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谁才是丛林战之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色高棉擅长打丛林战,血狮雇佣兵也一样,

红色高棉只战斗在柬埔寨和周边地区,血狮雇佣兵却曾转战世界各地,从这一层來说,血狮雇佣兵的经验要更加丰富,

所以,血狮雇佣兵了解任何一处战场,不需要提前训练,不需要做准备工作,到了柬埔寨就直接投入战斗,

一般來说,一支部队前往其他地区执行任务,肯定要尽可能了解一下当地情况,最好有时间研究当地的自然环境、气候和水文,最起码的也要仔细判研地图,

但对血狮雇佣兵來说,这一切全都免了,下了飞机之后直接投入战斗,

罗清武私下曾质疑,让血狮雇佣兵就这么简单的出征是不是太冒失,不过这支队伍毕竟是给他找回面子,所以他也沒说什么,

渐渐的,夜幕笼罩了这片丛林,一团和二团最终沒有搜索到任何的结果,只得退出丛林,在外围继续布置封锁线,

整整一天的时间,沒有见到血狮雇佣兵的身影,就连比丘申克也不由得怀疑了起來,

战场投敌,双方达成什么交易的事情,也不是沒有任何的可能,

对于外面的事情,聂嘉林和赵轩根本不知道,他们一直在等一个机会,

黑夜,就是他们最好的机会,

黑夜,也是他们最有力的匕首,

简简单单的吃了几块压缩饼干,聂嘉林用耳麦通知众人检查武器,

“黑夜可是我们的天下,开干吧,小伙子们,”聂嘉林淡淡一笑,处理了自己刚刚滞留过的痕迹,身影快速的消失在了乌漆墨黑的丛林之中,如同一个幽灵一般,

血狮雇佣兵们喜欢黑夜,而红色高棉也是如此,

在一颗大树后,查克弓着腰正在剥一只老鼠的皮,这是晚餐,

一个士兵蹲在查克的身边,问道:“上尉,现在该是我们动手的时候了吧,”

查克手上的动作沒停,将老鼠剥了皮之后,用匕首割下一块血淋淋的肉,直接塞进了嘴里,十分享受的咀嚼着,

过了一会,查克咯咯一笑:“等等,急什么,他们跟了咱们一天,也够累的,让他们先休息一下,等会他们就会像这只老鼠一样,”

士兵恍有所悟的点了点头,认真的擦拭起了枪管,

黑夜,仿若一件圣衣披挂在丛林之上,

悄无声息中,几个身影,在其中快速的跃动着,竟沒有发出丝毫的声响,如同幽灵一般,

丛林的后方正藏匿着一人,他等待的时间太长,面上挂满了倦意,沒有察觉到动静之后,不经意间打了打盹,

他是查克的一个手下,只是稍稍放松了警惕,却被聂嘉林敏锐的感觉察觉,

就在查克的手下沒有半点防备之际,聂嘉林一下子便从后方绕了过去,胳膊勒着他的脖子,匕首猛烈间划过,

查克的手下在脖颈处顿时出现一道裂痕,鲜血喷涌而出,他想说话,可是口腔已被鲜血充斥,张不开嘴,不时便失血过多,死了,

聂嘉林一得手,赵轩等人便朝着那个方向快速的赶了过來,

黑夜里作战,视线是一个极大的问題,看不见对方,对方也看不到你,由于任务紧急,血狮雇佣兵也沒有來得及携带单兵装备,就连夜视仪也给遗漏了,

所以,此时黑夜的战斗,是考验血狮雇佣兵真正的实力的时候,

在这周围,还有查克的其他手下藏在隐秘之处,但血狮雇佣兵才是真正的丛林战之王,

在经历了一天的厮杀,血狮雇佣兵也差不多摸准了红色高棉的脉搏,战术上小心谨慎,步步为营,

一个个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梯次朝着前方摸索了过去,走过去的痕迹根本沒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然而,就当血狮雇佣兵准备朝着丛林深处摸去之时,枪声顿时响起,一颗子弹直接从聂嘉林的脸庞擦过,若是刚才再精准一丝,聂嘉林绝对会命丧当场,

聂嘉林断喝一声,迅速的趴在了地上:“隐蔽,”

“还真送上门了,让我看看这是哪里冒出來的一帮小鬼,”查克哈哈大笑着,猖狂的声音在黑暗中响了起來:“丛林是红色高棉的天下,”

但是,查克说的是高棉语,聂嘉林根本听不懂,

“艹,你特么说人话,”聂嘉林大喝了一声:“鬼叫什么,”

聂嘉林一开口,查克猛的一愣,对方怎么说的是汉语,不应该是高棉语吗,难道说政府军那帮胆小鬼请了华夏的特种部队过來,

如果真的是华夏的特种部队,恐怕事情有些糟糕了,

这些年在流浪的时候,查克在华夏的西南边境活动过,对华夏的特种部队可以说是记忆犹新,那特么简直就不是人,

那次也是在丛林里,查克因为贩毒,被华夏特种部队硬生生的追了三天三夜,对方还不灭口,就要抓活的,

结果那一次,查克这个监狱主管第一次蹲了大牢,还是在华夏的监狱,

所以,聂嘉林说的意思,查克完全能听懂,因为他在华夏的监狱里进修过,

“真沒想到,政府军那帮胆小鬼居然请了华夏的特种兵前來,”查克冷笑了一声,用汉语喊道:“放马过來吧,”

“哥们,你恐怕搞错了,爷爷我不是什么特种兵,爷爷我只是來收你的小命的,”聂嘉林藏匿在一灌木丛中吆喝一声之后,身子快速翻滚,朝着另一处方向而去,和赵轩等人汇合在了一起,

果然,在聂嘉林喊过之后,原本所在的地方顿时响起了一阵被子弹射中的声音,

是查克开的枪,子弹的落空,查克的脑袋有些发虚,事情有些棘手了,

对方是真正的铁血部队,对付起來不是一般的难,

此时,对聂嘉林來说,枪声暴露了查克等人所在的位置,虽然可能会出现一定的偏差,但绝对不会差太多,

聂嘉林沒有下令立刻还击,而是吩咐道:“根据刚才枪声的判断,敌方应该在距离我们二十米处,”

聂嘉林摸了摸鼻子,脑海里想着对策,事到如今,只能出其不意,否则自己一方会陷入被动之中,

思量片刻,聂嘉林迅速的给身边的战友用手势发出了指令,命令兄弟们,自己留守原地,吸引对方的火力,同时间其他人绕到红色高棉的周围,包饺子,

虽然丛林里十分的黑,凑近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

但是,有这一个影子已经足够了,赵轩等人都是跟聂嘉林出生入死的兄弟,早就培养成了很深的默契,通过聂嘉林模糊的手势顿时间就明白了聂嘉林的意思,

几人迅速的行动,悄无声息的四散了开來,朝着前方二十米聚拢了过去,

在众人都散开了之后,聂嘉林扬声喊道:“听说你们是红色高棉,红色高棉是特么干啥玩意儿的,我见过白色的棉花,还真沒见过红色的,”

喊过之后,聂嘉林迅速换了一个位置,

聂嘉林的话听在查克的耳朵里,气的查克顿时间哇哇大叫,侮辱他可以,但是不能侮辱红色高棉,

那是他们的理想,是他们战斗的信念,是他们美好的国土,

这,绝对是不能允许别人随意的践踏的,

愤怒冲昏了查克的头脑,他大声的吼了起來:“给我杀了他们,”

顿时间,无数条火舌喷射着就朝着聂嘉林之前呆过的地方倾泻了过來,

聂嘉林阴鸷的笑了起來,“一帮煞笔,还特么红色高棉呢,”

右手在耳麦上轻轻的按了一下,聂嘉林低声说道:“十二点和两点方向有两个机枪手,给我干掉,”

聂嘉林的耳麦中沒有传出队友的应答声,但传來两声低到基本上可以忽略的枪声,紧接着,那两个疯狂喷射着火舌的机枪却突然间哑了,

当自己的手下倒下,查克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自己这边一开枪,就完全的暴露在了对方的视线之内,就好像是一个瞎子靠声音和一个正常人打架一样,

“停,”查克猛的喊了一声,“都停下來,散开,这帮狡猾的敌人就在周围,现在尽量不要用枪,用匕首解决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聂嘉林的声音却再次贱贱的响了起來,“我说你们这帮煞笔啊,我就在这儿好好的呆着,你们都打不到,我说就凭你们这样子还好意思去当恐怖分子,”

查克被气的浑身发抖,沒有人可以质疑红色红棉,也沒有人可以质疑红色高棉的战斗力,

但是,查克告诉自己要镇定,一定要镇定,

查克咬牙让自己的人散开,只留下了自己和另外的两个兄弟呆在原地,躲在一颗大树后,查克喊道:“你会死的很惨的,我发誓,”

“我死不死的惨,那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一定会死的很惨,因为我会杀了你,”聂嘉林毫不客气的还击:“我特么非常喜欢杀人,”

聂嘉林的话音刚落,“砰砰”两声枪声再次响起,

“狗日的,你特么打老子的头发干什么,”聂嘉林猛的暴喝道:“我刚做的发型,”

同时,查克一个手下激动的冲查克喊道:“老大,打中了,”

“打中你麻痹,给老子瞄准点打,”查克在那手下的脑袋上抽了一巴掌,他的心里总感觉怪怪的,好像有一张巨网正缓缓的朝着自己罩下來一样,

也许是对华夏特种部队记忆犹新的恐惧,查克这辈子失败的次数很少,栽在华夏特种部队手里的是最惨重的一次,

那士兵被查克抽了一巴掌,心里是欲哭无泪,这么黑,谁特么能瞄的准,瞪着眼睛,瞧了半天,又连着放了两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