最终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比丘申克再次陷入了沉思,两帮恐怖分子显然是有关系的,根本是扰乱视线,调虎离山,

“这帮狗日的,”比丘申克猛的跳了起來,大叫道:“集合部队,赶赴北部山区,”

在比丘申克上车之后,威琼斯也跟着钻了上去:“喂,你干嘛,怎么又去北部山区,”

“我们根本就不应该回西哈努克市,”比丘申克解释道:“宋双上校要让我们以为沒有放弃这座城市,但真正的战略重点在其他地方,”

威琼斯纳闷的问道:“你凭什么这么断定,万一不是呢,”

“不管是不是,去看看就知道了,近海有海军巡逻,他们根本出不去,而且在茫茫大海上,沒充足准备根本逃不远,” 比丘申克呼了口气,说道:“他们能去的地方,只有北部山区,钻进原始丛林,红色高棉擅长丛林战,那里才是他们的战场,一定会躲到那里,”

威琼斯愤怒的朝着椅背砸了一拳:“这么说我们应该留在山区,根本就不应该回來,结果被牵着鼻子到处跑,”

北部山区,紧靠原始丛林,人迹罕至,

部队一进山,比丘申克放出军犬,很快的,军犬就向前奔去,显然是已经发现了踪迹,

“果然是在这里,”比丘申克望着茫茫丛林,头疼的说了一句:“这帮混蛋到底要干什么,”

威琼斯问道:“现在怎么着,我们就直接这么搜,”

“还能怎么办,进山,”比丘申克沒好气的说了一句,跟着部队就钻进了大山,

威琼斯叹了口气,也带着部队跟了上去,

茫茫丛林是红色高棉的故乡,当年红色高棉败退之后,宋双上校带着部队就在丛林之中和政府军周旋,

丛林就是他们的地盘,

日色渐渐的暗了下來,天边那一轮残日透着猩红,连带着周边的云朵,都像是被鲜血染红了一般,

比丘申克和威琼斯的部队,穿过山区,进了原始丛林,

遮天的大树,挡住了光线,又恰好是在傍晚时分,丛林里面灰蒙蒙的一片,

比丘申克和威琼斯的两个部队加起來,只有一个连的士兵配有夜视仪,这玩意儿实在太奢侈了,其他的官兵只能用手电筒照明,

进山之后,比丘申克也长了点记性,让配有夜视仪的一个连队远远的跟在后面,而大部队在前面分散开扇形搜索,

这样可以做到首尾兼顾,又不至于漏过某些地方,如果遭遇红色高棉的话,拥有夜视仪的部队也就拥有优势,可以迅速增援前军,

直到午夜时分,部队的搜索还是沒有丝毫的结果,比丘申克无奈只得下令部队安营,

夜色渐深,几个如同幽灵一般的黑影,轻松的在灌木丛中跃动着,悄悄的接近了一团和二团的营区,

营区里外面的空地上兹兹的燃烧着火堆,三五个士兵靠着枪打着盹,

耳朵上戴着大铁环的汉子嘴里叼着一把弯刀,悄悄的潜了进來,双手比划了几个手势,几个黑影猛的冲出,悄无声息的朝着火堆旁的士兵扑了过去,

那几个士兵还沒來得及反应,就被拗断了脖子,尸体被拖进了黑暗中,

完成这一系列动作,那几个黑影又如法炮制,将其他几个火堆旁负责警戒的士兵拗断了脖子,

忽然,一阵刺耳的哨声猛的在营区里响起,士兵们在睡梦中被惊醒,慌乱的抱着枪从帐篷中冲了出來,

比丘申克披了一件衣服也走了出來,大声喝问道:“怎么回事,”

吹哨的士兵站在营区的前面,目光中满是惊恐的朝着斜上方一指,

顺着那士兵的手指看过去,所有人猛的一惊,只见在前面的树上齐刷刷的吊着一列的尸体,是自己人的尸体,

借着手电的光芒看去,每一个尸体都写着一个大字:“安卡万岁,”

比丘申克的目光瞬间变得阴沉了下來,真是欺人太甚,他恨恨不已从口中阴森森的喊出了四个字:“血……债……血……偿,”

士兵们原本无限惊恐的心,被比丘申克铿锵有力的四个字瞬间点燃了胸腔中的火焰,众人齐声大吼:“血债血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