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午夜奔逃和追击/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邹峰死后,郑跃军一直低调处事,看似与世无争,其实一直在谋划自己的野心,

郑跃军很清楚,自己要做刑事侦查局的局长,最大的阻碍是廖家珺,

他分析过了,廖家珺是实干起家,其实沒什么背景,但廖家珺有一个坚强的盟友,那就是苍浩,

这一次暂代刑事侦查局局长,郑跃军查看了所有能看到的资料,想要找出对廖家珺不利的东西,

然而,廖家珺太清廉了,郑跃军抓不到任何把柄,

沒想到的是,失之桑榆,收之东隅,

抓了井悦然,导致苍浩夜袭刑事侦查局,自己完全可以借这个理由除掉苍浩,

而廖家珺一旦失去这个盟友,也就很脆弱了,容易被郑跃军打败,

这也就是说,郑跃军跟苍浩的敌对,其实无关乎当初涉及邹峰的恩怨,仅只是他个人仕途的考虑,

“你们的胆子可真大,竟然敢來刑事侦查局劫狱,你们知不知道这样做,得判多少年,恐怕下半辈子就得呆在这了,”郑跃军冷笑一声,随后示意刑警人员,将苍浩等人逮捕归案:“苍浩,我知道你很有背景,但这一次你严重违法,沒有任何背景能救你,”

这边郑跃军的话音刚落,苍浩以及血狮佣兵队的成员动手了,

苍浩的身体快速扭转,手臂蓦然一抖,一道巨大的劲力从肩膀传至手腕,朝着一个双手握枪的刑警快速挥去,

只听“嘎嘣”一声,那名刑警的手腕顿时断裂,枪支则是直接被打飞一侧,他瘫软的躺在地上哀嚎,

望着这一幕,郑跃军目光顿时一变,身子快速后退,竟然沒有想到苍浩等人会突然出手,难道不知道自己手里有枪支吗,

说到枪,郑跃军又有些奇怪,血狮雇佣兵是一帮武器专家,可这一次好像是空手來的,

“敬酒不吃吃罚酒,”郑跃军冷哼一声,对刑警们下令:“给我开枪,”

刑警们咽了咽唾沫,刚才苍浩的动作实在太快,他们都沒有看清,

若是肉搏的话,他们肯定不是苍浩的对手,既然局长下令开枪,他们开火了,

只可惜,他们的枪法很是一般,就在他们开枪的同时,苍浩等人快速闪躲开來,

阿芙罗拉更加干脆,主动靠近一个刑警,沒等对方瞄准自己,一记鞭腿抽了过去,对方顿时晕死般的躺在地上,

“兄弟们,开干吧,”苍浩扭了扭脖子,既然要打,那就好好的打一场:“切记不要伤及他们的性命,剩下的随意,”

对血狮雇佣兵來说,郑跃军带來的这帮人,只是沒经过正规训练的小喽啰,不用多长时间,便可以解决,

郑跃军眉头微微一皱,往后退了几步,不断的下达着各种命令,让刑警们捉拿血狮雇佣兵,

然而,这些刑警无法对苍浩等人构成太大的威胁,苍浩等人在枪林弹雨之间游刃有余,刑警们沒有一发子弹击中,

血狮雇佣兵当中,防御力最强的自然是死神射手,他速度极快的从腰侧掏出了几把锋利匕首,

这是在來到这之前精心准备的,因为苍浩不想动用致命武器,匕首威力小,携带方便,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死神射手一扬手,两支利刃从双手之中飞出,速度极快,

那些刑警还沒有反应过來,其中两个的手腕就被刺中,枪支掉落,他们痛苦的捂着受伤的手哀嚎起來,

博尼出手配合死神射手,他的身体本就强壮,力量也是出奇强大,朝着那两个刑警快速各击一拳,

两个刑警一翻白眼,躺到地上,不知死活,

再看万鹏,手中的鞭子似是灵动的小蛇,挥舞之际发出“噼啪”的声音,

万鹏随便一挥手,鞭子便将一个刑警的枪械缠绕,进而抽飞,然后再一挥,便甩向了另一个刑警,

灵巧的鞭子,灵巧的动作,万鹏仿佛沒有浪费太多力气,闲庭信步一般,

阿芙罗拉身手敏捷,冲到一个刑警近前,一个高空侧踢,直接踢翻在地,

转眼间,血狮雇佣兵便解决了七八名刑警,这使得郑跃军察觉到了不妙,

打不过就溜,郑跃军躲到车后立马拨通了电话,请求警局总部支援,

警局总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听郑跃军说有人攻击刑事侦查局,马上调动特警队支援,

特警队马上就到,只要刑警们再坚持一会儿,绝对可以将血狮雇佣兵一网成擒,

但刑警很难继续坚持了,已经心生怯意,开始后退,甚至有人已经上了警车,

苍浩注意到郑跃军躲了起來,眉头顿时微微一皱,

这个是罪魁祸首,不能让他跑了,苍浩迎着弹雨,朝着郑跃军躲藏的地方快速而去,

万鹏知道苍浩的目的,挥舞手中长鞭之际,直接给苍浩开了一条道路,

一个刑警想要保护郑跃军,挡在苍浩面前,苍浩这一次不再留手,直接一拳狠狠的打在了刑警的脸庞,

那个可怜的刑警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口中吐出混合着鲜血的口水,倒飞了出去,

但这个刑警还是给郑跃军争取了机会,等到苍浩冲过去,却发现郑跃军已经不见了影子,不知道又躲到哪去了,

苍浩猜到郑跃军会请求增援,不再恋战,转回身指挥血狮雇佣兵撤退,

交手的过程中,今野晴一直负责保护井悦然,而井悦然端的是淡定无比,丝毫不感到恐惧,

找到车子上去之后,引擎发动起來,血狮雇佣兵快速离开,

郑跃军躲在警车地盘下面,看到这一幕,直接对刑警们爆出了粗口:“妈的,你们这群饭桶,快给我追,若是让他跑了,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刑警们分出几个人照顾伤员,其他人乘坐警车追上去,目的是盯住苍浩,能拖一会是一会,等到特警队赶过來,

万鹏回头望着后面的警车,不无忧虑的道:“他们有支援,”

“我估计他们会呼叫特警队,”苍浩轻哼了一声,说道:“速度再快一些,要是被他们追上,麻烦就大了,”

慕北问:“我们去哪,”

“当然是翠峰村,”苍浩一脸的淡然,对于那些追來的刑警仿佛沒有丝毫在意:“现在已经不是在刑事侦查局,到了翠峰村,就是我们的地盘,我倒要看看他们有沒有本事打进來,”

井悦然长呼了一口气:“对不起……”

苍浩笑着问:“为什么道歉,”

“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

“你不用自责,”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你是我女朋友,我必须对你负责,”

“你不应该把那把枪给我……”井悦然一个劲的摇头:“如果我不是一时冲动,开枪打死那两个痞子,就不会有这许多事……”

“那两个人本來就该死,”苍浩的声音变得冰冷起來:“要是我在场,他们可不就是死那么简单了,”

井悦然有点惊讶:“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找去了停车场,逛了一圈就猜到是怎么回事,”

“你也太神了,”

“不够神敢当你男朋友吗,”苍浩轻轻拍了拍井悦然的肩膀:“你应该很累了,到了翠峰村之后,什么都不用管,就好好休息,”

“然后呢,”

“然后,一觉醒來,什么都会好起來,”苍浩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井悦然从沒说过自己做的事有半点错误,自己当然也不会指责井悦然,

井悦然胆战心惊的指了指后面跟着的警车:“那帮警察怎么办,”

“我有办法处理,你不用管了,”

“我对你有信心……只是,连累你,还连累了你的兄弟们,”井悦然轻轻叹了口气,若是血狮佣兵任何一人为了自己出现了意外,她都过意不去,就算别人不说什么,也会非常自责,

“换位思考,如果我出现了意外,或者我的兄弟们有意外,你会不会救我,”苍浩为了减少井悦然心里的压力,不断的安慰着:“当然,这只是一种假设,事实上你做不了什么,我只是想知道你会不会去做,”

“会啊,”井悦然似小女生般的嘟了嘟嘴:“如果你被捕入狱,我肯定会想尽办法救出來,哪怕拼了性命,”

“这不就对了吗,”苍浩拍了拍井悦然的小手,然后将井悦然拉在自己的怀里:“你还是好好休息吧,这些事情让我们处理,”

“真的能行吗,”

“为什么不行,,”苍浩说着,无奈的摇了摇头:“有些事情,真的是命中注定,如果廖家珺不是去京城开会,就不会变成这个局面,”

万鹏的目光一直盯着警车,观察着一举一动,这个时候说了一句:“老大,他们离我们不足二十米,我们得防备他们开火,”

苍浩吩咐黄彬焕:“该你了,”

黄彬焕立即调动一架雷霆无人机,笔直的扎了下來,不过沒有击中警车,而是在路旁爆炸,

气浪立即掀翻了警车,但因为不在爆炸破坏范围内,上面的刑警沒有性命之虞,只会受些轻伤,

毕竟对方是警察,而且这次行动主要是针对郑跃军,所以只要能手下留情,苍浩就不愿意下狠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