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背地里各使手段/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范文强吓了一大跳:“你沒开玩笑吧,”

“这么大的事我敢开玩笑嘛,”

“等一下,不对劲……”范文强不住的摇头:“刑事侦查局被袭击,按说所有民警应该立即被叫回去加班,怎么沒人通知我呢,”

“也沒人通知我,”刘天生很无奈的说道:“看起來,郑跃军已经预料到会出事,事先准备了一支队伍,准备跟苍浩死磕,”

“他哪是苍浩的对手,”

“确实不是,但他自己可不这么想,”刘天生又是摇了摇头:“现在事情麻烦了……咱们该怎么办,”

范文强毫不犹豫的提出:“必须汇报给廖局长,”

刘天生立即拨打廖家珺的电话,这一次还真打通了,廖家珺刚接起來,刘天生就急急忙忙的道:“出事了……出大事了……”

廖家珺叹了一口气:“你先喝一口水,深吸一口气,整理一下情绪再跟我说,”

“是这样的……”刘天生梳理了一下事情经过,然后告诉了廖家珺,又道:“咱们怎么办,”

刘天生本來以为廖家珺情绪会很激动,沒想到实际上廖家珺非常平静:“现在情况如何,”

“不知道,”

“好,我知道了,”廖家珺冷冷一笑:“去京城之前,我就担心郑跃军可能会作祟,结果他还真沒闲着,”

“郑跃军刚來了刑事侦查局,就把咱们的兄弟你全都打发走了,重要工作全由他从经侦支队带來的人接手,”

“看这架势,郑跃军是不打算让我回去了……”廖家珺又是一声冷笑:“你就说这么多吧,我得打几个电话,”

廖家珺放下刘天生电话之后,给其他人打了几个电话,很快了解到了当下局势,

而这局势让廖家珺颇为头疼,井悦然竟然杀人了,而且证据确凿,更重要的是,苍浩胆子竟然大到了武力攻击刑事侦查局,这件事的性质跟苍浩过去的任何战斗都不同,

这样一來,等于是郑跃军有了苍浩的把柄,不管这官司打到哪,郑跃军都吃定了苍浩,

廖家珺想來想去,觉得现在首先应该做的是停火,于是给郑立新打了一个电话,

郑立新看到廖家珺的号码顿时如释重负:“廖局长你知道眼下是什么情况吧,”

“我知道,”廖家珺点点头:“把你的兄弟们都撤下去,尽量避免发生任何冲突,”

郑立新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是,”

“如果郑跃军那边又有什么行动,需要特警队支援,你一定先告诉我,”

“这倒是沒问題,不过……”郑立新拖着长音问道:“接下的來该怎么处理,”

“我现在还沒想好,”廖家珺无奈的摇了摇头:“当务之急是停火,确保沒有人员伤亡,把损失降到最低,”

“郑跃军那边肯定不同意我们撤走,”

“你只需要服从我就行了,”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不用管郑跃军,”

“好,”郑立新答应了,放下电话之后,立即开始组织撤退,

郑跃军发现后有些火了:“郑队长你要干什么,”

“是这样的,廖局长刚才來了个电话,让我先把人撤下去,”郑立新自己不承担责任,只说是廖家珺的命令,

“但我这边需要围捕罪犯,你这么撤走了,让我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郑立新尴尬的笑了笑:“郑队长,我们的直接领导是廖局长,我要是不服从命令,廖局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我也很生气,难道后果就不严重,”郑跃军冷冷一笑:“沒错,廖家珺确实是你的顶头上司,但你保证一辈子都是,”

郑立新愣住了:“这……”

“廖家珺未必会在刑事侦查局局长的位子上干一辈子吧,”郑跃军又是一声冷笑:“郑队长,你今天站队既然站到廖家珺一边,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只希望你别忘了今天,”

郑跃军说的一点都沒错,整件事情已经涉及到了站队问題,对郑立新來说,要么跟郑跃军站队,要么跟廖家珺站队,

毫无疑问,廖家珺是广厦警务系统的实权派,但谁敢肯定郑跃军不会后來居上,

眼下廖家珺和郑跃军两个人都可以领导刑事侦查局,听谁的又不听谁的,这是一门官场学问,

如果有一天,廖家珺倒台了,他郑立新可就要倒霉了,

所以,听到郑跃军的这一番话,郑立新隐隐有些后怕,

但既然已经决定服从廖家珺,郑立新索性把心一横,执行到底,

特警队很快撤走了,这时已经快天亮,苍浩这边看到了这一幕,

很快的,两辆拖车很小心的靠上前,试图把特警队的两辆防暴车拖走,

黄彬焕立即问苍浩:“要开火吗,”

“不,”苍浩摇摇头:“让他们走,”

“他们不会是缓兵之计吧,”李崇有些不放心:“装作撤走的样子,然后从外围突然发动进攻,那样我们可防不胜防,”

“应该不会,”苍浩又摇了摇头:“我们跟他们战斗的同时,他们内部应该也在战斗,郑跃军暂时输了,所以特警队才撤走,”

黄彬焕不明白:“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苍浩分析道:“廖家珺可能介入了,”

果不其然,特警队拖走了两辆防暴车之后,再也沒有出现过,

但翠峰村仍然被封锁着,郑跃军亲自带队,堵在了入口处,

沒有特警队,郑跃军还有刑事侦查局,准确的说是经侦支队带來的力量,郑跃军不准备轻易放过苍浩,

“里面的人听着……”郑跃军拿过喇叭,亲自开始喊话:“马上放下武器,争取宽大处理,如果你们继续负隅顽抗,将会付出沉重代价,”

苍浩吩咐今野晴:“干掉他的喇叭,别让他嘚吧了,不过注意别伤到他本人,”

今野晴有些不满:“为什么不杀了他,”

“他毕竟是执法人员,而且级别还不低,不能让他不明不白死在这里,”苍浩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道:“毕竟这件事情我们理亏,”

今野晴立即换了普通狙击步枪,抠了一下扳机,只听“碰”的一声,郑跃军手上的喇叭被射碎,郑跃军的胳膊感到一阵麻木,

“见鬼,”郑跃军用力甩了两下胳膊,感到有些缓过劲來了,吩咐手下:“给我好好盯着,里面只要有人出來,就开枪射击,”

手下有些不太放心:“能行吗,”

“有什么不行的,”郑跃军满不在乎的一笑:“听着,我们是执法人员,在正常执行公务,抓捕杀人犯,只要有人敢阻挠我们,不管是谁,都可以击毙,”

苍浩昨晚在刑事侦查局的时候就发觉,似乎郑跃军早就有埋伏,刘天生也分析到了,郑跃军已经有准备,

事实也确实如此,郑跃军了解苍浩是什么人,多少也揣摩到了苍浩的性格,所以料定苍浩会來救井悦然,

郑跃军故意让苍浩得手,一方面是因为他的手下无力阻挡苍浩,如果真的在刑事侦查局发生激战,结果只会是手下伤亡惨重,而苍浩照样逃出生天,

另一方面,郑跃军并不关心法办井悦然,可以说井悦然是整件事中最不重要的角色,是死是活都无所谓,

郑跃军真正需要的是一个口实,苍浩根本是在挑战国家政府机关的尊严,这个官司不管打到什么地方去,苍浩都是理亏的,

就算高层有些人想要袒护苍浩,只怕也不好说点什么,那么苍浩很可能因此倒台,进而会牵连一大票人,其中包括廖家珺,

苍浩给廖家珺做过许多事,而且两个人私交甚密,如果苍浩变成通缉犯,就算廖家珺沒有参与任何违法犯罪活动,也不适宜在原岗位继续任职,一定会被调离,

这样一來,刑事侦查局局长的位子就空出來了,郑跃军纵观整个广厦警务系统,认定沒有人比自己更适合这个位置,

郑跃军的仕途规划是从刑事侦查局局长再做到警局局长,他在广厦韬晦这么长时间,一天到晚蔫声不语,几乎让别人忘记了他的存在,正是在给自己的野心寻找机会,

这个机会來的太容易了,吕思言让他暂代局长的时候,他就是心头一喜,更沒想到进而发生了这么个案子,

换言之,如同苍浩说过的一样,郑跃军早晚要搞事,只是井悦然提供了一个机会而已,

郑跃军的话给手下打了气,

确实,从昨晚夜袭刑事侦查局开始,苍浩这一边就很注意,沒有伤及任何警察,

这说明苍浩是有顾忌的,这让警察们放心了,

也就是夜袭刑事侦查局这件事,让这帮警察恨恨不已,大模大样进了刑事侦查局救走了犯罪嫌疑人,这要是不让他们付出点代价,以后自己的面子放哪,

于是,警察们的情绪又惧转怒,马上就布置好战术队形,

虽然经侦支队这帮人沒有重型武器,行动起來却也是有模有样的,

黄彬焕远远的用望远镜看着,苦笑两声:“看來他们是准备打持久战,”

“沒错,”苍浩也看到了这一幕:“只要我们出去,他们就会开枪,而且开得有理有据,是为了抓捕杀人嫌疑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