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血狮第一次远征/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色高棉很容易识别,他们穿着特有的黑色军装,头上绑着黑色的布条,写有高棉文“安卡”,或者画着红色高棉的标志,

比丘申克带着人悄悄的摸索了过去,企图一举拿下,

然而,比丘申克的耳麦中忽然响起了聂嘉林的怒吼声:“混蛋,你们干嘛,马上回來,”

比丘申克猛的一愣,看了一眼前方若隐若现的红色高棉士兵,握拳示意部队停止前进,

“你什么意思,”比丘申克有些恼火,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却被聂嘉林给喊住了:“我的人马上就要将红色高棉包围了,”

但是,比丘申克下一刻就为自己刚刚说的话感到脸红了,

侧翼士兵沒有及时收到比丘申克命令,还在继续前进着,忽然间,一阵轰隆隆的声音猛的响起,地动山摇,

那些士兵被预先埋在丛林中的炸弹,一瞬间被炸得骨肉分离,飞上了天,

比丘申克彻底的呆住了,要不是聂嘉林刚刚及时提醒,恐怕自己这个时候连个全尸都找不到了,不由得暗暗捏了一把汗,

而此时再看红色高棉的士兵,已经沒有踪迹,

比丘申克的一团是诱饵,显然这些红色高棉的士兵也是诱饵,用了一计诱敌深入,让他们自掘坟墓,

红色高棉最擅长打丛林战,各种埋伏各种机关和各种计策,搞得别人防不胜防,

当然,他们也只能在丛林战斗,否则当初不会被越南人民军杀得斩瓜切菜一般,

这个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场战争,完全是依靠游击战决定胜负的,所有游击战都仅只是正面战场的补充,

比丘申克刚要准备询问聂嘉林接下來该怎么办,忽然间四面八方枪声大作,根本看不到人影,只有无数喷射着火舌的枪口,

比丘申克一把扯下自己的帽子,狠狠的摔在地上,大吼道:“兄弟们,给我打,杀光这帮魔鬼,”

枪声顿时响彻整个地域,一团的士兵躲闪不及,不时的被流弹扫中,

有的当场牺牲,有的虽然沒有生命危险,可是丧失了战斗力,只能痛苦的躺在地上,忍着不发出声音,

此时,查克躺在一棵大树后面,悠闲的抽着烟,冲身边的兄弟说道:“妈的,现在的士兵怎么战斗力这么差劲,真他妈浪费老子的子弹,这片土地,迟早是属于宋双上校,属于伟大的红色高棉,”

“那是,就凭这些小毛子想要跟我们斗,回去再吃几年奶吧,”一个士兵兴奋的附和道:“杀光这帮走资狗,”

一支烟被查克抽了两口就只剩下了烟蒂,查克甩手将烟头扔到一边,拍了拍屁股站了起來,朝着一团的方向,打了一梭子子弹,

随后,查克打了个呼哨,红色高棉的士兵迅速退出战斗,往丛林的深处奔去,

绝对不恋战,打了就跑,这是红色高棉的作战原则,

比丘申克正打的火起,猛的感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似乎枪声小了很多,

仔细的听了听,终于发现对面根本沒有丝毫的枪声,所有的枪声都是自己这边的,

“妈的,”痛恨的骂了一句,比丘申克叫部队停火:“别开枪了,他们跑了,”

耳麦中,聂嘉林的声音适时的响了起來:“比丘申克团长,你现在清扫外围,接下來的事情交给我们了,”

比丘申克想要说点什么,但他自己也清楚,自己的人沒有那个实力,只有让血狮雇佣兵上,

于是,比丘申克只得点了点头,说道:“一切小心,我们随时准备支援,”

查克等人在丛林中就像猴子一般,行动十分敏捷,转眼间就在丛林中消失的沒有了影子,

但是,他们却丝毫沒有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后面已经悄悄的跟上了一条尾巴,

就在血狮尾随红色高棉快速行进的时候,原本以为已经沒有自己什么事儿的一团,却再次遭到了猛烈的攻击,

而且对方一出手就是RPG,十几发火箭弹拖着尾烟射了过來,

一团的神经刚刚松懈,沒想到突然间來了这么一下子,一时间來不及反应,损失惨重,

在重火力武器的攻击下,一团分散的队形根本组织不起有力的反击,只得退而避其锋芒,

比丘申克已经快要暴走了,接二连三的被动挨打,损失了这么多人,让他的精神濒临奔溃,

靠着一棵树喘着粗气,比丘申克大声的骂了起來:“狗日的血狮雇佣兵,他们不是已经确定了红色高棉的位置了吗,这特么是什么,是什么,”

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边伤痕累累的士兵们,比丘申克恼火的吼道:“通信兵,通知负责外围封锁的二团,让他们携带单兵导弹等重火力武器开进來,给老子火力清扫这片区域,”

士兵们齐声喊道:“是,”

红色高棉十分的谨慎,前后左右四方相距一里分散一名士兵,负责运动观察敌情,

但是,这恰巧给了血狮雇佣兵机会,赵轩带领三名士兵悄悄的摸了上去,

茂密的丛林给了士兵最好的掩护,红色高棉不再是猎人,现在他们是猎物,

负责警戒的红色高棉士兵一边快速的前进,一边观察着周围的动静,丝毫沒有意识到在他的身后,一把快刀已经悄悄的接近了他的脖子,

说时迟那时快,赵轩的身体如同豹子一般猛的窜出,快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的划过了士兵的脖子,

在鲜血喷出來之前,赵轩已经将士兵的尸体拖进了灌木丛,

自始至终,那士兵都沒來得及发出一点声音,查克这边根本沒觉察到,

倒是有一个士兵走到查克的身边,提醒道:“上尉,我感觉有些不对劲,”

红色高棉的士兵不是单纯的士兵,当年红色高棉土崩瓦解之后,他们已经成了罪犯,依靠各种非法手段谋生,

而宋双上校也非常注意吸收各地穷凶极恶的罪犯,认为这些流氓无产者有更坚定的战斗意志,而且对危险有着比普通士兵更加强烈的嗅觉,

宋双上校在这件事情上判断正确,

“嗯,”查克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士兵:“理由,”

士兵警惕的目光扫了一眼周围:“太安静了,安静的有些出奇,”

被士兵这么一说,查克也发现了,好像真的有什么地方很不对劲,有种被人盯上的感觉,

查克促狭的三角眼中闪过一抹阴狠,瞥了一眼几个手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几人立刻会意,悄无声息的朝着四周散了开去,

葱茏的大树遮天蔽日,如果不抬头仔细看,根本难以发现,在这些大树之上,竟然都趴着身着迷彩服的士兵,

聂嘉林环抱着树干,右手手指压了一下耳麦,低声说道:“哥几个,猎物已经出窝了,准备动手,”

在聂嘉林蹲守的位置,一个查克派出的手下,小心翼翼的搜索了过來,

眼睛警惕的扫荡着周围,却丝毫沒有想起抬头看一眼头顶,

聂嘉林屏住呼吸,沒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动静,一把半尺长的快刀已经握在了手中,

猛的,快刀脱手而出,直奔那士兵的后心,

几乎是同一时间,聂嘉林一手抓着藤蔓,飞身从树上跃了下來,

在刀插进士兵身体的一瞬间,聂嘉林也到了那士兵的身边,迅速的拔刀,

快刀手聂嘉林,最擅长用刀,他身形一转间,刀已经在那士兵的脖子上划过,一颗血淋淋的脑袋顺势滚落了下來,

对于凶残的野兽,猎人一般的做法是让它感到恐惧,驱赶它,然后找机会下手,

而查克这时候,就有些坐不住了,

派出去的人到现在还沒有回來一个,让他的心里十分的不安,

四周的空气如同被抽空了一般,死一般的安静,

踟蹰片刻,查克觉得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自己这帮人显然已经被人盯上了,而派出去的几个手下,恐怕已经成为了人家的刀下鬼,

能这么快锁定自己的位置,这些人显然來者不善,

查克暂时还沒有办法确定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人,但可以肯定绝不是那帮跟猪一样的政府军,

当下当机立断,查克迅速下令撤退,摆脱这些人的追踪,然后再想办法反击,

十分钟之后,赵轩伏在地上,看了看植物上面留下的痕迹:“猎物开跑了,好戏开锣,”

查克哪里知道,自己已经清清楚楚的将路线和位置,暴露在了血狮雇佣兵的眼前,

“小心陷阱,可以赶猎物了,”聂嘉林在耳麦中低声叮嘱了一句,分兵两路开始追踪,

赵轩按照查克等人前进的原路线前进,聂嘉林则带人与赵轩拉开距离,分布在赵轩的侧翼前进,

与此同时,比丘申克这边陷入了彻彻底底的混战,

红色高棉的部队释放了烟雾弹,丛林里到处是一片浓雾,根本看不清楚谁是谁,

而他们在这烟雾之中,如同鬼魅一样出沒,时不常的就攻击比丘申克的队伍,

不得已之下,比丘申克只得下令让部队汇拢,聚在一处进行反击,

四周的枪声越來越密集,而且红色高棉竟特么用了大量RPG,一发发火箭弹跟不要钱似的,不住的射过來,一时间打得比丘申克毫无还手之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