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国际刑事通缉令/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军营里传出來的撕心裂肺的吼声,耳朵上戴着大铁环的汉子,嘴角一勾,冷笑了一声,手一挥,带着几个黑影快速的消失在了丛林中,

吸取了教训,后半夜负责警戒的士兵再也不敢打盹,但是,后半夜却是什么事情都沒有发生,

第二天,部队继续搜索,在军犬的带领下,部队的行进速度十分的快,

忽然间,部队的前方传來一阵骚乱,

比丘申克率人连忙赶了过去:“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个士兵如同木头站在那儿,身体好像被固定住了一般,大颗的汗珠从额头上哗哗的流了下來,“团长,我踩到地雷了,”

比丘申克大声的在部队中喊了起來:“工兵,工兵上哪去了,赶紧排雷,”

一个瘦小的身影挤过众人钻了出來,在那士兵的旁边俯下身,用匕首开始排起了雷,

比丘申克站在三步之外,忽然间感觉到头顶无缘无故刮起了一阵风,猛的抬头看去,一个藤蔓绑着尖锐的木桩就朝着这边飞了过來,

“快闪开,”比丘申克一把扯住周围的人,就向旁边跳了开去,

“啊,”

“轰,”

两个声音近乎是同一时间响起,尖锐的木桩从那个士兵的脑袋中直接贯穿而过,上面还绑着一颗炸弹,被随后引爆,将连同周围的几个士兵炸了个粉碎,比丘申克被炸弹产生的气浪直接拍飞出去五六米远,

只是一瞬间,近十名士兵丧生,还有好几人重伤,

比丘申克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从地上爬了起來,看着炸弹造成的深坑中趴着的士兵们,眼角渐渐的湿润了,

“我比丘申克……一定会给你们报仇的,”比丘申克咬牙切齿的喊道,身体挺直,敬了个礼,

恐惧渐渐的在士兵们的心头形成成了一股仇恨的巨浪,齐声高喊:“去死吧安卡,”

战斗刚爆发的时候,JPZ方面认为是恐怖袭击,后來才知道是红色高棉卷土重來,进而很自然的联系到了宋双上校,

当然,大家都知道宋双上校已经死了,但对于这个国家的很多民众來说,这个恶魔是永生的,随时可能回來把灾难再次强加给自己,

多年來,在很多地方,提起“宋双上校”可治小儿夜啼,如今红色高棉再度开战,很多人并不感到意外,

罗清武这一次访问JPZ,就是要提醒该国军方,宋双上校已经复活了,

按说他的这次访问是及时雨,却沒料到宋双上校的动作更快,竟然把罗清武自己都卷了进去,

既然华夏方面已经获得情报,其他国家也一样,同时,布鲁塞尔袭击的调查也了进展,

马上的,国际刑事法院发出全球通缉令,要求各国政府配合抓捕宋双上校,

国际刑事法院成立于2002年,专门针对犯有战争罪、种族灭绝罪和****的个人,进行起诉和审判,

之前,对红色高棉战犯的审判,由柬埔寨法院组成特别法庭负责,但多年來审得有心无力,而且阻力极大,

这一次,宋双上校竟然在欧洲发动恐怖袭击,国际刑事法院就直接接手了,让宋双上校成了国际通缉犯,

此外,国际刑事法院还知会周边国家,注意宋双上校可能把恐怖活动扩展过去,其中自然也包括华夏,

孟阳龙得到消息之后,想來想去也沒什么办法,只好给苍浩打了一个电话:“你已经知道事态进展了吧,”

苍浩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知道,”

“ 你有什么看法,”

“我的看法是……你问那边的事态,”

“当然是JPZ了,你师父的老对手宋双上校又出现了,难道你不知道,”

“我还真不知道宋双上校躲到哪去了,”苍浩耸耸肩膀:“从布鲁塞尔的袭击之后,宋双上校就在沒露面,所有的恐怖活动都是他的手下在搞,”

“问題就在这,”孟阳龙急忙道:“根据眼下的局面來看,宋双上校的攻击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似乎沒有什么目的性,先是不断的骚扰西哈努克市,让JPZ军队疲于奔命,然后主力又躲进北部丛林,看样子是要跟军方打游击战,”

“这样做有问題吗,”

“问題大了,先前宋双上校已经打了很多年游击战,那时还沒有钱,现在他有的是钱,更应该做的是尽快夺取国家政权……”孟阳龙一边说着,一边不住的摇头:“他的军队到处杀人放火抢劫,制造混乱和动荡,再这么搞下去,只怕仅有的那些支持者也要做鸟兽散了,”

“你确定,”

“我当然确定,”孟阳龙又转而开始点头:“不要忘了,当年以红色高棉的实力,完全可以跟越南人一较高低,然而,他们内部不断的搞大清洗,残杀了大批官员和军人,削弱了自己的实力,结果才被越南军队推翻,宋双上校不是在重演这一幕吗,”

“当然不是,”苍浩冷冷一笑:“宋双上校的前主子波尔布特,主要是在内部进行大清洗,宋双上校却主要是在残杀百姓和军队,两者并不一样,”

“但这只会让民众更加憎恨他们,进而反抗,”

“未必,”苍浩摇了摇头:“如果整个国家陷入动荡不安,每个民众都随时面临死亡,那么必然对秩序产生强烈的渴望,进一步的,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接受可以提供秩序的人,哪怕这个人是一个恶魔,把话说白了,如果百姓过得痛苦不堪,对生活的要求就会降到非常低的标准,谁能让他们吃饱饭,谁就是他们的恩人,这个时候,宋双上校只要站出來,重新把社会纳入正轨,百姓就会选择遗忘他当年都干过一些什么,甚至可能会认同他所谓的理想年代,”

孟阳龙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有道理,”

“还有,JPZ国家军队被耍得跟猴一样,充分表现出无能和白痴,接下來如果动荡进一步扩大化,公众必然责怪政府无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苍浩又道:“这是一个强者通吃的世界,只要宋双上校表现的更加干练和强力,恐怕会有很多人倒戈的,这些人倒也不能完全说是做错了,他们只是想要安定的生活,目光并沒看太远,”

原本孟阳龙对宋双上校的做法很是疑惑,听苍浩这么一说,顿如醍醐灌顶:“幸亏我给你打了这个电话,”

“听着,宋双上校还有有一个目标,那就是通过当下的战斗,尽可能的杀伤和消灭JPZ军队,”

孟阳龙点点头:“我明白了,”

“宋双上校精明的很,他跟老雷泽诺夫不是一种人,但在这件事情上采用了类似的策略,那就是制造混乱,只是具体手段不同,老雷泽诺夫试图引发两个超级大国的战争,宋双上校直接在内部下手,”停顿了一下,苍浩猜测道:“JPZ根本应付不了,可能会向国际社会请求援助,考虑到我们两国关系特殊,很大可能会向我们开口,”

“这一点我们已经预料到了,”孟阳龙冷冷一笑:“罗清武去了JPZ,其实就是打前站,沒想到宋双上校的动作更快,”

苍浩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是吗,”

“你不知道罗清武去那了,”

“当然知道,”苍浩淡淡然的道:“他临走前还跟我见了一面,”

“哦,”孟阳龙饶有兴趣的问:“他都说什么了,”

“也沒说什么,就是希望我能提供一些帮助,毕竟我对宋双上校还算了解,”耸耸肩膀,苍浩呵呵一笑:“其实他是想拉拢我,”

“那么你怎么想,”

“我沒什么想法,”

“你这么说可不对,”孟阳龙一个劲的摇头:“你应该知道我跟罗清武是两个派系的,既然他主动找到了你,那你就该站队了,”

“我还需要站队吗,”苍浩满不在乎的一笑:“我不是一直都站在你这边吗,”

“沒打算改换阵营,”

“老孟啊……”苍浩长叹了一口气:“考虑事情不能这么简单,你我之间可沒那么简单,直接间接很多关系摆在那,不仅有荷园会那些人,还一起合作了很多事,就算我想改换阵营,只怕也无法摆脱所有这些,”

孟阳龙有些不满的质问:“那你为什么沒告诉我罗清武找过你,”

“我沒告诉你,你不同样知道了吗,”苍浩反问:“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为什么沒主动找过我,”

孟阳龙有些尴尬:“我……在等你找我,”

苍浩嘿嘿一笑:“我也一样,”

“好吧,就当是个误会,澄清就沒事了,”孟阳龙不屑的笑了笑:“你要是真想投靠罗清武和刘双胜,倒也不是不可以,但要想好自己的前途,”

孟阳龙的这一句话说到点子上了,苍浩不可能跟刘双胜和罗清武站队一起,不仅是需要讲义气,也是因为这二位实在上不了台面,

对罗清武在JPZ参加战斗,国内媒体先是跟打了鸡血似的宣传,随后忧心忡忡说可能出事了,眼下干脆不提了,

苍浩不用猜都能想到,罗清武在那边肯定是丢尽了脸,当初第一次见到这个人,苍浩就看出來是个志大才疏的主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