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苍浩叹了一口气:“跟这种人站队简直就是找死,”

“算你聪明,”孟阳龙很满意:“让你南非基地那边准备一下吧,”

苍浩不明白:“干嘛,”

“你也说了,JPZ方面您肯定会向我们求援,考虑到两国特殊的关系,再加上宋双上校可能危害到我们,所以我们应该有点行动,”顿了一下,孟阳龙继续说道:“但这种行动以国家军队或警察身份参与,终归不方便,那么你的血狮队伍就派上用场了,”

苍浩早就预料到有这一天:“明白了,”

“我让你组建雇佣兵队伍,为的就是这种时候能派上用场……”孟阳龙一字一顿的说道:“南非基地那边兵强马壮的,也别闲着了,准备出征,”

苍浩点点头:“嗯,”

“说起來,罗清武跟你见面,其实就是想利用血狮雇佣兵,”呵呵一笑,孟阳龙有点讥讽的道:“这一次,他倒是跟我想到一起去了,只可惜还是慢了一步,”

苍浩挂断孟阳龙的电话后,用手机刷了一下微博,简要看了一下新闻,

除了国际刑事法院发了通缉令之外,事态又有了新的进展,世界各国都发布了旅行预警,同时开始撤侨,

各国驻在外交机构、企业最先开始撤离,同时留下一部分外交人员疏散本国公民,

所有游客都取消了原定旅行计划,在两大主要城市金边和暹粒的机场,挤满來自世界各国的人,焦急的等待着飞机回国,

目前,战斗局限于西哈努克市和周边地区,但影响已经波及到了JPZ全国,

观察家分析,宋双上校卷土出來,将会彻底摧毁旅游业,而旅游业又是该国重要的经济支柱,这个贫穷的国家将会因此雪上加霜,

从这一点來看,宋双上校暂时赢了,他的祖国变得更加贫穷,民众生活更加艰难,然后他适时的站出來宣布建立一个理想年代,很容易会获得一些拥趸,

当然,当年红色高棉的血腥统治还不是很遥远,很多人记忆犹新,会反对宋双上校,

但沒什么用,因为宋双上校有枪杆子,

暂时的,苍浩还顾不上这些,简要看了一下新闻就收起了手机,

孟阳龙打來电话的时候,苍浩正在路上,目的地正是井悦然曾经出现过的停车场,

苍浩到了之后发现,这个停车场倒沒什么特别的,跟那些给交警队临时停车的私人停车场沒有区别,又脏又破,到处充斥着难闻的气味,

只是,这个停车场眼下沒停放一辆像样的车,只有几辆已经破破烂烂的报废车,

苍浩沒看见有人,直接大模大样的进去,走了一圈也沒有人过來盘问,

很快的,苍浩发现地上有两滩血迹,还用粉笔画出了人形,周围用警用隔离带围了起來,

这里像是案发现场,同样的,还是沒有人看守,

苍浩掀开警用隔离带走了进去,根据地面血迹迸溅的角度和形状,可以断定出是火器造成的,

不过,地面上沒有占到弹壳或者弹头,也沒有其他什么证据,看來警方已经清理过,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七旬老人踯躅着走了进來,身后背着一个编织袋,手上拿着一根木棍,

这是个拾荒老人,苍浩走过去,很客气的问了一句:“大爷,能跟你打听点事吗,”

拾荒老人吓了一跳,有点警惕的问:“什么事,”

“來,抽根烟……”苍浩深谙一个道理,那就是不管跟什么人打交道,只要能成为烟友,关系就能拉近不少,

苍浩递过去一根烟,老人犹豫了一下,点上抽了一口:“这烟不错……你想问啥子事情吗,”

当然不错,是黄鹤楼1916,这位拾荒老人的肺还挺识货,

“ 我的车被拖走了,说是停在这里,”苍浩指了指周围:“可我沒找到,”

“出了事情撒……”老人操着略有点浓厚的口音,说道:“这里是社会人承包的,给交警队交钱,平常都是几个混混在这里看着,有个女孩的车子被拖到这里,來取车,那两个混混调戏人家,被人家拿出枪给打死了……”

苍浩微微一惊:“然后呢,”

“然后警察來了,把女孩抓走了……”拾荒老人摇了摇头,又道:“这里也被关闭了,停着的车都送去其他停车场撒,你的车肯定不在这里了,”

苍浩沉着脸道:“你知不知道那个女孩是谁,”

“不知道,”拾荒老人又是不住摇头:“这可惜那个女孩了……这里的混混早就应该被教训一下,要是换做其他女孩子,只怕要被糟蹋了,”

事实上,苍浩刚看到血迹的时候,就已经推测到了是怎么回事,

拾荒老人的这番话,印证了苍浩的推测,

虽然拾荒老人沒看到那个女孩长什么样,但毫无疑问就是井悦然,

苍浩把整盒烟都给了拾荒老人:“谢谢你了,”随后直接赶赴刑事侦查局,

这类案子肯定要交给刑事侦查局处理,苍浩在路上给廖家珺打了一个电话,然而廖家珺那边始终无法接通,

无奈,苍浩只好给刘天生打过去,劈头盖脸就斥责道:“你们抓了我女朋友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哪个女朋友,”刘天生一头雾水:“谁抓你女朋友了,我根本不知道呀,”

“市郊停车场的枪击案是不是归你们负责,”

“什么枪击案,”刘天生一个劲的摇头:“我根本沒听说,”

“我不跟你废话了,你赶紧把廖家珺给我找出來,我打她电话打不通,”苍浩气势汹汹的道:“我跟你说不着,直接跟她说,”

“恐怕不行,”刘天生又是摇头:“廖局长去京城开会了,手机一直关机,我们都找不到他,”

“她的职务交给谁了,”

“郑跃军暂代,”

“他,”苍浩微微皱起眉头:“我差点把这个人都给忘了,”

“苍哥,我是真不知道你女朋友的事……”刘天生忙不迭的解释道:“郑跃军刚一來,就把我们全都打发到下面去巡逻,重要工作岗位都让他的亲信接管,我们根本碰不到局里的任何事,”

“廖家珺不会是留在京城不回來了吧,”

“当然不是,”刘天生觉得这个问題很多余:“开会吗,虽然时间长点,可也是临时的,”

“但郑跃军这架势怎么像是要取代廖家珺,”

“这……”刘天生猛然间发现,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他要是真当了局长,那么我可全都惨了……”

“你现在哪里,”

“在外面办案,”

“你马上帮我打听一下,近郊停车场是不是有这么一个案子,一个女孩开枪杀人,”顿了一下,苍浩交代道:“马上给我消息,”

“好,”刘天生有点胆战心惊的问了一句:“你……现在哪里,”

苍浩冷冷一笑:“去刑事侦查局的路上,”

虽然刘天生已经被打发到基层,但在局里毕竟很多相熟的同事,想要打听点事情还是很容易的,

放下苍浩的电话,沒用十分钟,刘天生就把电话打了回來:“好像……是有这么一个案子,是交警队那边转交过來的,”

“能确定那个女孩的身份吗,”

“不能,”刘天生非常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案子是郑跃军亲自处理,人抓了之后就一直关在讯问室,任何人都见不到,而且对外也沒有任何消息公布,看來郑跃军是打断低调处理,我还是好不容易才问到这些的,”

“好吧……”苍浩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

刘天生胆战心惊的问了一句:“苍哥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苍浩嘿嘿一笑:“我要跟郑跃军谈谈,”

“那个……苍哥啊,我说句话你别不爱听……”深吸了一口气,刘天生壮起胆子说道:“如果案子是这真的……嫂子毕竟杀了人了,你不管跟谁谈都沒用,”

“我相信我女朋友不会随便杀人的,一定是事出有因,怕的是有人借机做文章,”冷笑两声,苍浩意味深长的道:“郑跃军……我不认为他是我的朋友,”

从邹峰时代开始,苍浩跟郑跃军陷入非常怪异的关系,有的时候两个人是对手,有的时候却又不得不合作,

苍浩判断郑跃军其人善于明哲保身,对任何人都沒有足够的忠诚,当初邹峰遇到危机,他悄无声息的匿了,

同时,郑跃军又极其有野心,只是一直隐忍不发,苍浩料定他一定会用这个案子做文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