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夜袭刑事侦查局/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是苍浩有些奇怪,为什么今天只有这么几个守卫,仿佛被刻意的调离,

难不成,有人知道自己会來,刻意为之设套,

应该不可能吧,

苍浩揉了揉太阳穴,不再多想,很快來到讯问室前,

刑事侦查局内部的建筑格局和各种设备经常更换,苍浩很快发现了一样过去沒见过的东西,是一种高级密码锁,

不打开这个锁,就无法进到讯问室,而且讯问室隔音,又沒有窗户,

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什么情况,连趴在墙上都听不到什么,

黄斌焕淡淡一笑,拿出一系列的工具,开始摆弄起來:“我來吧,这种东西对于我來说,沒有什么难度,”

黄斌焕毕竟电子专家,忙碌了一小会,密码锁破解开了,随后“咯吱”一声,门被打开,

然而,映入苍浩眼帘的,并不是井悦然的身影,而是另一道大门,

这让苍浩心生疑惑,虽然自己过去被关押过,也沒见过两道门,

总不能是因为井悦然,防御手段全面升级,不仅上了密码锁,其他手段也搞得这么严密,

难不成这里的人知道了什么,

黄彬焕问了一句:“咱们进來的是不是有点太容易了,”

沙阿不屑的哼了一声:“去去刑事侦查局,又不是什么特别紧要的地方,难不成还能重兵把守,,”

慕北则催促道:“快点开门,”

第二道门由金属制作,比较坚固,其上挂着机械锁,

黄斌焕沒有任何犹豫,立即开始倒腾起來,这种机械锁要比外面的电子锁简单多了,很容易便被打开,

此时,井悦然正在打盹,女警察自己去休息了,把她一个人留在这,反正她也逃不走,

她脱了高跟鞋,把腿搭在桌子上,努力让自己舒服点,

就在大门打开的瞬间,井悦然忽然睁开双目,谨慎的望着突然出现的几道身影,面上的倦意顿时消散,

“悦然,是我,我來救你了,”苍浩在看到井悦然沒有受伤后,顿时大吐口气,若是她身上有半点伤痕,一定会将刑事侦查局闹个鸡犬不宁,

在看到是苍浩后,井悦然的目光顿时透露出一丝惊喜,她沒有多说什么,而是光着小脚,直接扑到了苍浩的怀里,

“不要怕,你安全了,”苍浩拍了拍井悦然的肩膀,安慰道,

“你怎么进來了,要知道这侦查局的安保措施是非常严密的,还有不少的警察,”井悦然在苍浩的怀里小憩了一会儿,便麻利的穿上鞋子,她知道时间不能耽误,若是被其他人发觉,会惹來不少的麻烦,

“不知道,只是感觉有些怪异,过去刑事侦查局可不是这样,”苍浩轻轻一笑,拉着井悦然的纤细白嫩的小手,朝着楼下快速走去,身后的血狮成员一言不发,谨慎的望着四处,

阿芙罗拉和博尼还在楼梯口守卫,正当众人准备刚刚下四楼的瞬间,却迎面撞上了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郑跃军,

郑跃军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很晚了,便将办公室的门锁上,朝着电梯的方向缓缓走去,准备回家,

他的面上挂满了笑容,这一天,收获可真不小,

然而,就当郑跃军准备离开时,却正好撞上了苍浩,

郑跃军是个老练的警察,沒有任何犹豫,便立即大喊出声:“快來人,”

同时,他麻利的靠在楼道上的墙壁,果断的按下了警报开关,

动作干净利落,不带半点拖泥带水,郑跃军其人倒还真不是俗物,

苍浩大呼不好,还沒等反应过來,各个方向立即传來脚步声,听声音已经有十数人快速跑來,

他们步伐紧凑,重重的落地声,明明是之前已经准备好了的,

郑跃军早就担心苍浩可能攻击刑事侦查局,从经侦支队那边抽调了一批人组成突击队,二十四小时候命,

而苍浩果然來了,

苍浩沒有说话,身体一闪,带着井悦然朝着前方奔去,

郑跃军出于本能,掏出配枪直接朝着前方指去,但速度还是慢了半拍,

因为郑跃军的注意力被苍浩吸引,就沒有注意到其他方向,

沙阿來到了郑跃军的身侧,手臂蓦然发力,直接将郑跃军的手枪给打在了地上,并且极为迅猛的用自己的胳膊将郑跃军揽在了怀里,

沙阿的臂膀扼住了郑跃军的喉咙,只要用力就能让郑跃军窒息,但郑跃军却并沒有太过害怕,

临阵不慌,这是作为一个警务人员,最基本的素质素养,

更何况郑跃军不是普通警察,他所经历过的事情,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少特么废话,赶快给我下去,要是再啰嗦一句,老子毙了你,”沙阿目光透露出一抹冰冷的寒芒,这寒芒在映入郑跃军的眼中之后,内心顿时生出一股寒意,

郑跃军本还想说出的话,最后也沒说出口,直接闭上了嘴,

同时,郑跃军悄悄的打开了录音笔,要把一切都记录下來,

既然要搞苍浩,那就要想办法直接搞死了,郑跃军一直都在等这个机会,

既然已经被发现,对苍浩來说,郑跃军是自己手里唯一的筹码,

沙阿拖着郑跃军,向楼下快步走去,阿芙罗拉和博尼正在接应,

看到苍浩等人下來后,阿芙罗拉和博尼直接向下冲去开路,她们也知道守卫正追上來,而且人数不少,

到达二楼之后,从电梯和楼梯两处同时出现了十几个刑警,全部举着枪,

“放下我们郑局长,你们逃不掉的,”其中的一个守卫目光直直的望着苍浩,手中的枪支更是指向苍浩,

苍浩压低着声音喝道:“你们局长在我的手中,实相的赶快滚蛋,否则老子捏死他,”

同时,沙阿手臂猛然使劲,差点将郑跃军的脖子勒断,

郑跃军痛苦了挣扎半天,沙阿才缓缓的松手,

郑跃军不想就这样葬送在苍浩的手里,急忙摆了摆手向自己的守卫说道:“后退,让他们离开,”

在摆手示意之时,郑跃军的目光却不经意间眨动了几下,这个动作极为细微,苍浩等人并沒有发现,

可那些守卫顿时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果然开始后退,将本來堵住的楼道给疏散开,

苍浩皱了皱眉,越來越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可无论如何,还是得赶快离开,否则拖得时间太长,增援力量一來,自己这一边可就要栽在这里了,

于是,苍浩让沙阿威胁着郑跃军,朝着楼下快速走去,

一行人速度极快,转眼便要离开侦查局的大门,

也就当苍浩等人來到大门后,却发现大门紧锁,

黄斌焕再次发挥专长,迅速拿出专业工具,不到一分钟,大门被打开,

苍浩示意众人先出去,自己断后,然后从沙阿手里抓过郑跃军,

这个危险的举动让井悦然内心充满担忧,本想留下來陪着苍浩,却被苍浩眼神的驳回,只好不舍的离开,

那些守卫如影随形,始终跟随着血狮雇佣兵,幸运的是他们一时还沒开枪,

“现在你们的人都撤离了,是不是可以放开我,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为难你的,”郑跃军不断的朝着前方的守卫示意,希望他们能跟着离开的血狮人员,

然而,就当那些守卫准备有所动作之时,苍浩目光顿时一变,身子快速后退,将郑跃军的身体往前大力抛去,并且在离开的大门的瞬间,将大门紧紧锁住,

随后,苍浩迈着大步朝着前方快速奔去,身影马上就要消失在黑夜中,

“开枪,快给我追,”郑跃军高声厉吼:“他们敢攻击国家执法机关,必须付出代价,”

可大门被紧锁,想要追上他们要先开门,结果郑跃军这边浪费了最佳的时机,

因为郑跃军被放开了,守卫们沒了任何顾忌,打开门之后,一批朝着苍浩离开的方向疯狂的开枪,

同时,另一批守卫乘上警车,将车灯大开,朝着苍浩的方向快速追去,明亮的灯光绝对可以将隐藏的身影找出來,

守卫刑警的追击速度很快,苍浩等人还沒找到车子,他们的警车就开了过來,转眼间便拦截在众人的身前,

守卫从警车上下來,手里紧紧的握着枪支,只要苍浩有任何举动就会扣动扳机:“别动,否则我们开枪了,”

既然被发现,想要逃跑便很是困难,众人相视一笑,便故作投降的举起了双手,

又一辆警车开过來,总共來了十几个刑警,郑跃军也來了,站在最后方,

此时此刻,郑跃军心里更激动了,这次事件不但可以把苍浩的罪名坐实,而且还可以把血狮雇佣兵一窝端,

这绝对是彻底的胜利,郑跃军日后坐上局长宝座,再沒有了任何阻碍,

广厦市所有警务部门,权力最大的就是刑事侦查局,而这个部门被廖家珺控制了太久,

同时,自从严月蓉之后,广厦警局局长一直空缺,这个空缺如果不是空降,就只能从现有警务部门当中提拔,

距离警局局长位子最近的,就是刑事侦查局局长,所以郑跃军给自己规划了仕途路线,一定要先坐到刑事侦查局局长,再图谋警局局长,

虽然刑事侦查局是副局,警局是正局,从副局到正局只是半格,但权力可完全不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