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从南非到柬埔寨/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论是苍浩还是郑跃军,都沒给廖家珺打电话,而廖家珺也沒跟这两个人联系,大家都在背地里各使手段,

到了中午,事情又有了变化,孟阳龙给苍浩打來电话:“记得我跟你说过吧,让南非那边准备一下,”

“是的,”苍浩点点头:“你说过,”

孟阳龙直接就道:“让你的兄弟们动手吧,”

孟阳龙确实早就要求做好准备,只是苍浩沒想到的是,直接促成血狮雇佣兵出征柬埔寨的竟然是罗清武,

罗清武算是丢透了人,指挥战斗搞得全军覆沒,自己的耳朵还沒了一只,

多年前看过《黑猫警长》,里面有只老鼠叫一只耳,

罗清武到了柬埔寨之后,皮肤被晒得黝黑,再加上饮食不习惯,人也瘦了许多,一照镜子还真像老鼠,

本來,罗清武可以立即启程回国,但这么狼狈的回去,面子可就丢大了,他要把面子找回來,

而找回面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打上一场胜仗,

罗清武跟该国高层毕竟有些联系,立即提出愿意帮助反恐,打击红色高棉,

柬埔寨方面当然很高兴,这个国家习惯接受外來援助,不管什么事,

问題在于,如果正规军警入境的话,不但师出无名,还容易造成国际影响,

而且,对华夏本国也会有不利影响,毕竟华夏承诺过互不干涉内政,

所以,柬埔寨方面提出最好动用军事承包商,也就是合法的雇佣兵,

接下來,罗清武又跟国内取得联系,要求干预柬埔寨局势,

国内高层考虑到,当年宋双上校倒卖毒|品,为患边境地区甚久,因此原则上也同意了,

但国内高层的意见与柬埔寨方面一致,这件事不适合动用正规军警,

这一切都证明了孟阳龙多么有先见之明,很早之前就意识到,如果要在海外维护国家利益,只能动用雇佣兵,所以才全力培养苍浩,

血狮雇佣兵是孟阳龙手中掌握的力量,罗清武就算从高层领旨了,也要孟阳龙点头才行,

于是,罗清武又给孟阳龙打去电话,从国家民族大义一直说到个人情感,说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当然,罗清武和孟阳龙实在沒什么交情,但两个人毕竟共事多年,罗清武希望孟阳龙看在这个份上帮自己一把,

孟阳龙实在拗不过,再加上这次行动确实很有必要,于是答应了,

苍浩这边当然也答应了,只要一开战就意味着财源滚滚,雇佣兵最需要的就是战斗,

放下孟阳龙的电话之后,苍浩跟赵轩取得了联系:“我们该闪亮登场了,”

柬埔寨,凌晨,

一架运输机在西哈努克市空军基地降落,比丘申克、威琼斯、罗清武三人早已等候在此,

机舱门打开,一行三十人左右肤色迥异的军人,走了下來,

为首的是两名身材魁梧,足以分两个罗清武的大汉,这两人正是血狮南非基地负责人聂嘉林和赵轩,

“血狮雇佣军受队长苍浩指派前來支援,”聂嘉林冲三人敬了个礼,说道:“请下令,”

“欢迎,欢迎,你们能來真的是太好了,”比丘申克激动的握住了聂嘉林的手,能从异国得到增援,或许可以转变当前战局,这是他所乐见的,

威琼斯轻蔑的看了一眼聂嘉林,嘀咕道:“一帮杂牌军,想不通找他们來能干些什么,”

虽然,威琼斯说的十分的轻,但是还是沒有逃过聂嘉林和赵轩的耳朵,

聂嘉林瞥了一眼威琼斯,走过去直视着威琼斯,一字一顿的说道:“原來是个柬埔寨军官,真沒想到你们仗打得这么丢人,让一帮土匪给逼到这个份上,”

威琼斯眼睛一瞪,怒喝道:“你跟谁说话呢,难道沒人教过你们,跟首长说话之前,要先打报告的吗,”

赵轩耸了耸肩膀,在威琼斯的脸颊上轻轻的拍了两巴掌,一脸冷笑的说道:“先管好你自己再说吧,你刚刚不也说了我们是杂牌军嘛,杂牌军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你,”威琼斯被气的够呛,手指在聂嘉林和赵轩的身上一指一点,说不出话來,

“你什么你,不行趁早滚蛋,别在这儿碍老子的眼,”赵轩是个暴脾气,一看威琼斯跟个娘们一样,还搞的一幅很屌的样子,就极不顺眼,

比丘申克将所有的一切都看在眼里,但是并沒有阻止,

罗清武倒是说话了:“大家是盟友,不是敌人,要和谐才能打胜仗,”

赵轩对罗清武也是看不起,低声说了一句:“好一个将军,丢人丢到柬埔寨了……”

赵轩这话深得比丘申克真心,罗清武害的他损失一个连,这事情让他一直耿耿于怀,碍于面子才沒说什么,

现在正好,有人替自己教训罗清武这个二货,比丘申克乐得看一场戏,

不过,赵轩跟威琼斯有些彻底闹僵的意思,这让比丘申克不得不劝架,

比丘申克连忙笑着走过來,从中间将两个人拉了开來:“大家都卖我一个面子,消消气,多大点事是吧,”

比丘申克给了威琼斯一个台阶下,他也算是半个聪明人,立马顺坡下驴,怒气冲冲的说道:“比丘申克团长,我这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要不然我非让他们混不下去,”

“那是,那是,”比丘申克强忍着笑,说道:“但不管怎么说,原來的都是客,人家毕竟是來帮我们打仗的,我们还是应该欢迎的,”

赵轩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威琼斯:“就你,恐怕还沒那个本事,”

“你……”威琼斯作势就要发作:“别忘了这是我们的土地,不是你们华夏人的,”

“那好,我们走……”赵轩转身就要上飞机:“你们自己对付宋双上校吧,”

比丘申克连忙拦住,给威琼斯打了个眼色,示意少说两句,

威琼斯也考虑到了,对方毕竟是來替自己卖命的,于是气呼呼的走了,

之后,比丘申克冲聂嘉林和赵轩说道:“两位,让你们看笑话了,我给两位摆好了接风宴,你们先去休息一下,其他的事情明天再说,”

聂嘉林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比丘申克,说道:“比丘申克团长,如果我们的情报沒有错的话,您的战事现在很紧张吧,怎么还有时间给我们摆接风宴,”

比丘申克脸色猛的一红,十分尴尬的说道:“战事是比较紧张,现在红色高棉盘踞原始丛林,我们的人进去吃了很大的亏,只能暂时退了出來,封锁了周围地区,但是,两位这不是刚來,怎么说也应该接风洗尘,让你们好好的休息一下,”

“不用了,我们沒那个习惯,直接上战场吧,”聂嘉林果断的拒绝了比丘申克的邀请:“战争不是请客吃饭,”

比丘申克佩服的点了点头,过去听说过血狮雇佣兵的大名,果然是名不虚传,

只不过,血狮雇佣兵的脾气也是在太冲,刚下飞机就跟本地军官发生冲突,这让比丘申克担心接下的來还会出问題,

罗清武看在眼里,对血狮雇佣兵也是有些不屑,來到人家地盘上却给了人家一个下马威,这帮雇佣兵也太不会做人了,

可不管怎么说,华夏方面再也沒有人比血狮雇佣兵更适合出征,所以罗清武也只能忍着,

比丘申克立马安排血狮雇佣军上车,往北部山区赶去,

在车上,聂嘉林、赵轩和比丘申克研究了一下具体的行动计划,

从比丘申克提供的最新情况來看,事情原比聂嘉林想像的要严重的多,

红色高棉的战斗力本就非常的恐怖,此时又占据有利的地理环境,原始丛林易守难攻,对付起來就更加的困难了,

而且最让人头疼的是,到目前为止,柬埔寨军队都沒有搞清楚红色高棉具体有多少人,也沒有弄清楚他们现在大致的位置,

可以肯定的是,整个北部山区的丛林都是他们的战场,显然这又是一场恶战,

到达北部山区,在观察了地形之后,按照预先制定好的计划,比丘申克的一团负责在大规模的清扫,吸引红色高棉的注意力,而血狮作为杀手锏从两侧攻击,

这相当于将一团作为了吸引敌人的诱饵,对于这样的计划,比丘申克并沒什么意见,

或许别人不知道血狮雇佣兵是个什么概念,但他或多或少知道一些,

部队再次开进了原始丛林,但是,在进入丛林的那一刻,每一个士兵的心都是悬着的,

红色高棉的狡猾和狠辣,给一团的士兵们内带來了很大的阴影,前行之际,步步为营,生怕遭到他们的突袭,

“报告,前方发现红色高棉的踪迹,差不多有五六人,”前往打探消息的兵士将查克等人的方位叙述完毕,比丘申克听后,眉头顿时一皱,

搜索了这么久,连红色高棉的一根毛影子都沒有见到,今天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碰到了,比丘申克第一时间想到这极有可能是陷阱,

比丘申克指挥部队散开,小心隐藏踪迹,然后亲自带人往前搜索前进,

侦察兵送來的情报沒有错,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的确有五六个红色高棉的士兵在活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