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翠峰村的保卫战/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让苍浩沒想到的是,另一辆警车马上跟了上來,在郑跃军的不断督促之下,这帮警察算是卖命了,

苍浩只是吩咐了一句:“加快速度,”

血狮雇佣兵一路狂飙,终于赶到翠峰村,直接冲了进去,

警车想要冲进來,却被拦住了,安置在翠峰村入口处两步防卫者自动开火,两道火流交替划过警车的轮胎,

轮胎爆炸后,产生巨大的冲力,警车整个被掀翻在地,

由于翠峰村平日有很多访客,再加上施工队伍也要进进出出,所以入口处的防卫者并不经常处于启动状态,

而且,黄彬焕设定了防卫者的程序,如果发现交通工具,先射击轮胎,尽量不伤人,

血狮雇佣兵这边停了车,所有人从车上下來,看着不远处的火光长呼了一口气,

回到了翠峰村,暂时也就安全了,轻易沒有人能攻进來,

不过,警方的增援很快就到了,郑跃军呼叫的特警队终于追了上來,直接向翠峰村里面闯來,

打头的是两辆黑色防暴车,防卫者先射爆轮胎,随后对着车体交替射击,

防暴车停了下來,车体上不断迸射出火花,远看就像燃烧起來一样,

虽然防暴车有装甲,但在防卫者巨大的穿透力面前也不能完全发挥作用,有一些子弹被挡住了,有一些子弹射穿了,还有一些子弹干脆嵌在了车身上,

防暴车抛锚后,特警们从车上下來,利用防暴车作掩护,组成进攻队形准备突击,

很快的,高音喇叭响起,特警开始对血狮雇佣兵喊话:“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涉嫌严重违法,马上放下武器举起双手走出來,争取宽大处理,”

喊话的时候,防卫者的射击也停止了,因为弹药已经耗尽,

防卫者有诸多优点,缺点却也存在,其中之一就是主武器格林机枪耗弹量惊人,

由于防卫者自身携带的弹箱沒有太大容量,所以不能支持长时间射击,黄彬焕曾考虑过用流水线自动供弹,但这又会牺牲防卫者的可移动性,

这个时候,防卫者弹药耗尽,意味着特警随时可以攻进來,

李崇和黄彬焕用手推车推着弹箱,快速向两部防卫者跑去,准备补充弹药,

马上的,特警射击了,几道火流向两个人射了过來,

两个人立即卧倒,躲在弹箱后面,

子弹“咚咚”的敲击在弹箱上,随时可能引发殉爆,但李崇和黄彬焕已经被特警锁定,

如果他俩继续往前冲,防卫者的弹药殉爆,他俩都会牺牲,

如果他俩往后退,弹药同样可能殉爆,而如果不用弹箱作掩护,他们两个直接就会被特警射中,

沙阿和慕北急眼了,想要冲上去支援李崇和黄彬焕,然而刚冲出去沒几步,就遭到特警的猛烈射击,不得不又退了回來,

谢尔琴科焦急的问苍浩:“怎么办,得帮帮他俩,”

苍浩一句话不说,用手机操纵一架雷霆无人机,直接扎在翠峰村入口处,距离两辆防暴车只有不到五米的距离,

一声猛烈的爆炸,随后巨大的冲击波袭來,竟然推着两辆防暴车滑行出了两米,

特警们把身体完全隐藏在防暴车后面,虽然有几个人受了伤,却沒有出现阵亡,

只是这两辆防暴车算是报废了,如此结实的车体,变成了两堆废铁,

翠峰村入口处燃起熊熊大火,不但无法靠近,也无法瞄准,

借着这个功夫,李崇和黄彬焕给防卫者更换了弹箱,然后又赶回來取弹药,

一时间,局势僵持住了,特警攻不进來,血狮雇佣兵也无法出去,

苍浩占据这块地方后,在原來红魔集团的基础上进行了改造,眼下只有正面入口可以通行,四周几乎完全封闭起來,

就比如入口两侧,栽培了纵深达五十多米的绿化带,主要是高大的乔木,其间还有密集灌木、荆棘和藤蔓,

这些植物成了天然的保护网,步行无法穿越,交通工具进不來,或许坦克能硬行推出一条通道,

安德烈耶维奇问苍浩:“接下來该怎么办,”

“撑着,”苍浩满不在乎的一笑:“如果对方不进行空中打击,这里坚守十天半个月沒问題,”

井悦然叹了一口气:“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不,是我给你添麻烦了,”苍浩缓缓摇了摇头:“最近事情太多,我把郑跃军这货给忘了,但显然他沒忘了我,就算沒有你这事,他肯定也要在其他方面搞事,反正是早晚得出事,”

井悦然又叹了一口气:“可他毕竟是警察,”

“那又怎么样,”苍浩冷冷一笑:“他现在应该比我们更着急,这场战斗拖下去,对我们固然不利,但他郑跃军的日子也未必好过,”

今野晴好奇地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吕思言让他暂代廖家珺的工作,刚沒几天就搞出來这么大的事,廖家珺肯定不满意,吕思言的面子上也不好过,他要蒙受这两方面的压力,”苍浩满不在乎的道:“现在特警也來了,这是好事,惊动的部门越多越好,我倒要看看郑跃军怎么收场,”

井悦然却沒苍浩这么轻松:“可我确实杀人了,还私藏武器……”

“那就互相咬互相告呗,”苍浩看着远处的火光,点上了一根烟:“交管部门私自设立停车场,收取高昂停车费,而且雇佣社会闲散人员骚扰被管理者,你以为他们自己就沒有责任吗,偌大的刑事侦查局,那么多的警察,竟然被人一枪不发溜了进去,抢走了在押嫌疑人,这面子往哪放,还有,特警队赶到现场后不能迅速控制场面,还蒙受了装备损失,这个责任谁來承担,”

井悦然原本以为事情很简单,就是自己犯了法,却沒想到苍浩能说出來这么一堆话,

这样看起來,这不是井悦然自己的案子,要是闹大了,大家都得倒霉,

一切都被苍浩猜对了,

郑跃军跟了上來,躲在特警队的后面,此时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他把特警队队长郑立新喊了过來,劈头盖脸质问:“为什么不攻进去,”

“对方火力太猛了……”郑立新非常无奈的道:“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竟然动用了格林机枪,形成火力封锁,我的人冲不过去,”

“那就绕路,”郑跃军立即提出:“从侧面开路,”

“周围全都是灌木丛,如果硬行开路,只怕需要有坦克,”

郑跃军再次提出:“那就派一组人悄悄潜入,”

“我可以试试看,”郑立新叹了一口气,又摇了摇头:“但从对方抵抗这么激烈來看,各处应该都有埋伏,如果强攻恐怕要蒙受不小的伤亡,”

郑跃军质问:“不强攻又怎么办,”

“请谈判专家过來,看看能不能和平解决,让犯罪分子投降,”

“郑队长,你是警察,怎么能跟犯罪分子谈判,”郑跃军非常不满:“我告诉你,不管用什么办法,必须马上强攻进去,拖上一秒钟,都有可能产生严重损失,你和我都负不起这个责任,”

“我要是沒说错,这里好像是血狮雇佣兵的驻地吧,”郑立新对翠峰村多少有一点了解:“你们怎么跟血狮雇佣兵打起來的,”

特警队原來的队长被调离,郑立新还是刚刚上任,如今广厦风云变化,这一位做事很小心,履新之前先打听清楚各路神仙都有谁,

只不过,特警队主要协助刑事侦查局工作,既然郑跃军要求支援,郑立新也就來了,并不清楚先前发生过什么,

而郑跃军也不愿过多解释:“我不知道什么血狮雇佣兵,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先前有人从刑事侦查局暴力劫持罪犯,我是追击跟到了这里,”

郑立新又问:“廖家珺局长知道吗,”

“现在我是局长,”郑跃军黑着脸道:“我跟廖家珺之间的工作协调,这个不劳你操心,”

郑立新有些尴尬:“好吧,”

“你马上去安排吧,”郑跃军吩咐道:“尽快把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郑立新和郑跃军都姓郑,一笔写不出來两个“郑”字,不过两个人还真沒有亲戚关系,

而且郑立新和郑跃军离心离德,不管郑跃军怎么吩咐,郑立新有自己的算盘,

官场上风云变幻,郑立新还沒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不想给别人当炮灰,所以表面上装作执行命令,实际上出工不出力,

特警队只是把翠峰村包围起來,不住的喊话要求投降,时常还开上两枪,却沒有进攻,

有一个人早知道今晚会出事,那就是刘天生,他沒敢入睡,胆战心惊等着消息,

果然,消息传來,刑事侦查局遭到袭击,有人把井悦然掳走,

刘天生立即跑到范文强家里,此时范文强已经睡觉了,被从床上喊起來,很大不高兴:“你干什么,”

“出大事了,”刘天生把苍浩的电话说了一遍,又告诉范文强,刑事侦查局果然被袭击,

范文强登时被吓傻了:“你沒开玩笑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